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显密圆融 > 萨迦法要 >
道果法前行·三现分庄严宝论
时间:2009-07-07 09:37来源:未知 作者:傲日亲·贡却伦珠著 点击:
目 录 前行介绍 赞颂 作者序 第一篇 信心与皈依 第一章 信心 第二章 皈依 正行教授 第二篇 不清净见的教授 藉轮回过患以产生出离心之教授 第三章 轮回过患的教授(一)苦苦 第四章 轮回过患的教授(二)坏苦 第五章 轮回过患的教授(三)行苦 依暇满人身难得

 

第三篇实修觉受见的教授

 

由实修觉受见以产生菩提心的教授

在金刚乘根本论颂中提到对实修觉受的见解,它说:“凡具专一禅修者即具实修觉受见。”有两种方式来确定这个意义:()禅修直到此一般性的共同体验能从行者心识中生起,之后()此时禅修观想快乐,思惟,“我在金刚乘将得到殊胜不共的体验”。

大乘共道之禅修

观修直到一般性的共同体验从行者的心识流中生起

对一般具有专一禅修的行者,他们拥有此一般性的体验之见。一般的行者是指修持波罗密多乘(显教)共道者。一般的专一禅修包含慈悲心、以及菩提心。实修觉受见,指的是能产生一种清净自然的愿力的修持,能毫不自私的为一切虚空(法界)众生的利益和幸福而努力。而获得此一愿力的方法是:(1)观修慈心:这是指愿利益所有众生的心愿。(2)观修悲心,这是指愿拔除一切众生的痛苦。(3)观修菩提心:这是指为利益众生愿证佛果。

第十二章慈心 

慈心即愿利益一切众生之心

观修慈心的原因 也许有人会问:“轮回世间的本质就是痛苦,那么抛弃轮回来取声闻缘觉的涅槃,消除了一切的五蕴炽苦,不再有痛苦,而进入涅槃中,就如同火烧成烬,难道我们不应该努力获得这种状态吗?”这是错误的见解。如果行者舍弃了一切有情众生,忘失了从无始劫以来,他们都曾做过我们的慈母,而只想努力获得个人解脱之乐。这就好像儿子看到母亲被河水冲走,儿子却快乐地毫不在乎留在岸上,虽然他有办法救她。因为无法报答母亲的恩德,我们会佷惭愧,并且成为他人的笑柄。如在寄弟子书中提到:

 

“陷于轮回中亲人,如入漩涡难自拔,

由于辗转生死流,不知众生曾为母,

如今知众生如母,若只崇尚已解脱,

忍心抛弃宿世母,为人儿女太可耻!

世间儿女多邪恶,未闻弃母如破履,

母亲慈爱多伟大,襁褓期无限关爱,

含辛茹苦抚养成,忍心弃母于不顾?

 

同时,曹巴讲辰(即杰称仁波切)于其歌集中云:

 

自求解脱实无益,三界有情皆父母,

若将父母滞于苦,追求己乐岂无愧?

 

有人也许会问:“虽然事实是如此,但是因为对于自己的爱胜于他人,何况生命是短暂的。再说,何时死亡是不确定的,并且要得到暇满人身的机会是很难得又稀少的,那么努力从这个世界得到自我解脱的方法不是很合理吗?”但是这是错误的。声闻、缘觉的证悟是不究竟的,因为这无法达到究竟证悟的圆满功德,并且缺乏利益众生的广大行以及舍弃自我,声闻、缘觉的证悟就像是不良工艺,很难改善,而最终须很长的时间来证得佛果。因此这不是智者应当努力的目标。

此外,放弃了以暇满人身来追求究竟的证悟,而反而去追求不究竟之解脱的人们是非常愚痴的。虽然有人会认为修持大乘是困难的,但是修持小乘同样也是困难的。修持大乘是不困难的,因为我们所搭乘的工具和道路都是舒适容易的。一切众生都是帮助我们修行的朋友,因为一切缺乏安乐的众生都是我们修慈心的朋友,一切在痛苦中的众生都是我们修悲心的朋友,一切贫困的众生都是我们修布施的朋友,一切伤害我们的众生都是我们修忍辱的朋友。因此,就像诸佛是成佛道上的指标,因此众生是帮助我们走向证悟的朋友。所以我们应以极大的尊敬来对待众生,就像看待诸佛一般。如在入菩萨行论中所说的:

 

“欲求成佛之庄严功德,

应向众生及诸佛中求,

礼敬诸佛,却渺视众生者,

如何能证得佛果。”

 

因为这些原因,我们应该爱众生就像母亲爱她的子女,我们应该努力从内心深处来观修慈心,希望众生都能得到安乐。

观修慈心的利益我们在一刻中观修对众生的慈心所集聚的功德,胜于一天中供养十亿的诸佛。如在月灯经(Candradipa sutra)中所说的:

 

“于亿万刹土,日施无量供,

供养十亿佛,比慈心功德,

万分难及一。”

 

   这是因为如果我们伤害或帮助一个众生,就是伤害或帮助一个佛陀,众生即在诸佛之中,而众生本来就具有佛性。如在入菩萨行论中说:

 

“诸佛因众生安乐而喜悦,

因众生受伤害而悲伤,

若损恼众生,即损恼诸佛。”

 

“有众生欲踢吾头,欲杀我,

吾皆不还手,

愿诸佛因此喜悦!

 

“大悲之佛陀!视众生如已,

此乃无误见!众生虽无明,

但皆有佛性,应礼敬如佛。”

慈心的本质本质如下:行者应以众生为禅修之对象,希望众生皆具乐及乐因。如在入中论中月称阿阇黎所云:

“为众生安乐努力,即是具大悲心者。”

 

观修慈心的方法要观修慈心,首先应先开始观修对亲人的慈心,因为对他们较容易生起慈心。其次,应该观修对敌人的慈心,因为对敌人生起慈心较为困难。最后,我们应该观修对一切众生生起慈心。

首先,应先观修(A)对母亲的慈心,其次应该(B)再加入对于其它亲人的观修,最后是(C)再加入一般众生的观修。

A.以自己的母亲为禅修对象,行者应如是:(1)忆念母亲。(2)思念母恩。(3)思惟当报母恩。

1忆念自己的母亲不管今生的母亲仍然健在还是已经去世了,行者应该在自己心里生出这样的忆念,忆念自己母亲的外貌,例如她的脸,容颜之类,就像她现在(或过去)的样子,同时也要回想母亲疼爱、珍惜自己的样子。个人应该强烈地想说,“这就是我慈爱的母亲。”

2思念母恩(a)思念母亲给予我们此身体和生命的恩德。(b)思念母亲教导我们明辨是非善恶。(c)思念母亲养育子女所必须忍受的种种痛苦。

(a)思惟母亲生育之恩:我的母亲当时怀我足九个月。怀孕中母亲滋补食物营养及做一切可能利益我的事,并且避开那些可能对我有害的饮食和行为。母亲如此辛苦的生下我,使我具足暇满人身,所以母亲对我真是恩重如山!

在忆念她给予我们生命的慈爱时,我们应该想:“被生下后,我的身体不能照顾自己,我的音声不能和别人沟通,我的理智在取舍之间仍无法分辨善恶,所以我无助地像条虫。在这种情况下,我的母亲非但没让我自行灭亡,反而以非常慈爱的心来疼惜我,以慈爱的眼神来观护我,用亲蜜的名字叫唤我,以双手来拥抱我。她以口喂食,用双手清除我的尘垢,用她的体温来温暖我,喂我喝香甜的奶,保护我使免于接近水、火、断崖的危险,保卫我让我不受冷热的侵袭。她无法忍受和我仅仅是分离片刻的痛苦,她以伟大的爱来滋润我,这爱大得就像她细心照料她那好像要跳出的心脏一般。”

(b)我们应如是思惟母亲教导我们明辨是非:“当我仍是一无所知的时候,她教我饮食,行住坐卧以及和他人沟通的方式。她教我认识一切大小事物。因此我的母亲她非常的慈爱,在应对进退方面她教了我无数的事物。”

(c)思惟母亲受尽艰苦抚养我们成长:“母亲不顾她自己的健康和幸福,她总是担心我可能会生病,去世,或不能和其他的小孩一样。为了这个缘故,她做得比我们所能描绘的还要多,例如去求卜、问卦、找医生、诵经息灾、修法等等。为了照顾我,白天她没有片刻闲暇,晚上没有睡眠,她如此辛勤地工作,以致于手脚都剥裂了。想想那些食物和财富,她舍不得自己享用,舍不得给别人,舍不得用在今生她自己身上,舍不得用在她的来生,她为了我花费且丝毫不后悔。而且,这样她就已经心满意足了。如果母亲有权力给予转轮王的王位,她也不会认为这很伟大。她总是担心我的幸福;我是她思念和禅修的唯一对象。她是照顾我更胜于照顾自己的慈祥母亲。不只如此,在此有情的世间,即使听到三宝之名亦是困难的。此外,如果一个人修持神圣佛法,他今生将拥有健康,中阴期间将没有烦恼,来生将达到安乐的道上,并且生生世世都可得到安乐,我能拥有修学佛法的机会都是因为母亲的慈爱。”

同时应思惟:“不只是此生,从无始劫以来,她就一直作为我的母亲。而每一次她以如此的慈爱来抚育我的种种恩德是难以计量的。在无数生命中她出生在贫困的家庭中,以向他人乞求来的食物和衣服来养育我。有无数次,她生为渔夫和猎人,并且以造恶业得到的食物来养育我。有无数次她生为野兽,并且为了保护我而牺牲了生命。如果我要收集一切从她喝过的奶水,将如同大海之多。有无数次她也曾经当过我的父亲,并且提供了食物、衣服、财富等等。她也曾生为我的近亲和远亲,并且表现了互相的且无可分割的深爱。如果我要收集她为我流过的眼泪,将有如大海之多。即使我以多劫来叙述她对我的慈爱和帮助,也无法完全来述说。即使我将全世界装满黄金来给她,仍然不足以报答她对我的恩德。”佛经云:

 

“无始劫来以至令,母亲喂我之奶水,

四大海水难比拟。

无始劫来以至令,父亲赠我象与马,

超越梵天之高度,一切有情恩如是。”

3思惟当报母恩如是想:“如果我不报答对母亲不可思议的深恩,那我不是一个最恶劣的人吗?我应该努力以恩德来报答她的恩德,以利益来报答她对我的利益。什么对她最有益?如果她能得到乐及乐因,她将得到最大的利益,而这是她现在最缺乏的。因此,如果我的母亲能得到乐及

乐因,那将多好。”由此思惟而产生此想法,此即是发愿。

此外,行者应思惟:“我将使她得到安乐及乐因。”因此产生此想法,此即与菩提心有关。

此外,行者应思惟:“愿事情如我所愿(即使她具有乐及乐因)”由此产生此想法,此即是祈请。

行者应深思三者中,何者最适合自己。

最后行者应如此思惟:“我没有能力使我母亲快乐,或拥有乐因。谁才有此能力?唯有上师和三宝才具有此能力。”就如同一位跛足的母亲,为了被大水冲走的儿子,向他人呼喊求援,行者应如此般的禅修并祈求:“愿上师和三宝护佑我母亲具有乐及乐因。”经由如此练习,行者对母亲将可出生真正自然的爱。

   B.对其他亲人的禅修行者应逐步将其他对自己很慈爱的亲人,如父亲等也加入心中来观修。行者应忆念他们的一切善行,“他们此生经由对我的种种照顾,已显示了对我的慈爱。在多生中,他们都曾作过我的父母,并且保护我免于伤害。因此,他们对我非常慈爱的。”

如此思惟必须报答他们的深恩,行者应将上述对母亲的想法,同样运用于此禅修中,直到行者对他们生出与自己母亲无别的爱。

   C.将一般众生融入的禅修将对母亲和对亲人生出关爱的禅修,和对一般众生生出关爱的禅修结合在一起的方法有三个部分:(1)对亲近者或类似者的禅修,(2)对敌人的禅修,和(3)对一切众生的禅修。

(1)对亲近者和类似者的禅修我们应该思念和我们在食物和财富有上关系的邻居和其他人,并如下来思惟:“在此生他们已曾如此的利益我,而在多生中他们也曾为我的父母。”如此的来思惟禅修,就如同上述对母亲的禅修。

(2)对冤亲债主的禅修:要扩展慈心的禅修到自己的冤亲债主,是对那伤害过自己的人——自己痛恨的对象,如敌人、恶灵等等——并如下来思惟:“在多生中此敌人曾为我母亲,每次她都对我有很大的利益,并且保护我免于伤害。虽然我现在的敌人在过去世中对我很好,我未曾以慈爱来报答他的慈爱,以利益来报答他的利益。因此,我认为那些逼迫我偿还前世之债者如同敌人和鬼怪,就好像一个欠债者被逼迫还债时,认为他的债主是胡言乱语。因为我们的心都被业、烦恼和生死的转变所染污,我们不再能认识对方,而将对方视为伤害自己者,或是被自己伤害者。我们的心因此受到欺骗。虽然我们是很亲近的亲人,我们却不具本有的自由心性,并且彼此互相伤害。由于此原因,存在于彼此之间的距离愈来愈大。”如大力瑜伽士怙主毕哇巴所说:

 

“怨亲与债主,宿世曾为母,

多生利益我,今如发狂者,

乃由业牵引,忘失母子情,

及自由本性,造极大恶业,

堕无间地狱。”

 

我们应如此思惟:“因此,我的冤亲债主不但在过去世中曾多生利益我,甚至现在他也以消除我的傲慢,并且鼓励我学佛来帮助我,因为我的心完全被傲慢和邪见染污时,并且行为狂乱且不如法,他以多种方式来利益我,这是很慈悲的。”行者必须毫不做作的,从自心中感受到这些。行者应该如此来观照自心,此心能报答他人的慈悲与恩德,如同上述。如同经典中所叙述的:

 

“若视冤亲债主或亲人,

烦恼苦乐等同善知识,

无论何处居住皆安乐。” 

 

如果不论行者依此如何努力的禅修,都无法生起慈心,反而只是不断产生愤怒,并希望伤害敌人,此日桁者应忆念仇恨的错误结果,如在因果那一部分已解释过的。因此,行者应如下思惟:“如果我不能调伏自己的恨心,那么即使我曾经调伏外在的敌人,但是将来我将不再有机会能如此。如果我能调伏嗔恨心,那么所有外在的敌人都将消失。”如在入菩萨行论中所说的:

 

“邪恶众生量等如虚空,我何能完全杀尽,

能调伏内在嗔恨心,一切恶力皆止息。

好比皮革遮大地,何有皮革如大地,

若以皮革作鞋底,如同大地尽遮敝。”

 

行者应该要如此的来忆念。

(3)对一切众生的禅修要将慈爱扩充到对待一切众生,应如在普贤菩萨行愿赞(Bhadracarya)中所说的:

 

“虚空无尽故,众生亦无尽。”

 

如此思惟:“因为虚空无尽,故众生亦无尽。” 即使在无穷尽的众生中,没有一个众生不曾作过我的母亲。在多生中他们都曾当过我的父母,而每次他们以无比慈爱来保护我免于伤害。但是由于我的心被业障烦恼和生死流转所蒙蔽,载不能了知他们皆曾作过我的父母,现在我对他们的自私与冷漠是不对的,因此我必须尽自己所能,以慈爱来报答一切众生的慈爱,并且以利益他们来报答他们对我的利益。什么对那些如母众生最有益呢?”行者应如是观修,并且将对自己现世母亲的观修运用于此。如果要同时生起对一切众生的慈心是很困难的,那么首先自己应思惟地狱的众生,之后逐步的思惟六道的一切众生。行者应思惟:“如果一切众生皆能得到乐及乐因,我的愿望即得以完成。”如此以愿力,菩提心及祈请文来禅修。如此禅修之后,如果行者能生出自然的行愿想去利益遍满虚空的一切众生,那么行者对慈心的观修就完成了。如在大乘经庄严广疏(Sutralankara)中所说的:

 

“菩萨视众生,如其亲生子,

深心怀大慈,常令得安乐。”

综合以上次第的简要禅修 思惟以上意义时,应开始忆念自己的母亲,并且如下思惟:“可悲,她是我的母亲,一直对我有无限的关怀和慈悲。首先,她给予我此可爱的身体,其次她给予我此宝贵的生命,最后她毫无吝惜的给予我她最珍爱的财产。当我完全无知时,她教导我去分辨是非善恶。她使我了解我以前不知道的事物。当我尚脆弱时,她使我获得我未曾拥有的。她使我拥有和他人竞争的能力。”因此行者应该了解到上述的事实。此外,如果行者能想到其它的例子,就该继续思惟并真正相信:“因此她真是我慈爱的母亲。”

总而言之,行者应从心底来思惟:“完全是因为我慈爱的母亲的慈悲,只要我努力修持,我就能成为一个究竟证悟的佛陀。不但如此,过去世中,她曾多生为我的母亲。而每一次,就如同现世的母亲,她总是慈爱的保护我免于伤害,并且利益我。如果我不能以更大慈爱来报答她的慈爱,那么有谁比我更为恶劣呢?我必须以感恩心来报答她的恩德,以利益来报答她的利益。对我母亲什么最有益呢?短期内她会因有健康的身心,而得到利益,而长期来看,她如何能得到利益,如果她能具有善功德,这是乐因。但是现在她不具有快乐,并且正在走向与快乐之因相反的方向。我多么希望她能得到暂时的健康和快乐,并且具足善功德才能得到恒久安乐之因。”因此行者应以发愿、菩提心和祈请文三者,并配合上述的思惟来作禅修,并且将此三者中最强烈者融合在一起。

最后,自己应该如同从心底发出悲切的感叹般的来祈求:“虽然我必须将母亲安置于乐因中,并且使她具足乐因,我却缺乏此能力。因此,愿上师和三宝护佑她得到安乐及乐因。”行者应依此来禅修,直到从骨髓和肌肉中都能生起此种感觉,行者应禅修思惟:“愿我慈爱的母亲能具有快乐、幸福、生活富裕充足,并且从事于善业的行为。”如果行者能从此修持中生起觉受,那么行者就应该保持此觉受的持续生起。

同样的,心中感念父亲的慈爱,行者应思惟:“他是我慈爱的父亲。除了未曾将我抱在怀中来哺乳外,他对我就如同我慈爱的母亲。他和我母亲在抚育我这方面,没有任何一点点的差异。在过去世中他已作过我的父亲无数次了。而在每一生中,他就如同现世的父亲般的照顾帮助我,给予我快乐和幸福。”行者应如上述般的来思惟。

同样的,对其它的亲戚和一般人,行者应思惟:“在此生中他们曾以各种方式来帮助我。同时,在间接上,过去世中他们皆作过我的父母。” 如此来忆念他们所给过的慈爱和帮助,之后观修慈心。

同样的,对于冤亲债主,行者应思惟:“在过去世中,此敌人或鬼怪曾多次作过我慈爱的父母。我不但未能以慈悲来报答他的慈悲,或以利益来报答他的利益,我视他为讨债的敌人或鬼怪。现在他们虽然表面上似乎是敌人,事实上,他们以批评我与法相违背的行为来帮助我,虽然外表上形同鬼怪,他们却帮助警惕我在身、口、意三门上都应奉行诸善。不论是直接或间接,他们都慈善的在多方面上帮助我。”因此行者应如上的来思惟。

如果行者要产生慈心很困难,并且反而变的更为愤怒,那么行者就应思惟对慈心的观修是达到解脱的唯一之路。经由观修慈心,对敌人有什么利益呢?行者应如此思惟:“现在,我无法忍受身体和精神上一点点的痛苦,但是我仍然不断的累积恶业,由于此,将来我必然会堕入恶道中,永无解脱之日。因此,在大乘的修行者中,还有谁比我更愚痴呢?我只是在伤害我自己,我如何能伤害我的敌人呢?”行者应如是思惟,直到生出惭愧心。

如此,行者应该依次来观修六道中的每一道,并且如下来思惟:“从无始劫以来,我一直在善趣和恶趣中不断的受生,并且一直在流浪,直到没有一个地方是我不曾受生过。同时,没有一个众生不曾作过我无数次的母亲,而每一次作我母亲时,她给予我身体、食物、财富、和利益,并且去除我一切障疑。即使是将过世时,她依然对我充满慈爱和关心。”如此行者依上述来观修。

行者应如此思惟,直到对一切众生生起了自然毫不造作的慈心。在每座法之间的时间,行者应舍弃对任何众生的嗔恨心,并且应慈爱的看待他们,如同一个慈爱的母亲注视着她的爱子。对那些因恐惧生命危险而缺乏安全感者,应该以放生等来施予无畏和帮助。对那些贫困无助者,行者应给予他们食物和住所等等,并且以亲切愉悦的声音来交谈。对那些出生于畜生道者,行者应该念诸佛名号和各种真言给他们听。

简而言之,修持大乘的根本是慈心。如果行者能生起慈心,就能很容易的生起悲心。因此行者应谨慎努力的来观修慈心。如在大乘经庄严广论中所说的:

 

“慈心之流能出生悲心。”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