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显密圆融 > 萨迦法要 >
萨迦派第六世塔立仁波切开示录
时间:2009-01-08 08:27来源:未知 作者:塔立仁波切 点击:
问:灌顶是从上师或本尊处得灌? 答:仅从上师处,没有上师就没有本尊,从上师处受灌后,如果你修持得不错,才能见到本尊。任何你想修的法,没有上师就什么也做不了,因此上师最为重要。 问:请仁波切谈谈萨迦派和其他派间的辩论。 答:事实上,所有的大圆满

图片1
    问:灌顶是从上师或本尊处得灌?
    答:仅从上师处,没有上师就没有本尊,从上师处受灌后,如果你修持得不错,才能见到本尊。任何你想修的法,没有上师就什么也做不了,因此上师最为重要。

    问:请仁波切谈谈萨迦派和其他派间的辩论。
    答:事实上,所有的大圆满、大手印、道果都是一样的,都是佛法,特殊处在于其传承之不同,其实主要要点皆同,唯小别处无须分别,如水性皆同,这些教法也都是为了去除五毒。

    问:许多学问僧花了很多时间在逻辑、哲学思惟上,仁波切对此以为如何?
    答:为何他们花许多时间于研习上?如同一位国家的总统必须倾听具经验者有关国家的好坏意见,弟子亦需由上师处请益、问法,然后再自己禅修,乃至未来得以教人。

    闭关修行在利益他人

    问:闭关的重要性如何?
    答:闭关禅修十分重要,应依照自己的能力,一个月、两个月的闭关;从长期闭关中可得到好的经验。像有人闭绿度母的关,嗡达列嘟达列……地持了许多的心咒,却从未见到绿度母,就说修这法不好、没有用,这是不对的;他为何见不到度母,因为他走错路了。要修持好,就要好好禅修。

    问:那么一个人一生要闭多久的关呢?
    答:佛法中不这样说,而说昼夜六时中能尽力修持就尽力修持。

    问:一个总是(长年)在闭关的人,利益自己之余如何利益他人?
    答:想要证悟成佛的人会去闭关禅修,但大小乘之关键亦在于此。闭关中发心大小即利益他人与否之关键菩提心之究竟结果即是成佛。
    因为所有的修法都有智慧和方便两部分,菩提心的修持属于方便部分。若你意欲进行菩提心之禅修,你必须观想六道众生,而自己欲慈悲利益众生,此为相对义(世俗谛);若你做空性之禅修,则为菩提心之究竟义,然而此究竟菩提心于初修行人,仅可片刻获得,而非整日于其境界中,你必须修持于此众生亦属空性、非实质存在之菩提心,以转五毒,证入空性一旦进入则能起大用。
    我们在方便(相对)中起修,而达智慧(究竟)果。

    问:仁波切身为转世者,可否忆起前世?
    答:不能,当我小的时候,其他的喇嘛认定我是塔立仁波切,他们拿一些我过去世用过的法器等东西来检定。我现在依显宗经教中不杀、不盗、不淫、不妄之戒,不言前世、鬼神之事,否则即背弃此教法。

    问:在萨迦派的教法中,如何结合显宗教法?
    答:萨迦派教法依小乘、大乘、金刚乘之顺序而修,事实上以小乘为皈依基础,加上大乘之菩提心、成佛想,和金刚乘灌顶之甚深道。

    问:灌顶等仪式为大、小乘中所无,其殊胜之处为何?
    答:这是金刚乘之传统,大乘或显宗则仅授予佛之言教;大乘依语,金刚乘则依智慧。

    问:那么金刚乘系为上根者而设,因而必拣择弟子?
    答:是的,是为上根者而设,且需选择弟子;像我有很多弟子,而佛法法门繁多,我会拣择根器而授。

    问:观想至何程度即算成功?
    答:在大小乘中,若你观想到究竟空义,即可进入密乘之修持,观想的好坏则需依传承仪轨所载而定。事实上,这是依空性智慧和五毒多少的程度而定,我无法告诉你要观想到多清晰才行。

    火供是最具力量的

    问:请问火供的意义?
    答:火供是最具力量的,可清除禅定中……等一切业障;以喜金刚为例其顺序为:先修喜金刚法,然后做喜金刚之禅修,最后是喜金刚之火供。火供分息、增、怀、诛四种,佛曾说:"若你身处困境之中,修火供即可改变";如前述修喜金刚法若过多、过少等未能如数时,可修火供以免受罚。

    问:金刚乘殊胜之处何在?
    答:在这个时代,中国的、泰国的、大乘的、小乘的佛教都有说自己的法高,但佛陀未曾如此说过。若我今日传授一个小的灌顶,在此灌顶中即已含括小乘、大乘及金刚乘,当你皈依时即为小乘部分,当你做发菩提心之成佛想时即为大乘部分,当你被授予真言时即为金刚乘部分,如此一灌顶中即具足三乘,而非各别之修法。金刚乘较余二乘殊胜处即在其已摄二乘,而乘之决定实际在于发心。

    何谓加持丸

    问:请仁波切谈谈加持丸?
    答:加持药丸有许多种,种类太多了;事实上那是用药制成的,药丸做成后,经仁波切禅定修法加持,将特殊、神圣的物品加入其中,再念咒加持后才分赠他人。

    问:那么它跟医师开的草药有何不同?
    答:传承祖师之圣物加入其中,使它更具有神奇的力量。

    问:领受灌顶时是否会有瑞相?
    答:灌顶时由于你尚是凡夫,所以即使本尊确实来了,你也看不见;但日后你若逐步修持,本尊们必依其誓约前来加持。

忆萨迦派第六世塔立仁波切

                                                                         ----为巴麦钦哲之名义所加持者 金刚上师黄英杰恭撰

   我随侍萨迦派第六世塔立仁波切(1923-1998)的时间,是从1993到1997年。这五年之间,担任其法会翻译近80场。所领受的法教,涵括各种上师、本尊、空行、护法、财神的大灌顶、加持、随许,与各种口诀教授。在我早期的著作《佛所行处-道果心印加持海》中,便收录了仁波切的传记。後来又将塔立仁波切於忿怒莲师、妙音天女、宝帐怙主等灌顶的开示,收录於大手印出版社1996年出版的《密乘之门-灌顶开示选集》之中 1。1999年,我还写有〈萨迦派塔立寺与第六世塔立仁波切简介〉的草稿,日後若进一步完成,或许有机会与法友们分享。

    据说,塔立仁波切是对外国人最好的上师之一,有许多老外都是因为塔立仁波切而开始亲近萨迦派的。过去我到尼泊尔朝见诸位上师时,也多半借宿在塔立寺。刚开始,天真的以为寺院就是可以挂单的,所以一些西藏来的僧众问我住那时,我还告诉他们可以问问寺院还有没有房间。直到看到他们无望的表情,我才恍然大悟,自己幸运地找到容身之处,全凭仁波切的恩德所致。

    由於塔立仁波切平时多以灌顶,特别是修法来利益与度化众生,因此他的开示较少,所以一般人不大容易了解仁波切。但塔立仁波切的神异事迹倒是不少。例如,有台湾的法友告诉我,第六世塔立仁波切第一次到他家中时,刚在客厅坐下,没点几支香的香炉即刻发火。当时他以为是温度过高,不以为意,结果第二天才将仁波切所赐予的一套八供供杯摆上佛桌,香炉立刻又发火,当时炉中只有三柱香,令他不得不信服世上确有难解的奇妙之事。後来就教於塔立仁波切,仁波切只说这是吉祥的徵兆。并且一直叫他要多修绿度母,…。塔立仁波切圆寂後才购买的台北中心,装潢时找出仁波切多年前所绘画的坛城,竟与新中心天花板的尺寸丝毫不差。

    1998年5月14日晚,第六世塔立仁波切圆寂於新加坡。在他最後一趟海外弘法之旅前夕,位於尼泊尔巴平-金刚瑜伽女与莲花生大士圣地,新建的忿怒莲师殿水泥还没全乾,但塔立仁波切却坚持要侍者搬一床铺,让他在里面睡一晚。或许这是仁波切预知时至,留下他最後加持的密行吧!

    塔立仁波切圆寂的恶耗传来时,我正在尼泊尔塔立寺,亲眼见到仁波切亲手养大的大大小小的僧众,各个难忍心中悲痛的一景。仁波切圆寂後,由萨迦法王夫人亲临寺院,向大众公开了仁波切预留的遗嘱。原来塔立仁波切生前,就已细心的指定将来各个长老僧众各司何职,共同组成寺院管理委员会,确保寺院的运作无碍。从仁波切圆寂後的困难时光中,塔立寺僧众人数不减反增,总在百馀人以上,并且学习与行为良好的成效,可以知道仁波切的远见是正确无误的。

    2004年,当我应堪布阿贝之邀,到他创办的尼泊尔国际佛学院担任翻译,并同时修习第四年的课业时,7月27日塔立寺有一位名不见经传的老僧,生前大家只知他喜欢做观音斋戒,结果死时不但坐化而去,更保持定境达三日之久。这些事迹,都令我对塔立仁波切的修证与教化,自然多了一分敬意。但是来自其他上师的正语,例如,第三世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曾对我谦说:「他自己的卦不是很好,问卦要找禄顶堪仁波切或塔立仁波切。」他并且盛赞:「在仪轨法事方面,塔立仁波切可以说是修法之王。」这些也加强了我对塔立仁波切甚深修证功德的了解。

    此外,在萨迦派有关我是转世化身的说法,也间接与塔立仁波切有关系,我是在1994 年听说的。当时是从塔立仁波切的资深长老侍者蒋扬克主,与北印度萨迦寺堪布隆日辛给的对话中得知的。这位长老比丘跟堪布说我是Tara仁波切(度母化身),是转世再来人,说这是噶玛噶举派四大法子之一说的。但是当我问他从那听来的,他只说反正他这样听说。

    由於类似的说法我已听过,也曾出现一些梦境,只是所说的头衔不同,其中之一是在 1992年,萨迦派的堪布蒋扬贡噶就问过我,是不是传说中四大法子之一所指认为堪布的转世。因此这次又听到这个传闻并不意外、也不以为意。重要的是塔立仁波切曾对我在佛法上有许多具体的建议。以下便是从我历年来和塔立仁波切之间一些私人互动笔记,所整理出来的资料,希望有助於过去未能及时亲近仁波切的法友们,对仁波切的一点了解。塔立仁波切对我说:「     

因为在台湾所弘扬的主要是大乘显宗教法,显教对密宗并不了解或欢迎,加上有很多人以男女双修法等骗财、骗色。所以先不论你自己的宿缘,仅看这外在因缘条件就可以知道,如果你要全心翻译、专修藏传佛教是有很大困难的。

虽然你真要专修的困难会很大,但不是不可克服的。克服此等障难的主要方法就是坚定对三宝的信心,以及对自己修行的自信,多对本尊、三宝殷请,终究是会成功的。

西藏在家人虽然常念观音咒,可是基本上他们很少领受灌顶或自己修法。不过他们人天生就有不移信心,如果修法无效、修持未果,会认为是自己的业障,不会因为修法的成果不如预期,就丧失信心。

例如,过去西藏有位地方的头人,他的前妻死後再娶,因恐续弦之妻又亡,所以便请教上师,他的上师要他请人念修大藏经一百遍。这是很艰钜的事,要花许多时间与费用,就在他克服万难请僧人如数念完後,他的後妻仍然不幸去世。但他并未因此而丧失信心,反而认为是自己的业障,因此了悟世间无常,放弃自己的财富、地位,上山专修,後来成为很好的修行人。

应修何法可以宿缘观之,或依自己所需之目的而选择。…但关於你应修何法,我建议向萨迦法王请益。因为萨迦法王、禄顶堪布、秋吉崔钦仁波切三位,是萨迦派最重要的上师,特别是法王可以亲自讲英文,所以对你最适合。

将来如果你能够成立一个中心将会很好;至於在求法上,应多请寺院僧众修度母法以除障碍。…去各地求法有障碍的话,到时候通知我,我会亲自为你修法除障。

财运上,需要多做布施与供养,在各圣地供油灯,或自己供水、供曼达等等,愈多愈好。因为我的根本上师-哦巴禄顶堪布蒋扬却吉尼玛,也就是现在禄顶堪仁波切的叔叔与前一任的禄顶堪布,他曾告诉我,要多布施、供养,以一分布施之因,必得两分福报之果,但行布施之时,万不可执著於求得福果,如是方是真布施。从那时起,我时时依此言行之,果然因果不虚。」

     我这才明白,因为塔立仁波切谨记上师教诲,左手进、右手出,将施主的供养完全用在建寺、育僧、造关房、塑造珍贵佛像、大佛塔等佛行事业上。难怪塔立寺自从约三百四、五十年前,塔立竹千建寺交给其弟子第一世塔立仁波切之後,能在一生中三度重建塔立寺的2,唯有六世塔立仁波切,不仅如此,他还成为当代萨迦派最富有的高僧之一。他在塔立寺仿拉萨大昭寺所造的释迦佛等身像,系以金银铜铸造,并以各种珠宝为严饰,其华丽与庄严,堪称尼泊尔的藏传佛像之最。并且每年在寺中举办一亿遍的观音心咒念诵法会。而他对整个萨迦派的护持,更可以从他每次到印度萨迦派寺院布施供僧,金额都是无人可比而窥知一二。

    塔立仁波切又说:「在密法上,要增财运可以择一财神法而修。在财神法中有两种方法聚财,一为制作宝瓶、一为制作财箱,我会亲自帮你修法七日如法制作,助你於世出世间资粮具足。…,我自己可是从小就无间修持白六臂大黑天的! 」

    此外,塔立仁波切也在我的婚姻、工作与闭关修持上多所建言,并为我抉择梦境。塔立仁波切有空的时候喜欢绘画佛像,我也蒙他赠送过几幅,但他送给我的唯一一张照片,竟是我多年後所写硕博士论文的主角-遍知国燃巴大师,或许这也是仁波切加持的缘起吧!

    过去我曾为塔立仁波切多次翻译,但是真正第一次从他领受大灌顶时,却让我感受到他溢於言表的欢喜。仁波切圆寂後,我回到他在巴平关房的寝室凭吊,感到加持力仍然暖热。每当回想起仁波切在私人开示时看著我的神情,仁波切是真心地在帮助众生的感觉,都使我久久不能忘怀。

    最後,1997年到澳洲从萨迦法王领受《不共道果》前夕,因为台湾有施主要供养塔立仁波切一万美金,拜托我带他到尼泊尔见仁波切,所以我义不容辞地答应了。这次尼泊尔之行只停留了三晚,却有几件事让我受教了。

    首先,其他在尼泊尔求法的台湾法友,见到我带该施主去见仁波切,立刻将之联想为我的施主。後来我才知道,原来一些法友出国学法都有施主按月支持,所以会有这种想法,他们不知道我是向来靠自己的游方士,也从来没想过要抽这种宗教税。此行,机票当然是施主出的,但此外一毛钱小费也没给我,我也没开口要过,只要对上师的佛行事业有所助益,那就够了,不是吗?

    接著,当塔立仁波切将如法装脏制作的财神佛盒,致赠给施主以感谢他的布施时,施主竟跟我不断抱怨(跟他的捐献比起来)佛盒太小,….。我只好不好意思地向仁波切的侍者反应,後来施主果然又如愿地拿到一个精美的大型佛盒,满意之馀,改口说:「塔立仁波切怎麽又送一个佛盒给我,真是令人惊讶! 」至於仁波切的侍者则不解地对我说:「台湾施主真奇怪,仁波切很如法制作的宝物还不满意! 他们只看表面的大小等等,而不问是否如法制作的,…。」

    此行精彩的还在後面,当我结束这趟超短的尼泊尔之行回到台湾,隔天立刻飞到澳洲学法。在新落成的布里斯班机场,海关人员见到我的护照上,有一趟距离到澳洲的时间很近、停留时间却短的不正常的尼泊尔之行签证戳记时,大概立刻将我与毒枭划上等号,於是请我到特别室隔离侦讯,问了一堆我在台湾做什麽工作? 怎能负担到澳洲的费用? 到澳洲做什麽? 住那? 要停留多久? …等问题。

    对我的行李搜查之彻底,更是仔细到连洗发精都要打开,用竹签插插看里面有没有暗藏玄机。看到他们如此敬业,於是我顺口问海关人员,要不要连我的鞋底一起检查? 他们才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不必。但是对我用晒乾茶叶所做的坐垫,可是好奇不已,用X光扫描了几次,确定真的是茶叶时,竟然问我:「茶叶是农产品,为何不申报?」我心中大笑地回答说:「这种茶叶不是喝的! 不过你想试试的话,我没意见。」才终於结束了这场尼泊尔之行的附赠活动。或许这就是塔立仁波切消除我求法障碍的神变吧!

注解1
过去因史料紊乱,《佛所行处-道果心印加持海》与《密乘之门-灌顶开示选集》中,皆称其为第七世塔立仁波切,今查诸传史,尼泊尔塔立寺已统一为第六世,故应随之改动为宜。

注解2
青海塔立寺第一次毁於一九三、四十年代,青海、甘肃的回乱中,当时是国民党执政的民国时期,但毁寺的不是国民党军队。这次动乱对拉卜楞等寺院都有所影响,塔立寺全毁,特别是忿怒莲师修法所需一切法器荡然无存。青海塔立寺第二次毁於共产党执政下的文化大革命。加上塔立仁波切於尼泊尔所兴建的塔立寺,他一生共重建了三次寺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