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显密圆融 > 前行仪轨 >
了义炬
时间:2008-12-24 22:09来源:未知 作者:姜贡康著仁波切 点击:
一、叙述和背景 英文本了义炬(The Torch of Certainty)是一部加注的译本,藏文原书(Nges-don sgron-me)作者是 姜贡康著仁波切(Jamgon Kongtrul Rinpoche,1813-99),内容包括四加行的修行开示和理论阐释, 四加行就是西藏佛教噶举派最基础的修持法门。 了义炬

一、叙述和背景

英文本“了义炬”(The Torch of Certainty)是一部加注的译本,藏文原书(Nges-don sgron-me)作者是

姜贡康著仁波切(Jamgon Kongtrul Rinpoche,1813-99),内容包括“四加行”的修行开示和理论阐释,


四加行就是西藏佛教噶举派最基础的修持法门。

“了义炬”是一部论著,注解第九世噶玛巴妄去多杰(Wo-ngchug DQrje)所著的“根本”法本(“root”

text)简轨“俱生契合导引”(Lhancig skyes-skyes-sbyor khrid)。依据德松仁波切(Deshung

Rinpoche)的说法,后者是第九世噶玛巴三本同性质著作中最简短的一本,最长的一本是“法身直指

(Chos-Sku mdzub-tshugs),长度居中的是“了义海”(Nges-don rgya-mtsho) 。

藏文本“了义炬”的最后一节,介绍大手印(Mahamudra)的教理和修行开示。这一节在英文本中并末译出

在整本书中,姜贡康著都是以半白话的文体写出,他运用不规则的藏文拼字、文法和句型,这是在“古

典”西藏着作如冈波巴(Gampopa)的“解脱庄严宝论”(Jewel Ornament of Liberation)中,所看不到的

卡卢仁波切(Kalu Rinpoche)认为,“了义炬”是噶玛噶举派对修行所做的通俗闭示(thun-mong-gi

gdams-ngag)。

“了义炬”并不是供人在实际修法时读诵的法本,而是根据需要在修法之前或在修法各座之间研读的。

第九世噶玛巴的“浪游圣道之车”('phags-lam bgrod-pa'i shing-rta),才是在修法各座中高聋诵念的

祈请文,但并未收纳在这本书内。

在我们叙述修行方法之前,让我们对西藏佛教敦派的住质、噶玛噶举传承和姜贡康著的生平作一简单说

明,将是有帮助的。

西藏佛教教派的性质

在西藏佛教中,一个教派的成立,是依据几个因素来认定的。依西藏上师的说法,最重要的第一个因素

就是“传承”(lin-eage)。一个教派的中心传承(central lineage),包括上师的延续,从释迦牟尼佛开

始,经过印度诸大师,以至于当代西藏诸上师,他们以口头和文字传递教义。在主要教派中,也有各种

特殊传承,传递该教派特别强调的修行开示。这些特殊传承只构成中心传承的一部份而已。

第二个因素,就是这些传承上师所开示的口头和文字教义。包括权威性的印度和西藏论典(shung,zhung)

、注解、法本和仪轨。

一个教派也可以依共特殊的修行方式来认定。例如,特别强调禅定的噶举派(白派),一般称之为禅修的

传统(meditativetradition,sgrub-brgyud);噶当(Kadampa)或格鲁(Gelugpa)派(黄派),则为心智修练的

传统(tradition of intellectualdiscipline, blo-sbyong-brgyud) 。

另一个用以辨别教派特性的方法,是僧尼居住、研究和修行所在的寺院团体。一座寺院通常就是该教派

的行政中心,也是他们的典范。西藏的四个主要教派中,每一个教派都有几十座寺院,其他小支派似乎

只有一或二座寺院。

最后,一个教派还要依其精神领袖来辨别,他往往是一位高阶层的转世活佛(tulku)。

噶举派

虽然早在西元第六世纪,西藏就有佛教,但四大教派——宁玛(红派)、萨迦(花派)、后来并入格鲁(黄派

)的噶当和噶举(白派),却一直要到第十一世纪才出现。

噶举的传承始于金刚持佛(Buddha Vajradhara或名多杰羌(Dorje Chang),他是无上圆觉的象征。金刚持

与释迦牟尼佛不同,他不是一位历史上的“化身”佛,而是许多无所不在的觉者(法身佛)之一,不停地

加持众生。所有噶举派弟子都要把他们的上师观想成金刚持,以接近佛,并圆成上师与弟子之间的关系

噶举传承的第二位祖师是印度的大成就者(Mahasiddha)谛洛巴(Tilopa,988-l096)。他藉禅观和其他殊胜

的方法,直接从金刚持接受开示。

第三位祖师是印度的那诺巴(Naropa,1016-11OO),他是经过谛洛巴用长期苦难折磨考验过的弟子。

从谛洛巴和那诺巴产生了噶举派特有的禅修法:那诺巴六瑜铆法(the Six Yogas of Naropa,Na-ro'i

chos-drug)和大手印(Mahamudra,Phyag-rgya-chen-po)。

噶举派的最初二个支派,起于那诺巴的二位西藏弟子。第一位是瑜珈行者衮波(Khyungpo,the

yogin,1OO2-64),他创立香巴噶举(Shangpa Kagyud);第二位是大译师玛尔巴(Marpa,the

translator,1012-96),他创立达波噶举(DagpoKagyud)。我们将只介绍后者。

玛尔巴是一位在家人,他向道心切,不惜花费巨资历尽艰难地前往印度求法,前后共达三次。每次他都

得到重要的口诀和法本。他和那诺巴的重大会合(这是谛洛巴曾经预言的),激使他成为金刚乘在西藏的

主要宏扬者。

玛尔巴把那诺巴的开示再传给几位弟子。最著名的是密勒日巴(Milarepa,1052-1135)。密勒日巴早年曾

使用过破坏性的役魔巫术(译按:那黑教),为了赎罪,他必须对表面上似乎是很残酷无理的上师,做几年

痛苦而令人心碎的劳役。每当密勒日巴开始绝望时,玛尔巴就给他一点希望的暗示。因此,密勒日巴坚

持了好几年。最后,终于求得他所企盼的口诀,他终生一个人苦修,写作著名的歌集和教理。

密勒日巴最有名的弟子是冈波巴(Gampopa),又名达波拉杰(Dagpo Lharje,1079-1153)。他创建了许多寺

院,包括达波寺(Dagpo)在内,噶举派的一个支派也就以达波为名。冈波巴先接受噶当派教义和戒律的彻

底训练之后,才成为密勒日巴的弟子。密勒曰巴把传自谛洛巴、那诺巴和玛尔巴的修行方法都教给他。

冈波巴“……殊胜地融合了噶当派的教理和大手印的经验,两个支流终于合而为一。”直到今天,噶举

派的作家仍然大量引用冈波巴的拉鍊。

冈波巴的四位大弟子,创立了达波噶举的支派,这就是一般所说的“四大”传承和“八小”传承。

“四大”传承是由冈波巴四位亲传弟子所创立的。

(一)噶玛噶举(Karma Kagyud),由杜松钦巴(Dusum Khyenpa,1110-1193)创立。

(二)拔戎噶举(Baram Kagyud),由拔戎巴违摩妄去(Barampa Dharma Wongchug,约11OO年左右)创立。

(三)蔡巴噶举(Tshalpa Kagyud),由宗着巴(Tsondragpa,1123-94)创立。

(四)帕木噶举(Phamo Kagyud),由帕木竹巴(Phamo-drupa,1110-70)创立。

“八小”传承是由帕木竹巴的弟子们所创立。

(1)止贡噶举(Drikhung Kagyud)。

(2)达垄噶举(Talung Kagyud)。

(3)绰浦噶举(Tropu Kagyud)。

(4)竹巴噶举(Drugpa Kagyud)或托竹(Tod-drug)及其支派:

(5)下竹巴 (May-drug) 。

(6)中竹巴 (Bar-drug) 。

(7)南竹巴(Bar-ra)。

(8)上竹巴 (Lho-drug) 。

从它们在第十二、三世纪出现开始,直到一九五九年为止,这些支派一直都活跃于整个西藏。某些教派

,尤其是噶玛噶举和竹巴噶举,目前在印度、尼泊尔、不丹、锡金和苏格兰都有道场。最近十年出现在

欧洲和北美洲的西藏佛教中心,大部份是由创巴仁波切和卡卢仁波切二位(1)噶玛噶举派上师所建立的。

噶玛噶举派

噶玛噶举派是由第一世大宝法王(噶玛巴)杜松钦巴所创立的。大宝法王是噶玛噶举派的最高活佛和精神

领袖。卡卢仁波切说,大宝法王也是所有噶举支派的最高精神权威。因此,他主持重要的仪式,并负责

鉴定和印证所有重要的噶举派转世活佛。

噶玛噶举的弟子认为,大宝法王在宗教上的地位,与格鲁派的领袖达赖喇嘛相等。两者都是大悲观世音

菩萨的化身。而且,两者都被称为“如意宝”(Wish-fulfilling gem,yid-bzhin nor-bu)。但,不像达

赖喇嘛,大宝法王与西藏政府并无正式关系;也就是说,他不是另一位西藏统治者松赞冈波(Songtsen

Gampo)的化身,所以他不是西藏的象征。

虽然,大宝法王的主道场(official seat)是在西藏中部的族普寺(Tshurpu),但是,历代大宝法王大都

降生在西藏东部的康(Kham)地。目前,大宝法王的主道场是在锡金的隆德寺(Rumtek) 。

在精神和政治方面,大宝法王对康地的影响极大。许多大宝法王都会舆中国维持外交关系,并受中国皇

帝的册封。

大宝法王被称为“戴黑冠者”(Wearer of the Black Hat)。这顶黑色金刚宝冠就像教主的宝冠一样,是

精神权威的象征。原始的黑冠,据说是用十万个空行母(dakinis)的短发编织而成,然后呈献给桂松钦巴

第一世大宝法王。

卡卢仁波切说,这顶黑冠,非有大功德者是看不见的。明成祖赐赠第五世大宝法王德新谢巴(Deshin

Shegpa,1384-1415)一顶用实物仿制的黑冠,让每一个人都可以看得见。据说,只要看黑冠一眼,就能保

证来世生于人天(2)。

圆寂不久的第十六世大宝法王,于一九七四、一九七六、一九八○年(中文译者按实际情形增添一九七六

、一九八○),在东南亚、欧洲和北美洲举行金刚宝冠法会(The Black Hat Ceremony)时所戴的黑冠,就

是明成祖所赐赠的那一顶仿制品。金刚宝冠法会是大宝法王的主要法会,他重复着空行母最初为杜松钦

巴所做的“加冠礼”,用以肯定每一世大宝法王在噶玛派传承中的地位,并祈求该传承之本尊观音菩萨

慈悲加持。

大宝法王到目前为止,已经转了十镰转了十六世:

第一世杜松钦巴(Dusum Khyenpa,111O-93)

第二世噶玛巴希(Karma Pakshi,1206-83)

第三世让炯多杰(Rongjung Dorje,1284-1339)

第四世柔必多杰(Rolpay Dorje,134O-83)

第五世德新谢巴(Deshin shegpa,1384-1415)

第六世通瓦敦丹(Tongwa Dondan,1416-53)

第七世却着嘉措(Chodrag Gyatso,1454-l506)

第八世米却多杰(Michod Dorje,1507-54)

第九世妄去多杰(Wongchug Dorje,1556-1603)

第十世却英多杰(Choying Dorje,1604-74)

第十一世也协多杰(Yeshe Dorje,1675-1702)

第十二世绛曲多杰(Jongchub Dorje,1703-32)

第十三世堆督多杰(Dudul Dorje,1733-97)

第十四世德却多杰(Tegchog Dorje,1797-1845左右)

第十五世卡洽多杰(Khakhyab Dorje,1845左右-1924)

第十六世让炯日必多杰(Rongjung Rigpay Dorje,1924-1981)(1981为中文译者所加)

上列十六位大宝法王中,有几位是政治家、作家和教师。

第十六世大宝法王,受教育于族普寺,生前居住于目前噶举派的首刹——锡金的隆德寺。

其他噶举派的主要活佛,包括暇玛仁波切(Shamar,Zhva-dmar Rinpoche)或称“红冠仁波切”、锡杜仁

波切(situ Rinpoche)、嘉刹仁波切(Gyaltshab Rinpoche)及巴悟仁波切(Pawo Rinpoche)。在历史上,

暇玛传承曾统治过西藏中部;十八世纪末,第九世暇玛巴因勾结尼泊尔入侵,就被罢黜了。第十六世大宝

法王恢复暇玛传承。现今的暇玛巴生于一九五○年代初期,目前居住于隆德寺。

历代大宝法王和大部份主要的噶举派活佛,共同构成“如意宝金念珠”(Golden Rosary of Wish-

Fulfilling Gems)——大手印上师的噶玛噶举传承。大宝法王的上师或入室弟子,有一些也包含在这个

大手印的传承里。例如,本书作者因为他是第十五世大宝法王的上师,所以也是大手印传承之一。

姜贡康著上师略传

姜页康著上师(Jamgon Kongtrul,1813-99)博学多闻,著作等身,作品内容涵盖所有的传统西藏学术。

珍史密斯(Gene Smith)称他为“西藏的达文西”,在他故乡东藏的康地,他也是一位很受人尊敬的医生

、外交家和政坛显要。

康著在接受佛教训练之前,由他名义上的父亲——笨教喇嘛朔南贝尔(Sonam Pel)施以彻头彻尾的笨教

(Bon即黑教)训练。康著相信他的自然父亲(natural father)是佛教喇嘛勇朗夭忍(Yungdrung Tendzin)

——著名的衮波系(Khyungpo)传承上师。

康著最先接受宁玛传统的训练,一八三二年受戒于佐钦寺(Zhe-Chen)。不过,为了在八邦寺(Palpung)任

文职的资格,第二年他又受戒为噶玛噶举派的喇嘛,这种规定的“……繁琐和派别意识颇使他感到沮丧

……。”

第二次授戒是由锡杜贝玛宁杰(Situ Padma Nyinjay,1774-1853)主持,康著在“了义炬”中,夺之为“

根本上师”。他赐给康著的法名是阿旺圆顿嘉措(Ngawong Yontan Gyatso),本书即以此法名题签。

未满三十岁,康著就已经接受了六十位不同派系传承的教法和灌顶。大约在这时候,他被印可为“活佛

”,此举或与政治有关。

康著像笨教和宁玛派的上师一样,也承认伏藏(terma)(3)的真实性。一八五五年,他由伏藏师(terton)

却举凌巴(Chogyur Lingpa,1829-79)印可为伏藏师。

他和康地的学者蒋扬钦哲旺波(Jamyang Khyentse Wong-po,182O-92)合作,共同发起“不偏见”或称“

利梅”(Rimay或Ris一med)运动,这种运动的先驱可以追溯到第十四世纪。这个宗教和文化的复兴运动,

其出现有一部份应归因于几世纪以来,西藏闭锁式教派影响力的日渐衰微。其信徒并不须放弃本来的教

派或修学重点,而是同等尊重所有教派的喇嘛和教义;因此可以研究不同的教理,从事不同的修行。“不

偏见”运动吸引了很多的著名学者,他们的著作都具权威性,至今仍为许多西藏上师,尤其是宁玛和噶

举两派的上师所使用。

在康地政教战争的许多事件中,康著扮演着调停人的角色,后来,变为主要的政治领袖。虽然处于混乱

的局势中,他依然写了九十多部书,阐扬宁玛、噶当、萨迦、希解、笨教,及噶举派各支派的理论和修

行。在某些被称为利梅巴(Rimaypa)的著作中,他分别以各教派的观点来讨论“不偏见”运动。

他大部份的著作,都搜集在“五宝”(The Five Treasures,mDzod-lnga)一书中,此书于十九世纪末,由

八邦寺印行。藏文本“了义炬”出版于一八四四年,就是他早期的著作之一。

“注释”1、卡卢仁波切也是香巴噶举派的上师;事实上,他是该派唯一现存的全部传承持有者。2、

这是大宝法王举行“金刚宝冠法会”不久之前,卡卢仁波切于1974年10月11日在温哥华的一场公开演讲

会上所做的表示。3、“伏藏”是以当代词表达佛教教理的法典。根据传统的说法,莲花生大士

(Padmasambhava)把佛教传入西藏时,著作了“伏藏”,并藏诸名山以佚圣人,在必要时才又“伏藏师”

重新发现和宏扬。

顶一下
(252)
10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