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显密圆融 > 汉传教法 >
楞严经的秘密
时间:2009-01-09 11:53来源:未知 作者:贡绒埃萨 点击:
《楞严经的秘密》 作者:宗萨利美瑜伽士 贡绒埃萨 电子邮箱: johnwunq@163.com 内容简介 佛之堂弟阿难差点犯了淫戒,被佛派文殊菩萨救了回来。佛会如何教育阿难呢?这里面又会透露出什么样的秘密呢? 目 录 《楞严经的秘密》1 第一卷5 第一章 故事背景5 第

第二卷
第一章 身体定当坏灭
    《大佛顶首楞严经》原文:
  尔时阿难及诸大众。闻佛示诲身心泰然。念无始来失却本心。妄认缘尘分别影事。今日开悟如失乳儿忽遇慈母。合掌礼佛。愿闻如来显出身心真妄虚实现前生灭与不生灭二发明性。
  波斯匿王起立白佛。我昔未承诸佛诲敕。见迦旃延毗罗胝子。咸言此身死后断灭名为涅槃。我虽值佛今犹狐疑。云何发挥证知此心不生灭地。令此大众诸有漏者咸皆愿闻。
  佛告大王汝身现存今复问汝。汝此肉身为同金刚常住不朽。为复变坏。世尊我今此身终从变灭。
  佛言大王汝未曾灭云何知灭。世尊我此无常变坏之身。虽未曾灭我观现前。念念迁谢新新不住。如火成灰渐渐销殒。殒亡不息。决知此身当从灭尽。
  佛言如是大王。汝今生龄已从衰老。颜貌何如童子之时。世尊我昔孩孺肤腠润泽。年至长成血气充满。而今颓龄迫于衰耄。形色枯悴精神昏昧。发白面皱逮将不久。如何见比充盛之时。
  佛言大王汝之形容应不顿朽。王言世尊变化密移我诚不觉。寒暑迁流渐至于此。何以故我年二十虽号年少。颜貌已老初十年时。三十之年又衰二十。于今六十又过于二。观五十时宛然强壮。世尊我见密移虽此殂落。其间流易且限十年。若复令我微细思惟。其变宁唯一纪二纪实为年变。岂唯年变亦兼月化。何直月化兼又日迁。沉思谛观剎那剎那。念念之间不得停住。故知我身终从变灭。

    阿难以及在座的各位,听到佛在上面所说的法义之后,虽然佛也斥责了他们“认物为己”的错误,但是他们也都对佛的法语有了一丝的体悟,因此一个个都感觉天上的乌云都一下子散开了,地上的花儿一下子都绽放了,空中的鸟儿一下子都歌唱了,个个都有如夏天吃冰,不由得一阵阵地舒爽。
    他们也都好像恍然大明白:“原来我们一直以来都是不明白自己的真心,一直以来都是紧紧地抓住了外在的各种被观察的事物和现象,还毫无察觉地认为那些就是自己的本来面目,还一直为了这个虚假的幻相做着种种的追求和努力。今天终于在佛的坦诚开示下,明白了过往的那些,全部都是犹如梦中娶妻生子做大官,全部都是虚妄不实的啊!”
    他们不由得在心中升起一阵的感慨:过去,我们都好像离家出走的孩子一样,一直以为家庭是个牢笼,外面才是天堂;可是真的到了外面之后,在各种艰难困苦的境界中处处碰壁,今天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家才是最温暖的地方,原来自己的父母一直是真心的爱着自己。重新回到母亲的怀抱,才真正明白了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正当大家都沉浸在对佛法有了领悟的喜悦中的时候,在心里面对这个法义感觉还是有些不很透彻。都希望佛能够再进一步明明白白地讲一下:身心倒是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什么是虚,什么是实?什么是因缘法,什么是缘所遗者?什么是有生有灭,什么是不生不灭的?
    这个时候,从一开始为了父王的忌日,而举办斋饭供佛,没有能在斋后听佛讲法,跟着佛来到祗园,并且在大众中一直听着整个过程的国王波斯匿王,终于站起身来,对佛说:“伟大的佛啊,我过去一直很少听到佛讲法,更没有听过像今天佛所讲的这么深刻的法义。”
    他接着说:“我过去曾经和迦旃延、毗罗胝子等人碰过面,他们宣扬自己的理论是:人死如灯灭,什么都没有了,而且说死了也就是涅槃了。我对这个一直都没有搞明白,就算今天听佛讲了刚才的那些法义,说我们有个不生不灭者,就是真正的我们自己,我还是迷迷糊糊的。我搞不明白佛是怎么样证明我们的心是不生不灭的。我想,在座的还没有完全证悟的所有人,也都希望佛能够继续开示。”
    波斯匿王的这一番话,表明了两个意思:一是先告诉佛说,我是个国王,不是出家一心修行的比丘,我的事务非常繁忙,我过去也不怎么知道你释迦牟尼佛所讲的法义。因此,我和阿难完全是不同的两类人,希望你能用我可以理解的方式,告诉我佛法的秘密;第二个意思就是说,虽然我并不太懂你的佛法,但是我好歹也是一国之君,也是学过各种经典和技艺的,对于那些比你出道更早的那些号称‘仙人’的那些人的理论,我可是非常清楚地,因此,你接下来所讲的内容,是否能够有力地反驳那些仙人?我拭目以待啊!
    说到这里,我想还是在这里简要介绍一下在中印度当时比较有名的几种外道的理论,给大家提供一些谈资:
    那个时候的中印度,各种思想非常发达,他们经过对印度更古老思想的整理和总结,提出了新的一些理论,而为了实践和传扬这些理论,他们也出家修行,也浪迹山林,身后也都跟着大批的追随者,号称“沙门”,因为他们的思想跟随者众,因此在当时的实力和影响力非常大,甚至在佛成道传法后的一段时间里,佛教僧团一直都属于较小的宗教团体。
    而佛在自己出家后,也先是寻找并短期跟随了这些外道。他们一般都是以各种苦行为主,或者裸体而行,或者披散头发、或者拔除须发,或者身上涂满各种灰烬,或者忍受自饿,或者投水自淹,或者投火自焚,或者高处跳落,或者独自默立,或者不吃牛肉,或者不吃鸡肉,或者不吃狗肉,或者坐卧荆棘,或者徘徊坟冢,或者常不沐浴,等等。他们以为通过这样的种种作为,就可以得到最高的成就,可以不再遭受各种痛苦,可以得到解脱。
    在后世,佛教逐渐发展壮大之后,这些作为,被佛教中人称作外道作为,以表示佛教自己属于掌握了真正真理的内道,这多少有些蔑视看不起的意思,但是在当时,佛的跟随者才是异类。
    当时的外道,最著名的有六个大师:一、富兰那迦叶:他否认善恶和业报,他也否认轮回流转。他说:“斫伐残害,煮炙割切,恼乱众生,愁忧啼哭,杀生偷盗,淫佚妄语,逾墙劫贼,放火焚烧,非为恶也;若以利剑脔割一切众生,以为肉聚,弥满世间,此非为恶,亦无罪报。于恒水南岸脔割一切众生亦无有恶报,于恒水北岸为大施会,施一切众,利人等利,亦无福报。”也就是说,不管一个人做了什么事情,都不会受到后果。二、阿夷多翅舍钦婆罗:他也是否定因果、业报轮回论者,他说:“命终者,地大还归地,水还归水,火还归火,风还归风;悉皆败坏,诸根归空。人若死时,床舁举身,置于冢间,火烧其骨,如鸽色,或变为灰土。若愚若智,取命终者,为断灭法。”这个说法,也就是尘归尘,土归土,死了死了,死了就了了的意思。三、婆浮陀伽旃延:他也是否定善恶业报者。他说:“一切众生,身有七分,何等为七?地、水、火、风、苦、乐、寿命。如是七法,非化非作。不可毁害,如伊师迦草,安住不动,如须弥山。不舍不作,犹如乳酪。各不诤讼,若苦若乐,若善不善,投之利刀,无所伤害。何以故?七分空中无妨碍。命亦无害,何以故?无有害者及死者故。无作无受,无说无德,无有念者,及以教者。”他是通过七大独立,空而无我的推论,说没有可以轮回者。四、末伽梨拘舍梨:他是自然论者,他认为人生苦乐不由因缘,唯为自然所产生。他说:“人之善恶净秽,悉由命定,非由戮力懈怠而得故。世间无因果业报,非自体,非教作,非精进所致,非自由意志,一切悉由命定。吾人之命运、环境、天性可别为黑、青、红、黄、白、纯白等六,由此而受苦乐。贤愚不肖等、于历八百四十劫尽有漏业,以业尽故,众苦得尽自得解脱。”这种说法,就是人的命,天注定,胡思乱想没有用的论调。五、散阇耶毗罗胝子:他主张不可知论。他说:“善行恶行的果报,可说是有,可说是无,又可以说是有是无,也可以说非有非无。”因此它的论点,其实还是偏向了断灭的方向。六、尼乾陀若提子:他是耆那教的教主,他的思想与佛教很接近,主张有因果业报,以修苦行为解脱方法。信徒须守五戒——不杀、不盗、不淫、不妄、无所有(财物)。耆那教的戒律严谨,信徒有强固的向心力,是传统的婆罗门教外,与佛教并存的两大宗教。迄今印度尚有百数十万耆那教信徒。
    波斯匿王在这里,提出了需要佛来反驳断灭理论的要求。佛是怎么回答的呢?
    佛还是用他那最有效的提问法,来开始进入解释,佛问波斯匿王说:“尊敬的国王,你现在肯定是有身体存在的吧?(波斯匿王当然点点头。)那么请你说说看:你的这个身体到底是好像金刚石那样的永垂不朽,啊,不对,永远存在毫不损坏呢?还是会老朽败坏的呢?”
    波斯匿王不明白佛问这个问题的意思是什么,但他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说:“佛啊,我的这个身体是会老朽败坏的,根本不会像金刚石那样的坚固不坏。”
    佛问波斯匿王:“那我就奇怪了,国王你还没有死,怎么能够知道自己的这个身体一定会坏灭呢?”
    波斯匿王心说:“佛说的这个话,怎么听着就那么的别扭呢!”但还是回答了佛的问题:“我虽然还没有死,但是我还是能够通过观察知道:我的这个身体,一直都在不停的变化着,就连我的念头,都是不停地此起彼伏,一个接着一个地出现了,又消失了,从来没有一个可以停留着不变化不消失的念头。就好像一堆点燃了的火一样,虽然看着这个火一直都在燃烧,但是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柴禾越来越少,灰烬越来越多,最终这堆火就会熄灭。通过这样的观察,我可以非常肯定的说,我的这个身体一定不会长久存在,一定会衰败朽坏的。”
    大家对波斯匿王的这段话认可吗?对了!一定会认可的!为什么呢?因为这个波斯匿王已经讲的非常清楚了:这个身体不停地在变化,不停地在走向死亡。哪怕是从刚刚形成受精卵的那一刹那开始,表面上是细胞在不断地增多,慢慢形成了一个不断向上发展着的新生命的样子,但是,从生命信息上来说,他也只是逐渐在走完从生到死的这个过程而已,只不过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多看到的是上升的曲线和势头。
    就好像乾卦初九潜龙在渊一样,他的发展势头,逐渐见龙在田,飞龙在天等等,最后必然是亢龙有悔;也仿佛正在上升的股市一样,不断的涨,最后终究还要跌下来,因为泡沫必然会被挤破。不光是人的身体,所有宇宙中的一切事物,都必然会经历生成、成长、发展、衰败、灭亡的这个循环,没有任何事物能够亘古长存,就连伟大的释迦牟尼佛,现在都已经圆寂了数千年了。无常,是佛教的最基础的观点。
    可是,这个无常,和波斯匿王所提到的断灭还是不一样,这里的区别,等一下佛自己会引申出来。我在这里需要向大家强调的是:从这个无常概念,大家是否能够再进一步思维一下呢?
    既然波斯匿王已经很清楚地表明了身体在不停地变化的这个认知,这已经是非常好的见地了。可是这个认知的出处,或者说是谁作出的这个认知呢?大家一定要仔细思考看看,千万不要匆匆忙忙地就回答“那不就是我嘛!”我要的不是这个答案。
    换另外一种说法吧:在藏传佛教的法门中,不论是宁玛巴的大圆满法、萨迦巴的轮涅无别,还是嘎举巴的大手印,都有让修行者仔细去寻找自心的法门。听起来非常神秘,但是说破了,其实也就是刚才波斯匿王所观察到的“一个念头接着一个念头,出现了,又消失了,从来没有一个可以停止长存的。”由此,藏传佛教得出的结论是心不存在、心空的初步结论,后面还会用其他的方法去进一步得到更深刻的结论。而在这里,波斯匿王还在犹豫着是否会得出断灭的结论。
   而我呢,希望大家能够回光返照,反观一下:到底是谁在这里进行认知呢?也就是说,“念念不断,层出不穷,毫不停滞”的这个现象,这个被观察的对象,到底是谁在进行观察呢?不论这个时候你的念头是淫荡的,还是血腥的,还是你什么都没有想,不论你的身体是放松的,还是紧张的,还是冻僵了没有知觉的,所有这些现象的体会者观察者,究竟是谁呢?他在哪里呢?找找看吧!
    佛祖在这个时候,听到了波斯匿王对变化和无常的认识,当下就表示了肯定:“对啊,对啊!”同时,佛为了能够更好地慢慢地引导波斯匿王和其他大众,还是继续进行提问。
    佛说:“大王啊,你现在年纪已经慢慢地大了,你认为现在的自己和孩童时候的自己相比,如何呢?”
    波斯匿王回答佛的提问说:“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那个手,那个脸,那个身形,那个眼,溜光水滑,温润可爱;等到成人后,更是身体匀称、肌肉爆满,那是标准的健美先生啊!可是现在,你看看,到处都是岁月的犁沟,都处都是生活的沧桑,以前的脸如果是水蜜桃,现在就只能是老核桃了;吃东西没牙,上楼梯没劲,腰也塌了,背也驼了,头发也白了,眼睛也花了,眼看着我也不行了。不堪回首当年啊!”说着说着,波斯匿王的心情也有点不好了。
    佛步步紧逼,继续用这个话题刺激波斯匿王,想看看他是否会自己明白,佛说:“大王啊,我想,你目前的这个老态,一定不会是突然出现的吧?”
    波斯匿王感慨地说:“是啊!所有的这些变化,全部都是悄然进行的,我压根就没有注意过,寒来暑往,慢慢地变化,没想到今天我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遥想当年,我二十郎当岁的时候,虽然比起成年人呢,还是年轻人;但是已经比自己十岁少年的时候老成了些;三十岁的时候,又比二十岁的时候成熟了;到今年,我已经六十二岁了,这个时候想想我的五十岁,那个时候还算得上强壮些。我通过这样的对比,发现这些悄然进行的变化,十年的时间其实已经是很快的了。可是我又一想,其实这些变化,难道不是一年一年发生的吗?难道不是一月一月变化的吗?难道不是一天一天变化的吗?再仔细思考的话,难道不是时时刻刻、刹那刹那间变化的吗?我的身体变化,以及一念一念的变化,从来都没有停顿过,因此我更加确信:我的身体一定会朽坏的。”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