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显密圆融 > 萨迦法要 >
道果法前行·三现分庄严宝论
时间:2009-07-07 09:37来源:未知 作者:傲日亲·贡却伦珠著 点击:
目 录 前行介绍 赞颂 作者序 第一篇 信心与皈依 第一章 信心 第二章 皈依 正行教授 第二篇 不清净见的教授 藉轮回过患以产生出离心之教授 第三章 轮回过患的教授(一)苦苦 第四章 轮回过患的教授(二)坏苦 第五章 轮回过患的教授(三)行苦 依暇满人身难得

 

第十一章  将无记业转变成善业

 

思惟无记业,以将其转化成善业

    此题分三:(A)了知何为无记业(B)无记业无果报。(C)转化无记业成为功德。

何为无记业

    无记业既非善业亦非恶业,如:走路、散步、睡觉、坐下……之无关紧要之活动。而这些活动其身、口、意三门即不受三毒烦恼所折磨,亦不为对治三毒的力量所影响。

进一步思惟无记业无果报

无记业并不能产生任何快乐或痛苦的果报,因为无记业乃中性的,所以萨班大师云:

 

“由此无记行,非善亦非恶,

故不具果报。”

 

转化无记业成为功德

从此无记业不产生任何痛苦的观点来看,无记业也许是好的,不过从它们没有产生快乐来看,其乃无益的,一个深懂方便法门之行者应将其转化为善功德。如弥勒菩萨云:  

 

“愿行大乘之菩萨,不论五根逢何境,

善巧方便之言语,转化诸业成功德。”

   

所以不论五根对何境,吾等应以适切之言语来转化为功德。首先行者应生起愿利众生之心,然后以专注和警觉心来从事与转化有关之善行。我们应知道如何引用适切的话来转化,就好比加那嘎巴阿阁黎所著之对大萨遮尼乾子所说经之摘要中所述的方式。假如我们不能实修到那种程度,我们也应该尽可能地如此处所云,实际去修持。

    当我居住在房子内时,我们应发愿“愿一切众生皆同登解脱之城”;当坐在椅子上时,则“愿他们皆登上金刚宝座”;当躺下睡觉时,“愿他们得到佛陀的法身”;当起身时,“愿他们得到佛的化身”;当穿衣时,“愿他们穿上虔诚忍辱衣”;当洗澡时,“愿他们能远离痛苦的秽土”;当吃东西时,“愿他们能得到禅悦食”;当离开房子时,“愿他们能从世俗尘染中解脱”;当走在路上时,“愿他们能走在圣者之路”;当作事时,“愿他们能圆满两种目的”;进入房子时,“愿他们都能进入解脱之城”;到达目的地时,“愿他们都能达到佛果位”等等。行者应该知道什么是适当的发愿,可以被运用到任何不同的状况。这些发愿是对般若集颂(Sancayagatha)中言语更完整的解说:

 

“行住坐卧时,莫忘警觉心。”

 

    思惟以下的意义,我们应该想:“唉!当死亡来临时,我此生的食物、财富、拥有物、亲爱的朋友、仆役等等没有一个会跟随我,在那个时候,只有我自己做过的善恶业会跟随我。”

    我们应该仔细思惟这些业:“来自三毒的恶业是如此,在其中,属于身业的三种行为是如此,属于语业的四种行为是如此,属于意业的三种行为是如此,所以再也没有其他的业报比上述恶业更能使人堕入三恶道。相似于其原因的经验就是说,即使此人出生于善道,他也将短命、贫穷等等。除了痛苦以外,还是痛苦,痛苦并没有被超越。相似于其原因的行为,亦即是生生世世痛苦的根源。恶业的器世间的果报是,此人将出生于一令人厌恶且充满过患的地方。所以,恶业的另一个名字即是伤害自己的行为,但我却不能理解此义。在此生中,我自己记得已犯下很大的恶业,当然还是有无量无边的恶业为我所做却已忘记。那些我诱使别人做的恶业,或是随喜他人的恶业。比这些更多的是,在我心识的相续中,必然存有无数过去世犯下恶业的痕迹。所以,肯定地除了恶道外,我别无去处。直到如今,由于不知此严重性,我像疯子般地伤害自己。可悲究竟是因为我心充满了黑暗,或是我的心已受到魔罗(Mara)的控制,还是我是一个失心者,我究竟是怎么了?可悲!”如果思惟再思惟,然后想:“从现在起,为了此生的缘故,我将不再造作一点点的恶业,何况是造作大恶业?

    总而言之,“我将永不再造作恶业。如果由于无知,我又造作了恶业,我必须要求自己马上忏悔,绝不保留此恶业超过一天。”如是发自心底的来思惟。

    关于善业,我们应如是思惟:“同样地,由远离三毒,所造作的善业是如此,在其中,身、语、意的善业是如此。”我们应该仔细地对这些善行个别思惟:“这成熟的果报是出生于善道;相似于其原因的经验,是在善道中拥有的安乐,如长寿等等;相似于其原因的行为,是所完成的善业,这是生生世世的乐因。善业的器世间果报是一充满功德庄严的外在世界。”

    总而言之,“善业就是为自己创造利益和幸福。所以那些先前为我作的善业;或是那些我唆使别人作,或我随喜别人所作,都已完成。此外更进一步地,不忽视任何微小的善业,我将尽心尽力地造作善业。我必须不怠惰,不迟缓地努力精进,我必须现在即来完成并且即刻去作。”如是发自心底来思惟。

    关于无记业,我们应该如是想:“同样地,既然我的这些无关紧要的行为,如行住坐卧等无记业,是繁琐和无益的,我必须努力以善巧的方式,将我所有的无记业转化为善业。”

    总而言之,我们从无始劫以来所遭受的种种痛苦折磨,无非是错误地造作恶业和拒绝行善业的结果,“现在,在这短暂无常的人生中,何时死亡是未知的,如果我一直为恶业和无记业所控制,这就像到达金银岛后,却只带回一些有毒的植物,这是一种毁灭自身的行为。所以,无论如何,我必须舍弃恶业,修持善业,转化无记业为善业,永不落入魔罗的势力范围下,愿诸传承上师能护佑我完成上述诸善法。”如是思惟并献祈请文。

  在下座后,行者应如入菩萨行论中所说的来思惟:

 

“保任警觉心之重点,乃于审慎检视身心。”

 

    一再地检验过自己的行为后,假如身语意三门皆符合法教,就应生起欢喜心,并了解这是由于三宝的慈悲而生起的。

    “愿我生生世世皆能如此。”依此来思惟,并且尽自己的能力,努力使自己的行为皆如法。假如我们大多数的行为不是恶业就是无记业,那么我们应如是想:“我之所以不能从此世界得到解脱,是因为经常产生错误的思想。假如我继续如此作为,下一世我就不一定能出生于善道了,更不用提得到解脱和无碍智慧。甚至在此生中我将变成天人和凡夫俗子的笑柄。”行者应尽可能的生起此思想。

    更进一步地说,假如我们是因为想得到此生的名闻利养和别人赞赏,我们的行为表面上是相当的美好,并似乎精进于戒律的持守和闻思,那么我们就应该如此地想:“如果我的修持并不能对治烦恼的话,得到他人的称誉有何用呢?如果我的修持真的能对治烦恼的话,即使我的修持看起来不那么美好,那么我又失去些什么?假如我的修持对治,却被那些应该被降服的烦恼所征服,而我应该要防护持守的律仪已丧失,这就像不能消化的良药变成了毒药。这种口头上和外表上虚假的宗教能欺骗一般智慧不明的世俗众生,然而却不能骗过佛陀和菩萨们洞察无碍的慧眼。他们会对我非常的不高兴。而我的解脱目的和多生多世的努力将变得无意义。假如真的如此的话,再也没有比这更大的损害了。”如此思惟后,行者并尽可能地回想自己所有的过错。如同入菩萨行论所说的:

 

“我恒常安住于诸佛菩萨前,

圣众清明无碍慧眼洞察一切。

如是思惟已,心中充满惭愧和敬畏,

依此方式,再三的未忆念诸佛。”

 

    进一步地,我们应该思惟:“假如我为了治疗世俗的疾病,必需听从医生的忠告。那么,当我正陷入轮回之沈疴,忍受烦恼和业力此疾病的痛苦,并辗转轮回于三苦,如是等如病入膏亡,我若是还不遵照已解脱之大医王(佛陀)的开示(佛法药方)来作明智的取舍的话,我岂不是太愚痴?”如是我们应谨慎于取舍,以佛法作为明灯。如入菩萨行论云:

 

“凡人遭遇世俗疾病时,必需遵照医生的指示,

若是遭受百病缠身时,欲望炽燃等等当如何?

轮回世间一切诸众生,能因一病毁灭尽无余,

遍寻世界任何之角落,难得疗治百病苦良药,

不听从大医王之开示,难能对治世俗轮回苦,

如是岂不愚蠢笨如猪,此生不度更待何时度?

 

    要言之,此生和未来世的苦乐是完全依赖于善恶业。所以学习如何分辨取舍善恶业是最重要的。如经云:

 

    有情为业力所生,亦为业力所牵引,其乃共业之部份,业则为其之全部。

 

那些为业所造和牵引的众生,指的是出生于善道和恶道或其它地方,都是业所造作出来的。他们必经历部份的业,则指出快乐和痛苦都是由于个别的善恶业所引起。以业为他们的全部财产,则指出造业者必须尝受他自己行为的果报。如百业经(Karma Sataka)中云:

 

“有情之苦乐,皆业之果报,

重重不同业,受报有情众。

续生种种业,辗转轮回中,

如业力巨网,圣者如是说。”

 

    也许有人会问:“假如真的如此的话,那么为什么我们看到一些沉溺于恶业中的人,在此生中享受极大的快乐。”此种快乐的享受不是此生业报,而是他们前世的善行在此生成熟。此生所造恶业的果报将在来生受报。更进一步地说某些作恶多端的人享受比他人更多的福报,应可以给我们些启示,因为此人此生犯下的恶业的巨大的力量,所以他过去世所累积的善业的果报,本来可以在他的未来世继续的享用,却仅在此生的欲乐中耗费殆尽。接下来他将只有痛苦的业报。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尼欧王国的故事。依照此故事的传说,尼欧国是充满罪恶的,连续下了七天的米雨和珠宝雨,但最后却下了七天的沙雨,并淹没这一切,同样的假如一个善业的实修者忍受疾病的折磨等等,那么这并不是此生善业的果报,而是前世恶业的成熟果报。一些从事巨大善业的人比其他的人受更多的苦,这可以给我们一点启示:因为此人今生所作的善业的巨大力量,所有过去世恶行的果报,原本在未来世还要尝受,则在此生的受苦中却已耗尽。从今以后,他将不再尝受痛苦,如大般若波罗蜜多经第九会(Vajracchedika)中云:   

    “须菩,尊贵的法子们,背诵经典的偈颂,忆念并持守经意。读诵并理解,然而他们仍然遭受痛苦,非常痛苦,假如有人问,为什么会这样呢?

    须菩提,他们前世所累积的恶业,可能使他们出生于恶道,却已在此生尝受,因此他们的恶业将很快地净除,并得到如同佛陀的证悟。”

    所以,假如一个纯正的佛法实修者遭受到像那样的痛苦,我们不该如此想:“像这样的痛苦竟然落在我身上,实在太不公平了,可见并没有因果报应的真理。”相反的,我们应该为此而觉得高兴。如同入菩萨行论所说:

 

“譬如一死囚,仅受截肢苦,

不杀即释放,岂不幸运哉?

若受些微苦,即远离地狱,

岂不幸运哉?

 

所以,假如有人对因果业报的法则有很大的信心,并且以此正确地来取舍善恶,那么我们可以肯定地说此人将不会出生于三恶道。如同提婆阿阇黎(Acarya Aryadeva)所说的:

 

“具大正见者,假使百千劫,不堕三恶道。”

 

至此,所教授的是大乘和声闻乘之共同道。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