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利美言教 > 利美教言 >
入中论讲解(二)
时间:2010-01-29 08:36来源:未知 作者:宗萨堪布彭措朗加 点击:
第四章 发心四地 正文:功德无余精进后出生,精进也是福慧资粮因, 此时精进表现最殊胜,菩萨四地故称焰慧地。 讲解:布施、持戒、忍辱等波罗蜜多的功德,其实都是在精进修行之后才能够产生的,就比如在《入菩萨行论》中也说:犹如无风自然无动摇,没有精进

正文:病眼导致看诸法体性,错误出现头发等景象,
      健康目力之人看体性,则会如实看到真体性。
讲解:在前面的几个偈句中,已经非常明了地讲述了世俗谛的含义;那么胜义谛如果要讲述的话,因为胜义谛本身根本就离言绝句、无法言说,根本没有办法真实地用言语描述和指示,所以,只能是用听法者的经验方面的例子,来进行说明。
比如说,一个病眼朦胧的人,当他看到比如说碗、盘子等诸法的时候,会错误地看到很多的头发丝出现;但是对于一个拥有健康目力的人来说,当他观看相同的碗、盘子等诸法的时候,却并不会看到头发丝等错误的景象,反而会明明白白地看到真实的碗、盘子等诸法的表现。
同样的道理,在无明力量的作用下,会认为诸法真实、诸法有生有灭,这就好像病眼之人,这就属于世俗谛;但是对于一个已经没有了无明,或者说已经登上圣位的人来说,却会看到诸法无生、诸法空性的胜义真实,就好像拥有健康目力的人一样,这就是所谓的胜义谛了。

正文:如说世间观点是正量,世人已经见到真实性,
      圣者无用道法也无用,愚夫观点怎能是正量?!
讲解:从上面的讨论就已经明白:圣者们所了知到的诸法无生的观点,就是诸法真实地体性;而那些认为诸法真实的观点,则并不是真实的,而是错误的观点。因此,最终的正量,只能是圣者们的观点,也就是说真正的正量,只能是“诸法无生”的见地。
但是,如果说,就用世间人所认为的色是真实的、声是真实的等种种世间观点来作为正量的话,既然普普通通的世间人都已经完全见到了诸法的体性,那么,还需要佛菩萨那些圣者干什么呢?而那些能够令众人修行成就圣者果位的比如戒、定、慧、闻、思、修等种种道法,又有什么作用呢?
所以说,普通人、凡愚之人的观点,根本就不可能是诸法真正的正量。

正文:所有世间观点非正量,体性之时世间难影响,
      世间观点如果违背了,世人公认观点则影响。
讲解:既然所有世间的种种认识和观点,都不是真正的诸法体性正量的话,那么站在体性的角度上,站在究竟了义的角度上,世间的观点,根本就不会对了义体性造成任何的影响。
对于这种观点的解释,萨迦班智达认为:一切法全部都不是正量,因为一切法都不是胜义之故;但是另外的一些大师,则会认为在世俗谛的角度上,诸法也可以作为正量存在;但是在胜义谛的角度上,则一切法都非正量。
但是如果站在格鲁的角度上,他们则会认为世间人所看到的这盆花,也是正量,因为释迦牟尼佛也会看到这盆花,这种正量,任何人都不可能否认的。一旦已经成为正量,那就永远都会是正量,任何人都不能否认这个正量的存在。这其实也就是因明的观点:只要一量能够令一法成立,那么任何时候、任何其他量都不能否认这个法的成立。比如说,我现在亲眼看到了你贡绒埃萨的存在,那么不论是任何时间,不论是任何人,就算是释迦牟尼佛来了,也不可能说你贡绒埃萨不存在。
因此,世间观点不能造成了义体性的任何影响,那么,世间观点什么时候才能造成其他观点的影响呢?
比如说,对于世人公认的火是热的这个观点,如果我的观点是火自性空,热也自性空,那火是热的这种观点,根本就不会对我的观点造成任何影响;但是如果我的观点是世俗谛的火真实存在,但是同时我却认为火并不是热的,那这个时候,我的观点就一定会受到影响了,因为我的观点根本就是错误的缘故。

正文:仅仅只是播种了种子,世人却会认为我生子,
      也会说我种了这棵树,因此世人否认有他生。
讲解:按照月称菩萨的观点,在胜义谛上,他否认诸法有生的观点;但是他承认世俗谛上的诸法有生,但却根本就不承认任何的因果关系,比如说因果为一,或者说因果相异。
为什么呢?
比如说,世间人,他仅仅是将自己的种子播种近了孩子母亲的子宫中,但是他却会指着长大了的儿子说,这个儿子是我生的。
世间人,他仅仅是栽种了一棵小小的树苗,但是他却会指着高大的树木说,这棵树是我栽的。
所以说,在世人的观点中,他会认为自己的种子和长大了的儿子,根本就是一个;他也会认为那小小的树苗,和现在高大的树木,也完全就是一个,那也就是说,他们认为因果(能生、所生)完全就是一个,那哪里还来的他生呢?
所以,不光是胜义谛角度上面诸法他生不成立,就算是从一般是人的眼光里,也是不存在诸法他生的。
讲述到这里的时候,有人就会认为月称菩萨的观点前后有矛盾:在前面否认自生观点的时候,他说“因灭之后果还能见到,世间也不承认因果一。因此经过如此之分析,胜义世俗自生都不立。”那也就是说,月称菩萨已经认为因果不同了;但是却在这个地方,用因果相同的观点作为证据,来否认他生,这难道不是前后矛盾了吗?
其实认为月称菩萨自相矛盾的说法并不正确,为什么呢?
因为月称菩萨在胜义谛上面已经完全地说明了诸法无生的道理;然后为了进一步地否定世间人所认为的诸法有生,是自生、是他生等种种不同的论调,因此他才会用世间人的观点,来进行否定。
而否定的对象,就是完全认为诸法自生的观点,以及完全认为诸法他生的观点。
恰恰是因为世间之人,有时候人抱持着自生的观点,有时候又会抱持着他生的观点,因此他就会用他生的观点来否定自生,用自生的观点来否定他生,最终都是说明了根本没有完全的自生可以成立,也不会有完全地他生可以成立。所以说,月称菩萨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自相矛盾之处。

正文:禾苗之外种子非他法,因此有禾苗时种未灭,
      复又因为禾种非一故,有禾苗时不能说有种。
讲解:这个偈句,就是月称菩萨自己的见解了:
因为禾苗和种子根本就没有办法说是相异的他法,因此从这种观点的角度上面来说,当禾苗已经生长出来的时候,种子并没有坏灭,因此也就否定了他生的观点;而因为种子和禾苗又是完全不一样的表现,因此当禾苗已经生长出来的时候,却又不能说种子还存在着,因此也就否定了自生的观点。
也就是说,月称菩萨的观点就是既不认可一、也不认可异。
所以,在月称菩萨的观点之中,世俗谛,就是不进行任何分析和论辩的直接的认知,在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可以成立;但是一旦进行分析和论辩的话,则什么都是不成立的了。
但是对于一个普通的一般人来说,则有时候会承认一,有时候却会承认异;一会儿认为是这样子的,一会儿又会认为是那样子的。
对于这个偈句,因明论点的持有者,就非常难以进行解释了。因为在因明的论点之中,只要不是一,那肯定就是异;只要不是异,那绝对就是异;根本就不存在“既不是一、也不是异”的这么一种法。
因此,对于抱持着因明观点的学者,果让巴大师在这个时候就说:“对于这个偈句中的含义,你们就是花费整整一劫的时间,都是难以搞明白的,这非常明显、非常肯定!”

正文:如说“诸法自性缘起有,岂非成了诸法要坏灭,
      空性也成坏诸法之因?”此说非真诸法本无有。
讲解:虽然说宁玛、格鲁、萨迦等都认为自己属于中观应成的见地,但是面对这个偈句的时候,却显示出来非常明显的差别。表现在什么地方呢?就是表现在“这个偈句的对象是什么人”这个方面,到底这个偈句的对象,是自续派?唯识宗、经部、说一切有部?还是外道?
如果是按照米旁仁波切的观点:这个地方(包括紧接着的两个偈句在内)虽然是针对除了应成观点之外的所有的佛教教派,但是最关键的还是针对自续派的观点而说的。
按照果让巴大师的观点:这个地方根本就不是对自续派而说的,而是针对以唯识为主的另外教派而说的。
宗喀巴大师也是认为这个地方是说给自续派听的。
这个偈句的意思是:
如果说一切法的自性并不是完全空的,并不是无生的;而是说好像色受想等法,完全是在种种因缘的基础之上出现的。那么,当一个已经证得菩萨六地的瑜伽士,当他明白了空性的道理的时候,岂不是就对上述的观点,造成了影响了吗?岂不是要造成诸法的坏灭了吗?
也就是说,空性成为了坏灭诸法的根本原因。
这种观点其实并不正确,因为一切法的本性就是无生的空性,本来就根本没有真正的存在过,菩萨也不过只是明白了这些法本来的体性而已;并不是说这些法本来有,菩萨通过证悟,让这些法全部都没有了。
按照宗喀巴大师的观点,自续派并没有完全地证悟空性,因此他们会认为诸法是缘起存在的,而对于诸法空性成立的缘由,则有自相成立、自性成立、谛成立、胜义成立、体性成立等多种不同的说法,应成派则是完全明白了所有角度上面的诸法无生;而自续派则只是明白了后面几种的道理,还没有明白自相空性成立和自性空性成立的道理。
因此,宗喀巴大师的这种观点来解释这个地方的三个偈句是针对自续派而说的,就非常容易了。
但是,对于宗喀巴大师所认为的自续派没有完全明白空性道理的这种观点,米旁仁波切、果让巴等大师,却根本就不认可。为什么呢?因为《中观庄严论》等中观自续派的经典,到现在都是存在的,只要仔细地阅读了其中的内容,就不会认为自续派没有彻悟空性。
因此当米旁仁波切解释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因为他已经认为应成派和自续派在究竟见地上面根本没有任何差别,都是彻悟了空性,因此他在解释这个地方的偈句是说给自续派听的时候,就非常艰难了。既然自续和应成的观点都是究竟的,那么这个地方为什么要说给自续派听呢?包括现在藏地有些堪布,虽然也进行了很多的理由说明,但是还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而果让巴大师在这个地方的解释,就非常简单和容易了,因为他认为这个地方的内容,是讲给唯识宗、经部、说一切有部听的,因为他们认为诸法是缘起而有的,而圣者们却证悟到诸法都是“能执所执都是空性”的道理,因此他们就会认为是菩萨的空性道理,是造成诸法坏灭的根本因。
而针对这个观点,月称菩萨才说诸法本来无有,因此并不是空性造成诸法消失坏灭,而是根本诸法就不存在。
同样的法义,在《宝积经》中说:“复次迦叶。真实观者。不以空故令诸法空。但法性自空。不以无相故令法无相。但法自无相。不以无愿令法无愿。但法自无愿。不以无起无生无我无取无性故。令法无起无取无性。但法自无起无取无性。如是观者是名中道诸法实观。”

正文:如对诸法进行详分析,就会见到其真实体性,
      难见诸法存在故世间,名相真实并不需分析。
讲解:如果对于世间的种种诸法,运用自己的明觉智慧详细地进行分析的话,就一定会看到诸法的最真实体性,那也就是空性无生的道理;而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诸法实际生、住、灭的真实表现。
所以说,对于世间的种种名相角度上的“有”、“无”等所谓的世间真实,根本就用不着去进行什么分析和辩论。
因此,在世俗谛的角度上,一切都是站在世间人的观点上来进行论述的,根本就不用去进行什么深入地分析;因为一旦深入分析了,就只能见到一切无生、无住、无灭的真正体性了。
所以月称菩萨才会在上面的偈句中,用世间人认为因果为一的观点,来否认因果相异的观点;又用因果相异的观点,去否认因果为一的观点。

正文:了义之时建立之认知,自生、他生都不能成立,
      可是名相角度也不生,汝所说生到底是什么?
讲解:经过上述的讨论,不但在了义角度上面,所谓的诸法自生和诸法他生都不能成立;可是就算是在世俗名相角度上,自生他生也是不成立的。因此,你们所谓的诸法有生有灭,到底表现在哪里呢?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正文:诸法为空犹如影像等,缘聚而生并非不公认,
    &nbsbsp;  影像等从空性显现时,此时也说识别已出生。
      同样虽然一切法皆空,但是空中却生一切法,
      二谛并无真正自性故,因此诸法非常也非断。
讲解:虽然从了义角度上面说,一切诸法都是空性,一切诸法都好像影像、幻术一样不真实;但是在世俗角度上面来说,只要因缘汇聚了,就会出现,这在世间人的观点中,却也都是认可的,认为那些法都是存在的,都是有的。
就好像镜子中的影像一样,虽然本性并不是真实的,但是当人、光线、镜子等条件汇聚的时候,还是出现了影像,也出现了所谓的见到了镜中影像的眼识。
同样的道理,虽然一切法的体性都是空的,都不是真实的;但是在因缘的作用下,空性的体性中,还是会有一切法生灭的种种表现。
所以说,所谓的二谛角度上,都不成立诸法的自性,因此,诸法根本就不能说是常的,也不能说是断的,因为一切诸法本来就不真实、不存在之故。
如果诸法具有自己的自性的话,要么就是永远恒常的存在;要么就会出现死亡的自性断灭的问题。因此,只要是有了自性,就一定会有常见或者断见的出现;而正是因为诸法没有了自性,因此也就不会出现常见,也不会出现断见。

正文:正是因为自性无断灭,因此就算没有阿赖耶,
      就算作业已经灭很久,当知仍然可以成熟果。
讲解:月称菩萨在世俗谛的层面上,是承认因缘的,是承认三世因果的存在的。但是在他所认可的这个三世因果的表现过程中,因为诸法无自性的根本原因,根本也就不需要任何承载因果的什么法,一切都是无自性地自然发生的。
比如说,我完成了三个礼拜,在我礼拜完成之后,我的这个作业、这个动作,就已经过去了,或者说已经断灭了。那么,礼拜的动作既然已经都灭除了,未来它还会给我带来善果吗?一定会带来善果的。
可是我的这个礼拜的善业,和未来我可以享受到的善果之间,经过了那么长久的时间间隔,在这个时间间隔的过程中,是不是会存在着一个什么东西、什么法,来承担我的善因和善果之间的联系呢?
如果是承认三世因果的外道的话,他们就会认为因果之间的承载者、联系者,就是“我”。“我”做了善业,虽然善业已经都消亡了,但是因为“我”还继续存在,因此未来这个“我”就会享受到善果。他们是通过“我”的真实存在,来联系因果关系的。
佛教的法义中,是根本就不认可“我”的存在的。但是在不同的佛教宗派当中,对于因果之间的联系,都有着各自的观点。
比如说说一切有部,他们会认为有一个法,这个法,既不是心,也不是色法,但是当自己作业的时候,就会产生这么一个法,然后就会在这个法的基础上,未来成熟果报。
比如说经部,他们并不认可这个法的存在,但是他们却认为“真实无欺性”的存在,这种真实无欺性,就好像一个人借另外一个人钱的时候,会写一个借据,用这个借据,来证明借钱这个事情的真实存在性,而后就会凭借着这个借据,来讨还钱财。同样的,因为因果的真实无欺性的存在,当自己的业作完了之后,就会由这个“真实无欺性”支持着业的作用,最后就会导致果报的成熟。
比如说唯识宗,他们认为阿赖耶识的存在,由阿赖耶识来作为造业种子的存贮者以便未来成熟为果报。
宗喀巴大师则会认为在一个业完成之后,会存在着一个“完成性”,由这个“完成性”来支撑着这个业因和未来果报之间的关系。
但是对于这个观点,果让巴大师提出了反对意见说:如果一个业完成了之后,真的存在着一个所谓的“完成性”的话,那么在第一个刹那造业,第二个刹那这个业消失,但是却存在着一个“完成性”,第三个刹那这个“完成性”也消失,但是却会出现一个“‘完成性’的完成性”,这样下去的话,所谓的“完成性”就毫无终结了。假如这个“完成性”是具体的实法的话,众生所造作的无数无量的业所引发的“完成性”,甚至都要充满了整个的大千世界了呢!
但是对于中观见地的月称菩萨来说,根本就不需要任何法,来联系因果之间的关系。为什么?
因为从明觉深入的思辨结果来说,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因缘果;之所以说有因缘果,那完全是站在世俗谛上面说的,因此世俗人他们认为因果存在,那就存在了,哪里还需要费心费力地建立什么因果中间的维系者呢?!
因此,正是因为诸法无自性的这个根本原因,既然说已经造作了一个业,那这个业也就是无自性的了,而这个无自性的业,未来自然就会成熟一个同样无自性的果,根本就不用认可因果为一,也不用去认可因果相异,更加不用去在因果之间建立一个中间的什么联系者,一切的原因,都是诸法无自性,不用说它有,也不用说它无的缘故。
所以说,就算是没有了唯识宗的阿赖耶,只要是有了因,就一定会有果的成熟,哪怕是中间经过了非常长久的时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