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显密圆融 > 汉传教法 >
佛说大集会正法经
时间:2009-01-12 17:08来源:未知 作者:施护奉诏译 点击:
佛说大集会正法经 佛说大集会正法经卷第一 西天译经三藏朝奉大夫试鸿胪卿传法大师臣施护奉诏译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鹫峰山中。与大苾刍众万二千人俱。尊者阿惹憍陈如。尊者摩诃目乾连 。尊者舍利子。尊者摩诃迦叶。尊者思胜。尊者罗睺罗。尊者善容。尊

佛说大集会正法经卷第五

西天译经三藏朝奉大夫试鸿胪卿传法大师臣施护奉 诏译

尔时月上境界如来。告药王军菩萨言。汝等当知。一切众生有身皆苦。生老病死忧恼悲痛。怨憎会

。爱别离。所欲不成就。如是等法悉皆是苦。逼迫众生不能解脱。此一切苦甚可怖畏。而诸众生于

是苦义不闻不知。尔时会中诸初生者。闻佛说是诸苦法名。即皆合掌前白佛言。世尊。我等乐闻此

诸苦义愿佛为说。佛言。诸善男子。非唯汝等乐闻。一切众生皆亦如是。诸初生者复白佛言。世尊

。所言死者其义云何。佛言。诸善男子。所谓识灭身坏故名为死。一切众生命欲终时。有三种风而

来破坏。所谓灭识风。动转识风。起识风。此三种风。众生命欲尽时。令识散灭动转改易。诸初生

者言。世尊彼灭识风。云何能令众生识灭身坏。佛言。彼灭识风复有三种。所谓刀针大力。由是三

种能灭其识。识既灭已身即破坏。诸初生者言。世尊。云何名身。佛言。身者所谓如幻如焰。又如

重担。复如涎洟腐烂等物。诸无智者不能觉了。生为大苦由生发起。缘法聚集命根连持。而无其实

非爱相应。如是等法假名为身。诸初生者言。世尊。云何名命。复何名灭。佛言。识所连持是名为

命。业报衰谢识法离散。命根断绝身分破坏故名为灭。诸善男子。我今复为汝说身分所有。当知人

身诸分筋脉有一俱胝数。有八万四千毛孔。有千二百身分支节。有三百八身骨。此等共成人身。复

有八万四千族虫。如是生类同依人身。于人身中昼夜[口*(一/巾)]食。而复诸虫互相食啖诸苦随生

。如是八万四千族虫。其中有二大者。于七昼夜互相交斗。至第七日彼一虫死。又复一虫而共交斗

。一虫死已一虫复生。如是展转。乃至人命断时。此诸虫类一切坏灭无所依止。诸异生类不能觉了

。内外苦法相续生灭。老病死法皆不能怖。若顺若违互相交斗。如身二虫苦恼随生而不觉了。身坏

命终都无所有。诸善男子。有一异生命将不久。有善知识来为安慰问其人言。汝现生中叵曾知见生

老病死诸艰苦不。彼人答言。我曾知见。善知识言。汝今既自知见如是等苦。何不生厌起增胜心。

于二世中种少善根。断诸恶法修诸正行。若能如是舍此报已。生他胜处离诸怖畏。以其善法为所依

怙。况复世间诸有苦法。一一分明尽可观察。汝岂不闻。大地若击能发大声。善法若作有大胜力。

是故于诸如来清净刹中种诸善法。所谓以其华鬘涂香饮食衣服卧具医药。供养如来及诸苾刍苾刍尼

优婆塞优婆夷清净四众。如是供养是为于佛刹中种诸善种。当能出生一切善果。汝今于此遇大法王

出现世间。若不种诸善根而无所益。时善知识为彼异生说伽陀曰

如来出世间  击广大法鼓

开微妙法门  令一切趣入

广度诸众生  归涅盘寂灭

汝今见是事  何不起精进 

尔时彼人亦说伽陀。答善知识言

若愚痴无智  复会遇恶友

广造染法因  谓贪欲等事

起我见增盛  破和合僧伽

毁坏于塔寺  不深信三宝

但造众恶业  不作善因缘

于一切时中  常生诸过失

恼乱于父母  不生孝敬心

出非法语言  轻谤诸贤善

造此恶因故  必堕地狱中

自受苦恼身  无能救护者

可畏与众合  炎热及阿鼻

如是诸狱中  展转受诸苦

从是大狱出  复入小狱中

谓刀兵莲华  受苦而相续

如是大小狱  有无数众生

随自业因缘  轻重而受报

或百劫千劫  或复更长时

恶业绳所缠  无由能解脱

彼刀兵地狱  纵广百由旬

不见彼狱门  唯诸受苦者

百千俱胝数  剑树与刀山

驱彼罪人登  身分皆断坏

暂时虽死灭  复被业风吹

即时还复生  而受诸苦恼

地狱无边际  众生亦无穷

以恶业因缘  相续不间断

我造诸恶业  定堕彼趣中

善知识今时  听说所造业

我曾起贪心  广造于舍宅

彩画复雕镂  金宝以庄严

复置诸园林  仓库及产业

畜牛马生类  皆以为资具

父母及眷属  内外数甚多

奴婢与妓人  其数无有限

常令于昼夜  动种种歌音

但纵己乐心  不念于他苦

恃彼不富贵  作种种庄严

凡所受用物  悉金银珍宝

以香水澡沐  复涂诸妙香

龙脑与栴檀  及彼麝香等

香水澡沐已  次第而严身

手钏及指环  皆用珍宝作

以真珠璎珞  而为项庄严

最上好真金  复为耳珰等

身分庄严已  顶戴诸妙华

苏摩那瞻波  及诸异香者

复著妙好衣  谓最上细[疊*毛]

鲜白复清洁  皆妙香所薰

饮食最上味  甘美复馨香

侍者供所须  暂无饥渴想

地敷好茵蓐  履践而游行

左右有侍人  自在复尊贵

如是广严饰  而爱乐其身

常保惜护持  不生破坏想

既富乐具足  余复无所思

恣其染欲心  造不善过失

眼贪于色境  诸根亦复然

彼为过失因  自不能觉了

见闻觉知处  诸烦恼随生

于顺违境中  起贪嗔痴法

柔软等诸触  触身心起爱

彼爱想既生  诸罪业皆作

我曾于一时  无故害有情

以箭射鹿身  令彼命断灭

但取其肉食  不念后世中

果报自当受  谁人能代者

我愚痴无智  但资养其身

一日死苦来  识灭身破坏

唯集诸苦恼  无一可爱心

父母及诸亲  相视不能救

良医妙药等  亦唐设其功

徒增悲恼心  无救济方便

我若命断已  弃于尸陀林

为鸟兽诸虫  充足而食啖

一切无所有  空幻法现前

诸境悉皆空  唯果报不失

是时无所托  唯善法可依

如我造恶因  当堕于地狱

广积罪业蕴  后苦恼随生

于彼三世中  破坏善法种

受想行二法  以诸触为因

触故诸爱生  而成忧苦缚

善法如良药  能治贪爱心

贪等既不生  诸恶不能作

我实无福慧  虚受于人身

佛宣方便门  布施持戒等

我不能自作  不随喜见闻

正法不能听  愚痴日增长

无明等烦恼  随转而无穷

障善法因缘  何由能解脱

迷惑心散乱  无少时静住

烦恼火所烧  受种种缠缚

于身无少乐  乐法不暂生

命将不久时  一切皆破坏

唯诸佛胜法  能救苦众生

戒法真实门  登者得大乐

如我所造业  深自生追悔

今遇善知识  是故如实说 

尔时月上境界如来。告药王军菩萨言。善男子。诸异生类临命终时生大惊怖。苦恼其心无所救护。

唯诸善法能为所依。殊胜果报而无所失。尔时彼佛即说伽陀曰

众生作恶业  定堕地狱中

饥时吞铁丸  渴复饮铜汁

身出猛火焰  恶业故自烧

身分皆破坏  受惊怖大苦

彼不见乐境  不闻正法名

唯苦逼身心  一切皆非爱

众生作善法  定生善趣中

善知识会遇  劝导修善法

发生正信解  具戒慧多闻

诸烦恼灭除  而成正等觉

精进行最上  佛出世所宣

策发诸善根  不生于退屈

慈悲真梵行  摄一切众生

自利复利他  皆令得解脱

善男子谛听  佛所说真实

出微妙法音  令一切调伏

大悲心为父  菩提心为母

善法为知识  能救护众生

正觉出于世  说最胜法门

方便化众生  令住寂灭地

佛为大悲者  最上世间尊

普观诸有情  等同为佛子

平等无有二  使一切归依 

尔时彼佛说是法时。三千大千世界六种震动。时药王军菩萨合掌恭敬白彼佛言。有何因缘大地震动

。愿佛慈悲当为我说。彼佛言。善男子。汝当四方观察有何所见。是时药王军菩萨承佛圣旨。即时

四方观察。见此大地震动。于少时间而复破裂。有六十五俱胝人从地而生

尔时六十五俱胝初生者。即皆合掌俱白佛言。我等从何所生。佛于会中指前初生者。告彼从地生者

言。诸善男子。汝等见此诸人众不。答言已见。佛言。如彼所生汝等亦然。从地生者又言。此诸人

众当应灭不。佛言。如是如是。彼等皆灭。诸善男子。非唯此众。一切有情悉皆归灭。是时先在佛

会诸初生者。各起合掌白彼佛言。世尊。如佛所说生死二法。我等厌患非所爱乐。佛言。汝等既能

厌患生死。云何不能发起精进。此诸初生者又白佛言。世尊。我等于如来前听受正法。见此菩萨声

闻大众。有大神通威德具足。是我所乐。我等亦欲趣进修习远离生死

尔时药王军菩萨复见有诸从地生者。即时与五百大菩萨。各各以自通力于其会中。又复踊身虚空高

二万由旬。于其空中或现经行相。或现跏趺相。或现师子王步相。或现象王步相。或现诸异兽等步

相。现如是等诸相已。复于空中作诸神变。时此菩萨等各有身光。于虚空中如百千俱胝日月光明

尔时诸从地生者俱白彼佛言。世尊。何因缘故有是广大光明。及于空中现诸神变希有等事。佛言。

诸善男子。汝等见诸菩萨住空中不。答言已见。佛言。此大光明是诸菩萨各各身光。此诸菩萨一一

皆能现诸神通变化等事。是时药王军等诸菩萨众。即于空中出微妙声。俱白彼佛言。愿佛慈悲为诸

众生宣说法要。若天若人得闻法者。皆得最上利益安乐。我等今时皆是如来大悲方便。精进愿力所

建立故。愿佛于今显法光明普照世间。作是言已俱从空下住于佛前。彼佛告药王军菩萨言。善男子

。汝今见此三千大千世界六种震动不。药王军菩萨言。已见世尊。然今我等不能了知。以何缘故有

如是事。又复我今有少疑惑。欲问世尊愿为开决。彼佛言。善男子。汝今有疑恣汝所问。若过去未

来现在三世等事。我当为汝一一如实分别演说。药王军菩萨白彼佛言。世尊。今此会中何故有八万

四千天子众。八万四千俱胝大菩萨众。一万二千俱胝龙王众。一万八千俱胝部多众。二万五千俱胝

必舍左众。以何义故如是等众其数甚多。彼佛言。善男子。汝今当知。此诸大众俱来集会。皆是于

此听佛说法。即于是日获大利乐永出轮回。又复其中有得安住十地法者。有得安住涅盘界者。有得

解脱老病死苦住安乐法者。有得解脱烦恼缚者。有得深入佛正法者。药王军菩萨复白彼佛言。世尊

。如来善为一切众生作诸善巧。方便事业随顺摄化。云何是中而无懈倦。彼佛言。善男子谛听。如

来起大悲心设诸方便。普摄有情皆令解脱常无懈倦。但诸异生愚于善法。虽遇如来不能亲近。听受

修习不求解脱。善男子。如来今日于大众中吹大法螺。击大法鼓。出大法声。演大法义。若天若龙

。乃至八部四众。及诸初生者。如是一切大众。咸于今日得大总持。圆满善法安住十地。普获利乐

一切。皆是如来神通方便所作。令诸众生住精进地。得法具足如佛世尊

尔时六十五俱胝数中。有五千初生者。俱从座起合掌向佛。而白佛言。世尊。我等有身而为重担。

深为大怖何由解脱。又复一切众生处轮回中暂无寂静。所欲碍心不能了知。住黑闇地不能明了。唯

愿世尊。摄受我等及诸众生。施以无畏令得安乐。劝请世尊宣说妙法。令诸少慧众生增长正慧。苦

恼众生皆得解脱。世世所生见佛闻法

尔时药王军菩萨向彼初生者。说是伽陀曰

汝等乐欲闻正法  先须饮食资身命

后起无畏广大心  深得最上妙法味 

彼初生者亦说伽陀。答药王军菩萨言

汝尊者大智  善调寂诸根

有广大名称  一切皆爱敬

已圆满善法  一切无不知

云何作是言  饮食资身命

如我等意者  饮食为过因

食已于腹中  成种种杂秽

虽增长色力  而恶法随生

三涂恶趣中  当生大怖畏

诸众生罪业  皆从饮食生

所有贪爱心  由饮食所起

世间愚痴者  生种种贪心

营广大田园  舍宅楼阁等

诸妙好服饰  及最上庄严

众妙宝七珍  真珠璎珞等

象马及车乘  奴婢数甚多

富贵虽暂时  终归无常法

如其寿命尽  流转诸趣中

正法不能闻  善知识远离

假使四大洲  为彼转轮王

七宝皆具足  圆满千子众

富贵大自在  勇猛复威严

一切所归依  悉恭敬称赞

尽一生胜报  是等亦无常

彼寿限既终  善恶业随受

虽富有珍宝  勇猛大威德

寿命若尽时  自力不能救

尊者如我说  一切无所依

唯诸佛如来  是真所归仗

如父复如母  能养育出生

平等而爱怜  一切皆如子

譬日月光明  普照诸冥闇

所有轮回苦  断灭令不生

拔彼烦恼根  使离诸怖畏

普令有情类  证无上菩提

宣说正法门  令住不退转

世间饮食等  无利生过失

不得生诸天  非为可爱果

于世间无乐  当招极苦报

损减于寿命  造不善业因

生富乐贪爱  不能了无常

不造最胜业  不了知妙法

不念离过失  不住寂静心

寿命既尽已  诸趣受诸苦

无常杖所打  五欲绳所缚

苦恼而转增  业报不能脱

过去业所照  无救无所依

当识法灭时  徒增悲恼怖

我宁以珍宝  金银及玻璃

广施一切人  终不生吝惜

我宁以身力  为他人仆使

设经彼长时  终不生疲倦

若起贪爱想  广集诸珍财

及饮食上味  我即生怖畏

愿尊者谛听  如我等所言

假使彼诸天  受胜妙乐报

以诸妙宝器  盛种种上味

甘美复馨香  食者生适悦

益天人身分  色力及威力

彼受报若终  一切皆非实

以是故我等  不爱乐饮食

唯乐正法门  求解脱众苦

远离贪爱缚  得自在无碍

归依佛世尊  大仙真圣者

汝尊者大智  我恭敬顶礼

具广大慈悲  众生皆乐见

汝名字何等  愿尊为我说

若见闻随喜  得诸根清净 

尔时药王军菩萨复说伽陀。答初生者言

汝今欲闻我名字  彼一切名唯佛知

百千俱胝众初生  彼名一一佛能了 

彼初生者。又说伽陀曰

我曾从佛亲听受  初生久生一切名

唯汝名字最甚深  未曾闻佛为广说 

是时药王军菩萨复说伽陀。答初生者言

当知我名字  号为药王军

妙药救众生  是故得其号

一切众生类  种种病所缠

我以方便门  随顺而救济

贪为病最大  恼害于世间

由此病为因  而生诸过失

嗔病如大火  焚烧寂静心

唯甘露法药  能除诸苦恼

痴病大可怖  覆没智慧心

死堕恶趣中  不得闻正法

由此三种病  展转诸病生

益愚痴闇冥  我皆施法药

普令离过失  灭一切业因

息苦恼不生  永绝诸怖畏

既得离诸病  速见正觉尊

因我妙医王  应病而授药

一切有情类  常为火所焚

炽然不能息  转生诸苦恼

贪欲为重担  无有解脱时

嗔痴法亦然  展转增过失

虽常负重担  不求解脱门

复不念无常  不思出离道

烦恼业随逐  苦恼亦不知

众病逼其身  不能求妙药

由无明因故  诸行即随生

行等法既起  贪爱生过失

诸行不究竟  一切法皆空

无智不能知  无由生正念

不修寂静行  识灭苦恼增

经无数劫中  不能得解脱

佛出现于世  为彼天人师

如父母爱子  开示正觉道

复雨大法宝  普济诸群生

除彼邪智人  不摄受正法

发菩提心者  得入正法门

了一切行空  于空亦无碍

若了空无我  一切无所依

诸烦恼亦空  远离诸过失 

尔时诸初生者。复说伽陀言

菩萨大悲者  普救诸众生

精进大医王  长时无懈倦

念彼轮回苦  以功德摄持

我谛信归依  起勇猛精进 

尔时药王军菩萨。复为说伽陀曰

汝等今当知  佛为最上尊

世间出世间  福智皆具足

具三十二相  及众好庄严

以最上大悲  广度诸群品

佛威容高显  犹如妙高山

智慧无有穷  复如彼大海

善开诸方便  随顺化众生

瞻礼与归依  皆得安乐果 

尔时月上境界如来。出如迦陵频伽清妙音声普闻十方。又从面门出八万四千种种色光。所谓青黄赤

白红紫碧绿。如是光明广大炽盛。普照三千大千世界。所有三十二大地狱。蒙光所照皆悉破坏。诸

天宫殿光所照处广大明耀。如是光明。照于三千大千世界已。复于光中。出一切众生所有乐具现于

虚空。作如是变化已。其光旋还绕佛七匝。复从彼佛顶门而入。尔时药王军菩萨复从座起。合掌恭

敬白彼佛言。世尊。何因缘故。如是重复放大光明普照世界。尔时彼佛告药王军菩萨言。善男子。

我于今日作大佛事。今此会中有诸众生得大利乐。以是缘故重复放光。药王军菩萨复白彼佛言。我

有所疑欲当请问。唯愿世尊为我开决。彼佛言。善男子。如汝所疑当恣汝问。药王军菩萨言。世尊

。何故此会诸初生者。世尊为现种种希有等事。复为宣说微妙法门。诸久生者。云何世尊不皆如是

。岂此等类于佛正法不能了知。彼佛言。善男子。汝今何故作如是言。于如来前而伸请问。此不得

名柔顺等语。何以故。如来于诸众生平等化度。随顺方便而为说法。诸有闻者皆获利益。具足得入

诸总持门。一切功德皆悉成就。尔时虚空中复有无数广大殊妙七宝楼阁现于佛上。是时彼佛告药王

军菩萨言。善男子。汝今见此殊妙楼阁不。药王军菩萨答言。已见世尊。彼佛言。汝今当知。此等

皆是诸初生者所共变现。何以故。此诸初生者。皆于是日圆满一切善法。又复我于今日击大法鼓。

有无数天人得法具足。无数地狱众生得离苦恼。复有无数众生。暂生正念归依佛智皆得解脱。彼佛

说是语时。会中有九万九千俱胝久生众生。证得须陀洹果得法具足。断除业障远离众苦。如此等类

皆从如来正法出生

尔时东方有五十俱胝殑伽沙数诸菩萨众来入彼会。南方有六十俱胝殑伽沙数诸菩萨众来入彼会。西

方有七十俱胝殑伽沙数诸菩萨众来入彼会。北方有八十俱胝殑伽沙数诸菩萨众来入彼会。下方有九

十俱胝殑伽沙数诸菩萨众来入彼会。上方有百俱胝殑伽沙数诸菩萨众来入彼会。是时药王军菩萨白

彼佛言。世尊。云何虚空周匝皆作赤黑二色。彼佛言。善男子。汝今不知如是因缘。答言世尊。我

不能知。彼佛言。唯佛如来而自知察。善男子。汝今当知。诸方世界各有若干俱胝殑伽沙数诸菩萨

众来入佛会。如是诸菩萨众随方来已。从空而下住立佛前。礼彼佛足各住一面。是时药王军菩萨白

彼佛言。世尊。何因缘故又复有此大菩萨众而来集会。彼佛言。善男子。此诸菩萨大众集会。皆以

初生者为缘而起发故。彼佛作是言时。所有会中诸初生者。即时皆得诸法具足安住十地。又复彼佛

会中无数修菩萨行者。皆得安住诸菩萨法。得大神通见闻随喜。一切众生皆获利乐。诸有已住菩萨

地者。不复退转增胜坚固菩萨行法。佛说此经已。普勇菩萨等诸大菩萨。阿惹憍陈如等诸大苾刍。

乃至世间天人阿修罗等一切大众。闻佛所说皆大欢喜信受奉行

佛说大集会正法经卷第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