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三乘戒律 > 密乘戒律 >
《三戒论》之总说(第94讲)----密乘戒15
时间:2009-11-16 15:53来源:未知 作者:索达吉堪布讲解 点击:
丙四(失而恢复之方法)分四:一、无堕罪之理;二、真实还净;三、未还净之过患;四、如理守护誓言之功德。 丁一(无堕罪之理)分三:一、对治犯戒之四门或六因;二、堕罪支分算法;三、宣说越时界限。 戊一、对治犯戒之四门或六因: 末说失而恢复法,不知罪

 

丙四(失而恢复之方法)分四:一、无堕罪之理;二、真实还净;三、未还净之过患;四、如理守护誓言之功德。

丁一(无堕罪之理)分三:一、对治犯戒之四门或六因;二、堕罪支分算法;三、宣说越时界限。

戊一、对治犯戒之四门或六因:

末说失而恢复法,不知罪界不敬师,
放逸而行惑多四,犯罪四门无著许。
彼之对治修学处,敬众恒依正知念,
精勤对治大烦恼,如是应当修学彼。
四种所断基础上,复加忘失念不明,
称为失誓之六因,吉祥戒续有明说。

为使所有誓言不失毁而必须要精勤守护,假设以犯戒之因而失毁,则恢复的方法在此宣说。

首先应当了知对治犯戒之因的道理,舍戒四因:一、不知罪界:虽想修学誓言但由于不知晓各自堕罪的取舍界限;二、不敬上师:尽管知道却对上师与彼所传的学处等不恭敬;三、放逸而行:虽然恭敬但不见过患或者不具正知正念,因而不小心谨慎,放逸无度,肆意而行,依此作为犯罪之因;四、烦恼粗重:虽生起些许戒备之心,烦恼却十分深重。这四种是无著所承许的犯罪四门。这四门的对治法分别是明确取舍道理而学修学处;对功德生起欢喜从而对上师与学处产生恭敬之心;如在怨家对头的地方需要小心一样因畏惧过患而紧护自心,恒时具足正知、正念、不放逸;精勤对治自相续中强烈的烦恼。在舍戒四因的基础上,再加上忘失学处界限与无有正知、正念不明两种,即称为失毁誓言之六因,对此《吉祥戒续》中有明确宣说。此续云:不知与放逸,惑多不恭敬,忘失念不明,此六破戒因。后二因的对治即具有不忘失开遮界限的正念、观察不违越誓言的正知。此外,如果破了誓言,那么就要依靠自方的知惭与依靠他方的有愧努力守护誓言。所谓的知惭即心里认为自己实在下劣依靠自己而警惕恶行;想到成为他人耻笑之处,诸佛子与大恩上师们以无漏神通无疑会照见,因而必须谨防恶行,这是依靠他者的有愧。《生戒续》中云:欲成胜悉地,宁愿舍生命,亦宁愿死亡,当恒护誓言。

戊二、堕罪支分算法:

诸境意乐加行竟,或等起惑知对境,
正行越时身语做,无误而行无悔心。
超越忏界称他胜,正行如若未具全,
称越时罪如僧残。次第而下粗单堕,
恶作罪像皆当知。病失自由为他事,
大利无生稳必要,获力开许与吩咐,
遇生命难则无罪,精华庄严续中说。

接下来应当了知堕罪与无堕的道理,一切堕罪都具足四支分或七支分。首先宣说四支:一、犯罪的对境;二、了知对境的意乐;三、采取行动的加行;四、三门成办之事圆满的究竟。关于七支:一、则深重烦恼的等起所引发;二、认识成为与誓言相违的对境。三、身语正行一次性圆满完成。四、心里想成办的事在昼夜六时内未依对治,时间已过;或者,无论是三门所生的任何堕罪,如果从仅仅一种堕罪需要具全七支的角度来解释,则与所谓的越时是一致的,诸如以杀生为例,具备上述的意乐与加持而成办正行,即中间刹生之事圆满而称为断命,或者解释说正行的堕罪尚未究竟前并没有以对治中断,我认为也可以。五、心无有疯狂等迷乱状态。六、对所作之事无有后悔之心。七、未经忏悔已超过时间。如果具足这七支而行,则已舍密乘戒,由于罪过极其严重,摧毁了违品的对治法,因而称为他胜。假设任何根本罪以对治与增上而产生,但正行成办的支分其一不具足,对此未作忏悔而超过了时限,则称为越时堕罪,如别解脱的僧残在他胜罪过后罪业最重,依次向下的罪业均可包括在他胜堕罪中,支分未全的染污性罪是粗罪,其他所有支分罪如同单堕,同分的一切细微罪与恶作相同。

假设以饶益心嗔怒近金刚道友,则是堕罪的影像,实际上并无有罪过。应当了知这些道理。或者,在自己患病、不由自主、为意义更大的其他事、为利他或为大利,为稳固无生之义,引导他众等必要的情况下,或者获得证悟修行能力、得到诸如本尊等殊胜对境的开许,或者自己的上师吩咐说这么做,遇到生命违缘,而出现此等堕罪,也称为无罪,这是《精华庄严续》中所说的。当然这也是就一般而言的。在特殊情况下,观察自己的意乐后以有利于弘法利生的清净心而杀生等虽然无有罪过,但并不是指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命而杀生等无有罪过的意思,我们必须要认清这一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