当前位置: > 显密圆融 > 萨迦法要 >
道果法前行·三现分庄严宝论
时间:2009-07-07 09:37来源:未知 作者:傲日亲·贡却伦珠著 点击:
目 录 前行介绍 赞颂 作者序 第一篇 信心与皈依 第一章 信心 第二章 皈依 正行教授 第二篇 不清净见的教授 藉轮回过患以产生出离心之教授 第三章 轮回过患的教授(一)苦苦 第四章 轮回过患的教授(二)坏苦 第五章 轮回过患的教授(三)行苦 依暇满人身难得

 

第十四章菩提心

菩提心,为利众生愿成佛

观修菩提心的原因 可能有人会问:“那么,如果我们想要达到究竟的证悟,是不是只要舍弃恶业,实修善业,禅修慈心希望去利益他人,禅修悲心希望他人从痛苦中解脱,就可以了呢?”虽然这些修持能帮助行者得到究竟的证语,然而单单靠他们,是没有办法达到证悟的。例如,我们如不拔除植物的根,不管我们斩除枝叶多少次,他们都还会再长出来。同样地,如果我们不断除轮回的根本,即是我执,我们一定会忘失菩提()。因为世间的苦来自于业,业则来自于烦恼,烦恼则来自我执。如同入菩萨行论中所说:

“娑婆多过患,希惧及苦厄,

皆源于‘我执’,巨大之魔鬼,

唯远离我执,痛苦方解除,

好比不熄火,我必被火焚。”

有人也许会问:“烦恼是如何地起自我执呢?”众生由于对自性是完全的无知,就如同把有颜色的绳子误以为蛇。所以在无“自性”和“我”的情况下,仍执著有“自性”和“我”。当我们生起对“我”的想法的执著时,事实上是一个不实存的对象。由于如此,相对于我,又生起对“他人”的执著。就这样,我们对自身起贪著,对他人起嫌恨,对自己的本性则一无所知。因为如此,而由三毒引发业的累积,就这样进入轮回中的缘生之链。而在受生之后,便出生了各种的过患。如同释量论中所说的:

“有我故有他,

从自他出生,

贪爱与嗔恨,

能生世间过,”

所以,所有轮回的过患,都根源于我执。智慧者关心他们自己的慧命,应当视我执为敌人,以勤修两种菩提心来降伏我执。透过禅修此二者,世俗菩提心能够约束我执的生起,而胜义菩提心则能从根本拔除我执。如同释量论所说:

“慈悲心种种,难对治无明,无明根深重,出离轮回难。”

又说:

“痴乃我执生,尽过患皆痴,

故痴乃邪见,违反空性见!

观修菩提心的利益 禅修菩提心有不可思议的利益。如同大宝积经勤授长者会第28中所说:

“菩提心功德,若具有形像,

遍满尽虚空,故不可思议。”

入菩萨行论则进一步说到:

“轮回世间一有情,一念菩提心生起,

十方如来法子赞,诸天世人当礼敬。”

假如此人产生菩提心,他的“姓名”和“目标”两者都已变化,如同入菩萨行论所说:

“殊胜菩提心,恰似如意宝,

净化世俗身,转成佛宝身,

如是思惟之,保任菩提心。”

如此,菩提心正像如意宝珠,将我们污秽之身转成佛身。更进一步地,在入菩萨行论中说到:

“诸佛无疑智,领众度轮回,

了知菩提心,无上之珍宝,

希达解脱城,应持菩提心。”

菩提心虽然很难得到,但却有很大的利益,像如意宝。如同入菩萨行论中所说:

“一切功德似芭蕉,果实出生树即枯,

唯有菩提心宝树,出生果实永无尽。”

所以,菩提心正像如意树一样,出生完美的果实。入菩萨行论中,还进一步说到:

“如人已造无间业,

但依菩提心宝筏,

懦夫心能生无畏,

此人速能得解脱,

汝何不依菩提心?

而菩提心将战胜罪恶,就像一位勇敢的将领。如在入菩萨行论中说到:

(菩提心)如劫末之大火。

瞬间烧尽诸恶业。”

菩提心就像是劫末的大火,将所有的罪恶从根烧尽,既然菩提心的利益是不可思议,无论天道或人道中,再找不到比菩提心更好的教授。

菩提心的特质是具有“得到无上菩提之不共修持”的利益。由于是不共的,此殊胜的修持摒弃了世俗心和个人私我的解脱。所以这种菩提心是建立在不住涅槃的思想上。

“‘不共之修持’,吾等应完成,

无误菩提心,乃不共修持。”

这是萨迦班智达的解释。

得到菩提心须透过“发菩提心”的仪轨。假如菩提心被赋予了不忘失菩提的动机,就变成了菩提心的誓愿。从目的的不同,我们可分成两种菩提心:世俗菩提心和胜义菩提心。从发心的方式来看亦有两种:口头上的和对究竟实相的证悟。从本来看,也有两种,愿菩提心和行菩提心。从次第上来看,则有四个阶段:信、解、行、证。从譬喻来看,菩提心有二十二种,从“如大地”到“如云朵”。从注解的观点看,菩提心配与二十二种意义,从“发心”到“得到法身”。

在了解菩提心一般的解释后,菩提心的实修包含了:()、愿菩提心:为利众生而希望达到佛果。()、行菩提心:菩提道上的行持。以及()、胜义菩提心:止观双运。

一、愿菩提心,为利众生愿成佛

愿菩提心的本质是为利众生而愿成佛。弥勒菩萨说:

“发菩提心是为利众生而愿证得究竟佛果。”

发菩提心具不可思议的利益。如同入菩萨行论云:

“若发愿已‘愿有情烦恼尽除’,

其发心具无量无边之功德。

更何况‘愿众生离苦得安乐’,

此愿具足不可思议之功德。”

所以愿菩提心的生起是非常难得的,但一旦产生愿菩提心后,将具有不可思议的功德,如在入菩萨行论中说到:

“可有父、母曾发菩提心?

可有天人、隐士、婆罗门曾发菩提心?

如果众生梦中都不曾为自己发菩提心,

他们&何能为他人发菩提心?

在这种情况下,可能有人会问:“什么是发菩提心的原因?”回答是:这来自于大悲心,如同在菩萨藏(Bodhisattva pitaka)中所说:

“菩萨依大悲心而出生菩提心。”

所以,假如没有大悲心的因,就没有菩提心的果。既然大悲心又源于悲心,行者应该由自心中产生自然的慈心和悲心。所以,假如我们在禅修时,以有情为对象,发愿他们得到快乐和远离痛苦,并且毫不造作的来思惟广使众生安住于快乐和从痛苦中得到解脱,是我的责任。虽然我希望如此,但现在我并没有能力去完成此工作。即使是比我还要伟大的,如大梵天,帝释天和其他伟大的世俗有情也没有如此的能力。甚至于在圣位者,如声闻缘觉等,亦无如此的能力。那么,谁有如此的能力,只有通达诸法的佛陀有如此能力。原因是佛陀已远离所有的错误,具足种种的功德,他们能得到最究竟的快乐,他们具足悲心和超越的能力,能使一切众生从轮回中和个人解脱中得到解脱。假如我们向他们祈求,那么只有佛陀,没有其他人,有能力轻易地完成所有短暂和究竟的目标。无论如何,我必须达到如此的境界。此外,得到佛果位后,就像一个经验丰富的船长,为了鼓舞因在海中长期航行而倦怠的商人,而神奇地变现一海市蜃楼,所以我将暂时藉由三乘道,将所有的有情置于个人解脱的阶段,依照此三乘修行者中他们个人的意愿。首先使三乘的行者在轮回的痛苦中得到喘息,并逐渐地净化他们,最后,我将使遍满虚空的一切众生,皆证得佛果。”

这是依此教授来修持愿菩提心的不二传承。如上所述。

行者思惟此意义时,应该久久来思惟:“可悲!虽然这些众生皆曾作过我的父母,他们希求快乐,但是由于缺乏追求安乐的方便法门,他们中有些人正在经历痛苦,而有些人正在造作恶业,即苦因。他们被无明的眼翳所蒙蔽,远离了解脱的柱杖。由于缺乏上师的引导,有如盲人,他们远离了解脱道及善趣。而在三恶道的边缘上俳徊。这是可悲的。”依此久久来禅修悲心。

之后,行者继续思惟:“然而,仅仅表示“可悲”是无益的。我必须使他们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并且使他们安住于安乐道上。但是,现在我不具有此能力。谁具有此能力呢?只有圆满自他二利的佛陀具此大力。即使是佛陀身上射出的一毫光,即具有大力,能使无量众生安住于个人的解脱道上。总之,不论是由间接或是直接的见、闻、思,或是接触佛陀,无量的众生具有能力来获得快乐。只有佛陀具此大力。因此,为了利益如母众生,如果我能得到无上的佛果,那将多好。因此,无论如何,我必须得到究竟佛果位。”行者必须生起此念头,如同渴者向往水一般。

    接下来,我们应发自心底深处来思惟:“在得到佛果位之后,我将假借三乘暂时将所有的众生置于个人解脱的阶段。在逐渐地净化三乘的修行者后,最后我将使他们所有的人趋向佛果的究竟解脱。”然后,我们应该殷重地祈祷:“愿上师和三宝能眷顾,使此愿望得以成就!”在每座法之间,我们应该经常发愿:“假如我能得到究竟佛果,这是所有功德的来源,是如意宝珠,那该有多么殊胜!”不管是每日六时,早上或傍晚,我们应该念诵“七支祈请文”,之后行简单的皈依和发愿、行菩提心,这是非常重要的。如同入菩萨行论中所说:“这是应该每天实修而不间断。”

二、行菩提心,为得佛果位的道上行持

行菩提心是为证佛果而于菩提道上的修持。为了得到究竟佛果,我们为了利他而进入此道。在愿菩提心和行菩提心之间的不同是,他们是相连接的次第,如同在入菩萨行论中说到:

“如欲旅游者,及正旅行者;

此两者大异,智者应辨识。”

所以,出于大悲心者,不能忍受他人受苦,为了利他而希望得到究竟证悟。所以我们需要在得到证悟的方法上精进地努力,没有怠惰、和丝毫的偷懒。如同弥勒菩萨所云:

“行者担负如来之家业(利益众生)

诸圣众,此不足为美;

众生与我肩负多挫折,

更应百倍策力勤精进。”

假如有人问:“那么,什么是得到究竟证悟的方法?”回答是:“得到究竟证悟的方法是不在意自己的利益,而努力利益他人。”如入菩萨行论所说:

“世间诸安乐,从利他生起。

世间诸苦痛,自利是其因。

智者何须言?观其行大异,

众生求自利,能仁为利他。”

在过去,由于我们不能从轮回世间解脱,所以我们必须经历很多痛苦。原因是,我们忽略了曾经做过我们父母的有情,而只关心自己,只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利益而辛勤工作。

从无始以来,我们一直把虚幻的“我”和“自性”,执著为真实,所以我们只照顾和关心自己。同时为了保护自己而伤害他人,所以造作了恶业,我们也因此而遭受很多的痛苦,在入菩萨行论中说到:

“噢!无数劫中执心以为我!

徒想利益自己之目的,

竭尽所能换来只是苦!

行者能将执著自我的观念视为敌人后,我们应该尽量地用各种方法来调伏自己的身语意三门,使所有的活动都是为了利益他人。

行菩提心的修持 此种修持方法有三种:()禅修自他平等。()禅修自他交换。()把上述两者实践在生活中。

自他平等 那些一开始无法禅修自他交换者,应该首先以自他平等来调伏自心。当能习惯自他平等的禅修后,透过巧妙的方式,将逐渐地导入自他交换的禅修。在入菩萨行论中说到:

“首要自他平等之禅修,

吾等精进护他.如护己,

趋乐避苦众生皆平等。”

更进一步地说,自他平等的意义如下:“就像我希望得到快乐,其他有情也只希望快乐。所以我将帮助他们得到快乐。就像我不希望痛苦一样,其他的有情也不希望痛苦。所以我将帮助他们去除痛苦。”如在入菩萨行论中所说:

“自他皆希求快乐,岂容我特别?怎可徒利已?

自他皆厌离痛苦,岂容我特别?怎可不护他?”

有人可能会想:“我去爱护他人也许不是很恰当的。因为其他有情的痛苦让他们自己照顾是比较合适的。”果真如此,让我们的手去拔掉脚上的刺将是不恰当的,因为类似于那些经历痛苦者,让脚被其他事物关怀将是很不恰当的。入菩萨行论中说到:

“他人之苦痛,应由其照顾。

脚伤而非手,何需手殷勤?

有些人也许会认为,这两个例子并不相似,因为脚是我们自己的,而其他有情则不同于自身。这是错误的。由于习性的影响,我们把源自于父精和母血的脚当成我们自己的脚,以致于脚看起来就是如此。同样地,假如有人把有情也当作“我的有情”,那么由于习性的力量,他们也将变得如此,如在入菩萨行论所言:

“若将他人精血执为我,

则视他人与我同一体。”

在同一章中又说到:

“习性使然故,视此不具自性身为我,

修行串习力,能生出众有情皆为我。”

简而言之,假如我和其他众生都同样希求快乐,并且厌恶痛苦,那么我们应该舍弃所有的恶行,因为此将障疑他们获得快乐,并且使他们痛苦。所以我们应该产生清净的愿力,来去除其他众生的痛苦,我们也应该在各种能帮助他们得到快乐的方法上努力。

又如在入菩萨行论中所言:

“应去除他人痛苦如同己痛,

应利益他人身体如同己身。”&, amp;, lt;, SPAN style="FONT-SIZE: 12pt"> 

有些人可能会认为:“虽然我承诺要去拔除众生的痛苦和使他们得到快乐,但实际上我没有办法完成如此的工作。”虽然初学者并没有办法做到,但他不应该忘失这些他心底深处所生出的想法。配合实际的修持,行者应该尽可能地为利他而努力。渐渐地,我们将越来越能够在更大的范围内帮助众生。如同龙树菩萨所述:

“如无能力来利生,仍应常持利生想,

如是自然能利他!

为了思索此事的意义,我们在皈依和祈请后,应该如此思惟:“为了等虚空无量地如母众生,我必须证得到究竟佛果。为了此目的,我将实修甚深道。”否则,行者心中牢记此诗偈意义,并且念诵下文三次:

“为利益如母众生,解脱轮回之过患,

我必证无上佛果;为此无误菩提心,

将实修甚深瑜伽,乃诸佛成佛之道。”

行者应思惟:“唉!即使我希望并乐于为利益众生而证得无上佛果,只要我不破除我执,并转化所有三门的造作来利益一切的有情,我将永不能证得佛果。

所以,从现在起,我将放弃对自我的执著,因为那是所有错误的根源。这是转化一切造作成为利益众生的最好方法。也是佛子菩萨们必经的唯一道路。因此我将仰赖并安住于此道之中。”

更进一步地,行者应长期地思考:“正如我希望快乐,所有的众生也无不希望快乐。所以,从今天起,我将帮助所有众生得到快乐和乐因。正如我不希望痛苦,所有众生也都不希望痛苦。所以,从今天起,我将帮助所有的有情解除痛苦和苦因。”然后以自然毫不造作的心来思惟:“我希望并乐见这一切得以成就。”

自他交换 想要尽快证悟者,应该精进地于自他交换的菩提心上禅修。如入菩萨行论中所言:

“欲速解脱自他者,实修最胜之秘法——自他交换。”

有人可能问:“为什么我们不能单靠自他平等的想法就得到证悟?”并非如此。如在入菩萨行论中说道:

“若不修自他交换,己快乐换他人苦,

将永难证得佛果,于此世间难得乐。”

理由是,既然从无始以来,所有的有情都曾经做过我们慈爱的母亲,且在过去世中曾慈爱地待我。甚至在现在,因为无上菩提的获得是依赖诸有情,所以在各方面他们对我都是非常慈爱的。因此,我们应该发愿,乐于担负一切众生的痛苦和苦因,并且将自身的快乐和功德施与众生。假如有人只希求己身的快乐,并且置他人的苦痛于不顾,以至于在行为和思想上偏离,那么他将不能从轮回中解脱,更无法得到证悟,并且只有苦痛罢了。如同在入菩萨行论中所说:

“唯徒想己得意者,必落困厄卑贱蠢。

但希望他人美满,必获快乐和尊荣。

为己而驱策他人,落得奴仆低下者。

为利他人辛勤者,终成尊贵领导者。”

假如行者不能以强烈地专一,迅速的摧毁对自我的强烈执著,那么行者将不能达成此生的目的,更谈不上得到个人的解脱和一切智智。不管和我们住在一起的人是老师、朋友、还是亲戚,对于衣食座位等安排都会有所争议。如果我们不能忍受他们此时所用的语言,我们将只有争论,即使耗尽我们的一生,我们也无法满足我们的欲望。甚至,当不愉快的事物降临至身上时,必须独自的来忍受,而他人也不会来安慰你。

总之,所有的过患者来自对自我的执著。因此,我们应该视我执为敌人,了知所有众生的错误都来自于执我,然后降伏这巨大的我执。

既然所有的快乐和利益皆依众生而生起,因此,我们应该把他们视作我们自己的亲人。假如我们回向我们所有的快乐和功德给如母众生,那么我们由于持戒、闻、思及修持所累积的功德,都将变成成就无上菩提,成就佛果之正因。不管我们认为自己是多么的有学问、认真和高贵,甚至不管我们多么精进地完成很多善业,假如我们不能有效地对治我执,终将无法来超越轮回。所以,那是非常重要的,佛教修行者应了解此修持是最关键性的修持。

有些人可能会这样想:“假如我把他人的痛苦放在自己的身上,我将没有能力去承担此重担,所以我不能实修自他交换。”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禅观利益他人的力量,将使他人的各种痛苦减缓。但是那些苦痛并不会在自己身上成熟,不仅痛苦不会成熟,而且由于我们以如此的方式禅修的力量,对自我执著的观念将被转化。当利益别人变得理所当然时,我们将有能力依次第地来练习菩萨如海般的广大万行,譬如能毫无犹豫地舍弃自己的头和四肢。经由这些修持后,我们将得到究竟佛果。如同在入菩萨行论中所说:

“诸佛无妄语,殷殷开示汝

应信受奉行,全心坚定修,

唯利益众生,乃成佛之道。”

因此,既然无上正等正觉的佛陀从不妄语,我们透过利他的修行,必然能完成我们的目的。所以,我们应如是想:“在禅修自他交换的菩提心上我已很迟了,假如我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禅修,现在我早已成就,并且只有快乐,而不是像现在,还有许多的痛苦在干扰我。”所以我们当致力于自他交换的禅修。如入菩萨行论中所言:

“若早修自他交换,

究竟佛果在眼前,

所遭痛苦亦早除。” 

此时行者应该思惟有关释迦牟尼佛的本生故事(即能仁菩萨道之行),譬如他曾在地狱中拖过马车,或是其它在贤愚业报经中的故事。行者由此生起不可动摇的信心。

实修的方式,入菩萨行论中说到:

“欲减除自他痛苦,应实修自他交换。”

首先一开始,应以今生的母亲为禅修的对象,我们应如是思惟:“我的母亲已为我去除很多痛苦,并给予我无量的利益。所以我应该对她避免伤害并施与利益。什么对我的母亲有益呢?她直接地为痛苦所害和间接地为苦因所害。所以,我将担负她的痛苦和苦因。”我们应观想苦和苦因已转移到我们的身上,而且我们很高兴事实是如此。因为透过此禅修,对自我的执著将从根拔除。

接下来,我们应如此思惟:“什么将对我的母亲有益?她将直接地从快乐中得益,而且从善业中得到最终的利益。所以我们将施与她这二者。”我们观想我们所有的快乐和善业已转移到我们母亲的身上。完全没有顾及我们自身的欲望。我们应该观想母亲的身心现在已得到满足,并且间接地拥有善功德一快乐之因。当事实如此发生时,我们应感到很快乐。相同地,我们应把对母亲的禅修同样应用在其他人的身上。

思惟此禅修意义如下。首先,我们清楚地观想此生的母亲,并如此想:“哦!我仁慈亲爱的母亲,给了我这殊胜的人身可以得证菩提,且保护我免于伤害和恐惧,并且做了甚多不可思议的利益我之事。所以她是非常仁慈的。不止是今生,从无始劫以来,她即为我的母亲,并且对我无比的照顾。她一而再,再而三地为我做这么多事,然而她自己却仍在轮回世间流浪。这是非常可悲的。从此时起,我将为了母亲,努力去达到无上佛果。直到现在,我所以一直无法成佛,即是因为我忽略了我仁慈的母亲,只停留在我执上。如今,在短暂的此生,我将克服巨大的我执,永不再成为我执的帮凶和奴隶。我将尽力以实修佛法来报答母亲的恩惠。什么是对我的母亲有害,她为苦和苦因所伤害。所以我将担负起母亲的苦和苦因。”

我们应该如此思惟:“愿所有我仁慈的母亲的苦,恶业和苦因都转移到我的身上。”观想她的苦和苦因像一块黑色的肿瘤进入我们的心中。就像一块被剥下来的皮。我们应长期的思惟:“愿此一切皆得欢喜圆满。”如此的禅观,可使我们心识流中,毫无自性的巨大我执,能够连根拔除。就如同从误认有色的绳子为蛇的颠倒中清醒过来。

然后,我们如是思惟:“什么对我的母亲最有益?如果她能拥有乐与乐因,对她将是有益的。所以我将施与她所有我的快乐和功德(快乐之因)。”之后,我们应发愿:“愿我所有的快乐和功德一快乐之因,都在我母亲的身上成熟。”观想我们的快乐和功德从心中射出,如初升的太阳光,照耀在母亲的身上。在经验到此事,她立即获得极大的幸福。聚足了一切修持佛法的因缘条件,并且增益了功德,她得到成佛的可能,我们应长期地如此思惟:“愿一切皆得吉祥圆满。”

假如行者能从内心深处来禅修施与快乐和担负母亲的痛苦,我们的观想将变得逐渐清晰,然后,我们祈祷:“愿所有如母众生的痛苦在我的身上成熟,愿我的功德能给他们快乐。”在虔诚地念诵第一部分和第二部分的祈祷文的同时,我们应专注且无间断的观想。最后我们应发自心底深处的思惟:“愿我的母亲能拥有乐和乐因,愿她能从苦和苦因中解脱,愿她能尽速地成佛。”

同样地,我们也应如此想:“我的父亲和所有各道中一切众生,都是我观修的对象,他们都处于苦痛和不如意中。这些处在如此状况下的绝望众生是很可怜的。”更深一层地想:“从现在起,为了众生的利益,我将努力证得究竟佛果。”如此应用上述相同的观修过程,并如前一样,禅修功德布施和担负恶业的情景。

最后,我们应长时间如此思惟:“虽然在自他交换法中的对象众生、行者自己、和被交换的事物,如快乐痛苦和我执,此三者在究竟胜义谛中并不存在,然而在相对真理(世俗谛)上,由于无明的力量,我们必须经验所有这些不存在的幻象。这是很可悲的。”然后发愿:“为了众生的利益,愿我能尽速地达到佛的果位。”之后我们应回向功德。

在所有的活动中,我们都应维持菩提心——即爱护别人超过自己。并且念诵“愿我担负众生所有的痛苦,愿我的功德令他们得到快乐。”我们应该尽量地经由各种方式,使身口意三门的造作都能在利益众生的事业上努力。

当我执在我们的心中生起时,我们应忆念以下入菩萨行论的内容,如此我们将不会为我执所征服:

“我执之巨魔,多生曾为害;

谨记此大敌,速速催灭之。”

假如我们的身体有了一时的病痛,或我们的心有严重,不可忍受的痛苦,那么为了将此转入实修的道路,我们应如此地想:“此世间有相当多像我这样为疾病或苦痛所折磨的人。他们皆为疾病或痛苦所伤害而不顺心,这是非常可悲的。愿这些众生的苦痛都转移到我的身上。”就像前面所述的来祈祷和禅修。同样的,我们应同情地狱的众生,他们为那些不能忍受的冷热痛苦所折磨。我们应该祈祷:“愿这些众生所遭受到的冷热的痛苦都转移到我的身上。”一样照上述的方式禅观。同样地,我们把此应用在六道中的每一道,观想对他们施与快乐及负担痛苦,且应非常专注的禅修。

我们更进一步地思惟:“假如此身体的疫症或心理上的痛苦并没有在我的身上发生,我可能只是为此生忙碌的活动分散精力。因骄傲和无知而兴奋,我将不会对这世界产生悲伤,更不会对善恶的抉择做思考。而疾病或痛苦使我思考皈依三宝和佛法。病苦亦引起我强烈的出离心和对此世界的厌离。许多原本将使我在未来世遭受地狱果报的恶业,都已在此生成熟而净除了。”假如我们如此禅观,我们的疾病和痛苦将被转化进入菩提道中。如同入菩萨行论中所说:

“知苦能生诸功德,悲伤可远离傲慢。

对世人生起悲心,厌离恶造诸善业。”

假如我们为某些恶灵所伤害。那么我们应如是想:“这些恶灵曾经多生累劫作过我慈爱的母亲,而在那同时,她也给我利益和保护我免于伤害。甚至到现在,当我的身语意仍在外道邪见错乱中时,我忘记应努力实修善业时,这些恶灵仍激励我的三门去实修善业。所以,这些恶灵真的非常仁慈。然而,由于不能了解其用心,我把恶灵视为是伤害者。这是不对的。现在,我必须藉实修佛法来报答他们的恩惠。什么是对他们有益呢?如果他们能得到乐和乐因,并远离苦和苦因,这对他们将是有益的。所以,愿这些恶灵的苦和苦因都转移到我的身上。”如此禅修,恶灵将变成自己得到证悟的助缘。如同在入菩萨行论中所说:

“了知自身皆遇患,他人实乃功德海,

行者应修舍我执,心爱他人具功德。”

假如我们感觉到有人给予我们不能忍受的伤害,譬如我们的敌人等等,此时我们应如前面所述的来禅修慈心和悲心。“此伤害者多生为我的母亲,曾慈悲的照顾我,甚至现在帮助我摧毁我的骄傲和无知。所以他是非常仁慈的。”行者应以报恩的心情,来禅观施乐和受苦。否则,我们应该如此想“此两者,冤亲和债主,已多生为我的父母。虽然他们曾经利益我,保护我免于伤害和非常慈悲,但同时,由于无明,他们也伤害了我,这是很值得同情的。”然后对他们禅观施乐和受苦。假如我们以如此的方式禅修,这些恶劣的状况将转变为菩提道上的助缘。如在入菩萨行论中所说:

“我因冤亲债主而欢喜,

渠皆为菩萨道中益友,

好比不劳而获之珍宝。”

修持自他平等和自他交换 此有三部分:A.修持菩萨的日常万行。B.为了成就己身,修持六度波罗蜜。c.为了成就他人,修持四摄法。

A.修持菩萨的日常万行如同入菩萨行论中所言:

“为利有情故,不吝尽施舍,

身及诸财富、三世一切善。

菩萨舍一切,进入涅槃城,

人生终须舍,何不施众生。”

如同此文句所叙述的,我们应该产生愿布施我们在三世中累积的身体,财富和功德,给一切如母的众生,然后我们如此想:“由于此布施的功德,愿所有众生,各依所愿,现前得到无量的财富。”

在己身实际能力的范围内,我们应帮助众生离苦得乐。进一步,我们应以我们所拥有的一切来利益他们。为达到此目的,我们首先可以训练自己布施一些微不足道的东西,然后逐渐地布施越来越珍爱的东西。由如此的方式,由于习于善业的力量,我们将来能放弃自己的儿子、太太、甚至自己的身体和生命。如同入菩萨行论中所说:

“初始佛陀善教导,应勤布施蔬菜等,

依于善业串习力,自身血肉终能舍。

逐渐能知此肉身,等如蔬菜不足惜,

菩萨心性渐成熟,能施血肉及一切。”

B.为成就自己而修持六度波罗蜜有三部分:()六度波罗蜜的特性。()实践六度的方法。()六度的功德。

()六度波罗蜜的特性布施波罗蜜是将自己的一切布施给他人,这是使人同时在世间和出世间解脱上成就的法门。同样的,其它五波罗蜜在此点皆相同。持戒则是舍弃所有伤害别人的恶行,忍辱则是为别人所伤害时保持不嗔恨之心。精进则是热爱善功德,禅定则是将心专注于某一禅修物上。而般若则是指对诸现象全然的明晰,是令人成就世间和出世间解脱的法门。如同宝王论中所云:

“布施舍一切财宝,

持戒为利益他人,

忍辱当舍弃嗔心,

精进必奉行诸善,

禅定即专一禅修,

远离烦恼与妄想;

般若了达诸法相。”

()成就六波罗蜜的方法,有二点:(a)实践和六度相辅相成的四种美德(b)舍弃和六度冲突的七种执著。

(a)要实修的四种美德:

(1)我们要避免和六度相反的过错,如吝啬、不守戒、嗔恨、怠惰、散乱和邪见。

(2)每一波罗蜜皆相对应地拥有不可言说的超越智慧。

(3)每一波罗蜜的结果皆是完全满足众生的心愿。

(4)这些行为是为透过三乘的法门来成就所有的众生。

如同大乘庄严经论(Sutralankara)中所说:

“摧毁障碍布施的恶习,

拥有不可言说的超越智慧,

满足众生所有心愿,

并以三乘来成就一切众生。”

行者同样应该将此应用在其他五度上,如持戒等等。

(b)舍弃七种执著:大乘庄严经论中说到:

“菩萨所实修的布施是不执、不贪等。”

将此应用到六度的每一项,此诗偈的意义是,当我们放弃此七种贪著时,我们是修持七种无贪。此七种贪著是:

(1)对应舍弃者的贪著,如对障碍六度的反面力量的贪著,如吝啬等等。

(2)对怠惰的贪著。

(3)修持上以少为满足。

(4)对今生果报的贪著。

(5)对来生果报的贪著。

(6)对负面力量习性的贪著。

(7)对颠倒错乱的贪著。

关于此主题,伟大的萨迦班智达说到:

“智者所应舍弃的七项贪著是:贪著应舍弃者,

怠惰、以少为多、功德、果报、习性和散乱。”

()六度波罗蜜的功德在宝王论中说到:

“由布施获得财富,

由持戒获得安乐,

由忍辱获得光明,

由精进获得荣耀,

由禅定获得平和,

由般若获得解脱,

由慈心满众生愿。”

C为成就他人的四摄法在菩萨本生鬘论(Jatakaloala)中说到:“先以慷慨布施来摄受众生,继之以和悦鼓励的言词,再以利他之行,将其安住于正道中。”

(1布施:依照大宝积经广博仙人会第四十九我们应舍弃三十二种不清净的布施,如以不纯净的动机而行布施。例如,为了得到今生的高位而布施,希望得到回报和果报等等,以及布施给不清净的接受者,如富有者、国王、*女等等,却不布施贫困者;布施不纯净的施物如肉、酒等,和用来屠杀的动物。所以我们应该由清净的布施,来聚集以宗教为目的的弟子。

(2)爱语首先以和悦语来使人喜悦,之后为了成就他们,我们依照他们个别的根器能力来教导神圣的佛法。

(3)利行由某些特别的方便法门,我们可以使其他人实修此法,虽然他们先前曾听闻这些法,但他们以前没有意愿去实修。

(4)同事:为使他人从事善业,我们以身作则非常精进来实修善业。如大乘庄严经论所说:“经由布施、教授、使人接受法教,并进入实修,行者需要爱语,利他之行,以及和别人共事。”

对此事的意义我们应如是想:“哦!直到现在,我不能依照佛法来报答如母众生的恩德,由于对自我的执著,使我嫉妒那些比我优秀者,轻视比我低劣者,和同辈竞争,因此一直在造作无耻的行为。所以至今我仍在无止尽的轮回世间流浪,被种种的苦痛所折磨。从今起,我将放弃所有自私自利的思想,我愿将三世以来身语意所累积的一切功德完全给予母的众生,愿他们快乐幸福。由于此布施,愿那些希望食物的众生都可以得到食物,希望衣服者得到衣服,希望庇护者得到庇护,希求仆役者得到仆役,愿生病者得到医药、医生和护士;愿贫穷者得到无穷的宝藏;愿无助者得到保护,无依护者得到依护;愿旅游者得到导游;而渡河者则得舟船、筏、桥等等。总之不管他们希望什么财物,这些财物都可以无止尽地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我们应如是想:“愿这一切皆得欢喜圆满。”

接下来,我们应该这样想:“既然我已经布施我的身体和所有的财物给众生,我已经不再继续拥有这些事物。既然我的身体是属于众生的,不管他们在我的身上施与怎样的伤害,像杀我、咒骂我、鞭打我、玷污我、打扰我、嘲笑我等等,我将完全迎合他们的需要。”

我们应再度思惟:“如同诸佛菩萨所实践的菩萨万行。如六度波罗蜜、四摄法等,由于愿完成自他二利的愿望,我将使自己实践六度万行,从布施度到般若度。我也将施予纯净的布施,摄收法器的弟子,并依照他们的能力来教导他们。并且使他们依循这些教导的正见来实修。我也将以实修广大甚深的佛法为典范来引领他人进入此道。这是我的快乐和心愿。”之后发愿“愿一切皆得欢喜圆满。”

假如我们愿意,在禅修时和下座期间,我们可以念诵入菩萨行论中的偈语,如下者:

“愿以我所积善功德,

回向众生痛苦皆消除。”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