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显密圆融 > 汉传教法 >
楞严经的秘密
时间:2009-01-09 11:53来源:未知 作者:贡绒埃萨 点击:
《楞严经的秘密》 作者:宗萨利美瑜伽士 贡绒埃萨 电子邮箱: johnwunq@163.com 内容简介 佛之堂弟阿难差点犯了淫戒,被佛派文殊菩萨救了回来。佛会如何教育阿难呢?这里面又会透露出什么样的秘密呢? 目 录 《楞严经的秘密》1 第一卷5 第一章 故事背景5 第

第二章   阿难出事了!(上:不同的版本)
  《大佛顶首楞严经》原文:
时波斯匿王为其父王讳日营斋。请佛宫掖自迎如来。广设珍羞无上妙味。兼复亲延诸大菩萨。城中复有长者居士。同时饭僧伫佛来应。佛敕文殊分领菩萨及阿罗汉应诸斋主。唯有阿难先受别请。远游未还不遑僧次。既无上座及阿阇黎。途中独归其日无供。实时阿难执持应器。于所游城次第循乞。心中初求最后檀越以为斋主。无问净秽剎利尊姓及旃陀罗。方行等慈不择微贱。发意圆成一切众生无量功德。阿难已知如来世尊。诃须菩提及大迦叶。为阿罗汉心不均平。钦仰如来开阐无遮度诸疑谤。经彼城隍徐步郭门。严整威仪肃恭斋法。尔时阿难因乞食次经历淫室。遭大幻术摩登伽女。以娑毗迦罗先梵天咒摄入淫席。淫躬抚摩将毁戒体。

又一次结夏安居完成,批评与自我批评结束后,祗园所在地的波斯匿王,要为其父亲的忌日举办斋饭,邀请佛以及大菩萨前来王宫应斋。这个波斯匿王,与佛同月同日出生,出生的当天,王城中布满了细微的毫光,犹如明亮皎洁的月光,因此其父王给其起名为月光;有有人说,因为佛的德行犹如日光,此波斯匿王的德行也非常高尚,因此当名之为月光;另外因为其父王希望将来长成后能够战胜一切敌对,因此也称之为胜军。
这个波斯匿王,对佛也是非常诚敬,知道本次的结夏安居和僧自恣日刚刚结束,恰逢父王的忌日,因此在王宫中准备好了各种各样的美味斋饭,邀请佛和大菩萨前来应斋;同时王城中的德高望重的居士们,也在各自的家里,准备好斋饭,打算一同请佛的其他弟子前来应斋。
佛令上首弟子文殊菩萨来安排所有菩萨和阿罗汉等人的应斋事宜,佛作为法主,自然应当到王宫应王斋,而其他臣宰和居士们的斋饭,则应当有大菩萨和阿罗汉等分别应斋。只是因为佛的堂弟阿难,提前接受了别的斋主的邀请而去应斋了,不能及时赶回来,因此赶不上这次的应斋了。
阿难,意思是庆喜,释迦牟尼佛之父净饭王,因为悉达多王子出家一事,一直非常苦恼;当他听人报告佛已经成道的时候,更加悲喜交集,心中的情感难以言说;恰好王弟斛饭王派人报告说,刚才生了一个王子,这才举国欢庆,因此就给这个王子命名为庆喜,也就是阿难。这个阿难,长大之后和佛非常像,佛所具备的各种相好庄严,他差不多也都具备了。因此,在别人看来,这个阿难实在是一个非常英俊潇洒的好青年。在佛五十五岁,也就是阿难二十五岁的时候,被佛度化出家,一直到佛八十岁涅槃,阿难整整在佛跟前承侍了二十五年。在释迦牟尼佛的出家弟子中为多闻第一之人。
等到阿难从他所应斋的地方赶回来,大家都已经应斋去了,而且祗园里也没有斋饭,阿难就只好按照佛制,托钵乞食了。
这个时候,也是阿难的劫难到了,身边没有一个资深的比丘陪伴,也没有亲教师指导,独独一个人入城乞食,阿难本身的长相就非常英俊潇洒、人见人爱,再加上阿难托钵乞食的时候,把佛所教导的威仪发挥的淋漓尽致,因此就有了被女子纠缠的基本因了。有了因,缘是什么呢?阿难自己的缘,就是他一直多闻,听佛讲过各种法门,但是却法是法,自己是自己,从来没有用正法的道理指导过自己,只希望自己是佛的堂弟,佛已经成佛了,那么在佛的提携下,自己也应当不费吹灰之力地就能成道证果(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嘛!),因此也就从来没有真正地明白过世间的道理,也没有出世间的定力。
这就有点儿像现在学佛的有些人,一心寻找有神通的大家所传闻赞叹的成就者,而且找到之后,那真的是非常恭敬,师傅说东,那就是东,师傅说西,那一定是西,一心指望着能够在师傅的加持下轻松成就。可是这些人却从来不明白真正的诚敬师傅的方法,并不是这样,而是如法思维修行,以法供养师傅,以法和上师相应,和本心相应,和智慧相应。
阿难就是本着“一切有佛呢”的心态,给自己奠定了遭受尴尬的基础。所以,当他在下面遇到外部的女性的缘,尤其是有着五百年夫妻情份的缘的时候,什么经文咒语都不起作用,差点儿一败涂地。
这个阿难,在沿街乞食的时候,还是能够按照佛的教导约束自己的,把自己的僧服整理的妥妥帖帖,因为佛的要求是比丘一天最多只能到七户人家去乞食,如果这七家过了,也没有乞到任何食物的话,这一天就只能饿肚子了。因此在阿难的心中,还祈求着千万要在最后一家之前能够乞到食,否则佛连同所有的菩萨罗汉甚至初发心的出家人都去吃好的去了,我却饿了肚子。
而且按照佛的要求,在乞食的过程中,不能对前去乞食的人家有所拣择,应当本着平等之心而乞食,不论这家人是名门望族,还是屠夫奴仆。为什么这样要求呢?因为曾经有迦叶尊者,因为上祖是仙人,身带极大光明,以至灯光都看不到了,因此号称饮光氏。迦叶尊者在释迦牟尼佛的出家弟子中是头陀行第一之人。当迦叶尊者在乞食的时候,为了给现在贫穷的人家增添福根,因此就专门到贫穷的人家去乞食;而上文中所提到的须菩提,则是考虑到不让现在富裕的人家福报变差,因此就专门挑选富裕的人家乞食,对于这两个对乞食的人家有所拣择的尊者,大居士维摩诘都劈头盖脸教训了一顿,批评他们心不平等,才有贫富的区别,而学佛,就是要解决有所对的二元相对的种种概念,只有彻底没有了二元对立,才能够谈得上智慧。对于维摩诘的批评,迦叶尊者和须菩提无法应对,也只有文殊菩萨能够应对维摩诘的智慧,因此在《维摩诘经》中,那么多佛的弟子,也只有文殊菩萨能够代表佛去探望生病的维摩诘大居士。经过维摩诘教训迦叶和须菩提之后,所有的乞食,就不能挑挑拣拣了,只能沿路经过不论贫富的七户人家中去乞食。
当阿难威仪严整地沿路乞食的时候,他的外缘终于现前了,他经过了一户人家。这家有母女二人。母亲,在当时的种姓制度中,是一个卑贱种姓,所以称作摩登伽,而这个女儿就称作摩登伽女。该女子看到阿难庄严安详沿街乞食,人长得有圆满俊秀,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就央求母亲用大梵天的咒术迷惑阿难,让阿难和她成为夫妻。
阿难在摩登伽用大梵天咒术的迷惑之下,立马就不知道东南西北了,也是往昔的业力成熟的缘故,就走进了摩登伽女家中。摩登伽女欢喜莫名,眼睛看着,心里笑着,手上也没停了摸摸抓抓,眼看着就要进入正题了。
关于这个摩登伽女在母亲的幻咒作用下,准备占有阿难的过程,在《大藏经》中,除了这本《楞严经》的这个说法外,还有着几种不同的说法,把另外的几种说法加以整理的话,发现其过程描述得非常详细,好像纪录片一样,个人感觉比较喜欢,就在这里插播一下。
这个女子的母亲,是一个给王城打扫卫生的环卫工人,在当时的种姓制度中,却属于卑贱种姓。可是这并不妨碍她信仰大梵天,一直在诵持着大梵天的咒语。
有一天,阿难在跟随大众入王城乞食之后,沿着一个水边准备回到祗园的时候,感觉有些口渴,就向旁边的一个女子讨些水喝。这女子就是摩登伽女,她告诉阿难说:“我是一个地位卑贱的人,不能提供水给您。”阿难说:“我是一个出家人,对这些贫富贵贱心无分别,你就放心给我水喝吧。”就这样,阿难喝了水之后就回到祗园了。
可是好奇心真是能杀死猫啊!这个女子,头一次见到还有人不分种姓,对自己这个卑贱种姓女子也没有歧视,况且小伙子人长得还是那么帅。就尾随在阿难的后面,看清楚阿难进入了祗园。就回来给母亲说:“妈妈,我看上了一个小伙子,一定要嫁给他。你懂得咒术,一定要帮我。”她母亲就问是哪家的小伙子,摩登伽女回答说是进入到祗园里去的一个僧人,名字叫做阿难。她母亲听了,就告诉女儿说:“有两种人,我的咒术是不可能起到作用的,一个就是已经断除了欲念的人,另外就是死人。听说祗园中的佛和他的弟子们都是没有了欲念的人,恐怕我也没有办法。况且波斯匿王一直对佛很虔诚,如果让他听说了我用咒术迷惑他的弟子的话,恐怕我们全家甚至整个种姓,都会被残杀也不一定。”摩登伽女因为心中欲望难忍,就躺在地上,撒泼打滚,一定要母亲帮他把阿难迷惑过来,而且说今生除了阿难,谁也不嫁。她母亲就只有这一个女儿相依为命,不忍见到女儿这么痛苦,就答应想办法。
第二天,摩登伽女的母亲出面,请阿难到自己家里应斋,阿难不疑有诈,况且佛制之中,原也是允许比丘到信众家里应斋的,就跟着到了人家家里。到了摩登伽女的家中,阿难才知道原来这是个鸿门宴。
摩登伽女的母亲对阿难说:“我女儿一定要嫁给你做妻子。”阿难说:“我持着佛所制定的戒律呢,不能有妻子。”摩登伽女的母亲说:“那我的女儿如果不能嫁给你的话,她就要自杀,你总不能见死不救吧?”阿难回答说:“这个我也没有办法,我总要听佛的,不能和女子做交媾之事。”从这个问答我们就可以很清楚的知道,阿难是因为他已经出家,受了不淫的戒律,因此坚决不做淫事,可是他并不能说出更多的道理让摩登伽女和她母亲信服。
在双方都不能说服对方的情况之下,我的地盘听我的!摩登伽女的母亲就把阿难利用大梵天咒语困在家里。该咒术的过程是这样的:摩登伽女的母亲沐浴之后,身穿白色衣服,用雪山白牛之牛粪仔细涂抹了地面,然后到处扎上五彩丝线,并且准备好四碗水、四碗血、四碗各种香水、四碗饼浆、四把刀、四只牛角、四支箭、八盏灯、四幅死人骷髅,以花铺满地面,燃香,围绕三圈之后,燃起大火,面朝东方跪下,念诵咒语后,即请或天或魔或乾达婆或火神或地神,只要你听见了我的咒语,享用了我的奉献,就要让阿难听我号令。
阿难在这个咒术的作用下,根本无法从人家家里脱身,只要想走,就好像走入火坑一样。一直等到傍晚,摩登伽女的母亲已经让女儿在家中张灯结彩,鲜花铺地,准备好了新的被褥,即将和阿难完成夫妻之事。到了这个关键的时候,阿难终于有了一丝明白,哀叹:“想我一个随佛出家的僧人,一个大家尊敬的比丘,今天竟然要这样地犯戒了啊!佛啊!快点救救我吧!”
阿难的祈请,被佛的神念所感知,佛就念诵了一个能够解除所有众生的恐惧和怖畏的咒语,并且说:“持戒可以解除所有众生的烦恼酷热,持戒可以消除所有的无明愚痴,持戒可以让众人欢喜赞叹。假如我已经严持戒律,那么我的侍者就应当可以回来。”
在佛的这个神咒的作用下,摩登伽女母亲所发出的大梵天咒术的作用就消失了,阿难终于找到了这个机会,从摩登伽女家中急忙冲了出来,赶紧回到了祗园。佛教授阿难一个新的咒语,说:“这个咒语是过去六佛都说过的咒语,凡是念诵者,都能够免除一切灾祸,可以不受任何魔障侵扰,就连大梵天、天王帝释、四大天王,也都要恭敬持诵此咒。可是唯一有一样,定业不可改。”其实,佛这么说的意思就是,阿难你还有定业难逃啊,还不加紧实修!可是阿难不这么想,他认为,这次佛用神通把我救了回来,又传给我这个神咒,那我不就没有任何担心的了。
摩登伽女发现阿难跑了,就告诉了母亲,她母亲说:“这一定是佛用他的神力,破坏了我的咒术,佛的神力,实在是我无法比拟的,我也没有办法了。”摩登伽女还不死心,心想:“咒术起不了作用,那我就用我的美貌打动他。反正他每天都要进城乞食。”
第二天,摩登伽女早早地起来,把自己用最好的服饰打扮得花枝招展,专门来到城门口,就等着阿难进城乞食。果然,阿难以为有所依仗,还是像往常一样地来到城中准备乞食,在城门口,两个人相遇了。阿难认为自己有新的神咒护持,毫不在意,进城准备沿街乞食;而摩登伽女,则欢喜异常,笑容可掬地跟着阿难进城,一会儿看看阿难的脸,一会儿看看阿难的脚,不停的打量,越看越欢喜,感觉这个小伙子真是个可人儿。阿难这下子可没有办法了,摆脱不了,又不能喝斥,还要维持威仪,这还怎么乞食啊!阿难被整得又尴尬,又狼狈,没有办法,只好转身返回祗园,紧闭园门。摩登伽女也尾随而至,守在祗园门口。等了很长的时间,看阿难这次真的是铁定了心不出来了,就伤心的哭泣着回家去了。
阿难看到摩登伽女回去了,终于松了一口气,赶紧跑到佛跟前,向佛报告说:“那个女的今天又一直跟着我,我连乞食都没办法进行了。请您想想办法吧。”佛心想:“我都已经暗示你这是定业,躲都躲不过去,况且你也没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要是但凭你自己稻你自己的力量,那还不还俗了。看来还得我帮帮你啊!”就安慰阿难说:“你别担心,我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但是你以后还是要加紧修行,不要以为有我庇护,就放松了。你去把那个女子请过来。”
阿难就赶紧奔出园门,把摩登伽女追了回来。摩登伽女以为阿难是要答应这门亲事了,也就很高兴得跟着阿难一齐来到佛的跟前。
佛问摩登伽女:“你为什么一直跟着阿难?”摩登伽女回答说:“我看阿难英俊潇洒,况且他是出家人,没有婚配;而我也一直没有嫁人。就希望能够和阿难结成夫妻。”佛接着问:“婚配之事,需要父母首肯,你的父母同意吗?”摩登伽女回答说:“我的家长都听我的,如果不听我的,我就撒泼打滚,她也就会同意的。”当然后面这句话,摩登伽女只是在心中这样想而已,是不会告诉佛的。佛就说:“那还是得请你的父母亲过来,我要当面问清楚。”摩登伽女心想,这下子和阿难的婚事应该差不多了,我的母亲一定是听我的;现在听佛的口气,好像也没有反对。就很高兴地回家请母亲来到祗园见佛。
摩登伽女的母亲在给我顶礼之后,佛问到:“你真的是要把女儿嫁给阿难吗?”其母亲回答说:“就像佛所说的那样,我是希望能把女儿嫁给阿难做妻子。”佛说:“那好,就请你回家,你的女儿就留在这里,因为阿难就住在这里。”摩登伽女的母亲就返回了自己的家里。
正当摩登伽女看着阿难,满心喜悦,想着终于可以实现自己的愿望了的时候,佛问摩登伽女:“阿难是一个出家比丘,如果你要和她结为夫妻,首先就要和她一样的剃发出家,你可愿意?”摩登伽女心想:“只要能和阿难在一起,剃发出家算得了什么呢?!”佛说:“你还是回家和母亲商量一下在决定吧。”
摩登伽女的母亲听说佛竟然要自己的女儿出家,大怒,说:“王城中有那么多的名门望族,又那么多的好小伙,又是我的咒术所能够控制的。为什么你死活一定要这个我根本没办法控制的阿难呢?!”摩登伽女坚决地说:“我此生非阿难不嫁,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如果母亲你真是爱我的话,就请不要阻拦我出家。”其母亲怒骂道:“你这个忤逆的孩子!真是丢脸!”可是摩登伽女依然非常坚决,其母亲也没有办法,只能依了她。
摩登伽女回到了佛跟前,告诉佛所有的要求,母亲都答应了,出家没问题。随着佛的一个偈句,摩登伽女头发自然脱落,袈裟自然着身,成为了一个出家人。心想:接下来是不是要准备婚礼了呢?穿着袈裟举行婚礼,这可真是独树一帜啊!
可是,接下来佛所说的话,令整个事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佛问摩登伽女:“你爱阿难,都爱他的什么呢?”摩登伽女仿佛眼睛都能放射出星星一样地,看着阿难,深情地说:“我爱阿难,爱他像莲花一样的眼睛,爱他挺拔的鼻子,爱他温润的嘴唇,爱他好看的耳朵,爱他柔和迷人的声音,爱他飘洒的行走姿态,我爱他的全部。”佛说:“哎呀!我看他的眼睛,还有眼屎没有洗干净;我看他的鼻子,还有粘稠的鼻涕;我看他的嘴巴,还有肮脏的唾液;我看他的耳朵里,全都是耳屎;身体里面,也全都是臭不可闻的粪尿和不净的黄水。男人和女人,只要有夫妻之事,就会有腥臭的分泌物产生;有了这些分泌物,就会生育孩子;有了孩子,就会有养育之苦,和死亡分离之苦,这样的身体,又有什么值得贪爱的呢?!”当然,佛除了讲述这些不净观之外,还讲了欲望的过失、持戒生天的享乐、苦集灭道等圣谛。也是摩登伽女善缘成熟,竟然随着佛的开示,而不断地深入思悟了进去,终于得以心开意解,直证四果阿罗汉果位。断除了一切的烦恼,当然也就不会想着去纠缠阿难了。阿难也终于摆脱了这个尴尬,但是人家摩登伽女当着他的面,证了阿罗汉果,自己还是原地踏步,这可真是新的尴尬啊!
上述的这个版本,个人感觉比较符合当时的情形,但是本着《楞严经》的说法,也能够自成体系,并且道出了整个佛教的大秘密,因此就让我们还是会按照《楞严经》的版本继续下去。
原文中有“将毁戒体”这样的说法,那是什么意思呢?
第三章   阿难出事了!(下:淫戒的来历)
在佛教逐渐成熟的传统中,出家人在出家的时候,就要领受各种戒律,不但男女出家人的戒律不一样,刚出家的沙弥和正式的比丘所受的戒律,也有较大的差别。但是不论如何,只要在佛前受了戒,就相当于在身体中新生了一个纯洁的新的自己,这个新的自己,需要很好的守护,如果戒律守持的好,这个新的自己就会成长得更加圆满;反之,如果不遵守戒律,就会对这个新的自己造成伤害。因为这个新的自己是在领受戒律之后产生,能够说明戒律的严净程度,因此被称为戒体。但是,这只是一个方便理解的说法而已,我们根本不可能找到一个有形有相,可以捉摸的戒体,只是一个用来说明问题的名词而已。一切都要靠领受戒律的这个个体来自觉维护。
那么,这个“将毁戒体”,实际上就是说,阿难就要犯戒了,虽然是被摩登伽女用强制的手段强迫的。
那这个戒律又是怎么回事情呢?守戒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我们先来讲讲戒律出现的因缘,因为本《楞严经》是以阿难的淫戒将破为起因,因此我们就集中讲讲淫戒的制定过程。
在佛成道后,不断度化众生的十二年里,整个跟随佛学法的所有人,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个不好的事情,所有人都能自觉地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全部都放在思悟佛所讲的正法上面,也都能在行住坐卧一切时候,自然维持个人的威仪。这就令佛所率领的这个出家修行人的团体,得到了各方面的赞扬。而那个时候,所谓的佛要求所有僧侣一定要遵守的戒律,只是简单的几句话:诸恶莫做,众善奉行,护身语意,护一切众,善护其身,是诸佛教。这也可以被称作是最简单的别解脱戒律。虽然这几句话并没有非常详细地说明,什么样的动作、言语、思想是好的,什么样的动作、言语、思想是不好的,但是恰好因为没有事无巨细的明确,才能够令这些出家人做的更加到位和彻底。
其实这也很好理解,一个团体,刚开始成立的时候,在人员相对比较少的时候,不用强调,大家也都能贯彻最初的团体思想,而到后来,事情多了,人也多了,必然就会出现懈怠和混乱,就必然要出现规矩。同样的,一个国家,在经过先烈们的浴血奋战,刚刚成立的时候,不用号召,人人都能够非常主动地毫不藏私地贡献自己所有的聪明才智,乃至生命;逐渐太平日子过久之后,就一定会出现贪官污吏,各种不法案件,法律也层出不穷,司法解释则几乎在每一个案件中都有新的补充。
佛教的僧团,到了佛成道后的第十三年的时候,也终于出现了变化,被佛称为出了疱疮,生病了!
有一个人,名叫苏阵那,家里非常富有,各种金银珍宝绫罗绸缎稻米牲畜不可计数,堆积如山,甚至有人说他的财富,都可以和主宰世间财富的四大天王之首的毗沙门天王(也就是财宝天王藏巴拉)相媲美。苏阵那在成年之后,娶了自己同村的一户人家的女儿为妻,夫妻二人非常恩爱。
后来,苏阵那逐渐对佛的教法产生了信心,也慢慢地在家中减少了不善的各种行为、言语、思想,甚至断除了。终于有一天,他决心成为一个真正的比丘,就剃除须发,身着袈裟,受持了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的三皈依,也领受了断恶行善的戒律。
在出家的初期,苏阵那还是在家里住着,可是后来他认为自己应该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自己也没有证悟,这么样一只住在自己家里并不太好,就决心真正的和那些比丘一样,托钵乞食,游方行脚。
可是苏阵那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恰逢当地收成不好,是个饥馑之年,每户人家自己都吃不饱肚子,哪里还有更多的食物提供给游方僧呢!苏阵那到处周游了一段时间之后,感觉这样下去实在不行,我们家和我们村,基本上都还比较富裕,我不如回去劝告家人和村民,一起给游方僧提供斋饭,每月的初一十五等让这些修行人都能够吃的上饱饭。当然了,个人认为,苏阵那心中必定也想着自己也饿不着肚子了。
当苏阵那逐渐回转,走到自己村子边的时候,先没有直接回到自己家中,而是在村边人家比较少的地方,寻找了一个小屋,自己就住在这个小屋中。然后天天到村子的其他人家,去劝说大家给游方僧提供斋饭,也托人转告周围的游方僧,到这个村子来应斋,解决了不少僧人挨饿的窘况。苏阵那自己,则平时都在小屋中修行,饮食的时候,则是轮番到村子中沿门乞食。
终于有一天,苏阵那乞食到了自己家门口,可是因为自己这个家中的长子舍家而去,因此整个家人对出家人没有什么好感,一个新来的仆人远远地看见游方僧人到来,就躲开了。苏阵那看到这种情况,知道自己不会有所得,就打算到下一户人家去乞食。
这个时候,家里的老仆人看到这个游方僧人好像是自己主人家的公子,就急忙去找苏阵那的母亲报告,说:“老夫人,我好像看见公子回到了村子里。他还在我们家门口乞食,但是没有人给他,他就走了。”苏阵那的母亲,听到之后,就想:“儿子回来了?该不会是想我们了吧?或者是他娇生惯养地受不了修行的苦,想还俗了?或者是有别的出家人欺侮他了?”就让老仆人打探苏阵那的落脚之处。
第二天,苏阵那的母亲来到了小屋,问了上述的问题,并且说:“儿啊!我们家的财物,连同你结婚时获得的礼品,你也都知道,那实在是多的不得了!如果堆起来的话,两边的人都相互看不见的。还有,你父亲做官也不断有更多的财物带回了家里。这些,都是你的。你如果回来的话,你爱怎么办都成。”可是苏阵那回答说:“我并不是想念你们才回来的,也不是不想修行,也不是想还俗,更不是受别人欺侮。我只是想让大家多多给僧人供斋,积累些福报而已。”苏阵那的母亲,听到了儿子的回答,心中自然不痛快,但是也不能强行带他回家爱,就只好自己先回家,想着:“一定要有个办法把这个儿子弄回家。”
等苏阵那的母亲回到家之后,把儿媳妇叫了过来,说:“媳妇啊,等你下一次的月事干净的时候,记得一定要告诉我。”苏阵那的妻子也知道了丈夫回了村子但并不回家的事情,知道婆婆必定有办法让丈夫回来,就很高兴的同意了。
等到有一天,媳妇过来报告婆婆说:“月事已经干净了。”婆婆就让小姑子和仆人等,帮助媳妇盛装打扮起来,标准就是苏阵那在家里的时候最喜欢的样子。等到一切就绪,媳妇又像新娘子一样地漂亮之后,婆婆就带着媳妇一起坐着车子,来到了苏阵那的小屋。
这个时候,苏阵那正在小屋周围散步经行,看到母亲和妻子过来了,心想:“她们俩人来干什么呢?是来让我回家吗?我是不会回去的。”打过招呼之后,苏阵那的母亲说:“我知道你铁了心要做出家人了,我也不劝你还俗。只是,如果我们家没有子孙的话,等我们都老死了,所有的财物必定会被官家充公。所以,我别的不要求你什么,只要你能给我们家留下种子就好了。”苏阵那听了母亲的话,心中还是有些不踏实:“我终究是出家僧人了,好像我看到的那些出家人,没有一个行夫妻之事的。可是我感觉今天的这个媳妇,比新婚的时候更加漂亮。”就问母亲:“这样子合适吗?”母亲心中偷笑着,回答说:“于情于理于法,你都应该给我们家留下种子。”毕竟苏阵那只是简单知道断恶行善,并不了解淫欲的负面,况且年轻人,久别之后再见佳人,心中已经难以把持,更何况母亲非常肯定地从理法方面,给他吃了定心丸。苏阵那就牵着妻子的手,进入了小屋,如同没有出家前一样地行了夫妻之事,不一而足。
谁成想,这几次的欢会,真的令苏阵那的妻子怀孕了,并且还是从妙胜天投胎而来的最后身的大智慧者,此子成人之后出家修行,即生成就大阿罗汉果位,广为人天赞叹。放下不提。
苏阵那经过此次事情之后,就又逐渐转回佛前听法。有一天,恰逢释迦牟尼佛开讲贪嗔痴的过失,讲到只要远离贪嗔痴,必定可以开发智慧,最终证悟解脱。苏阵那在众僧之中听到这样的法语,回想到自己已经出家,但是又和妻子发生了关系,这是不是自己的贪欲呢?自己还能够得到智慧,得到解脱吗?心中非常苦恼,表情也就愁容满面,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平时每次听完佛的开示之后,就有僧人到其他僧人的房间中去共同探讨佛理。这天来到苏阵那房间的僧人,看到苏阵那懊丧难过的样子,就问说:“平时你都是开开心心的,怎么今天闷闷不乐?是身体不舒服吗?还是有其他的事情?”苏阵那就回答说:“我并不是生病,而是心中感觉很苦恼啊!”说着,就把自己所发生的事情和自己的担心告诉了这位僧人。
这个僧人非常了得,他也没有假意开慰苏阵那,也没有对他表示看不起,只是让他好好休息,就告辞离去。这个僧人把苏阵那的情况报告给了释迦牟尼佛,佛就把所有的弟子集中到一起进行开示。
释迦牟尼佛,做事的方式,有点儿类似无为而治的意思,他虽然能够通晓一切人情世故,也通晓所有的修证方法和次第,但是为了不引起弟子们的不理解,从来都不会做超前的安排,而是根据每一件事情的发展,随缘说法。本次苏振那的事情,正好是佛制定淫戒的条件成熟了。
佛经过苏阵那亲口承认事情属实之后,对所有的弟子们说:“苏阵那做出了这种不清净的行为,是不符合‘远离贪嗔痴,开智得解脱’的,是出家僧人所不应作的,是不清净的。”释迦牟尼佛随之就讲述了很多有关淫欲的过失,斥责了苏阵那之后,对大众宣告说:“今天的这个事情,恰好说明僧团的行为守则需要更加详细的规则,制定更加详细的规则,会有十种好处:一是能够更好的管理僧团,二是能够令僧团更加祥和,三是能够令僧人愿意继续出家为僧,四是能够杜绝破戒行为,五是能够令有此类思想的人得到安定,六是能够令不信佛法的人信仰佛法,七是能够令已经信仰佛法的人更加诚信,八是能够断除现在的烦恼,九是能够断除未来的烦恼,十是能够让清净的出家修行更加长久存在,利益广大的人间和天上的众生。”接着就说出了一条规矩:“凡是出家僧人,只要是做出了两两交合之事的,就属于重罪,应当被摒出僧团。”
以上就是淫戒最初的设立因缘,当然,这并不是完整的淫戒,完整的淫戒,也是在不断有僧人用自己的聪明才智创造性地解释自己所理解的淫戒,然后作出人与猕猴、个人自慰、出精不出精、有没有隔着衣物行淫、身体的不同孔窍内外行淫等等不同的不清净行为,而后逐渐被佛完善的。当然根据情节的不同,主动还是强迫,有没有乐的享受等,分成了轻重不同的破戒之罪。其他的杀生、偷盗等罪,也是在类似的各种因缘下逐渐建立和完善起来的。
我们所应关注的是,佛制定淫戒(也包括其他戒律)的最基本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让这些人因此而成佛吗?从上面我们所看到佛说的十种好处中,可以非常清晰的理解到,淫戒不破,最大的好处一方面是僧团的清净和稳定,另外一方面则是不被别人或者别的出家团体所讥笑,一旦僧团破裂,或者僧团被别人抓住把柄嘲笑了,那损失就是整个佛教的存亡。至于个人是否守了淫戒,就一定能开智慧得解脱,我看还差的很远。
而且,守戒所带来的好处,在大藏经中也有很清晰地描述。根据《佛说出家功德经》中所说的,一个王子,一直贪恋众女陪伴日日享乐,因为佛让阿难告诉他七日后必死的预言,该王子就打定主意,再疯狂六天,最后一天在佛跟前出家受戒。佛也答应了,因为该王子在最后的一日一夜中,非常清净地守持了戒律,第七天他死亡之后,在阿难的请问之下,佛说了该王子的投生去向:“这个王子,因为命终前的最后一天出家,并且能够在一日一夜中严格守持戒律,因此在他死后,已经转生到四天王天,成为北方毗沙门天王九十九名王子之一,在五百年的寿命中,随意享受天王之子的享乐,众多彩女陪伴;之后则上升到三十三天,成为天帝释的儿子,在一千年的寿命中,享受比四天王天还要悦意的享乐,众多天女围绕周围;之后则上升到夜摩天,成为夜摩天王子,在两千年的寿命中,恣意享受天上的色声香味触,无边的快乐;之后则转生为兜率天王子,在四千年的寿命中,随意享用此天更加增上的妙欲,此天天人互相目视即可满足欲乐,在享用心满意足之余,因为弥勒菩萨在兜率内院宣讲佛法,因此能够谈法论道,增长智慧;之后则转生为化乐天王子,享受八千年的增上欲乐;再之后则转生为欲界天最高层次的他化自在天王子,此天的种种享乐种种妙欲,比起前面的五层天来说,则是最为殊胜的,此王子可以在此天中,恣意享乐一万六千岁。命终之后,则又转生到四天王天,如此上上下下往来七次,享尽了天人之福;而且,因为他能够在一日一夜的时间内,严格持戒,因此他在二十劫的时间内,一直不会转生到地狱、饿鬼、畜牲这三种恶趣,一直在天道和人道这些善道轮转;直到最后一生,转生到人间富裕祥和的家中,先是随意享用人间的各种财富和享乐,到中年之后,才对这样的生活产生厌倦,生起向道之心,然后为了摆脱生老病死之痛苦,剃发出家,精进修行,时常能够具足行住坐卧的威仪,能够保持正法正念,最终因为彻底明白了构成身体的五蕴本来就是苦空无我的真谛,明白一切都是因缘汇聚而有,因缘失散而无的因缘法,而成就了缘觉罗汉,或者称作辟支佛,证得了成就的果位。”
也就是说,通过持戒,可以得到未来生人天的增上福报,这是最主要的也是最直接的好处。虽然最终也可以在真正的佛法上证得成就果位,但是比起来直接思悟正法究竟智慧所得到的利益,还是差的很多了,至少是慢了很多。
因此说,持戒,如果不明白真正的智慧的话,永远只是在轮回中飘转,只是享乐的时间稍微多一些而已;而如果能够在具备了正确认识心地智慧的情况下持戒,那就可以在十六生、七生、甚至一生之中,证得比罗汉果更加彻底更加究竟的圆满佛果。
归根结底,学佛,还是要学智慧的,也是要用智慧去学的,就像佛在这个事情发生后,对阿难所采取的教育方式一样,这才是真正的开智慧的法门。
这个时候的阿难,显然不明白自己所领受的戒律的真实意义,并且自己也没有智慧解决目前所面临的困境,被摩登伽女左右,即将违犯淫戒,按照佛制,犯了的话,可是要被摒出僧团的!这可怎么办呢?佛啊!快救我吧!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