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显密圆融 > 汉传教法 >
楞严经的秘密
时间:2009-01-09 11:53来源:未知 作者:贡绒埃萨 点击:
《楞严经的秘密》 作者:宗萨利美瑜伽士 贡绒埃萨 电子邮箱: johnwunq@163.com 内容简介 佛之堂弟阿难差点犯了淫戒,被佛派文殊菩萨救了回来。佛会如何教育阿难呢?这里面又会透露出什么样的秘密呢? 目 录 《楞严经的秘密》1 第一卷5 第一章 故事背景5 第

第二章  六结喻六根
  《大佛顶首楞严经》原文:
    阿难合掌顶礼白佛。我今闻佛无遮大悲。性净妙常真实法句。心犹未达六解一亡舒结伦次。惟垂大慈再愍斯会及与将来。施以法音洗涤沉垢。
  实时如来于师子座。整涅槃僧敛僧伽梨。览七宝机引手于机。取劫波罗天所奉花巾。于大众前绾成一结。示阿难言此名何等。阿难大众俱白佛言此名为结。于是如来绾叠花巾又成一结。重问阿难此名何等。阿难大众又白佛言此亦名结。如是伦次绾叠花巾。总成六结一一结成。皆取手中所成之结。持问阿难此名何等。阿难大众亦复如是。次第酬佛此名为结。
    佛告阿难我初绾巾汝名为结。此叠花巾先实一条。第二第三云何汝曹复名为结。阿难白佛言世尊。此宝叠花缉绩成巾。虽本一体如我思惟。如来一绾得一结名。若百绾成终名百结。何况此巾秖有六结。终不至七亦不停五。云何如来秖许初时。第二第三不名为结。佛告阿难此宝花巾。汝知此巾元止一条。我六绾时名有六结。汝审观察巾体是同因结有异。于意云何初绾结成名为第一。如是乃至第六结生。吾今欲将第六结名成第一不。不也世尊。六结若存。斯第六名终非第一。纵我历生尽其明辩。如何令是六结乱名。佛言六结不同。循顾本因一巾所造。令其杂乱终不得成。则汝六根亦复如是。毕竟同中生毕竟异。
    佛告阿难汝必嫌此六结不成。愿乐一成复云何得。阿难言此结若存。是非锋起于中自生。此结非彼彼结非此。如来今日若总解除。结若不生则无彼此。尚不名一六云何成。佛言六解一亡亦复如是。由汝无始心性狂乱。知见妄发发妄不息。劳见发尘如劳目睛。则有狂花于湛精明。无因乱起一切世间。山河大地生死涅槃。皆即狂劳颠倒花相。
 
  阿难恭敬合掌,上前顶礼,然后对佛说:“刚才我听到了佛如此慈悲的开示,听到了佛非常清净真实的法语,我认为非常好!可是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佛要说‘六解一亡’这样的解脱结缚的说法次第呢?还是请佛为我和在座的大众再次解释解释,请用你清净的法音,涤荡干净我们的污垢吧!”
    这个时候,佛在自己的狮子法座上面,整理好自己的内衣裙,以及自己的法衣,然后就着珍宝所造就的条几,伸手从条几上拿起了劫波罗天(也就是夜摩天)所供养的珍贵丝巾,当着大众的面,将丝巾打了一个结,然后展示给阿难看,问他:“这叫做什么?”阿难和大众都回答佛说:“这个叫做结。”
    接着佛又用丝巾打了一个结,再次问阿难说:“这叫做什么?”阿难和大众又都回答说:“这还是叫做结。”
    佛就用这个丝巾,先后总共打了六个结出来,然后就拿着这个满是疙瘩的丝巾,就着一个个的疙瘩,一一问阿难说:“这个叫做什么?”阿难和大众还是一一回答佛说:“这个叫做结。”
    佛对阿难说:“当我刚刚开始用这个丝巾,打出第一个结的时候,你说这个叫做结。这个丝巾从头至尾都只有一条,为什么你把第二个疙瘩、第三个疙瘩等全都叫做结呢?”
    阿难回答佛说:“佛啊,这条丝巾,是用种种花色编织而成,虽然从头到尾都还是这条丝巾,但是按照我的想法,当佛用这个丝巾打出一个疙瘩时,就出现了一个结,当你打出一百个疙瘩的时候,也就会有一百个结出现,何况这条丝巾目前仅仅只有六个结呢!既不是七个,也不是五个,恰恰好就有六个。为什么佛允许我们把第一个打出的疙瘩称作结,后面的几个就不能叫做结呢?”
    佛回答阿难的问题说:“你们面前的这条丝巾,你们也都很清楚,从头到尾只有一条。当我用它打出六个疙瘩时,你们就说有了六个结。现在你们仔细的观察和思维一下:这个丝巾从来都是一个,从来都没有变化,只是因为出现了不同的疙瘩,才表现出了不同的六个结。那么,在你们看来,如果把我第一个打出来的疙瘩叫做第一个结的话,一直到出现了第六个结,这个时候,能不能把第六个结的名字叫做第一个结呢?”
    阿难回答佛的问题说:“不能!当这个六个结同时存在的时候,那第六个结就是不能叫做第一个结,因为它本来就不是第一个结嘛!不管我如何的进行诡辩,都不能让这六个结的名称和顺序被搞混乱了。”
    佛说:“这六个结的确是不一样的,但是你究其根源来说的话,这些结的最根本的因,就是同一个丝巾,你想令本来就是一个丝巾的这个东西混乱,的确是不可能的。”
    佛接着就挑明了为什么要做这个演示,佛说:“同样的道理,你的六根其实也是一样,六根的体性毕竟都是一个,但是现在的六根却实实在在表现出了完全不同的六个。”
    佛一气呵成地说:“阿难,你现在肯定不喜欢这个结的存在,而是喜欢回归到一,那你说说看,到底应当怎样回归到一呢?”
    阿难回答说:“当这个六结存在的时候,这个结不是那个结,第一个结不是第六个结,从而就出现了种种的争执和是非。佛如果能够把这六个结全部都解开的话,在没有一个结存在的情况下,本来就是一条丝巾的这个东西,难分彼此,这个时候,连一个结都不存在了,当然也就根本不成立第六个结了。”
    佛立刻肯定了阿难的见解说:“你说的很对!阿难,其实我在前面所说的‘六解一亡’的意思,也就是这样的啊。只因为你从无始轮回以来,心性狂乱,虚妄地产生了种种的知见,再由这个虚妄的知见,产生出更加多的虚妄幻像出来,从来都没有个歇止的时候。”
    “在这个情况下,就好像前面我们所讲过的‘瞪发劳相’的原理一样,因为你的眼目过于疲劳,就产生了虚妄的见性,也就看到了虚妄的色尘,就在本来澄明清净的本性中,妄起了种种的空中狂花。毫无理由根源地就产生了种种一切世间的显现。”
    “阿难啊!所谓的山河大地,所谓的日月星辰,所谓的六道众生,所谓的无始轮回,所谓的涅槃寂静,所谓的常乐我净,一切的一切,全部都是‘瞪发劳相’的虚空中颠倒狂乱的虚妄的花色而已,并不是真实的存在。”
    在这里,佛通过丝巾六结的形象演示,非常高明地引发出了如此究竟纯净的见地,实在说令人佩服地五体投地!不愧是释迦牟尼佛!天人师!
    我们原始清净的如来藏、真如、佛性,就好比是这条丝巾,本来非常完美漂亮,可以用来做任何的用场。可是突然被打出了一个结,最后还打出了六个结。
    从打出第一个结的时候开始,所有的人,都已经忘记了丝巾的存在,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了这个结上,因此当佛问阿难他们的时候,没有一个意外的,全部都回答说“这叫做结”。也就是说,只要我们出现了第一丝的无明,就已经一叶障目地,完全令我们丧失了对自己圆满本性的认识了。
    随着一个个结的不断打出,大家的关注点全部都集中到了这些结上,甚至连第一第六都坚持认为来不得半点错乱。这也就是说,当我们的无明逐渐增加的时候,甚至当我们的六根逐渐成型的时候,六根是如此的迥然不同,各具形态和功能,丝毫也不能互相替代和混用。这个时候,谁还能想到我们本来清净的真心呢?
    从此我们就完全被我们自己所造做出来的六根所左右,为了让它们舒服,我们就要看美色、听美声、吃美食、嗅美香、涂美露、做美梦,甚至我们很多时候还要通过辛苦的劳心劳力地奋斗之后,才能貌似有上述的一些享受。可是很多时候,往往是付出了很多之后,却没有了身体去享受,没有了心情去享受了。这也就成为了我们无始轮回的根源了。
    现在,佛非常形象地说明了六根的虚妄性,说明了被我们忘记了很久的本来真心的存在,“百姓日用而不自知”就是我们众生日常的真实写照!
    那么,当你知道了原来自己的六根是虚妄的,轮回是痛苦的,转而追求安乐、追求涅槃,是不是就正确了呢?
    因为六个结,本来就是丝巾所打成的疙瘩,没有了丝巾,根本就不会存在着六个结;同样的道理,六根虽然不是真实的,但是这六根还是来源于本来清净的真心如来藏的,本来也就没有脱离真心的本体,就好像不论水结成了冰、聚成了浪、浑成了泥、腾成了汽,但还都是没有脱离水的本质一样,六根也根本就没有脱离真心。
    因此,如果你想在真心之外,另外找出来一个涅槃解脱,那就像六个结都解开了之后,你还想找出一个结的存在一样,是根本不可能的,是糊涂的。
    因此,佛所说的所有的法义,全部都只是为了让你能够明白自己的本来真心而已,并不是佛在真心之外,另外创造出了一个世外桃源,涅槃净土,以便大家能够去追求,去居住。那个只能是你自己貌似正确的一厢情愿的妄想而已,那就相当于你自己的第七个结了。
   那么是不是说,我们根本就不要去修行,就这样混吃等死就可以了呢?也不是,我们现在的丝巾上面还是有六个结的,虽然我们知道这六个结并没有脱离丝巾的本体,虽然我们知道我们的六根没有脱离真心的本体,但是在我们还没有完全还原丝巾的本来面目之前,在我们还没有还原回归到我们的本来真心之前,修行还是需要的。
    只不过这个修行,并非日常概念的修行方法和形式,而是究竟层面的修行说法。
    究竟如何呢?请继续向下看。
       
第三章   人空法空无生忍
  《大佛顶首楞严经》原文:
    阿难言此劳同结云何解除。如来以手将所结巾。偏掣其左问阿难言。如是解不。不也世尊。旋复以手偏牵右边。又问阿难如是解不。不也世尊。佛告阿难吾今以手。左右各牵竟不能解。汝设方便云何成解。阿难白佛言世尊。当于结心解即分散。佛告阿难如是如是。若欲除结当于结心。阿难我说佛法从因缘生。非取世间和合麁相。如来发明世出世法。知其本因随所缘出。如是乃至恒沙界外。一滴之雨亦知头数。现前种种松直棘曲。鹄白鸟玄皆了元由。是故阿难随汝心中选择六根。根结若除尘相自灭。诸妄销亡不真何待。阿难吾今问汝。此劫波罗巾六结现前。同时解萦得同除不。不也世尊。是结本以次第绾生。今日当须次第而解。六结同体结不同时。则结解时云何同除。佛言六根解除亦复如是。此根初解先得人空。空性圆明成法解脱。解脱法已俱空不生。是名菩萨从三摩地得无生忍。
    阿难及诸大众蒙佛开示。慧觉圆通得无疑惑。一时合掌顶礼双足。而白佛言。我等今日。身心皎然快得无碍。虽复悟知一六亡义。然犹未达圆通本根。世尊我辈飘零积劫孤露。何心何虑预佛天伦。如失乳儿忽遇慈母。若复因此际会道成。所得密言还同本悟。则与未闻无有差别。惟垂大悲惠我秘严。成就如来最后开示。作是语已五体投地。退藏密机冀佛冥授。
  尔时世尊普告众中诸大菩萨。及诸漏尽大阿罗汉。汝等菩萨及阿罗汉。生我法中得成无学。吾今问汝最初发心悟十八界谁为圆通。从何方便入三摩地。

    阿难听到佛的说法后,就又提出了新的问题,阿难说:“那么佛刚才所说的劳相和结缚,到底应该怎么样解除呢?”
    听到阿难的这个问题,佛就用手把那个打了六个结的丝巾的左边,使劲地牵扯了一下,然后问阿难说:“我这个样子可以解开吗?”阿难回答说:“不能。”
    然后佛又用手使劲地牵扯了丝巾的右边一下,问阿难说:“我这个样子可以解开吗?”阿难还是回答说:“不能。”
    佛对阿难说:“这一次,我用双手,在左右两边分别牵扯丝巾,都不能解开这些结。那么,阿难你能不能帮助我想出一个办法来,好让我轻松地解开这些疙瘩?&rdq瘩?”
    阿难回答佛的这个问题说:“只要你用双手,从结心去解,就可以解开了。”
    佛认可阿难的说法说:“对啊!对啊!就是应该这样解开的嘛!要想解开一个结的话,只有从结心才能解开。”
    佛接着对阿难说:“阿难啊,我以及十方一切诸佛,虽然也说一切法都是从因缘所生,但是这个并不是从世间的赫赫粗大的尘相上面来说的。佛所说的一切世间和出世间的法,全部都是清清楚楚地知道每一个法、每一个事物的最根本因由,也知道能够令它逐渐出现的各种缘分条件,就算是非常遥远的好象恒河沙数量那么多的世界之外的一场雨,我也能够清楚地知道其中雨滴的数量。你们眼前的这些松树为什么会是挺直的?荆棘为什么会是蜷曲不直的?为什么鹄是白色的?为什么乌鸦是黑色的?我都清清楚楚地知道他的根本因缘。”
    “所以说阿难,只要在你按照你自己的所愿,选择好了六根之一作为修行的入门路径之后,只要把根的这个结解开了,外尘自然也就不会存在,就会自然消灭了;当一切的虚妄幻相都消除了之后,怎么还不会出现你的真实面目呢?!”
    “阿难,我来问你,这个已经打出了六个结的丝巾现在就在你的面前,你说说看,这六个结可不可以同时一下子被解开?”
    阿难回答说:“这怎么可能!当然是不能一下子六个结同时被解开的了!这六个结,是佛一个接着一个的分别打出来的,现在要想全部都解开的话,当然也需要一个个地解开了。虽然这六个结的性质全部都是一样的,但是因为六个结不是同时一下子被打成的,因此在解开它们的时候,自然也不会同时被解开了。”
    佛说:“同样的道理,六根解除的方式也是一样的。当你解脱你所选择的根的时候,就可以先成就人我空;接下来当你的空性得以圆明的时候,就会成就法我的解脱;当你已经解脱了法我之后,一切都已经证空,不再有虚妄的产生,那也就可以被称为:菩萨已经从三摩地证得了无生忍。”
    在这里,我们首先需要解释几个名词:人空:又名生空、我空,二空之一。按照《三藏法数》中的说法,因为凡夫错误地坚持认为这个五蕴肉身就是我,强立了一个主宰出来,引而就生起了种种烦恼,造做了种种罪业,从而就在轮回中飘转难出。佛为了帮助众生破除这种错误执著,因此说五蕴无我。也就是通过观人身为五蕴假合的幻相,为因缘所生之暂体,真正明白身体当中并没有一个常一永恒的我体,因此也就称作人空。证此人空之理因而断一切烦恼,终得涅槃果,是乃小乘之至极。
    法解脱,也就是法空,二空之一。按照《三藏法数》中的说法,声闻缘觉乘的行人,虽然已经明白了五蕴无我,四大假合的道理,但是还是以为有真实存在的五蕴之法,因此小乘成就并非究竟成就。佛为了帮助小乘人破除这种细微的执著,因此说般若智慧,彻底揭示了五蕴非真的真理,色心一切诸法全部都是因缘所生之俗法而无实体,菩萨悟之,入法空理,因此也就称作法空。《同安乐行品》中说:“菩萨观一切法空。”《十地论》中说:“无我智者有二种:我空法空。”
    也就是说,当一个修行人从人无我、人空,逐渐证到法无我、法空的时候,也就是真正的脱离了小乘,回转到大乘了。可是证得了这两种空,就是修行到极致了吗?佛在这里说:这个时候,只能说是菩萨证到了无生忍。
    所谓的无生忍,又称无生法忍。《宝积经》中说:“无生法忍者,一切诸法无生无灭忍故。”《注维摩经》中说:“肇曰:无生忍,同上不起法忍,法忍即慧性耳。见法无生,心智寂灭,堪受不退,故名无生法忍也。”《智度论》中说:“无生忍者,乃至微细法不可得,何况大。是名无生。得此无生法,不作不起诸业行,是名得无生法忍。得无生法忍菩萨,是名阿鞞跋致。”也就是说,在经过了人空和法空的证悟之后,已经清楚明白了远离生灭的真如实相,能够安住于此理而不动,就可以称作无生法忍。有说是初地菩萨的境界,有说是七八九地菩萨不退转之境界。
    但不论怎么说,证得了人法二空,却并不等于究竟成就。这一点是需要大家警惕的。
    阿难和在座的大众,听到佛如此层次分明的说法,都感觉到其中的道理实在是太清楚明白了,一下子几乎所有人的疑惑都被打消殆尽,一个个都在心花怒放的同时,合掌顶礼释迦牟尼佛。阿难对佛说:“今天,经过佛的辛辛苦苦、不厌其烦地对我们的开示,我们都已经打消了心中的疑惑,身心感觉到非常畅快舒适。可是,我虽然已经在佛的演示之下,已经明白了一六消亡的关系,但是还是没有完全清楚适合于我自己的圆通优根。”
    “佛啊,我们这些人,不知道都经过了多少劫数,一直都在轮回苦海中飘零,非常孤苦伶仃,处在无比的痛苦之中,那里还顾得上考虑修行成佛呢!幸好此生还和佛有了人伦血亲的关系,尤其是今天的法会,让我感觉就好像断了哺养的小儿,突然又回到了慈母的怀抱一样,得到了佛如此坦白究竟的成佛的秘密。”
    “可是,如果单单就因为今天的法会,就能够令我们这些人修行成功的话,那岂不是说我们今天所得到的秘密指示,和我们依靠自己的力量所思悟到的没有两样?那和我们根本没有听到今天的法会又有什么区别呢?”
    “因此我认为,还是有更大的秘密佛还没有讲出来呢!就请佛再次发发慈悲心,把你那个最秘密的教授传给我,我想着也就是佛的最后的口诀了吧?”说完之后,阿难再次五体投地,恭敬顶礼佛陀之后,就退回到自己的位置,没有任何杂念地安安静静地等着佛能够通过某种神秘的方式,传授给他最后的秘密。
    阿难的这种心态,说明了一个在学佛的人们心中广泛存在着的心态,那就是:凡是公开在大众之中讲述的,都属于一般的法义内容,佛(上师、大师)是不会这么做的。最关键的窍诀,往往都是“法不传六耳”,根本不能当众公开,只能私下里提点的。
    因此,在这种心态的影响之下,阿难对于佛之前所讲述的那么多的秘密窍诀,全部当成了两人之间的斗嘴游戏,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虽然他也因此而明白了很多道理,但是就从他还希望佛能够在冥冥之中,一心传心地、非常神秘地传授给他“最后的秘密窍诀”,就已经说明了阿难又犯了错误了。他认为佛还是可以修的,可以成的,而且要通过不足为他人道的特殊方法,才能够达成目标的。这已经是一个非常执著的见地了。
    同样的,在目前的学佛人当中,又有哪个人不希望自己的师傅、上师、活佛等能够传授给自己绝活,传授给自己秘诀,好让自己不修成就呢?今人古人,此心同,此理同啊!
    那么,佛在听到了阿难的这种满怀希望的请求,看到阿难那种神神秘秘的动作,又是怎么一个反应呢?
    佛根本就没有理会阿难!
    佛对在场的所有人、大菩萨、漏尽的大阿罗汉们说:“你们这些菩萨以及成就的阿罗汉,号称在我的学生当中,已经成就了无学的果位。今天为了帮助更多的人修行,请你们都来说说,自己最初发心修行,是通过那一门证悟了十八界的?是通过什么方法,进入三摩地正定的?”
    佛要通过二十五位成就者的经历,来帮助阿难明白一个道理:根本就没有一个秘密的口诀,也根本就没有什么神秘的传法模式,难道我前面所讲的都不是佛教的秘密吗?难道从那些内容中,你就明白不了我的究竟法义吗?
    阿难,我的兄弟!看来你还是没有真正地明白我的意思啊!
 
第四章 二十五圆通法门(一)  
  《大佛顶首楞严经》原文:
    骄陈那五比丘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在鹿苑及于鸡园。观见如来最初成道。于佛音声悟明四谛。佛问比丘我初称解。如来印我名阿若多妙音密圆。我于音声得阿罗汉。佛问圆通如我所证音声为上。
  优波尼沙陀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亦观佛最初成道。观不净相生大厌离。悟诸色性以从不净。白骨微尘归于虚空。空色二无。成无学道。如来印我名尼沙陀。尘色既尽妙色密圆。我从色相得阿罗汉。佛问圆通如我所证色因为上。
    香严童子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闻如来教我谛观诸有为相。我时辞佛宴晦清斋。见诸比丘烧沈水香。香气寂然来入鼻中。我观此气非木非空非烟非火。去无所着来无所从。由是意销发明无漏。如来印我得香严号。尘气倏灭妙香密圆。我从香严得阿罗汉。佛问圆通如我所证香严为上。
    药王药上二法王子。并在会中五百梵天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无始劫为世良医。口中尝此娑婆世界草木金石。名数凡有十万八千。如是悉知苦醋咸淡甘辛等味。并诸和合俱生变异。是冷是热有毒无毒悉能遍知。承事如来了知味性非空非有。非即身心非离身心。分别味因从是开悟。蒙佛如来印我昆季。药王药上二菩萨名。今于会中为法王子。因味觉明位登菩萨。佛问圆通如我所证味因为上。
跋陀婆罗并其同伴。十六开士即从座起。顶礼佛足而白佛言。我等先于威音王佛。闻法出家于浴僧时。随例入室忽悟水因。既不洗尘亦不洗体。中间安然得无所有宿习无忘乃至今时从佛出家今得无学。彼佛名我跋陀婆罗。妙触宣明成佛子住。佛问圆通如我所证触因为上。

  听到佛要大家描述一下自己最初修行的入门路径,乔陈那等五个比丘(也就是我们之前曾经讲过的最先被佛度化的佛的叔伯舅父等人)先站了起来,顶礼佛陀之后,报告佛说:“当年我在鹿苑和鸡园,可以说是亲眼目睹了佛最初的成道。并且在佛的跟前,通过听闻佛说法(四谛)的声音,完全证悟明白了苦集灭道的道理。在佛讲法之后询问我们的时候,我是第一个回答明白了佛的法义的人,佛也因此印证了我的证悟,并且称我为‘阿若多(已知,了本际)’,并称赞我妙音密圆。我也因为对于音声的了悟,而很快证得了阿罗汉果。如果佛问我什么是圆通门径?按照我自己的证悟经验,声音是最好的入门路径。”
    乔陈那推荐的是声尘界。
    紧接着优波尼沙陀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顶礼佛陀之后,报告佛说:“我也是最初观见佛成道的人之一。按照佛的教导,最初观照种种不净的表现,而对色身生起了强烈地厌离之心,然后就从领悟到一切的色相,全部都是不净的,都是恶浊的;就连皎洁的白骨,最后也是要化成不可分的最细微尘,最终等同于虚空,就这样,对于色法和空法,认识到了它们的虚妄性,也全部都没有了执著,从而就成就了无学的道果。佛也因此就印证了我的证悟,并且称我为‘尼沙陀(少,微细)’,并且称赞我尘色消尽,妙色密圆。而且我也因为从对色相的了悟,很快地就成就了阿罗汉果。如果佛问我什么是圆通法门?按照我自己的证悟经验,色相是最好的入门路径。”
    优波尼沙陀推荐的是色尘界。
    这里稍微解释一下不净观,属于五停心观之一,是声闻乘入门的修行方便。为了对治贪心,而观察身之不净。
    按照《智度论》、《俱舍论》、《大乘义章》以及《大念住经》等中的说法,不净观有两种:一观自身不净,二观他身不净。
    观自身不净,有九相:一死想,二胀想,三青瘀想,四脓烂想,五坏想,六血涂想,七虫啖想,八骨锁想,九分散想。通过九想,可以对治六种欲望。死想破威仪、言语之两欲,胀想、坏想、啖想破形貌欲,血涂想、青瘀想、脓烂想破色欲,骨想、烧想(死想)破细滑欲。
    观他身不净,有五不净:一种子不净,身体以过去之结业为种,现以父母之精血为种。二住处不净,在母胎不净之处。三自相不净,是身具有九孔,常流出唾涕大小便等不净。四自体不净,由三十六种之不净物所合成。五终竟不净,此身死竟,埋则成土,虫啖成粪,火烧则为灰,究竟推求,无一净相。
    通过两种不净的观法,就可以非常有效地对治人对色相之欲的执著。
    紧接着,香严童子站了起来,顶礼佛陀之后,报告佛说:“我曾经听到佛教导大家说‘要仔细观察和思维各种有为相之法。’听到佛的法义之后,我就回到了自己的禅房当中,安然静坐,仔细思维。然后有一天,我见到很多比丘都在烧沉香,香气毫无动静地就来到了我的鼻子当中,被我闻到了。当时我就对此仔细进行了思维,我发现这个香气,既不是沉香木,也不是虚空,更不是木头燃烧的烟气,当然也不是那个火焰。而且我还发现这个香气,当它消散的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它到哪里去了;当它出现的时候,我也不知道它是从哪里来的。经过这样反复深入的思维,我终于消亡了我的意识根,终于明白了无漏的真理。佛也因此给我印证,并且称赞我的证悟,还叫我做‘香严’。因为我明白了香气尘相的消亡,得以明白‘妙香密圆’,因此可以说是我从‘香光庄严’而证得了阿罗汉的果位。正因为如此,佛如果让我来说圆通之门径的话,根据我的经验和证悟,我认为香严是最上的入门路径。”
    香严童子推荐的是香尘界。
    这个时候,药王菩萨和药上菩萨这两个法王子,连同在座的五百名梵天一起站了起来,顶礼佛陀之后,准备报告佛他们的见解。
    药王菩萨和药上菩萨,属于二十五大菩萨之一,影护念佛行者之菩萨众。《十往生经》中说:“若有众生,念阿弥陀佛,愿往生者,彼极乐世界阿弥陀佛,即遣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药王菩萨、药上菩萨、普贤菩萨、法自在菩萨、师子吼菩萨、陀罗尼菩萨、虚空藏菩萨、佛藏菩萨、菩藏菩萨、金藏菩萨、金刚藏菩萨、山海慧菩萨、光明王菩萨、华严王菩萨、众宝王菩萨、月光王菩萨、日照王菩萨、三昧王菩萨、定自在王菩萨、大自在王菩萨、白象王菩萨、大威德王菩萨、无边身菩萨,是二十五菩萨。拥护行者。”。
    据《观药王药上二菩萨经》载:过去无量无边阿僧祇劫,有佛号琉璃光照如来,其国名悬胜幡。彼佛涅槃后,于像法中,有日藏比丘,聪明多智,为大众广说大乘,如来之无上清净平等大慧。时众中有星宿光长者,闻大乘平等大慧,心生欢喜!以雪山之良药,供养日藏比丘及众僧,并发愿以此功德,回向无上菩提!若有众生闻己名者,愿其得灭除三种病苦。时长者之弟电光明,亦随兄持醍醐良药供养日藏及诸僧众,亦发大菩提心,愿得成佛!其时,大众赞叹星宿光长者为药王,电光明为药上,即为药王、药上二位菩萨。
    药王药上二兄弟,向佛报告自己的心得说:“我兄弟二人,从无始以来,生生世世都是医术高超的医生。为了和药,我们都亲自用口舌尝遍了娑婆世界的草木金石各种药品,说起来恐怕都有十万八千种了吧?正因为我们遍尝万药,因此我们也就能够清楚地辨别酸甜苦咸淡辛等种种不同的滋味,以及种种杂合滋味和变异的滋味。也能够清清楚楚地明白这些药品的冷热寒凉温等不同的药性,也包括其毒性的有无和强弱。并且在恭敬承事佛陀的过程中,我们也逐渐明白了知味性,既不是空无,也不是真有,既不能说它就是自己的身心,但是也不能离开了身心而存在,但是却能够明明白白地分辩种种滋味,由此我们兄弟二人就逐渐地开悟了。我们的证悟也得到了佛的印证,并且佛还赐给我们药王药上的名字。在法会中也成为了法王子。因为我们兄弟二人是通过对滋味的思维而证悟了觉了之性,还成就了菩萨的果位,因此佛如果让我们来选择圆通门径的话,根据我们自己的经验和证悟,我们认为以味为因,是最佳的入门路径。”
    药王药上二菩萨推荐的是味尘界。
    这时,跋陀婆罗连同他的十六个开士同伴站了起来,顶礼佛陀之后,准备向佛报告自己的心得。
    跋陀婆罗,又称贤护长者,贤护菩萨,贤护大士。《大宝积经百九卷贤护长者会》中说:“有一最大巨富商主长者之子,名颰陀罗波梨(贤护)。(中略)尔时世尊告阿难言:长老阿难!汝欲闻此颰陀罗波梨长者家中所有众乐事乎?乃至具足说其受于快乐果报,虽复忉利帝释天王犹不能及,况复人间。(中略)是长者子,凡有六万最大商主恒随彼后。(中略)其颰陀罗波梨家内恒常铺设六万上妙六合床榻,杂色被褥以覆其上,(中略)复有六万婇女,端正殊绝,身体柔软细滑,(中略)又其长者欲食之时,则有六万杂种羹臛饭,食微妙香美,犹如天厨无有异也。”《佛说大乘菩萨藏正法经》有“贤护长者品。”
    开士,开悟之士。能够以法开导众生的大士。其实也就是菩萨的意思。《玄应音义四》中说:“开士,谓以法开导之士也。梵云扶萨,又作扶薛,或言菩萨是也。”《释氏要览上》中说:“经中多呼菩萨为开士,前秦苻坚,赐沙门有德解者,号开士。”因而开士,也可以做为和尚之尊称。
    跋陀婆罗报告说:“我们这些人,曾经在威音王佛跟前听闻过佛法,之后出家为僧。有一次在僧人们准备沐浴时,我按照顺序进入了浴室,突然之间,我明白了:原来这个水,既不能清洗外尘,也不能清洗身体,就在这个没有内没有外的状态中,安然而无所得。过去的这种证悟一直都没有忘失,以至于今生能够在佛跟前再次出家修行,而今已经成就了无学的道果。佛对于我的证悟也给予了印证,并且赐名贤护。因为我是通过接触水,得以明白‘妙触宣明’的道理,从而得以位列佛子,如果佛要我说什么是圆通门径的话,根据我的经验和证悟,触尘应当是最上的入门路径。”
    跋陀婆罗推荐的是触尘界。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