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显密圆融 > 前行仪轨 >
殊胜证悟道前行法
时间:2009-01-09 08:17来源:未知 作者:顶果钦哲仁波切 点击:
共前行与皈依 (为了听闻教法,我们首先要生起如同一切显密经续上所说的正确发心。它最主要是强调我们要具足为众生而成佛的大愿。在佛陀为不同根器众生所传的一切法中,以下所教授的是所谓的加行法或基础 教法,它分为外与内,亦即共与不共两部分。 共加行法

 
上师相应法
 
 
在所谓的加行或基础修法中,最特别的部分就是上师瑜珈,或“与上师的自性结合双运”,籍此方法能令本初智慧立刻在行者的生命中生起。
上师瑜珈是向一位真正够格的老师祈祷,是表达行者深切不变之虔信心的方法。通过修持,行者之心与上师之心合一。为何此修法是必要的呢?因为在过去、现在、未来诸佛中,没有一位已经成佛或将

 

要成佛者,是不依止一位精神导师的。无论行者修持九乘佛法中的任何一个,都必须要依止一位精神导师,接受他教授,并依据其指导而修。此外别无他途。
但,即使行者已遇一位老师,并已接受他的指导;除非行者对他和他的教法具有强烈的虔敬心和完全的信心,否则绝对无法领受他的加持,而没有这加持力行者必将无法在道上进步。所以,一切之首,

就是行者需要去产生虔信心。
开始的时候,虔信心并非自然涌露,因此我们需要去产生并长养虔信心于我们的心中。为了要产生虔信心,首先,当我们听闻关于老师的生平时,我们要思维他惊人的证悟德性。接着,当我们遇到他时

,我们看到那些德性是真实、纯正非伪的,并会逐渐地令我们的信心愈来愈强。于是我们愈来愈深切地向他祈祷,而他的加持力也开始愈来愈深刻地感动我们。
一切成就是源自于上师的加持。在此诸成就并非意指得到健康、长寿或财富等事物。这些不过是次要的成就。我们所意指的乃是对上师正觉本性,也就是我们本具佛性的殊胜证悟。
观想部分
在真正的仪规中,以下念诵的会帮助我们产生虔信心:
“在我们面前的虚空中,一片广阔的虹光中,
是我的根本上师――莲花生大士,
为如海之三种传承的持有者所围绕,
他是一切皈依处的合集。”
此处我们观想我们的根本上师显现以莲师的身形,我们亦可观想他是金刚持,或我们平时看到他的样子。无论怎么观,观想的重点都是在启发我们最强烈和自然的虔信心。观想你所在的地方不再是一处

普通的地方,而是神圣的铜色山――仙多巴利(sangdopalri),莲师的佛土。在此佛土之中,一切都由珠宝和稀有之物所做成,它是由透明的净光所成,并充满如彩虹般的莲花宫殿。
我们此时也不是一个凡夫俗子,而是金刚瑜珈女。她站在宫殿中央的一朵莲花,日轮和死尸之上。她是红色的,灿烂地像一颗红宝石般,光辉夺目。她现寂静相,身形如舞姿一般,在她的左腿上是她上

跷的右腿。她身着报身本尊的丝绸、珠宝和骨饰庄严。在她的右手中,她拿着一把弯刀,象征着切断我执;在她的左手中,是一个充满着甘露的头盖骨杯。在她左臂的弯曲处之中是一枝代表莲师的卡章

杖,卡章杖的一端置于她的肩上。她的舞蹈美丽而宁静。她有着极慈悲的表情,同时也带着轻微的忿怒微笑,展露她的尖锐犬齿,象征着她战胜迷惑。她的身形是金刚瑜珈女;她的本质是殊胜明妃――

依喜措嘉(智海王母)。
在我们的顶上是一团虹光的莲花生上师。我们要非常清楚的观想他,不要把他当作像尊塑像般的粗大物质,或扁平地像幅唐卡画像,而是透明、生动且清晰的。我们应连其极微细的部分都要观想清楚,

像他瞳仁的黑白颜色,他锦缎法袍上的黄金式样。他透明如彩虹,却又不仅是一尊观想的像,因为他充满着三世十方诸佛的智慧,慈悲和力量。
他坐在一个由八只无畏狮子所支撑的宝座上。宝座上置有一朵莲花、日轮、月轮。关于详细的观想,我们可参考莲花生大士的画或塑像。
莲花生大士自己保证:“任何修我莲师法的人,即等同修持一切善逝法。”透过莲师,我们领受到一切诸佛菩萨的加持力;特别是对于与我们自己根本上师毫无分别的莲师祈祷,是领受无量加持力的最

稳当方法。单单籍由向我们的根本上师祈祷,我们就会如同排水沟可以汇集所有雨水般地,得到一切诸佛、文殊师利、观世音、金刚手等等的加持力。上师自己是至高无上的坛城,佛、法、僧三宝的外

在示现,其内在即上师、本尊、空行三根本,秘密即法、报、化三身。
虔信心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具足虔信心。莲花生大士曾说:“凡对我具足信心者,我都会在他面前出现。”因此,单单透过我们的强烈信心,莲花生大士,我们的上师及一切诸佛的加持力都将与我们同在。当

我们祈请莲花生大士时,观想他在我们的头顶上,但我们不应认为透过我们的祈祷,莲花生大士便将在未来的某个时候现身,并加持我们。我们应该想着,由于我们的虔信心,他已在当下以其全部的慈

悲和智慧真实的现身了。莲花生大士自己曾说:“给我你的心,我将永远在你左右。”
有许多可以用来支持我们虔信心的祈请文。其中最著名的便是七支祈请文。这个祈请文是当空行母们请求莲花生大士时,自然地从法界中生起,为一切众生之缘故而化现出并为世界所用。它是莲师为未

来时代的众生所埋藏的岩藏中,许多被发掘的仪规中均有此祈请文。据说它就像是一个孩子呼喊母亲时,他的母亲无法拒绝回应般。凡任何持诵此七支祈请文者,莲师亦必将自光耀的铜色山来到此人的

面前。
“吽!
乌金净土西北隅,
莲花花粉之床上,
你已证得不可思议得殊胜成就。
以莲花生而著称者,
为众空行母所围绕。
我将追随您而修行,
我恳求您降临并赐予您得加持。
咕噜贝玛悉地吽!”
我们的虔信心必须要升华到上师永远在我们的心中的地步。不论我们快乐或痛苦,不论我们的遭遇好坏,我们除了依止他外,毫无其他对象可以信赖。假如我们处在富饶、舒适和其他合意的环境中,我

们应了解舒适和财富并无本质的真实性,但它们必随我们上师的加持力而来。我们应以曼达将它们供养上师,并利用它们去利益其他众生和教法。
当我们痛苦、生病、被诋毁中伤处在恒久的艰难时,我们应感谢籍由上师的加持力,我们能在拥有它时,体验这些痛苦并将之转为道用。“这正是我们过去世中曾伤害他人,曾犯下各种恶行的果报。如

果我不趁现在清净这些行为,我的命运必然是在未来的多生中,投生于下三道。籍着我的上师的慈悲心,我现在可以清净我的业力。我祈愿透过我的这些痛苦体验,一切为痛苦所折磨的众生,其痛苦皆

能悉数由我代受。”如此,在快乐时我们不应感到骄傲;困苦中,我们不应感到沮丧。我们应于一切时中保持我们的心无动摇地转向上师。
当我们说除了上师外,什么也不该想时,这意味着当我们行走时,我们观想上师坐在我们的右肩上,我们移动就好像是极恭敬地绕行着他;当我们坐下时,观想上师在我们的头顶上;当我们吃东西时,

观想上师在我们的喉中,并供养食物的最初与最好的部分给他;当我们夜晚休息时,观想上师在我们的心中,坐在一朵四瓣莲花上,放光充满宇宙。当我们已将上师恒念在心,毫无杂念时,即使我们经

验了心的极大沮丧或不适意,意念上师的单纯事实将完全地清除这一切困难,而令我们心中充满喜悦与信心。
金刚上师心咒
在七支祈请文后,要持诵莲师的十二字真言。这心咒是十二支佛陀完整教法的精髓。十二个字净化十二因缘――那是十二种永存的无明与痛苦。这心咒亦相应于莲花生大士在此宇宙化现期间的十二种行

为展现。这并不仅是一个对应于莲师的真言,而包括了三宝、三根本与无数的寂静与忿怒诸佛。
“嗡、阿、吽”,前三个咒字,表示莲花生大士相应于三身――法身阿弥陀佛、报身观世音菩萨与化身莲花生大士的三个面向。“班杂”这咒指出莲师不变、坚固的智慧。“咕噜”在梵文中意为沉重,

指上师德行的诸多重则。它也是指从追随他的教导而得到的重大利益,与自他未能追随此诸教导而导致的重大损失。“贝玛”或莲花是咕噜仁波且的名字,也是说到他在一朵莲花上之不可思议的降生。

“悉地”指共与不共成就,而“吽”字是对咕噜仁波且的呼唤,请求他赐予这些成就在我们身上。
七支祈请文必须持诵十万遍,而心咒必须持诵一百三十万遍(十二个咒字每字须持诵十万遍,再加上十万次以弥补念诵时出现的任何缺失)。或者,行者如果想以比较简略的方式来持诵,那么亦应持诵

心咒四十万遍。
总上所言,上师瑜珈是最圆满的修持法,并且不会出现任何危险。它并没有像生起次第中坛城般复杂的观想。同时,如果行者正确地修习上师瑜珈,一切生起和圆满次第的特质都将自己地生起。相反的

,没有对上师的虔信心,即使修持了多年的生起和圆满次第,行者的修持将永远不坚固,并且永远无法尝到它的成果。就如同吉美林巴所说:“对上师具足信心即是究竟皈依。”
接受四种灌顶
在持诵七支祈请文和莲师心咒之后,从莲师的三门及其全身放光,令我们接受他的身、语、意和智慧的加持。在他前额中的“嗡”字放白光,融入我们前额中相对应的“嗡”字,净化了我们身的恶行。

同样的,在他喉咙中央的“阿”字放红光,以净化语的恶业;而其心中的“吽”字放蓝光,以净化心的恶行。最后,他的全身放白、红、蓝、黄、绿五色光,融入我们的身体之中,净化我们身、语、意

的一切障碍。自然的,我们领受了四种灌顶――瓶灌、秘密灌,智慧灌和象征的灌顶,而在我们的本体中种下了证悟四身的种子。仪规说道:
“籍由来自三门处三种子字之光,
我获得加持、灌顶与诸成就。
莲师化光融入我身中。
与他无二无别而安置於纯一中。”
最后,我们顶上的莲师化入一团光中,然后光团融入我们身中。我们要想我们的心和莲师的心合一而毫无分别。然后我们也融入光中,安住于绝对的自心本性――究竟纯一的境界中。当念头再生起时,

我们应知觉诸形象、声音和追忆等现象,都是莲师的身、语、意展现。一切现象都是莲师身的化现;一切话语和声音都是莲师的语,和十二字真言的自然共鸣;一切念头都是莲师之心的游戏――其心乃

不再被污染之思想,是觉知的自然创造力,非概念的智慧,都是莲师成佛之心的本质。
事实上,当我们考察心的时候,不可能以各种颜色、形状或位置形容心的空性的一面。但它能够觉知与知晓轮回和涅槃。
结行
我们必须结合我们的强烈虔信心,和利益一切有情众生之菩提心在一起。当我们祈祷上师时,应想一切有情众生都和我们一起祈祷,像是我们领导着祈祷般。当我们领受莲花生大士的加持时,我们要想

一切有情众生都和我们一起领受到。我们祈请上师的一切时,都要知道它对我们趣近成佛是相当有利且珍贵的;我们即使供养了一滴香油给我们上师的身体,亦胜过以充满虚空之供品供养十方诸佛。
最后,我们应回向这个修法的功德给一切有情众生,愿他们皆因此得亲见莲师,听闻其声,了悟其智慧,并在他们死后得以尽快投生荣耀的铜色吉祥山。而凡是亲见莲师者,愿他们皆圆满成佛。
从此我们已进入了佛法之门的开始,直到达成大圆满阿低瑜珈的究竟证悟,上师瑜珈都必须是我们修持的中心。简言之,上师瑜珈是道上进步及遣除一切我们道前障碍的最有效方法。这就是为何我们应

令它成为我们修持的中心,并时时保持在我们心中的原因。

 
 

  不要以为“加行”只是一种低阶、初学者的修行法,或以为它不如“大手印”、“大圆满”深奥。事实上,因为它是一切修法的地基,有决定性的重要,把它安排在刚起修时正是一点也不错。假如

我们直接去修所谓的“主修法”。而没有加行的准备,那么它将对我们一点帮助也没有,因为我们的心尚未被驯服而难以控制,且尚未准备好。它就像在一个冰湖上建造一所美丽的屋宇般--无法持久。
   生起对轮回的强烈出离感,是为了导引行者逐渐步向佛的境界。佛法的修习在刚开始时是会有点困难,但只要行者坚定的走下去便会变得愈来愈容易。而世俗的活动在开始时,是相当容易且喜悦的

,但长久下去便会带来愈来愈多的痛苦。
在一切修法的步骤中,我们必须在心中清楚的保持着――我们是为一切众生而修法。“一切”并不是特定数目的众生,因为众生之数如虚空般的无限,如果我们回向我们每一个善行以利益一切生命,如

此,这些善行的利益将会长久且增长,直到我们成佛为止。为一切众生的缘故而修行之愿,事实上是成佛的极重要根本。
这个加行法包括了一些文句的持诵。以下便是第一部分:
   “喇嘛千诺!
   如今我已拥有了难能获得且如此重要的这些自由与天赋,
   愿我籍着忆念宇宙与生命的无常而唤醒自心。
   令我真正地自三界的苦海中解脱。
   没有何者当为何者当舍的迷惑,
   愿我于道上坚忍不屈。”
   在例如“龙钦宁提加行”等其他加行修法中,法本上念诵的都比这要更为详细。但不管是哪一个法本,光是嘴巴念念都不会有太大帮助。在念诵时我们必须不断地醒觉于法本的意义与目的。必须要

改变的是我们感知外在世界的方式。我们要真正的相信,一般娑婆的境界除了痛苦外一无是处。我们必须不断地将时间冷酷无情的变迁推移,与死亡的迫切――无常,置于心中。我们必须去留意我们的

行为,决不忘掉因果业力,而认为那不重要。我们必须承认解脱的必要,与为达解脱而依止精神导师的必要。然后此教法的真实意义,才能成为我们自己的一部分。这是非常重要的。
不共加行
   加行的内部分,是以皈依――入道之门开始。
   我们皈依的对象是“三种稀有且殊胜者”,即佛、法、僧三宝。承认这三宝的价值是很重要的。
佛宝的特质以“三身”展露。其中“法身”或“绝对身”以法界体性智(绝对广阔的智慧,the wisdom of the absolute expanse)、大圆镜智(如镜之智,the mirror-like wisdom)、平等性智(平

等之智,the wisdom of equality)、妙观察智(一切分别智,the all-distingushing wisdom)、成所作智(一切成就行动之智,the wisdom of all-accomplishing action)等五种智慧展露它自身。

五种智慧现以报身佛的五部族――即五方佛,五方佛在其佛土持续地为其菩萨眷属们转法论(轮);他们为凡夫而示现成如释迦牟尼佛等可见的化身佛。
   法宝是佛陀为一切众生所作之智慧表达。
   僧宝是由一切修持佛陀所示现之道路者所组成。
   内在的三宝是指三根本:上师是加持根本、本尊是成就根本、空行是圆觉事业的根本。虽然名相迥异,但三根本与三宝毫无分别。上师即佛、本尊即法、空行与护法即僧、就极内层而言,法身是佛

、报身是法、化身是僧。
   作皈依时,我们观想在自己前方是皈依的对象。我们不应认为外在环境仍是普通或不净的世界,而是要把它当成一处清净的佛土。那儿一切圆满,有着满愿树、甘露湖、黄金大地与珠宝山;所有的

声音,即使鸟鸣、树叶的沙沙声都是诸佛的心咒与赞颂。单单尝到如甘露之水、便能引生起甚深禅定的境界。
在此净土的中央,观想一棵不可思议的满愿树,充满盛开的花朵,金树由珍贵的物质所组成:珠宝的主杆和支杆、黄金之叶、果实和花朵由种种不同稀有珠宝所成。在支杆上吊着成串的珊瑚、珍珠、琥

珀、土耳其石等等。还有些微小的铃,它们清晰的音调发出佛法之声。
   满愿树有一主杆和四支杆。在中央主杆之上是一个由多种珠宝所组成的宝座,由八只无畏狮子所支持着。在宝座上是一朵多彩莲花,其上为日轮与月轮。月轮上有一圈光明广阔的虹光,而我们那对

他有强烈自然虔信心的根本上师,以稀有珍贵的莲花生上师身形,笑容灿烂、充满智慧与慈悲的安住其中。
在虚空上方,是从原始佛普贤王如来直到莲师他自己的三种传承一切上师,一个排在一个下面;旁边则是一切行者感到有信心的宁玛、噶举、萨迦和格鲁传承的一切伟大上师。
   关于四个主要支杆方面,前面支杆上是释迦牟尼佛,被此贤劫(the fortunate aeon)的一千零二佛所围绕,诸佛均身着三法衣,具足圆满佛陀的三十二相与八十种好,如顶上肉髻相、手掌幅轮相

、足底千幅轮相等。
   在右边的支杆上是佛的八位心子――文殊师利、观世音、金刚手等八大菩萨,与其他大乘的所有菩萨。他们以五头冠上的调挂饰带(the ribbons hanging from the diadem)、舞用彩带(the

scarves of dance)、肩部背心(the shoulder shirt)、法裙(the shirt)和腰带(the belt)等五种丝绸服饰与头冠(diadem)、耳环(earing)、三排项链(three rows of nechlaces)、臂环

(armbrocelets)、手环(wrist bracelets)和踝饰(anklets)等八种报身的珠宝庄严美丽地装饰着。八大菩萨是立姿、面向前方,准备去利益众生。
在左边支杆上是最高贵的小乘僧团,有舍利弗(shariputra)与目健连(maudgalyayana)――尊贵佛陀的两位主要弟子所领导,伴随着十六阿罗汉,八大sthaviras和所有小乘的僧众,以不同的禅定坐

姿坐着,手持钵与行脚杖。
   后面的支杆上是三乘的一切经典,完全面向我们,美丽地安放在一个珠宝的龛中。它们自然地发出梵文母音和子音的声音,如般若波罗密多与一切大乘经典教法之声。这些经典象征着佛法的承传―

―写下的教法自身,以及佛法的证悟――圆觉的特质。
   环绕在虚空中和支杆间的一切,是像云般的六种等级密续之忿怒尊,以及勇父、空行与护法。男性的护法,如恭波宁玛(gonpomaninig)、累等(lekden)、四臂大黑天、六臂大黑王、桑耶寺守护

神多杰累巴(dorje lekpa)、罗侯罗(rahula)等,都面向外地挡开我们修法的障碍;而女性的护法如一发母(tseringma)等,都面向内以防止加持与成就漏失到外面。
   所有这些本尊与精神导师们充满了整个虚空,如同倾巢而出之蜂群般。他们应被观想的十分清晰、透明、生动,好像由彩虹光所做成的,散发出智慧、慈悲和力量。
   我们想着自己站在皈依对象之前,面对着它。在我们的右边是此生的父亲,左边是母亲。后面是一切六道众生,前面是所有我们感知的敌人。我们引导着他们一起向皈依的对象,以身顶礼以示敬意

;以语持诵皈依文,以心产生对皈依处的全部信心。
   我们必须以大乘的广大态度而皈依,不仅为此生皈依,而且要直到我们臻达圆觉;不仅为了我们自己,而且是为安立一切有情众生于圆觉中而皈依。
   实际上持诵的句子是:
   “礼敬!
   直到我与一切众生成佛,
   我皈依三根本。”
   在修法中,如同在根本仪轨的教授中所诠释般,我们在此持诵之四句文中,亦已包括两行是菩提心。在大礼拜时,必须同时持诵此皈依祈祷文,二者各十万遍为圆满。
   在每一座修法最后,我们观想智慧光从整个皈依处放出,触及我们自身与一切有情众生,净化我们所有的痛苦与障碍,并且在我们的心中引生智慧。然后我们自己和一切众生,就像一块投向鸟群中

的石头般地飞向皈依处,而使我们全部融入莲花生大士之中。接着,上师、本尊、空行与护法们化光融入莲师,莲师即为一切诸佛之合集变得更加光辉灿烂,耀眼地安坐在空中。最后,如同彩虹在空中

消失般,莲花生大士他自己融入空性、光明的空中。在此境界上安住一段时间。
   此广大的空性、光明不是别的,就是自己的自心本性。安住在那彻底的纯一中,将使行者了悟心的本然空即法身;而其展现――光明或智慧,即是报身;其化现――遍布之大悲,那是化身。如此,

行者将了悟到皈依的对象――三宝,即是行者自己,此外无他,那不过是行者心中的自然呈现罢了。这就是究竟的皈依。
有三种殊胜的方法必须被应用在皈依以及行者其他的修法和行动上:首先,行者必须有为一切有情众生而修的准备;第二,行者必须完全专注于修法上;最后,行者必须为一切众生回向。
   此处之前行准备,是为利益一切有情众生而皈依。主要的部分是要具足对佛、法、僧、上师、本尊和空行的完全信心,而专一的皈依。所谓信心意指,即使行者遭受冷、热之苦,即使行者为疾病痛

苦或不悦所缠,也要一直依止三宝和三根本。就算在生命的危险时刻,也不可能舍离他们。如此行者的皈依才是衷心无伪的。
   已皈依完全圆觉的佛后,行者不得再向天界的众生、财神或大力之神、自然的力量、精灵、星宿、山神等皈依,因为他们全都未超越脱离轮回。由于佛像和画像是佛陀形象的再现,故行者必须敬重

这些佛像――哪怕只是佛像的一个碎片,并且要把他们放在一处明显、干净的地方。
   已皈依佛法后,由于佛法的根本是想要去利益众生,因此行者要放弃任何对其他有情之暴力。经典承继了佛法并能引导行者成佛,故不论世出世间之书均不得跨越,行者甚至要避免踏上任何文字―

―即使仅仅是一个字母,因为它可能成为佛陀名号的一部分。行者不可随便对待书写工具或把它放在肮脏处,而要把它放在高处;或在必须丢弃时,将它焚于净处。
   皈依僧后,行者应避免和那些见地与生活方式完全违背佛法的人合作。行者应对小乘的男女出家僧尼,于大乘的菩萨僧具足信心和敬意。
   简而言之,皈依的精要所在是对皈依处有完全的信心,无论自己生命中所遭受的环境是好是坏均能无悔。如果行者遇到善乐或适宜的环境,应认为它完全源于三宝的慈悲和加持。行者应心存感激并

将此善乐回向一切有情众生,愿他们悉能同享此乐。如果行者遭遇困境、生病、穷困、被批评、嘲弄,行者要想想自己在过去无量生中所犯之错误行为,足令自己投生下三道!但籍着上师、三宝的慈悲

与行者对他们的强烈信心,因此,今天籍由疾病与困境的体验,便清净了这足以投生下三道之业力。行者应同时祈请“籍我此痛苦,愿我代一切此刻正忍受着同样困境的众生受苦。愿此困境助我於成佛

道上进步。”
行者必须维持自己的一切日常活动,均依止於皈依处。例如,在晚上,观想一切皈依对象正排列在你的头上,光耀且透明,在你的心中充满着信心而入睡。当你走路时,想着皈依处在你的右肩上,而你

正诚敬的右绕着它。进食时,想着你正供养食物中的第一口的部分给三宝,然后吃下剩下的部分,当作它已被加持过。当你穿新衣服时,第一念便供养给三宝。
   若你具有全然的信心,便不难得到三宝的加持。若你不具信心,你便将自己隔绝於加持之外。太阳光普照着地球上的每一个人,然而只有籍着放大镜将它们聚集,你才能令干草生火。同理,若你已

有信心的放大镜,那么上师的加持力将在你心中燃起。
   信心有不同的层次。首先,当你一听到三宝的特质和佛陀、大成就者的生平时,行者的心中便充满的清楚的喜乐,并且改变行者的认知,这是所谓的“明显的信心”(clrar faith)。当想到他们

时,便使行者充满了要去知道更多关于他们的特质和自己去获得这些特质的强烈渴望时,这就称为“渴望的信心”(longing faith)。当籍由修行,行者获得了对教法真理和佛陀圆觉的全然信心时,这

是所谓的“信赖的信心”(confident faith)。最后,当信心已成为自己极大的一部分,即使在生命危险时也不可能放弃它时,它便已转化成“坚定不移的信心”(irreversible faith)
   信心是佛法修持中超越一切的基础。任何修法――即使是大手印、大圆满皆需要皈依中的信心去支持它。皈依是开始的基础,但如果你了解其深层意义的话,它就是去了解佛陀的究竟目标。因此,

从今直到成佛为止,皈依应成为行者修行不可或缺的部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