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显密圆融 > 汉传教法 >
楞严经的秘密
时间:2009-01-09 11:53来源:未知 作者:贡绒埃萨 点击:
《楞严经的秘密》 作者:宗萨利美瑜伽士 贡绒埃萨 电子邮箱: johnwunq@163.com 内容简介 佛之堂弟阿难差点犯了淫戒,被佛派文殊菩萨救了回来。佛会如何教育阿难呢?这里面又会透露出什么样的秘密呢? 目 录 《楞严经的秘密》1 第一卷5 第一章 故事背景5 第

第十章  生死轮回乃虚妄
    《大佛顶首楞严经》原文:
阿难白佛言世尊。如佛世尊为我等辈。宣说因缘及与自然。诸和合相与不和合。心犹未开。而今更闻见见非见重增迷闷。伏愿弘慈施大慧目。开示我等觉心明净。作是语已悲泪顶礼承受圣旨。
  尔时世尊怜愍阿难及诸大众。将欲敷演大陀罗尼诸三摩提妙修行路。告阿难言汝虽强记但益多闻。于奢摩他 微密观照心犹未了。汝今谛听吾今为汝分别开示。亦令将来诸有漏者获菩提果。阿难一切众生轮回世间。由二颠倒分别见妄。当处发生当业轮转。云何二见。一者众生别业妄见。二者众生同分妄见。
   云何名为别业妄见。阿难如世间人目有赤眚夜见灯光。别有圆影五色重叠。于意云何此夜灯明所现圆光。为是灯色为当见色。阿难此若灯色则非眚人何不同见。而此圆影唯眚之观。若是见色见已成色。则彼眚人见圆影者名为何等。复次阿难若此圆影离灯别有。则合傍观屏帐几筵有圆影出。离见别有应非眼瞩。云何眚人目见圆影。是故当知色实在灯见病为影。影见俱眚见眚非病。终不应言是灯是见。于是中有非灯非见。如第二月非体非影。何以故第二之观捏所成故。诸有智者不应说言此捏根元。是形非形离见非见。此亦如是目眚所成。今欲名谁是灯是见。何况分别非灯非见。
    云何名为同分妄见。阿难此阎浮提除大海水。中间平陆有三千洲。正中大洲东西括量。大国凡有二千三百。其余小洲在诸海中。其间或有三两百国。或一或二至于三十四十五十。阿难若复此中有一小洲只有两国。唯一国人同感恶缘。则彼小洲当土众生。睹诸一切不祥境界。或见二日或见两月。其中乃至晕蚀佩玦彗勃飞流。负耳虹霓种种恶相。但此国见彼国众生。本所不见亦复不闻。阿难吾今为汝。以此二事进退合明。阿难如彼众生别业妄见。瞩灯光中所现圆影虽现似境。终彼见者目眚所成。眚即见劳非色所造。然见眚者终无见咎。例汝今日以目观见山河国土及诸众生。皆是无始见病所成。见与见缘似现前境。元我觉明见所缘眚。觉见即眚本觉明心。觉缘非眚觉所觉眚。觉非眚中此实见见。云何复名觉闻知见。是故汝今见我及汝并诸世间。十类众生皆即见眚。非见眚者彼见真精。性非眚者故不名见。阿难如彼众生同分妄见。例彼妄见别业一人。一病目人同彼一国。彼见圆影眚妄所生。此众同分所现不祥。同见业中瘴恶所起。俱是无始见妄所生。例阎浮提三千洲中。兼四大海娑婆世界。并洎十方诸有漏国及诸众生。同是觉明无漏妙心。见闻觉知虚妄病缘。和合妄生和合妄死。若能远离诸和合缘及不和合。则复灭除诸生死因。圆满菩提不生灭性。清净本心本觉常住。

    在上一章中,佛的结语已经讲的非常明白了。可是因为文字中的“见见之时,见非是见。见犹离见”等那一连串的“见”字,让阿难整个又趴下了。
    阿难对佛说:“刚才,佛对我们反复开讲了见性不是自然,见性不是因缘,见性也不是和合与不和合的种种法语,我好像明白了一点,又好像更加迷惑不解了。后来,佛又说了那一连串的‘见见非见’,我彻底糊涂了。还是邀请佛再次不辞辛苦地为我们解释一下心中的疑惑,以便让我们能够知道自己真心的本来清净明了无缘。”
    说着说着,阿难又一次言语哽咽,悲泪长流,恭恭敬敬地顶礼之后,静静地等待佛的开示。
    这个时候,佛对于阿难以及在场的所有的大众,产生了更加的慈悲心,打算把最殊胜的陀罗尼(意思就是总持,代表了一切的法义,现在往往把它等同于咒语。),也就是一切诸佛的秘密,也就是一切佛法的精华,也就是一切禅定的最佳修行方法,告诉阿难以及在座的大众。
    佛说:“阿难,你虽然博闻强记,听了我所说的很多法门,但那也仅仅是增加了你的记忆而已。你对于如何细细密密地进行禅定思维,还没有摸到正门。你现在就要仔细的听好了,我再一次给你们大家好好地讲解讲解,不但是你们,同时也能够帮助未来的学佛的人,还有有断除漏失烦恼的人,都能够证得最上菩提的正果。听好了!”
    佛说:“阿难,之所以一切的众生一直都在轮回中沉沦起伏,我们在前面已经说过,都是因为众生并不知道两种根本;现在我则要再次告诉你们,众生不知道两种根本之后,就会表现出来两种颠倒的错误,或者说错误的分别认知,或者说根本的两种妄念,只要这两种错误存在,就会一直轮转于业果轮回。究竟是哪两种错误观点呢?一个就是众生各自的分别不同的虚幻业力所见;另一个就是所有众生共同的虚幻业力所见。”
   “什么是各自不同的虚幻业力所见呢?比如说,有一个人,他眼睛生了病,当他用他的生病了的眼睛看黑夜之中的灯光的时候,会看到灯光的周围出现了五彩的光圈。阿难请你说说看,这个五彩光圈,是属于灯光的色尘表现呢?还是属于见性的色尘表现?”
    佛不等阿难回答,自己就接着说:“阿难,如果说这个五彩的光圈,是属于灯光的色尘表现的话,那么,没有生眼病的人同样看这个灯的时候,为什么却看不到同样的五彩的光圈呢?为什么这样的五彩光圈,只有那个生了眼病的人才能够看到呢?如果说那个五彩光圈,是属于见性的色尘表现的话,那么见性都成为了色尘,那个眼睛生病了的人所看到的五彩光圈,又该叫做什么呢?肯定不能称作是见性吧?”
    “再者说,如果这个五彩光圈,不是灯色,而是离开了灯色自己独立存在的话,那么当患了眼病的人,看灯盏旁边的屏风、吊帐、茶几、桌台的时候,也应当能够看到那个独立存在的五彩光圈啊!可是他并没有看见;如果说这个五彩光圈,不是见色,而是能够离开了见性而独立存在的话,那个生病了的眼睛就不应当看得到它,可是却分明看见了。因此阿难,你就应当知道,这个五彩的光圈,本来就只是灯光而已,因为眼睛生病了,所以才把灯光看成了五彩光圈,况且所有的所见,本来也只是本心的幻相而已,因此说,这个五彩的光圈和看到这个五彩光圈的眼睛,都是病了的。而我们能够知道这两个都是病态的这个本心,才是没有生病的。所以说阿难,我们实在不能说这个五彩光圈是属于灯色,还是属于眼色(因为灯仅仅能发光,眼仅仅能接受光,并没有一个独立存在的五彩光圈),更不能说这个五彩光圈不是灯色,不是眼色(因为如果没有灯光,即使眼睛生病了,也只能看到黑暗,不能看到五彩光圈;同样即使有了灯光,在没有病眼的时候,还是不能看到五彩光圈的)。”
    佛在这里有做了一个比喻:“就好像我们在挤压眼睛的时候,会出现第二个月亮一样,这个第二个月亮,既不是真实的月亮,也不是月亮的影子,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月亮,是靠眼睛被挤压才显现的。明白道理的人就更不应当说这个挤压的动作就是第二个月亮的根源,也不能说这个第二个月亮是存在的,是不存在的,是属于见的,是不属于见的,这些判断性的论调,都不应当说的。这个道理和眼睛生病的道理一模一样。本来就是病眼所致,哪里还谈得到五彩光圈是属于灯,是属于眼,还是不属于灯,不属于眼,这些论调都不应当说的。”
    佛在这一段关于五彩光圈的论点,我们很多近视、散光的人,其实很早就经历过了。当我们眼睛开始有了近视和散光的问题的时候,我们在晚上看月亮或者灯光的时候,往往会发现这个灯光的样子好像变成了四边形或者多边形,而且还在周围带上了彩色的光圈,看上去真是非常漂亮!想当年在中学的时候,本人因为发现了这个变化,戴上了眼镜,因此写的一篇作文《我近视了!》还被当作范文当众朗读呢!
    虽然当时我能够明白这种灯光和月光的变形和五彩化,根本的原因就是我的眼睛生了问题,我的眼珠子前后的长度变得更长了,而且也不是很标准的卵形,出现了一些不均等的变化,因此才会出现光线进入眼球之后,不能很好地聚焦,才导致了视线的变形和模糊。却没有能够像佛在这部经中讲得这么清楚。
    那么,同样的道理,现在我们眼中的这个世界,从究竟的第一义上来说,也仅仅是存在着本心的幻相而已,可是在我们执著的作用下(好像眼睛生病了),不太好的,我们认为这个世界是真实存在的,甚至还因此而产生了要征服这个世界的层出不穷的想法,为此,在世界中血拼,痛苦不堪;好一点的,会明白一些,希望不再产生这样的执著,但是却会反过来,就想着要断妄念,要清净、要成佛,成就佛刹土,也同样是痛苦不堪。
    但是如果我们站在第一义的究竟层面上来说,不管你是看见了五彩的光圈,还是看见的黑白光圈,其实都属于病态,既不能去执著这个光圈的存在,更不能说这个光圈和本心毫无关系。因此,从这条道路上,我们也能够摸索到本来空有双运,难分难离,又没有和合相的这种特征(当然在言语上的描述,也仅仅是能够无限地接近而已,还属于那个指着月亮的手指头而已)。
    佛刚才讲得是众生个别的虚妄所见,现在佛接着讲众生共同的虚妄所见。佛说:
    “阿难,我们所处的这个阎孚提大洲,除了四处浩瀚的大海水之外,海水之中还有三千洲的陆地。从我们所处的大洲中央,继续向东向西,差不多还有两千三百个大的国家;其他的小洲,分布在广袤的大海之中,有些小洲上面有两三百个国家,有些小洲上面则有一两个或者三四十个国家不等。阿难,我们现在来假设一下,在这么多的小洲当中,有这么样的一个小洲,这个小洲上只存在着两个国家。其中只有一个国家的人遭受了不好的缘分,导致那个国家的所有众生,同时能够看到种种不吉祥的征兆,比如说在天上看见了两个太阳,两个月亮,或者还看见了日晕月晕日食月食以及流星等等大家都认为是恶兆的种种景象。可是这种种不祥的征象,也仅仅只有这个国家的众生才能够看见,同在这个小洲上另外一个国家的任何一个人,都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这些恶兆,更不用说是看见了。阿难,在我们做完了这个前提假设之后,我就用这个假设的内容,来仔细地给你分析分析。”
    佛说:“就好像前面我们所讲过的众生个别的虚妄所见一样,虽然能够看到灯光上出现了五彩的光圈,好像铜镜一样,但是终究还是因为眼睛生病才显现出来的。这个病,可以称作‘见劳’,是见性疲劳产生的幻相,五彩的光圈也并不是见性本身的表现。而且我们能够知道眼睛生病的这个‘见性’,并没有什么‘劳相’,也没有什么问题。就好像你今天坐在祗园当中,可以用眼睛看见山河大地以及种种众生一样,所有的这些所见,全部都是因为从无始以来,你的‘见性’生病了,才造成的虚幻之相。你的见性和所见的因缘法,都好像就在你的眼前一样,但是你那本来的自我,本来的真心,只因为这个虚妄的‘见性’和‘所缘’,才有了外部世界的形形色色;如果能够觉察到见性的虚妄病态,则直接就恢复了本来的觉心。当你还未觉察到外缘属于虚妄病态的时候,这个觉也就只能表现出病态的觉,也就是‘见性’了。也只有等你明白了本来的觉心,从来都不会生病,才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见到了‘见性’。既然如此,又怎么能够称作是觉闻知见呢?!所以说阿难,你现在能够看到我,看到你,看到整个人世间,看到所有的十种众生,这些全部都是你病态的所见,这并不是说真正的见性生病了,因为这个见性本来就是清净玄妙的;本性并没有生病,因此不能说是‘见’。”
    佛接着说道:“阿难,这些众生的相同的虚妄所见,就好像刚才的个别所见的那个病眼之人一样,这一个眼睛生病了的人,就可以看成是那整个一个国家之人,病眼之人所看到的五彩光圈,是因为眼睛生病才看到的;而这个国家的人们,则同时看见了所有的这些不祥之兆,同时看到这些恶兆的原因,就是共同的业障,也都是从那无始以来的虚妄所见导致的。原本阎孚提三千洲当中的国家众生,以及四大海,乃至娑婆世界,乃至十方所有有烦恼有痛苦又漏失的一切国家和众生,全部都是本来清净没有任何漏失的玄妙真心(所显)(所显),因为产生了虚妄的见闻觉知,因此也就通过因缘和合,而显现出了虚妄的生,和虚妄的死。如果能够远离因缘和合,也能够远离不合和,也就能够从根本上除去生死轮回的根本因,也就能够圆满证得菩提果位了,也就能够恒常安住在本来清净的原始状态中了。”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