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显密圆融 > 噶举法要 >
帝洛、那若传
时间:2009-01-07 18:08来源:未知 作者:祖师冈波巴 点击:
作者 :祖师冈波巴 译释 :智学法师(宝吉祥译师) 转自 :《冈波巴大师全集》第一集《法会开示录》 录入、校对 :宝事 栏目 :藏经阁传承祖师传 密宗大师传噶举大师传 说明 :智学法师汉译注释的《冈波巴大师全集》第一册翻译出版的同时,即被噶玛噶举十七
 

作者:祖师冈波巴
译释:智学法师(宝吉祥译师)
转自:《冈波巴大师全集》第一集《法会开示录》
录入、校对:宝事
栏目:藏经阁·传承祖师传  密宗大师传·噶举大师传
说明:智学法师汉译注释的《冈波巴大师全集》第一册翻译出版的同时,即被噶玛噶举十七世大宝法王噶玛巴、直贡噶举澈赞法王、竹巴噶举竹钦法王等联合推荐给汉语弟子。在此转载汉译本《冈波巴大师全集》相关内容已通过智学法师 (宝吉祥译师)授权,请诸网友、网站转载时本着对法尊重、负责的态度,不要增删,并注明出处。

于诸师长金刚持,
空行众等作礼敬!
修传大宝师长之,
括略功德今当说。

首先,我要对于师长、金刚持佛,
以及空行圣众们,
献上我虔诚的稽首之礼!
其后,我要概括地讲一讲
实修传承大宝上师们的各种殊胜的功德。

  总体而言,大觉佛陀对于修行人所垂赐的法教,共有两种不同的类型:

  第一,转“因”为道用的“波罗密多乘”法教(注释一)。其中包括了吉拉吉·阿底峡尊者的传承等等;
  第二,转“果”为道用的“秘密金刚乘”法教。其中包括了吉祥具德那若巴的传承等等。

  基于上述原因,所以,在印度、西藏等地修习佛法的人们,也应该特别注重从这两个传承之中,寻求成佛的教导啊!
  其中,从大的方面来说,对于显密经续等法的演说者,这包括作为佛法教敕者的大觉佛陀,以及作为佛法解释者们的和尚法师们,对于他们的功德事迹,我们将会另行演说;而现在这个时候,我们广大的修行者们,应该借助于思择实修传承师长们的功德事迹,生起强烈的信心,从而,来虔诚恭敬地祈祷他们。
  基于这种原因,拙僧我要对于修传派师长们的高功懿德,作些令师长、令大家高兴的阐述啊!

  在大乘佛教当中,“续部的”教敕者们,乃是吉祥具德的大金刚持——他们是为了调伏“境界清净”的上根以及上上根人的需要,而(由不动法身)化现为圆满报身“金刚持”等身形,并借助于这样的清净境界,来作利生之事,教敕他们“秘密真言金刚乘法”的;在中、下根的有情面前,(则由圆满报身)变现出释迦牟尼佛等身形,随机应化,并以各自适合他们根器的显现,来成办利乐有情的光辉事业,从而,教敕“性相”乘法(注释二)。

  圆满报身金刚持佛的“意化身”,就是我们众所周知的“总摄一切”的金刚手菩萨。
  有关这层道理,《桑布扎续》中,有偈亦云:

演大法者本是我,
法会之中讲法我,
总摄一切亦为我。

那“大法”的演说者,
是我(金刚手)本人;
在法会上进行开示的,
也是我金刚手;
而“总摄一切”者,
还是我金刚手本人。

  另外,在这位金刚持佛的意化身——金刚手菩萨的面前,直接听学教法者,便是大圣帝洛巴。尊者诞生的地方,乃是中印度东方的萨霍尔(今孟加拉)。他具有说之不尽的无量功德,是个化身修行人。然而,大圣帝洛巴有时以他通常的样子出现,有时又显露出比丘的姿态;有时以他通常的样子只身出现,又有时以他通常的样子,变化出百千万之众。无论大圣帝洛巴尊者以何面目出现在世人面前,但他都是“金刚手菩萨”不异的化身。大圣帝洛巴尊者自己也曾经作偈说:

获不忘持那若巴,
十二年间依止我;
后世求法诸有情,
欲知我行那若有,
欲得证悟彼处求。

帝洛化身百千亿,
释迦能仁及龙树,
其余诸如提婆等,
我曾与彼共探讨;
法性真实吾亦见。

那个已经获得“不忘总持”的那若巴,
曾经依止过我十二年,
后代求法的那些有情众生们,
要知道,那若巴保存着有关我的经历;
如果希望获得证悟,
也要找他去求教才对。

我帝洛巴借助于千百亿化身,
曾经和释迦牟尼佛、龙树菩萨,
以及提婆菩萨等等大德们,
共同探讨过法义的精要,
同时,我也亲见了法性的真实义趣。

  (帝洛巴之略传竟,以下为那若巴的行谊事迹。)

  这位大圣帝洛巴的心传弟子,便是那若巴尊者,他出生在中印度西方的吉祥那噶拉(现在的克什米尔)。
  那若巴尊者首先学通了包括各种学问在内的“五明”,随后便住在了一片尸陀林中,修持秘密真言教法的“胜乐金刚七字咒”。有一天黎明,空行母在他梦中授记说:
  “好孩子呀,你往东方去吧,在那里有位叫‘帝洛慧贤’(注释三)的大瑜伽士,你可以向他请求有关大印的教导。”
  那若巴尊者连那个地方在哪里也没问,便径直地朝东方走去了。途中,他见了出家人就打听说:
  “您见过叫‘帝洛巴’的大瑜伽士吗?”
  所有的出家人,都以略带讽刺的口吻回答说:
  “你问的那个叫‘帝洛巴’的所谓的大瑜伽士,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但是,有一个叫做‘帝洛巴’的叫花子,在这附近,却到处都能见到他。”
  在来到一座佛殿门边的时候,那若巴大师看见了一位穿着极其破烂的瑜伽士——他身色黑红,头角峥嵘,高声崴崴,左手抓着四、五条活鱼,右手拿着点燃的木柴,正在僧众们听经的地方,烧烤着那些可怜的鱼儿!
  那里的出家人十分看不惯他的行为,气愤地呵斥道:
  “你在我们神圣的佛教讲堂里,竟然做得出这等混帐的事情来!”
  说着便举起棍棒,打击帝洛巴。帝洛巴制止他们后,不慌不忙地问道:
  “你们不喜欢我这样做吗?”
  然后弹了个响指,轻轻说了声“去吧!”话音未落,只见那些被烧烤过的鱼儿,竟然真的又活生生地从空中飞走了!
  那若巴尊者看了以后,心中忖道:
  “真是神奇!这个人肯定是帝洛巴,肯定是!”
  直到发生这种不可思议的情景,住在那个寺庙里的出家人,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个曾经被他们经常戏称为“叫花子帝洛巴”的人,原来是位不折不扣的大成就者!于是,他们就顶礼三次,右绕三匝,再再请求帝洛巴尊者的原谅。大圣帝洛巴,也接受了众人的请求,原谅了他们。
  看到眼前的一切,那若巴尊者心想:
  “这个人肯定是帝洛巴,没有什么好怀疑的了!”
  这样想定之后,那若巴尊者对大圣帝洛巴顶礼三次,右绕了三匝,并将大圣的莲足,放置在自己的头顶之上,祈请说道:
  “我因授记而来,请您救我解脱轮回啊!”
  听了这样的祷告,大圣帝洛巴二话没说,便离开了那个地方;那若巴尊者也跟在后面,毫不犹豫地追随而去了。

  (以下为那若巴尊者,所经受的十二‘大苦行’)

苦行第一:

  在两人行经一片松林,向下走去的过程中,大圣帝洛巴转过身来,突然将那若巴打翻在一个砂石洞中,并用一段竹棍,猛击他的身体要害,那若巴尊者就这样被莫名其妙地打个半死。
  大圣帝洛巴只是盯着他的面孔看了一眼,就想离开;这时,那若巴尊者虽然已经动弹不得了,但是,仍然坚请帝洛巴尊者留在附近;而大圣帝洛巴却是二话没说,扭身走掉了。
  (那若巴尊者被单独留在那个地方,心中经历着万般感慨,自不待言。)
  就这样苦熬了三夜,大圣帝洛巴才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并且戏谑地问道:
  “那若巴,怎么样,你感觉难受吗?”
  那若巴尊者有气无力地回答说:
  “很难受啊,师父,我都快成死尸一般死掉了!”
  在这种情形之下,大圣帝洛巴只是在他的身上轻轻地挥了挥手,一切就又都恢复如常了。这时,大圣帝洛巴也给尊者取了一个新的名字——那若巴(注释四)。

苦行第二:

  从此以后,照样还是大圣帝洛巴走到哪里,那若巴尊者便跟到哪里。
  一次,有位法主正在讲法,出家众们还在法席之中受教,尚未用斋。这时,大圣帝洛巴却说:
  “那若巴,我已经饿得站不住了,你赶快去,在他们没有开斋之前,先要些吃的来!”
  那若巴尊者听了之后,自然不敢怠慢,赶快照着去做。但是,那个寺庙的典座师父却对他说:
  “还未供养僧众之前,怎么能够先给你呢?”因为尚未供养僧众之前,不能先施与他人,这是各地佛教的规矩,所以,任他怎么乞求,那位典座师父却也怎么样也不肯给他。
  那若巴一看乞求不到,于是,就打起其它的主意来了。他偷眼左右顾视着,准备伺机而动。趁典座师父没有在意的时候,猛然舀了一托巴(注释五)斋饭,就想逃跑;可是,在那寺中的守卫,却没有就此罢手,而是提着棍棒,追了下来。
  在这紧要的关头,大圣帝洛巴只用一种独特的眼神,冲他们轻轻的瞥了一下,那些追赶的人们,便就都僵立在半路,动弹不得了。据说,等到那若巴尊者脱离了危险,大圣帝洛巴才解除了那些人的僵立的状态。

苦行第三:

  在那个地方供养上师之后,照样还是大圣帝洛巴走到哪里,那若巴尊者便跟到哪里。
  有一次,他们两人一起爬到了佛殿屋顶的最高处。这时,大圣帝洛巴又考验那若巴说:
  “如果真有不折不扣地按照师长的教敕去做的好弟子,他就该从这高处跳下去!”
  听了这样的话,那若巴尊者心中盘算着:
  “这里又没有其他的弟子,看来,肯定是对我说的了。”
  想到这里,那若巴尊者也就义无返顾地跳了下去,以至于两条腿都摔断了。帝洛巴上师只到近前看了一眼,就又不管不问地走开了。
  (那若巴尊者被独自留在那里,心中经历万般感慨,自不待言。)
  就这样苦熬了两、三夜,大圣帝洛巴尊者才又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并且戏谑地问道:
  “那若巴,怎么样,你感觉难受吗?”
  那若巴尊者有气无力地回答说:
  “很难受啊,师父,我都快成尸体一般死掉了!”
  这时,大圣帝洛巴只是冲他轻轻地挥了挥手,一切就又都恢复如常了。

苦行之四:

  又有一次,正当他们师徒两人结伴而行的时候,大圣帝洛巴却用很多花朵结成了一个好看的花鬘,递给那若巴尊者,并吩咐说道:
  “在岔路口的下面,会有两个人护送着一位新娘走过来。在遇到那几个人之后,你要对他们说‘请把这束美丽的花饰,戴给新娘’。对于你的祝福,差使们会表现得非常高兴,在他们向你馈赠礼物的时候,你不要去接,而要趁机去摸新娘的奶子!”
  那若巴尊者听了师父的嘱托之后,当然不敢怠慢,于是,赶快照着去做了。对于尊者的戏弄,两位差使恼羞成怒,于是,就把他高高地吊了起来。
  在这样情形发生之后,大圣帝洛巴才又不慌不忙地轻轻走来,戏谑地问道:
  “那若巴,怎么了,你又犯什么错儿?” 
  那若巴尊者毫无怨言地答道:
  “我是照着上师您老人家的意思去做的,这不,就被他们吊了起来,现在我都快要死掉了!”
  大圣帝洛巴依旧只是冲他轻轻地挥了挥手,一切就又都恢复如常了。

苦行第五:

  又有一次,因陀菩提的妻子,想请大圣帝洛巴作为荟供的主法者,于是就极为殷重恭敬地祈祷说:
  “大家都在说您大圣帝洛巴慧贤尊者具有神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就请您劳驾到我们的荟供聚会中来吧!”
  大圣帝洛巴借助于神通的力量,收到了她的邀请后,别人多日的路程,他们在一夜之间,就赶到了那里。那时,那若巴尊者也已经获得了神通,于是,他们两人就一起利用神通,进入了祈祷者的庄园之中,悄悄地躲在一座房屋的角落里。
  过了一阵子,有一个人突然发现了他们,于是就惊慌失措地大声喊起来:
  “嗨——,房间角落里藏着两个叫花子!”
  听到他的喊叫,因陀菩提的妻子也想起之前的祷告,于是,就告诉大家说:
  “我先前曾经祈祷过大圣帝洛巴尊者到我们的荟供聚会中来,因此,我想可能是他。”
  他们经过询问查证之后,于是,那些参加聚会的人,就在大圣帝洛巴的面前,作了广大的荟供、供养以及承事。(此则似乎无苦可言)

苦行第六:

  从此以后,照样还是大圣帝洛巴走到哪里,那若巴尊者便跟到哪里。
  走累了,大圣帝洛巴就倒卧在一条大河岸边,吩咐道:
  “那若巴,我肚子饿了,你去帮我讨点吃的吧!”
  那若巴尊者于是就越过大河,设法要回了一团米饭。这时,才突然发现在上师的卧处之上,躺着的竟然却是一个比丘!那若巴尊者心想:
  “那个比丘肯定是上师化现!”于是,还照旧供养他食物。
  万万没想到的是,那变化的大圣帝洛巴,竟然勃然大怒,并大声地呵斥道:
  “你这个坏蛋,岂有夜晚供养比丘之理!”(注释六)说完便狠狠地打了那若巴尊者的额头,就装着气哼哼的样子走开了。
  那若巴尊者心中忖道:
  “这个能变化为比丘的人,肯定是个了不起的大成就者!”于是,仍然跟在那人后面走。
  大圣帝洛巴大师在一片茂密的林间,走了半截却又倒转了上来;重新走下去,又倒转上来;又走下去,还是未能顺利地通过。
  那若巴尊者赶紧跑过去,详细查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才发现,横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一米来宽的水沟——这条水沟既难以跳过,又难以趟过,因为水中长满了吸血魔鬼般的水蛭!
  看到这种情况,那若巴尊者于是就毫不犹豫地向上师请求道:
  “由我躺在水沟之上,作为人桥,您从上面走过,师父您看意下如何?”
  帝洛巴上师答道:
  “只要你愿意,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于是,那若巴尊者就照着自己的想法去做了。但是,由于大圣帝洛巴故意走得非常缓慢,因而,耽搁了很长时间。
  等到大圣帝洛巴完全走过之后,那若巴尊者才勉强挺起身来,但由于尊者周身布满了水蛭,几乎喝干了他全部的血液,所以,那若巴尊者又重新无力地倒在岸边,昏了过去。
  他又被孤孤单单地留在那儿,而大圣帝洛巴上师,也就又独自悄悄地走开了。
  (那若巴尊者被独自留在那个地方,心中经历了万般感慨,自不待言。)
  这样过了三夜,帝洛巴上师才又重新出现在他的身边;而尊者此时也略微清醒了过来。
  这时,大圣帝洛巴又戏谑地问道:
  “那若巴,怎么样,你感觉难受吗?”
  那若巴尊者答道:
  “很难受啊,师父,我都快成尸体一般死掉了!”
  帝洛巴只是冲他轻轻地挥了挥手,一切就都又恢复如常了。

苦行第七:

  那若巴尊者与大圣帝洛巴两人,在行经到一片尸陀林的时候。有一次,那若巴尊者化缘归来,发现这次所讨到的食物,味道真是美妙绝伦,似乎以前从来没有尝到过这样的美味。尊者自己舍不得享用,心中忖道:
  “这么好的东西,我必须全部供养给上师!”
  大圣帝洛巴上师为了圆满那若巴尊者的资粮,也不断地咂着舌头,显出十分受用的样子;口中又不断地赞叹道:
  “恩,那若巴供养的饭菜,真是好吃!”
  那若巴尊者听了这话,自然是非常地高兴,于是心中暗想:
  “我这师父很难侍侯,以前无论供养什么,也都没见他这样高兴过;既然上师老人家十分偏好这种食物,我看还是设法再找点儿来!”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上师,大圣帝洛巴答道:
  “只要你愿意,那当然再好不过了!”
  他试图从另外的地方找到同样的食物,但是未能如愿;按照印度的传统,没有一天两次去同一个地方乞食的习惯。因此,那若巴尊者心中有点儿犯嘀咕,但还是壮着胆子去了。
  他看到装有同样食物的容器,仍然放在原处,趁人不注意的时候,那若巴尊者端起那容器,就想溜掉。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己不但被人发现,而且还被追上来的人抓住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气急败坏地把那若巴尊者高高地吊了起来,直到打得动弹不了,方才罢手。
  直到这种情形发生之后,大圣帝洛巴才不慌不忙地轻轻走过来,戏谑地问道:
  “那若巴,怎么了,你犯了什么错儿?”
  那若巴毫无怨言地诉说了先前发生的事情。
  帝洛巴又冲他轻轻地挥了挥手,一切也就又恢复如常了。

苦行第八:

  据说又有一次,大圣帝洛巴把那若巴尊者领到了一片杳无人烟的广袤荒原,并告戒他说:
  “那若巴,你在这荒原之上,到处去流浪吧!记住:不能吃、不能喝,更不能休息!”
  由于这是出自上师帝洛巴之口,因而,那若巴尊者言听计从,所以弄得筋疲力尽、骨瘦如柴,直到耗尽了最后的一丝力气,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就在他濒于死亡边缘的时候,大圣帝洛巴才又不慌不忙地轻轻走过来了,并戏谑地问道:
  “那若巴,怎么了,你犯了什么错儿?”
  那若巴毫无怨言地说道:
  “我按照上师您的吩咐,依教行事,这不,就弄成这样子了呀!”
  帝洛巴又只冲他轻轻地挥了挥手,一切就又恢复如常了。

苦行第九:

  据说又有一次,大圣帝洛巴燃起了三大堆篝火,不紧不慢地说道:
  “有人敢坐在这中间吗?”
  那若巴尊者心中盘算着:
  “这里又没有其他的什么人,看来,这话肯定是冲我说的了!”
  想到这里,于是就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呆在三堆烈焰中间,最后,以至于皮肉骨骼都被烧烂,弄得红红白白地翻露出来。
  当他的阿赖耶识(注释七)都快要从心中逃逸而出的时候,大圣帝洛巴才不紧不慢地轻轻走过来,冲他轻轻地挥了挥手,一切就恢复如常了。

苦行第十:

  又有一次,大圣帝洛巴对那若巴尊者说:
  “你去把王后请来!”
  那若巴依教奉行,去请王后。到了王后的住处,却不由自主地抓起王后,就想请她过来。
  这时,王后身边的仆从护卫,恼羞成怒、气急败坏,把他高高地吊了起来,打了个半死。
  他心中虔诚地想道:
  “我这都是为了上师啊!”当这样的念头刚刚生起的时候,一切就立即恢复如常了。
  
苦行十一:

  据说又有一次,王后坐着轿子出现在两人面前。大圣帝洛巴又慢条斯理地询问道:
  “有人敢去把这个王后抓来吗?” 
  那若巴尊者心想:
  “看来,这话肯定是对我说的了!”于是就勇敢地冲上去,抓起了王后。这次又被御林卫士打得半死。
  直到出现了这种情形,大圣帝洛巴才不紧不慢地轻轻走来,冲他挥了挥手,一切也就恢复如常了。

苦行十二:

  据说又有一次,某个大臣的妻子,坐着轿子出现在两人面前。大圣帝洛巴又慢条斯理地询问道:
  “有人敢把这个大臣的妻子抓来吗?” 
  那若巴尊者心想:
  “看来,这话肯定是对我说的了!”于是就勇敢地冲了上去,抓住了那个大臣的妻子。
  没想到这次的问题非常严重,要知道,狠毒的大臣护卫,竟然砍断了他的四肢!
  那若巴尊者心想:
  “这次完了,恐怕再也不能恢复喽!”
  正当他绝望的时候,大圣帝洛巴又慢条斯理地轻轻走过来,问道:
  “那若巴,怎么了,你犯了什么错儿?”
  那若巴尊者依旧毫无怨言地回答道:
  “我按照上师您的吩咐,去抓了大臣妻子,这不,就被他们砍断了四肢!”
  大圣帝洛巴听了之后,就把他的四肢对在一起,只是在上面轻轻地挥了挥手,一切就又恢复如常了。

  大圣帝洛巴虽然想尽办法,用十二大苦行苦苦折磨着他,但是,那若巴尊者对于上师的信心,据说却来没有出现过一刹那的动摇啊!

  那若巴尊者如此地依止了大圣帝洛巴十二年,经历了十二大苦行之后,心想:
  “我已经承事师长多年,现在应该请求灌顶和教导了。”
  于是,他就用自己的鲜血作为鬘陀罗供,来向上师请求教导。
  大圣帝洛巴垂教说:
  “我们这个具有了知能力的觉性,就是‘真如本然之知’(注释八);我帝洛巴再也没有好教示的了。”
  除此而外,据说大圣帝洛巴就真的再也没有垂示过其它什么教导了。

  又有一次,那若巴尊者礼拜右绕之后,重又诚挚地祈请道:
  “请师长慈悲地摄受我啊!”
  大圣帝洛巴前后凝视了一会儿,突然举起脱掉的鞋子,猛然狠狠地朝那若巴尊者的眉间打去。遭受了这突如其来的重创,那若巴尊者顿时昏死了过去。
  等他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万万没有想到是——秘密真言教法的四种续部的文辞和义理都已经如同秋后秸杆一般,满满地堆在他的心中了;特别是有关“短阿字”教导(注释九),据说在直观的“现量境”中,也已经直接地垂赐给那若巴尊者了。

  在这之后,那若巴尊者心中暗忖道:
  “对于大圣帝洛巴上师,我也作了些承事;而上师呢,也非常地照顾我,并给我垂赐了极大的加持,现在,我看我应该成办一些利乐众生的事情了。”
  他这样考虑着,就向其它的地方走去了。但是,转念又一盘算:
  “不对,我这是怎么啦!放着拥有说通与宗通两种教授的大宝上师,为何我不去请教些有关实修方面的疑难问题呢?”
  这样想着,于是,就又重新返回到上师的身边讨教。
  大圣帝洛巴在“托巴”之中,倒入了“囊囊郎巴荣巴”(注释十),并插入一根人的肋骨作成的汤匙,递给他说:
  “那若巴,你把这些东西吃下去吧,你会因此而懂得其中的奥义的!”
  那若巴尊者言听计从,吃了之后,发现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美食,可以说是具足百味儿!
  对于这件事情,那若巴尊者感悟很深,他心中忖道:
  “托巴中的大香,以及人的肋骨作成的汤匙,在一般人看来,都是属于极其不净的东西,但是,经过师长的加持之后,却异乎寻常地变得十分美妙可口;同样道理,如果未曾修法,就像不净之物一样;从这里可以看出,上师是在暗示我好好地实修呀!”
  正当那若巴尊者这样思索的时候,大圣帝洛巴借助于他心通,照见了他的想法,于是赞叹地说道:
  “好孩子,正像你理解的那样呀!”

  那若巴尊者对于法义得到了究竟的理解之后,于是就拜别了师父。
  在他游化的途中,当那若巴尊者来到一座大城市的时候,不知怎的,大家都争相传颂着说“这里有个很好的瑜伽士”,并供养了他很多的东西,其中,也有满满的一盆珍珠。
  那若巴尊者自然是十分地高兴,于是就又重新向上师的身边走了回去。途中,他心中有些得意,暗自地想着:
  “上师对于我来说真的是恩德很大,但是,我对上师的承事,可也不小呀!”
  大圣帝洛巴再次以他心通,照见了那若巴尊者的想法,皱皱眉忖道:
  “这个那若巴啊,依然不是一个好的瑜伽士!”
  为了折服那若巴尊者的贡高我慢,大圣帝洛巴高耸巍峨地坐在一方宽广高大、流光溢彩的珍珠宝座之上。
  尊者看了之后,羞愧难当,心说:
  “上师帝洛巴的圣意宝藏之中所拥有的,何止这些!像我的这点小玩意儿,又有什么可稀奇的呢?”
  想到这里,他就把那些珍珠,毫无贪恋地洒向上师坛城,又重新返回了原来的路途。

  在从帝洛巴上师身边走向目的地的过程中,又经过了一座城市。这座城市中的市民,大多都以打铁为生。
  那天晚上,那若巴尊者就睡在这座城中,清晨早早地起床之后,就作起各种修法的善行来了。不久,值班的小铁匠也看到天色已亮,于是就招呼大家起来打铁。
  又过了不久,所有的铁匠们就都叮叮当当地打起铁来了;在这种情形之下,那若巴尊者再也不能很好地修持了,于是就生起了嗔恚的心态。但是,他毕竟是位佛教的智者,所以,反复不断地在心中探寻着:
  “这种搅扰人心的嗔恚状态,到底是由谁造成的呢?”想来想去,还是认定是自己造成的。就在那当下,据说他就斩断了嗔恚的根本,认识了无明;并将“无明”认知为无生;同时也懂得了,能够“将无明认知为无生”也是上师的恩德。据说,就在那个时候,他也确断了诸法的根本。

  后来,他又回到了吉祥那烂陀寺。按照印度的传统,一座寺庙需要四位守门的班智达(注释十一)。
  当时,寺庙东门的守门大学者是语自在称,南门的是隐蔽智慧生处,西门的是然那嘎拉欣迪,惟独北门尚缺一位守门智者。于是,国王就请求那若巴来担任这个职位。那若巴尊者心里盘算着:
  “上师是曾吩咐我说‘不要担任守护四门的阿阇黎班智达’,但是,这次事非寻常,因此,我就算担任了,恐怕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样想着,于是就答应了国王的请求。国王顶戴了他的莲足;尊者也规模隆重地成办了赐给国王灌顶和传法,这两个方面的事业。
  后来有一次,一位外道学者来北门挑衅佛法,辩论宗派义理。那若巴尊者第一天没能战胜他,外道似乎显得技高一筹。
  正当佛教的出家众们,担心会失掉这座寺庙的时候,当天晚上,那若巴尊者重又殷重地祈祷了大圣帝洛巴,不久,大圣帝洛巴就出现在他的面前。于是,他就埋怨着帝洛巴说:
  “上师啊,昨天辩论的时候,您也不肯帮助我,有点儿太不慈悲了吧!” 
  看着他一脸沮丧的样子,大圣帝洛巴听后哈哈大笑,说道:
  “什么?昨天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呀!不是我不慈悲,这是你违背上师誓言的报应啊!记住:你下次迎战他时,先冲他手结期克印(注释十二),然后再作辩论。”
  第二天,在辩论会上,那若巴尊者手结期克印,指向外道;所有外道就都立即变得哆哩哆嗦,心意再也不能集中了。这样,据说那若巴尊者击败了很多外道,内道的佛教徒们,重又挽回了颓势,大获全胜。
  另外又有一次,在北门附近死了一头大象。那大象体态极其庞大,大家都争相传说着,如果这头庞然大物的尸体,继续留在那里没人掩埋,那么,整个的北方,便都会爆发瘟疫。因而,有此担心的人,就都终日陷入了一片惶惶不安的焦虑之中了。
  那若巴看到这种情形,为了解除大家的烦恼,于是就安排说道:
  “在离村落适当距离的地方,挖一个能够容得下这头象尸的大坑吧!”
  一切都被准备妥当之后,那若巴尊者就在那里修起了“心风夺舍”(注释十三)这个法门,从而,得以进入大象的身体,把它送入尸坑;然后,就又回到了自己原来的身中了。

  另外又有一次,那若巴尊者在沐浴的时候,就把“阿扎那护轮”从身上摘了下来,放在了一边;万没有想到的是,一不小心就被一只乌鸦给叼起飞走了。
  那若巴尊者于是就手结期克印,指向乌鸦,并以一种独特的眼神姿态,凝视着它;这样,那乌鸦就变得周身僵直,动弹不得,而从半空摔了下来。
  以上所讲述的这些,应该可以算作是那若巴尊者,获得了成就事业能力的标志了。

  后来,那若巴尊者又深入到密林深处的布哈黎兰若,继续静修了十二年,并获得到“持明禁行”(注释十四)的能力。
  有一次,阿阇黎欣迪巴和徒众们一起做完了荟供之后,一位弟子将“多玛”(注释十五)送出门外,准备倒掉。
  不经意间,却突然发现放置“多玛”的台子上,有一个小小的裸体瑜伽士。那位弟子被这突如其来的现象吓呆了,赶快飞跑回房中,告诉大家发生了这种希奇古怪的事情。阿阇黎欣迪巴告诉他说:
  “别慌,我去看看。”回来之后,他告诉大家说:
  “奥,原来是那若巴大师。”
  徒众们又问:
  “那么,他来这里干什么?”
  阿阇黎欣迪自嘲般地回复说:
  “他可能是在暗示我‘像你这样转动荟供轮的人应该由像我这样的瑜伽士来担任才对呀!’”
  
  据说又有一次,一位精通“五明”的大班智达,正与一帮徒众坐在某处,这时,那若巴尊者也与一班弟子走来,并坐在了那里。
  于是,那位班智达就向那若巴尊者请求教导。尊者就笑着回答道:
  “你是个大学问家,而我也算是个实修者,有句名言说得好‘真正的实修者,应该向学问家们传授些教授’,由此可见,我是该向你讲点儿什么才对。”
  那位精通学问的大班智达,自然是欢喜雀跃,心中洋溢着不尽的兴奋。黄昏的时候,并有神秘的悠扬笛声传来。夜晚,这位班智达在梦中还梦到自己在做多玛呢。
  可是,等到清晨一觉醒来,那若巴尊者已经不知去向了。
  于是,他向那若巴尊者祈祷询问道:
  “大师啊!您到底是去哪里呀?!”
  在他殷切地祷告之后,尊者却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回答说:
  “奥,我的上师来到了某个地方,因此,我要前往拜访他。”说完就又走开了。

  据说又有一次,那若巴尊者托着托巴在修“乞士行”,因为师父告诉他“无论遇到什么人,都要行乞!”基于这种原因,所以,当他遇到一帮强盗的时候,依旧向他们乞讨。
  那帮强盗们,于是就把他们抢劫用的利刃,插在尊者的托巴之中,尊者不慌不忙,只是轻轻地晃了晃,那些钢刀就都慢慢地融化了,足足化了满满的一托巴,尊者随后很享受地把它们喝了下去。
  诸如此类的有关那若巴尊者的奇闻轶事,不胜枚举。譬如有的时候,有人看到他骑着狮子,游行在天空之中;又有的时候,他又显示出广大的神变。总而言之,那若巴尊者获得了“大印”悉地成就,具有不可思议、无量无边的殊胜功德。
  
                                ——至尊冈波巴大师所作《帝洛、那若传》竟

注释:

  注释一:西藏佛教有“因乘”与“果乘”的区别,有点儿类似于东土“教下”与“宗门”的关系。前者是透过修习各种对治法门,积集二资粮经历三大阿僧祗劫,渐次达到觉悟成佛的目的;而后者则是透过顿悟佛果的境界,直截契于本来面目,而觉悟成佛,《楞严经》上所谓“不历僧祗获法身”。

  注释二:“性相”乘法,其中包括上座部根本乘教法及大乘显宗。

  注释三:“慧贤”是帝洛巴的真实法名,而“帝洛”则是“芝麻”之义,因为帝洛巴曾示现为扎芝麻工,故引为其号。

  注释四:“那若巴”的名字来源于这段历史。在梵文中,“那”是疼痛、难受的意思;而“若”则是尸体的意思。因为那若巴说“很难受啊,师父,我都快成尸体一般死掉了!”所以大圣帝洛巴,给那若巴尊者取名叫“那若巴”。

  注释五:“托巴”是瑜伽行者常用的法器,梵文叫做“嘎巴拉”,即人的天灵盖。使用这种法器,可使人时时忆起无常,并表“空乐”等。

  注释六:印度的出家众,除病以外,一般都过午不食,南传佛教保留了这种风格。

  注释七:“阿赖耶识”又称“藏识”,含藏一切种子故。在藏文中,“阿赖耶识”是“一切的基础”之义,一切由此变现故。唯识家认为它是“去后来先做主公”,有点儿像俗语里“神识”的说法。

  注释八:这是果乘的观点,类似“烦恼即菩提”的道理,又如“幽幽翠竹无非般若,郁郁黄花无非法身”的说法。

  注释九:这里应该是短“阿”字“猛母火”(也有称“拙火”)的修法。

  注释十:是指“大香”,即大便。

  注释十一:班智达,即是博学的智者。

  注释十二:期克印,是一种表示降伏的猛印。

  注释十三:“心风夺舍”,是早期“那若六法”是一种,瑜伽行者将自己的神识,迁入别人或别的动物中的一种修法。

  注释十四:密宗常用一些极端的方法调伏自己的身心,称为“调伏禁行”。

  注释十五:即供养本尊或护法用的神馐,又称为食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