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显密圆融 > 汉传教法 >
楞严经的秘密
时间:2009-01-09 11:53来源:未知 作者:贡绒埃萨 点击:
《楞严经的秘密》 作者:宗萨利美瑜伽士 贡绒埃萨 电子邮箱: johnwunq@163.com 内容简介 佛之堂弟阿难差点犯了淫戒,被佛派文殊菩萨救了回来。佛会如何教育阿难呢?这里面又会透露出什么样的秘密呢? 目 录 《楞严经的秘密》1 第一卷5 第一章 故事背景5 第

第七章  阿难对因缘的再次疑惑
    《大佛顶首楞严经》原文: 
    实时阿难在大众中。顶礼佛足起立白佛。世尊现说杀盗淫业。三缘断故三因不生。心中达多狂性自歇。歇即菩提不从人得。斯则因缘皎然明白。云何如来顿弃因缘。我从因缘心得开悟。世尊此义何独我等年少有学声闻。今此会中大目犍连。及舍利弗须菩提等。从老梵志闻佛因缘。发心开悟得成无漏。今说菩提不从因缘。则王舍城拘舍梨等。所说自然成第一义。惟垂大悲开发迷闷。 
    佛告阿难即如城中演若达多。狂性因缘若得灭除。则不狂性自然而出。因缘自然理穷于是。阿难演若达多头本自然本自其然无然非自。何因缘故怖头狂走。若自然头因缘故狂。何不自然因缘故失。本头不失狂怖妄出。曾无变易何藉因缘。本狂自然本有狂怖。未狂之际狂何所潜。不狂自然头本无妄何为狂走。若悟本头识知狂走。因缘自然俱为戏论。是故我言三缘断故即菩提心。菩提心生生灭心灭。此但生灭。灭生俱尽无功用道。若有自然。如是则明自然心生。生灭心灭此亦生灭。无生灭者名为自然。犹如世间诸相杂和。成一体者名和合性。非和合者称本然性。本然非然和合非合。合然俱离离合俱非。此句方名无戏论法。菩提涅槃尚在遥远。非汝历劫辛勤修证。虽复忆持十方如来。十二部经清净妙理。如恒河沙秖益戏论。汝虽谈说因缘自然决定明了。人间称汝多闻第一。以此积劫多闻熏习。不能免离摩登伽难。何因待我佛顶神咒。摩登伽心淫火顿歇得阿那含。于我法中成精进林。爱河干枯令汝解脱。是故阿难汝虽历劫。忆持如来秘密妙严。不如一日修无漏业。远离世间憎爱二苦。如摩登伽宿为淫女。由神咒力锁其爱欲。法中今名性比丘尼。与罗睺罗母耶输陀罗同悟宿因。知历世因贪爱为苦。一念熏修无漏善故。或得出缠或蒙授记。如何自欺尚留观听。 
阿难及诸大众闻佛示诲。疑惑销除心悟实相。身意轻安得未曾有。重复悲泪顶礼佛足。长跪合掌而白佛言。无上大悲清净宝王善开我心。能以如是种种因缘方便提奖。引诸沉冥出于苦海。世尊我今虽承如是法音知如来藏。妙觉明心遍十方界。含育如来十方国土。清净宝严妙觉王剎。如来复责多闻无功不逮修习。我今犹如旅泊之人。忽蒙天王赐以华屋。虽获大宅要因门入。唯愿如来不舍大悲。示我在会诸蒙暗者。捐舍小乘必获如来。无余涅槃本发心路。令有学者从何摄伏畴昔攀缘。得陀罗尼入佛知见。作是语已五体投地。在会一心伫佛慈旨。

  富楼那听佛分析到了这里,心中的疑虑已经基本上消除殆尽。而旁边的阿难,这个时候又有了问题。他从大众中站起身来,恭敬顶礼之后,对佛问道:“佛啊,你刚才说到世界、众生、业果等相续存在的道理,其中对于杀盗淫三种根本罪业,也是同样的说法:‘因为三种所缘断除了,三种业果存在的根本因也就没有了,从而心中狂乱自然就会停息,只要狂乱停息了,这就是寂静菩提了,丝毫不从别人那里获得’。”
    “在这个道理中,我认为实在是非常明白地讲述了因缘相生的关系和道理,为什么佛你却一直否定因缘呢?”
    “况且我阿难,也是从佛以前所说的因缘法中,有了一些感悟,才算得上真正地进入了佛门。佛啊,这个因缘法,不但对于我这样的年轻的声闻弟子是如此的重要,就连今天在座的目犍连、舍利弗、须菩提等长老,当年也是从一个跟随着外道梵志修行之人,因为听到了佛所说的因缘法偈,才真正地明白了自心,才真正获得了感悟,被佛认可证得了无漏的阿罗汉果。”
    “但是今天,佛却在大众中,明明白白地说菩提真心并不是因缘法,不是因缘,那岂不是说王城中的拘舍梨等外道所说的自然法,就成了正确无误地第一义、成了究竟的真理了吗?我实在是想不通,还请佛大慈大悲给与开示。”
    阿难在这里,还是犯了他一直以来的错误:他并没有去仔细思悟佛所说的法义的深刻含义,而是仍然集中在文字表面,从文字表面的理解上,建立了他的认识。
    正因为如此,他从佛的文字中,不断地听到了如果这样,就会那样;如果不这样,就不会那样的推理过程,因此他就不明白:像这样明显属于因缘推理关系的说法,为什么还是被佛否定,而要说菩提真心非因缘呢?!
    不但如此,在阿难的心目中,因缘和自然,那是非此即彼的关系,既然佛说不是因缘,那就应当肯定是自然了,那难道是认可了自然外道的说法了吗?
    其实,阿难到这个时候,还是没有明白佛一直以来所强调的名相本虚妄的道理,仍然在用名相判断在思维,难怪他会一直出不来呢!就好像一只蚂蚁,永远只知道顺着纸面在爬,他又怎么能够理解纸面之外的世界呢?!
    佛在听了阿难的这个问题之后,已经没有任何脾气了,他仍然很心平气和地对阿难进行了开示:“阿难,就好像王城中的那个演若达多一样,如果说有一个他发狂的因缘能够被清除掉的话,那就应当随之自然出现一个令他不发狂的因缘才对,可是我们并不能发现这么一个因缘,能够令他不发狂,因此,这也就是因缘、自然这两种说法难以解释和适用的了。”
    “阿难,那个演若达多,头部本来就是自然而然存在着的,面目也是一样地自然存在着的,这是自然的道理。但是到底是什么因缘,让他以为自己的面目没有了,从而发狂地到处奔走?如果这个自然而然的头面部,在因缘的作用下,发狂了;那是不是说,也会有一个因缘,会让这个自然而然的头面部消失呢?”
    “阿难,演若达多的头面部并没有丢失,只是毫无根源地出现了虚妄的恐怖和发狂,而且就算他发狂了,他的这个头面部也根本就没有丢失,又哪里来的因缘呢?”
    “如果说本来就自然存在着发狂奔走,那么当演若达多还没有没有发狂之前,这个自然存在着的狂性,到底隐藏在哪里呢?”
    “如果说不发狂是自然状态,那么既然他的头面部根本就没有丢失,为什么还会发狂奔走呢?”
    “所以说阿难,当明白自己的头面部根本就没有丢失的时候,知道自己原来是发狂了,那么所谓的因缘和自然的说法,全部都是毫无意义的游戏言论而已。”
    “同样的道理,所以我说,因为所谓的三种缘断除了,这就是菩提真心了。用语言来说,当菩提心出现的时候,生灭之心自然就灭除了。但是实际上,连灭除和出生都不存在了,当然也就用不着辛苦修道了。”
    “如果说是自然性的话,当他明白自己的头面部本来就没有丢失,只是自己发狂的时候,就会生起自然之心,生灭之心同时灭除,可是这种情形,还是属于生灭之相啊,因为只有真正不存在生和灭的时候,才能算得上是自然才对。就好像世界上的种种尘相相互杂和在一起,成为了一个整体,才能算得上是和合性;如果互相不合和的话,就属于是本然性一样。”
    “可是在这样的情形下,既不能说是本然自然,也不能说是和合,也就是说根本就谈不上或者说超脱了和合或者自然,就连和合与不合和也都谈不上了。只有这么样说,才能算得上是无戏论之法义,就算到了这个地步,还不算是到达了真正的菩提涅槃呢!”
    “阿难,真正的菩提涅槃,不是你花费了非常长久的时间,辛辛苦苦地修证,才能到达的。所以,虽然你能够牢牢地全部记住十方一切诸佛所宣说的十二部经,以及其中的清净法义,就算你能够如此,也只是增添了你的戏论而已,对你的菩提真心真正有益吗?”
    “你虽然能够很清楚地说因缘,说自然,以至于周围的大众都称赞你是佛弟子众多闻第一之人。可是你经过如此久远时间生生世世以来的广博多闻的不断熏染练习,今天也没有能免除你遭受摩登伽女的发难。”
    “所以说阿难,你虽然也经历了无数的生生世世,虽然都能够牢牢记忆着佛所讲说的秘密法门,可是所有的这些,完全不如花一天的时间,去修习一下无漏法。只有通过无漏法,才能让你真正地远离世间的贪爱和憎恨种种苦恼。”
    “阿难你看,今天把你折腾得够呛的这个摩登伽女,虽然她之前是淫心很重的女子,但是经过我的神咒威力,封锁了她的爱欲之心,今天在众人之中,成为了‘性比丘尼’,并且她能够和罗候罗的母亲耶输陀罗,一起明白了一切往昔的因由,明白了生生世世都是因为贪爱,而饱受痛苦,今天在一念之间,熏修了无漏的善业,所以她们一个得以脱离了种种缠缚,一个得以被我授记。为什么你到现在为止,还紧紧地抱着眼耳的观听不放呢?!”
    罗睺罗,佛之儿子。在胎中六年,后和阿难同时,生于佛成道之夜。十五岁出家,舍利弗为和尚,在佛的教导之下,后来证得阿罗汉果,在十大出家弟子中为密行第一之人。后于法华会上回于大乘。被佛授记说:将来可以成佛,佛号蹈七宝华如来。
    罗睺罗的母亲,也就是佛在做太子时的妃子耶输陀罗,耶输陀罗后来也随摩诃波阇婆提出家,成为一切女尼之统领。她也在法华会上得到了佛的授记。
    佛在这里提到了摩登伽女,当她在佛讲法的过程中,不像阿难一直关注在名相上面,而是直接思悟了其中的深刻法义,因此在佛的判断中,摩登伽女现在已经不再被贪爱之心所缠缚了,真是可喜可贺!
    只有阿难,仍然没有摆脱文字的影响,还在见闻觉知中打转,还要被佛点名批评。
    阿难以及在座的所有的大众,在佛的不断提点和反复的分析之下,终于将心中的疑惑打消得七七八八差不多了,一个个都感觉到自己已经全然明白了究竟的真心实相,一个个都感觉到自己身心一阵阵的舒爽和松坦,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
    阿难又再一次激动地满面泪流,上前恭恭敬敬地顶礼佛陀,并且跪地合掌,对佛说道:“佛啊,你真是至高无上大慈大悲的清净法王、如意大宝啊!你用了那么多的方便和技巧,来对我们开示最究竟的法义,竟然能够通过那么多种不同的因缘方法对我们进行指点和提携,将我们这些沉沦之人,引导出了苦海。”
    “佛啊,我直到今天,听到这么深奥的法音,才真正地知道了原来自己的如来藏,本来就是玄妙难言、清明觉了、遍布十方法界、含藏如来十方国土、任显清净庄严法王宝刹。虽然佛一直在喝斥我仅仅满足于多闻强记,没有下功夫修行真正了义的法义,可是也终于让我这个一直漂泊不定的流浪之人,忽然被财宝天王赐予了一座豪宅大屋,心中自然欢喜异常。”
    “可是,我还是要说,虽然我已经知道我有了一座豪宅,但是我并不知道这座豪宅的入门。因此,还是请佛再次慈悲看顾,明明白白地告诉我和在座蒙昧的众人,如何才能够真正地舍弃小乘的知少即安,如何才能真正地走上能够究竟获得佛陀无余涅槃的最初发心路径,以便能够令我们这些学人,明白要如何调伏自己往昔以来的攀援之心,从而能够得到最上陀罗尼,悟入佛的知见当中。”
    所谓的陀罗尼,在《佛地经论》中说:“陀罗尼者:增上念慧,能总任持无量佛法,令不忘失。于一法中,持一切法;于一文中,持一切文;于一义中,持一切义。摄藏无量诸功德故;名无尽藏。”
    也就是说,阿难虽然认为自己已经没有了思悟方面的疑惑,但是仍然觉得那个究竟的法义,距离自己不是很近,还有一点儿老虎吃天,不知道何处下口的感觉。因此他就希望佛能够给他指点一个具体的提纲携领,包容了一切法门的窍诀,或者说给他一个上楼的梯子,要不然他还是认为自己无法回归本来。
    这其实还是说明了阿难目前,还没有从文字上完全跳出来,还是有那么一丝的束缚存在着呢!
    说完之后,阿难再次恭敬礼拜,然后就退回自己的座处,一心静听佛的下一步开示。

>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