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利美言教 > 利美教言 >
《入中观论》讲解(一)
时间:2010-01-29 08:30来源:未知 作者:宗萨堪布彭措郎加 点击:
梵语:玛代亚玛噶阿巴达日阿纳玛 藏语:邬玛拉局巴协夏瓦 汉语:入中观论 目 录 《入中观论》讲解1 前言1 题目:入中观论3 第一章 发心初地5 第二章 发心二地12 第三章 发心三地15 第四章 发心四地20 第五章 发心五地21 第六章 发心六地21 第七章 发心七地94

第一章 发心初地

正文:声闻缘觉从佛陀出生,佛陀则是从菩萨出生,
      慈悲之心以及无二心,和菩提心乃是佛子因,
      慈悲心对佛果胜果言,就如种子以及灌溉水,
      也如长时享受成熟果,所以开始我赞颂大悲。
讲解:在作者月称菩萨正式开始讲解至尊龙树菩萨的《中观根本智慧论》之前,首先要进行赞颂,他赞颂的是什么呢?就是一切佛佛子道地的最根本的种子——大悲心。
那么,什么是大悲心呢?就是看到一切众生在轮回中饱受着种种的痛苦,自己因此发出了“要将这些众生全部都救度脱离轮回苦海”的这种心态,这就是大悲心。
声闻,梵语是夏日阿瓦嘎,其意思就是“听和说”,也就是自己听后,再对别人说。那为什么要把声闻说成是“听和说”呢?在声闻乘的法义当中,当一个人进入了声闻乘进行修行之后,比如说他已经得到了声闻见道的时候,他会把声闻见道的法义,对其他人进行宣说;而当他证得了声闻阿罗汉果位的时候,他也就会把更高的声闻法义,对其他人进行宣说。所以,因为声闻修行人,会把自己听到的佛法,自己领悟到的声闻乘的佛法,对别人进行宣说,所以将他们称作是“听和说”。
如果从大乘的角度来解释声闻的名字的话,因为声闻乘的修行人,比如说舍利弗等人,他们也会听佛讲说各种大乘法义,但是他们并没有实际修行这些大乘法义,而他们却会将大乘法义转而对别人进行宣说,正是因为他们仅仅听大乘法义,仅仅宣说大乘法义,却并没有自己实修,因此将他们称作“听和说”。
在《正法白莲花经》中有:“祜主我等今天成声闻,听佛讲述清净正菩提,虽说也常宣说菩提义,我等声闻如同火燃尽。”这个偈句的意思是:尊贵的佛啊!我们今天成为了声闻。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也会听佛宣说清净圆满菩提的法义,也会将声闻菩提、缘觉菩提、无上圆满菩提的法义对别人进行宣说,所以我们就是声闻乘人。但是,因为我们并没有实践真正的无上菩提的大乘法义,我们会最后进入空寂的无余涅槃之中,就好像火焰燃尽了一样。而对于已经成就了圆满无上菩提果位的佛果来说,佛的事业就好像永远燃烧的火焰一样,一直在延续着,一直在救度着众生,佛的事业永远没有停止和穷尽。
缘觉,在福德和智慧两方面,都比声闻要强,但是却根本比不上圆满地佛陀,而且他们也并没有大悲之心。缘觉可以分成两种,一种是聚证缘觉,一种是独觉缘觉。聚证缘觉,其实和声闻差别并不是很大,他们也听闻了很多的声闻法,但是却并没有实践声闻法,而是大家聚集在一起,实践并且证悟了缘觉之法;而独觉缘觉,则是没有声闻、没有佛,独自实践并且证悟了缘觉之法。
但是不论是声闻,还是缘觉,都是要在听闻了佛陀的佛法之后,才能够进行修行,而后逐渐成就声闻或者缘觉之果的,因此说,声闻缘觉,都是从佛陀而出生,他们并不能无因而生。
如同《宝积经》中所说:“迦叶,对我具有大信心之人,一定会对诸菩萨恭敬顶礼,但却不会如此对待诸佛。为什么呢?因为一切诸佛都是从诸菩萨而生的,而一切声闻缘觉,却是从诸佛而生的。”
那么,对于“佛又是因何而生”的这个问题,答案就非常清楚:佛是从菩萨而出生的。
对于佛从菩萨而出生,有两种解释方式:一是因为一切的佛,都是要通过十地菩萨的道地,而后才能够成就圆满地佛果,因此说,佛都是从菩萨而出生的。
第二种解释方式,则是说因为一切诸佛,全部都是在文殊菩萨的教导之下才最终成就佛果的(在文殊菩萨成就了十地之后,他并没有成就佛果,而是发愿要引导一切众生都成佛之后,自己再成佛),如果没有了文殊菩萨的教导,没有因此而发起菩提心,没有因此而修行菩萨行,根本就不会有任何佛出现,所以在藏地对文殊菩萨的赞颂文字中,常常可以看到说文殊菩萨是诸佛之父的字句。因此从这个角度上也可以说,一切诸佛,都是来自于菩萨。
佛是从菩萨而出生的,那么菩萨又是从什么而出生的呢?
菩萨是从“要引导一切众生都脱离痛苦”的大慈悲心、“一切法远离实法、非实法”的无二智慧、“要让一切众生都证悟一切法皆空啊,要让一切众生都成就圆满佛果啊”的菩提心,这三种根本因而出生的,也就是说,以大慈悲心、无二智慧和菩提心为因,才会出生菩萨。
如同《宝鬘续》中说:“其根本为菩提心,稳固如同须弥山,以及遍布之大悲,还有离二边智慧。”
在这三种菩萨之因当中,最关键的、首先就要具备的,就是大慈悲心了。为什么这么说呢?
比如说,要像收获庄稼的话,首先就要在良田中播下种子;要想最终证得圆满佛果,也要首先播下种子,而这个种子就是大慈悲心。
在种子发芽之后,要想让禾苗生长茂盛,最需要的就是及时地灌溉水;而要想让自己修行佛果的过程顺利,过程之中最需要的还是大慈悲心。
在禾苗逐渐长大,如果要想长时间地有粮食来享用,首先就要保证庄稼很好的成熟;要想长久地利益一切的众生,自然就需要成就圆满佛果,而这个佛果要圆满成就,最需要的还是大慈悲心。
正是因为大慈悲心是一个修行者,从刚开始修行,一直到最终成就佛果的各个阶段都最为需要的,因此作者月称菩萨就在文章的一开始,首先对大慈悲心,进行了赞颂。
因此,所谓的具有大悲心,其实也就是看到一切众生都在享受着苦苦、变异苦、遍行苦的时候,自己就要在心中产生“要将他们全部都解脱出痛苦啊,要将他们都引导到圆满了义的佛地啊”的这种心态。这其实也就是生起了菩提之心。
而这种心愿如果要实现的话,没有了无二智慧,却是根本实现不了的,因此也应当紧接着就在自己的心中生起无二的智慧。

正文:首先贪恋所谓之“自我”,而后贪恋“我的”诸实法,
      如辘轳转根本无自主,对此具大悲者我恭敬。
      众生犹如波动水中月,自然见空性者我恭敬。
讲解:关于大悲,月称菩萨在本文中分成了三种:因众生而生大悲、因法而生大悲、无缘大悲。
首先讲述的就是因众生而生起的大悲心。
一切的众生,毫无任何理由地,就对这个五蕴之身,而产生了“这就是我”的自我观念;然后因为这个根本我执,就会对碗、桌、房子等众多的外物,产生了“这是我的”的进一步的执著。就连敌人,也是“我的敌人”;亲人,也是“我的亲人”。
然后在这个我执和我所执的作用下,就产生了种种的善恶因果,而一切众生,就会被自己所造作出来的善恶因果所缠缚,毫无自主地在轮回之井中飘转,就好像是不断转动着的辘轳一样,时而上升善道、时而下降恶道,根本没有停止的时候。在下降恶趣的时候,是非常简单快速的,但是要从恶趣中上升出来的话,却是非常困难和缓慢的呢!
在十二缘起当中,无明、爱、取,则属于无明烦恼;行、有,则属于业之烦恼;而其余的七个,则属于诸生烦恼。所以说,整个轮回的十二因缘当中,这三种烦恼,实在是没有办法分出前后来;而在这三种烦恼的作用下,则每时每刻都在遭受着苦苦、变异苦、行苦等的折磨。
能够对于处于如此无尽痛苦之中的众生,产生了“要救度他们出离痛苦,要引导他们到达佛地”的这种大悲心的人,作者月称菩萨表示了自己的恭敬。
所有的众生,就好像始终波动不停的水面上面的月影一样,从来都是动荡不定的,从来都是无常变化的。知道了众生的这种无常变动的性质,自然就可以生起“因法而生起的大悲”了。
什么是无缘大悲呢?因为自己能够明白一切法全部都是毫无自性的空性的存在,因此就可以生起无缘大悲。
而不论是对众生生起大悲心的人,还是因为无常法义而生起大悲心的人,还是逐渐见到空性而生起无缘大悲的人,作者月称菩萨都表示了自己的恭敬。
到这里,就讲述完成了对于慈悲心的赞颂和恭敬。

正文:佛子为了解脱诸众生,生起如此强烈大悲心,
      普贤十愿回向极欢喜,如此安住则称作初地。
      从此之后具此心之人,则被称作菩提萨埵尊,
      此乃真正佛陀之佛子,此时才说断除了三结。
讲解:在成佛的修行过程中,总共有十一地。
当一个菩萨,在真正地开始修行之后,他为了解脱一切众生的轮回痛苦,为了能够将一切众生全部都引导到圆满的佛地,而生起了强力的大悲心,并且能够通过普贤菩萨十大愿王进行广大究竟了义回向等修行过程,而会产生极大的欢喜菩萨行之心,而这种极欢喜菩萨行的这种状态,就可以被称作初地(极喜地)了;从此之后,住于初地的修行菩萨行的人,也就是初地菩萨了。
这个时候的初地菩萨,才能够算得上是真正的佛子,成为了佛的法嗣,未来能够成就十一地的佛果,而能够传承佛的事业。声闻、缘觉和普通凡夫,根本就不能算是佛的法嗣。
如同《宝云经》中说:“具有如此极大希求正法之心,并且非常稳固,则可以称作是菩萨的菩提心发起的发心初地了。虽然已经能够安住在如此的极大希求心之中,但是善男子,就好像转轮圣王虽然已经超越了人间,但是还没有到达天界,同样地,观待着这个发心初地的菩萨已经超越了世间凡夫,而称其为‘证得胜义菩提心的菩萨’。” 也就是说,正是因为这个修行人自从进入了这个极喜地之后,未来他一定可以真正地证得胜义菩提心,所以才称之为‘菩提萨埵’。只是因为他已经超越了世间的凡夫,而有了这个称谓,并没有其他别的含义。
也只有到了这个时候,才可以说这个修行人,这个初地菩萨,已经断除了见(对无我当成是我、对无常当成是常等的错误见地)、执著(误以为自己见地正确、误以为自己修行很好、误以为自己持戒精严等)和疑惑(对于常无常、我无我、有无前生后世等的疑惑不定)这三种结缚。
也正是因为断除了三种结缚,不会再产生我知我见、不会再对正法有疑惑、不会再出现自以为不错的执著,不会出现与初地不相符的各种过失,因此这个菩萨就会产生非同一般的欢喜,这也是初地名为极喜地的另外一个原因。

正文:如此菩萨恒持此大乐,堪能动摇成百之世界,
      此后地地上上得上升,此生恶道全然已断除,
      此生已然脱离凡夫地,可说此时类似八向果。
讲解:这个已经登上初地的菩萨,因为已经得到了“一定可以经过相应的时间之后成就圆满佛果”的功德,自然已经远离了各种与初地功德不符的种种过失,所以就能够恒常保持着这种不同于一般的大乐。
这个已经登上初地的菩萨,通过神变的力量,可以轻松自然地在刹那间令成百个世界动摇不定。
这个已经登上初地的菩萨,从此之后,自然可以从初地到二地,从二地到三地,乃至圆满的佛地,他都可以逐渐地一一逐渐上升而证悟。
这个已经登上初地的菩萨,从此之后,再也不会因为自己的业之因果,而堕落进入地狱、饿鬼、旁生等恶趣,但是为了度生的缘故,他可以自主地选择去到任何一道。
这个已经登上初地的菩萨,因为已经成就了圣位,自然再也不会出生在八无暇之地,也不会领受资粮道和加行道的人身,也就是说,他再也不会领受凡夫之身了。
为了打消声闻等的疑虑之心,因此就将菩萨初地在此和八向果中的预流果向说是类似的。因为声闻的预流果向,也就是声闻的见道之后,也都不会再领受八无暇、凡夫之身,因为担心声闻道对菩萨道的不理解或者怀疑,用这种相互参照的说法来进行说明。

正文:尽管此仅菩提心初地,相比能仁语生缘觉佛,
      福德方面已经能胜伏,长久之后智慧更优胜。
讲解:这个已经登上菩萨初地的菩萨,与听闻和宣说佛语而逐渐成就的声闻以及缘闻以及缘觉相比,在福德方面已经完全能够胜伏他们了。
初地菩萨在福德方面是怎么样胜伏声闻和缘觉的呢?
在《圣者弥勒解脱经》中说:“善男子,比如说,一个王子,尽管他刚刚出生不久,但是因为他具有未来国王之名,因此,就算是大臣中的年长、德高、望重之人,因为小小王子那尊贵的种姓,也自然能够降伏他们。同样的道理,就算是刚刚发起真正的胜义菩提心的初地菩萨,因为他已经成为了佛的法嗣,因此就从菩提心和大悲心等方面,完全可以胜伏那些已经长久地修行声闻和缘觉梵行之人了。善男子,又好像诸鸟之王大鹏鸟的幼雏,尽管出生不久,但是它双翅煽动所产生的风力,以及那清净锐利的目力,都可以完全胜伏那些其他鸟类中的成年鸟儿。所以说,菩萨刚刚发心登上初地的时候,因为圆满佛陀的种姓已经出现在了菩萨的相续之中,所以这个菩萨的清净胜义菩提心的发心之力,自然可以胜伏任何对方;而且,菩萨心意清净之功德,就算是已经修行百千劫的声闻和缘觉,也根本都不会具有的。”所以说,就算是菩萨刚刚登上了初地,也可以从福德方面胜伏那些声闻和缘觉。
而且在长久之后,也就是登上了七地之后,智慧方面也完全能够胜伏一切声闻和缘觉。
如何胜伏的呢?
在《佛说十地经》中,金刚藏菩萨和解脱月菩萨就初地七地胜伏声闻缘觉的方式,进行了讨论:“解脱月菩萨言。唯佛子初地菩萨。岂无无量身语意业。超诸声闻独觉行耶。金刚藏菩萨言佛子。虽有此行但由佛法所缘增上力故。非由自觉慧所观察。于此菩萨第七地中。由自觉慧观境界故无能映夺。佛子譬如王子生在王家。正后所生具足王相。才生即能映蔽臣众。但以父王增上自在。非以自智之所思察。若身长大艺业悉成。乃以自智力所持故。超过一切众臣所作。佛子菩萨亦复如是。由初发心映蔽一切声闻独觉。但由广大增上意乐。非由自觉慧所观察。今此菩萨第七地中。于自所行安立智故。出过一切声闻独觉所作事业。”
意思是说:当一个王子才出生不久的时候,虽然他可以胜伏德高望重的老臣子们,但是凭借的并不是自己的力量和智慧,完全凭借的是自己王子和未来国王的种姓之力。而当这个王子成年之后,因为他的十八种技艺已经成就,就会凭借自己的力量和智慧,令所有的臣子都能够心服口服。
同样的道理,在菩萨初地的时候,虽然也可以通过自己的菩提心、大悲心等令声闻缘觉臣服,但这仅仅是增上意乐的缘故,并不是自己智慧力量成就的缘故。
而当菩萨修行达到七地的时候,因为这个菩萨自己已经证悟了广大的智慧,凭借这个广大的智慧,完全就可以胜伏一切的声闻和缘觉者了。
所以说,我们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只有在菩萨修行到达七地之后,才能通过自己的智慧,胜伏所有的声闻和缘觉;而对于七地以下的菩萨们来说,则是不能通过自己的智慧,去胜伏声闻和缘觉的。
而且,我们也可以从《佛说十地经》中的这段话中,得出另外一个肯定的结论:声闻和缘觉,其实也具有“一切法皆无自性”的了知。
如果认为声闻和缘觉并没有明白“一切法皆无自性”的法义的话,那么就算声闻缘觉已经远离了世间的贪欲,初地菩萨也是可以通过自己的思维和智慧,胜伏声闻缘觉的了。但是在《佛说十地经》中,却明明说只有七地菩萨才可以通过自己的智慧来胜伏声闻缘觉,因此说,声闻缘觉一定是具有“一切法皆无自性”的了知的。
而且,外道也可以通过自己的修行,甚至可以达到世间顶的禅定成就,但是他们却仍然只能在轮回中飘转,出离不了轮回,就是因为他们并不明白空性的道理;假如声闻缘觉并没有“一切法皆无自性”的了知的话,那岂不是说就连声闻和缘觉也不能出离轮回,进入无余涅槃了吗?
再进一步,如果声闻和缘觉没有“一切法皆无自性”的了知的话,因为自己的身体就是由色受想行识等法所构成的,那声闻和缘觉就连人无我也都不能够证悟了,因为他们的色受想行识并不空的缘故。在龙树菩萨的《宝鬘续》中说:“何时还有蕴执著,何时就会有我执,只要还存在我执,就会继续有生死;三道无始终中间,轮回就如旋火轮,互为因果轮回生。对于自我以及他,以及三世都不见,自然我执得消除,自然业果生消除。”说明,只要有对五蕴等法的实执,就会有我执;只要有我执,就会有业果和生死;只要有业果和生死,自然就会轮回毫无终止;反过来,只要明白了自他皆空、三世全无的空性道理,自然就没有了我执;没有了我执,自然就没有了业果和生死,也就意味着轮回破灭,出离轮回了。所以说,因为声闻缘觉肯定是证悟了人无我,肯定离开了轮回的痛苦,那么自然他们就应当明白了“一切法皆无自性”的道理。
那如果说声闻缘觉都已经证悟了“一切法皆无自性”的法义,那岂不是说大乘法就没有意义了?这并不正确。因为对于法无我的法义,小乘中仅仅只是非常简单、概括地进行了讲述;而在大乘经典当中,则是非常详细、明白地进行了指示,因此说,大乘教法并不会没有意义。

正文:此时对于圆满菩提因,第一之因布施为最胜,
      布施身肉也会恭欢喜,不明显现也能思维知。
讲解:这个时候的这个已经登上初地的菩萨,对于能够成就圆满菩提的根本因——十种波罗蜜多之中的布施波罗蜜多,能够非常广大殊胜地进行实践。
菩萨十地,分别对应着十波罗蜜多,在每一地中,都有一个波罗蜜多最为殊胜,而在菩萨初地中,就是布施波罗蜜多最为殊胜了;二地菩萨的时候,就是持戒波罗蜜多最为殊胜了,等等。
但是,在每一地中,除了这个殊胜的一度之外,并非没有其他九度,而是说其他九度并不如这一度特别殊胜而已。
特别是对于初地菩萨而言,只要是任何人需要这个菩萨将自己的肉身进行布施,这个菩萨都会非常开心并且对这个需要布施的人非常恭敬,没有丝毫不好心态的进行布施。
而且,菩萨并不会大肆地宣传自己的初地功德,别人也不会非常明显地就知道这个人是一个初地菩萨;但是,只要是通过这个人能够毫不犹豫地甚至非常开心和高兴地将自己的肉身布施给需要的人,通过这个行动,大家都能够判断得出来这个人就是一个登地菩萨了。
比如说,当人们远远地看到山上冒出浓烟的时候,虽然并没有实际地看到火焰,也会得出一个结论说:山上有火正在燃烧呢,因为已经看到火焰燃烧所发出的烟了。
同样的道理,虽然人们并不能够清楚一个菩萨的内在功德,并不能知道一个菩萨内在的自显现;但是通过观察这个菩萨的言行举止,自然也就可以推测和判断出来这个菩萨的功德了。

正文:人们虽然都想得安乐,但是没有享用就不乐,
      了知享用来自于布施,因此能仁首先说布施。
讲解:所有的一切众生,包括所有的人们在内,其实都希望自己能够得到种种的安乐;但是对于人来说,如果没有了各种饮食、衣物、住房等等的享用,就根本不能有所谓的安乐;但是那种种的享用,却是从布施之善业所感召而来的;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我们的导师,在十种波罗蜜多之中,最开始讲述的就是布施度呢!

正文:大悲心差脾气暴躁者,虽然一心追求自利益,
      他们自己所求之享用,希望灭除痛苦布施来。
讲解:就算是一个对别人基本上没有什么大悲心,本身脾气又非常暴躁的一个人,他根本就不会想着去帮助任何的别人,一心都只是想着追求自己的利益,就算是这种人,他所追求的种种的享用,他所追求的熄灭种种的痛苦,也全部都是来自于布施呢!

正文:在此布施实施的时节,即能迅捷得见诸圣者,
      之后正确断除有相续,以此为因渐能得寂止。
讲解:就在上述的这种大悲心差脾气暴躁的人进行布施的时候,虽然他的目的并不是真正地利益一切众生,虽然他的目的只是清除自己的痛苦;但是也会在他进行布施的过程中,因为佛曾经说过:“诸位圣者都会出现在布施者的面前。”那么,这个进行布施的人,自然也就会很快见到真正的圣者。
而后就会在见到了真正的圣者之后,听到了圣者所宣讲的清净法语,逐渐地就会沿着正法的道路,逐渐地断除毫无意义的本质痛苦的三有轮回之流,最后也能够得到清净寂止的乐果。
那也就是说,尽管一个人并没有利益一切众生的大慈悲心,只要他能够进行布施,这也就是他未来能够得到出离轮回痛苦之乐的根本因。

正文:具有清净利生之心者,布施当下即能得快乐,
      因此不论有无大悲心,都说布施是为最重要。
讲解:前面所讲述的那个并没有利他之心,仅仅是为了自己的痛苦熄灭的原因而进行布施的一个人,都会最终得到寂止的乐果;那如果是一个本身就具有清净的利他之心的菩萨,如果是他来进行布施的话,根本就不用在布施行动之后,而会是在布施行动的同时,他就能够得到殊胜的大乐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菩萨完全就没有任何的自利之心,他的布施的行为,也并不是希望自己的今生来世得到福德和安乐,也不是希望受施的众生能够对自己感恩,更不是希望受施的众生能够对自己回报,甚至是自己布施的善根,也完全都回向给了一切众生,也就是说这个菩萨完全是看到受施的众生愿望得到满足时候的快乐,自己当下就会快乐起来,或者说,受施众生那满足的快乐,其实也就是菩萨布施的乐果。所以说,菩萨在布施的同时,就已经能够获得乐果了。
因此说,不论是有大悲心的菩萨,还是根本就没有大悲心的其它人和众生,只要是想要得到享用和安乐,哪怕是想要得到最终的圆满地佛果,其最开始所要做的事情,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布施了;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佛才会首先就说明布施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正文:只要听到“请施舍我”声,菩萨就会欢喜而声缘,
      安住寂止都无此快乐,全部布施更加不用说。
讲解:对于一个真正的菩萨而言,只要是他听到了别人的“请施舍我”、“请帮助我”的呼声,菩萨只要一想到自己可以有机会通过帮助或者是布施而让那个人得到满足,心中就会生起非常难以抑制的大乐;而这种大乐,比起声闻阿罗汉以及缘觉佛安住在一心清净的寂止无余涅槃果之中的那种安乐,都要更加殊胜呢!
那么,对于菩萨真正的在行动上面,能够将自己的一切享用、资财、肉身,甚至自己的善根都能够布施出去,那所能产生的大乐,就更加不用说了。

正文:伤害身体自感觉痛苦,他人在那地狱恶趣中,
      痛苦就如自己亲体验,为除痛苦自然能精进。
讲解:如果是一个还没有登地的菩萨,如果他在为了给别人布施而伤害到自己的身体的时候,自然就会感觉到难忍的痛苦;在这个时候,想到那些其他的众生,因为各自的业力,在那地狱、饿鬼、旁生等恶趣中所遭受的痛苦,要比自己伤害身体的痛苦要难忍无数无量倍,这个时候,就好像是自己亲自体验到了其他众生的痛苦一样地,当下就会为了断除一切众生的痛苦而精进修行了。

正文:布施施者、所施、受者空,即称出世布施波罗蜜,
      如对三轮产生贪著心,即称世间布施波罗蜜。
讲解:在菩萨经过修行登上初地之后,在前面的内容中已经说初地时布施最为殊胜,在这个偈句中就对布施进行了区分。
如果在修行布施的时候,对于自己这个布施者、对于对方的受施者、对于自己所要布施给受施者的布施之物这三者,已经认识到都属于空性本质的话,那这种布施,就属于出世间的布施波罗蜜多。
如果一个菩萨在发心后,对于布施的这三个方面,仍然存在着执著之心的话,那就只能称得上是世间的布施波罗蜜多。
而如果一个人,根本没有发起菩提心,但是却能够进行布施的行为的话,那就只能称作是布施,而根本就谈不上布施波罗蜜多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波罗蜜多本身的含义,就是“到彼岸”的意思;而所谓的“彼岸”,则指的是轮回苦海的彼岸,也就是已经完全没有了任何烦恼障和所知障的圆满的佛陀。
而真正能够代表佛陀的,就是究竟圆满的智慧;布施等十度,因为能够带领修行者最终证得究竟圆满的智慧、证得圆满的佛果、到达解脱的彼岸,所以,就将这因位的十度,安立了果位的名称,而称它们为十波罗蜜多了。

正文:如此菩提萨埵心坚定,于此正心得放光庄严,
      犹如珍宝水晶等一般,清除一切黑暗成尊胜。
讲解:已经登上初地的菩萨,对于菩提心、对于空性已经非常坚定,而且也对菩萨行产生了极大的欢喜心;这种情况,就好像是纯净的水晶一样,就好像是天空中皎洁的月亮一样,自然地会焕发出清净的光芒;而这种光芒,则能够将贪嗔痴三毒烦恼所形成的黑暗清除干净;并且能够胜伏一切敌对方面。也就是说,这个已经登上初地的菩萨,已经断除了见道所应断的一切罪障;但是修道方面所应断的一切罪障,还是应当继续通过精进修行去断除的。
说到所应断除的各种罪障,按照果让巴大师的见解,初地菩萨的所有的烦恼障都已经完全断除了,所知障(比如说实执)当中的粗大部分,也已经断除了。如果是按照宗喀巴大师的见解,实执也是属于烦恼障的类别,初地菩萨已经断除了包括实执在内的所有的属于见道的烦恼障;而属于修道的烦恼障,则需要在七地之前进行断除;所知障,则只能在八地之上进行断除了。
米旁仁波切的见解,在所知障的断除方面,和果让巴大师完全一样,实执也是属于所知障;但是对于烦恼障来说,其中的遍计执烦恼,则是属于见道所应断者,在菩萨初地的时候,就已经断除了;而俱生烦恼,其中属于见道部分的俱生烦恼,则也在初地的时候已经断除了;而那些属于修道部分的俱生烦恼,则需要在二地之后逐渐进行断除。
米旁仁波切这种见解,和声闻的说一切有部、经部所认为的见道修道差别、所知障烦恼障差别、遍计执烦恼和俱生烦恼差别等,以及和唯识的观点,以及和大多数藏地的先贤们的见解,基本上都一致。
回过头来,对于一个真正的修行者而言,所谓的烦恼障和所知障究竟是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如何断除的?并不是最关键的问题;真正关键的问题,是这个修行者如何实践菩萨行,如何增上菩提心。

《入中观论》之第一章发心初地章竟。

第二章 发心二地

正文:之后为证圆满之功德,即使梦中也无犯戒垢,
      身语意三散动皆清净,一心行于贤善十种业。
讲解:在菩萨初地的时候,布施波罗蜜多最为殊胜;而当菩萨登上了第二地离垢地的时候,持戒波罗蜜多就是最殊胜的了。
二地菩萨,为了不产生任何的罪业,为了能够严净地守护好戒律(身三语四意三),就应当严格实践种种的善法。
而且,为了最终能够证得圆满无垢的佛陀的功德,二地菩萨不但白天不会出现任何的犯戒行为;甚至就连夜晚的睡梦中,也不会出现任何违犯戒律的垢障。
二地的菩萨,在身语意三门方面,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散乱逸动,完全都是三门清净地一心修行实践着十善之法。
为什么说二地菩萨在持戒波罗蜜多方面最为殊胜呢?在《佛说十地经》中说:“唯诸佛子菩萨住此离垢地时。自性成就十善业道。远离杀生弃舍刀杖不怀瞋恨。有惭有愧仁恕具足。于诸有情有命之者。常有慈愍利乐之心。而此菩萨尚以计度。于有命者不作恼害。何况于他诸有情所起有情想。正意思惟以麁身业而行杀害。离不与取于自财位常知止足。有愍不坏他财位。若物属他有他物想终不于此发起盗心。乃至草叶不与不取。何况其余诸资生具离欲邪行于自妻属常知止足。不求他妻于属他女及他妻妾亲族媒定法。所护女尚不发生贪染之心。何况彼此二形交婚或于非道。离虚诳语常作实语真语时语。乃至梦中亦不能覆见忍乐照以诳他意出虚诳语。何况故犯。离离间语。为诸有情常不破坏。无恼害故而修正行。不将此语为破彼故而向彼说。不将彼语为破此故而向此说。于未坏者令不破坏。已破坏者令不增长。不喜离间不乐离间不说离间语。若实若不实。离麁恶语。谓所有语蜥螫麁犷碜刺于他。令他瞋恨背面惨厉。庸浅鄙恶不可乐闻闻者。不悦瞋忿所出。如火烧心令生怨结。意起热恼不可爱乐。能坏自他心心相续。如是等语悉皆远离。常作润泽柔软悦意。深可乐闻闻者生喜善入于心。风雅典则多人爱乐。多人悦乐。令心踊跃令心悦豫。能净自他心相续语离杂秽语。善思审语时语真语。义语法语。顺道理语巧调伏语。有分段语随时筹量有缘起语。乃至戏笑尚恒思审。何况故出散乱之言。其心无贪于他欲乐及他财位他资具中。不起贪爱不求不愿不生贪心。心无瞋恚常于一切诸有情类发起慈心及利益心怜愍心安乐心润泽心摄益一切世间之心。永离忿恨嫉妬瞋恚。常思顺行仁慈佑益性。得正见随顺正道。舍离种种占卜吉凶邪戒者。见其见正真无谄无诳。于佛法僧起定意乐。唯诸佛子菩萨如是无间无缺护持十善业道之时。引发如是心之意乐。”

正文:如此十种贤善之正法,此时更为殊胜更清净,
      犹如秋天明月常皎洁,寂止光芒此时更美妙。
讲解:虽然在菩萨初地的时候,也在修行实践着十种善法;但是在菩萨二地的时候,对于十种善法的修行,则更加纯净和增上。
就好像秋天无云夜空中,月亮也显得分外明亮清凉一样,二地菩萨因为身语意三门持戒的精严,身体就好像散发着寂止光芒一样地更加美妙。

正文:如果此时自认戒清净,因此持戒就会不清净,
      所以应当常知三轮空,二心散乱也应净远离。
讲解:虽然二地菩萨在持戒方面非常精严,非常清净,但是如果自己在心中产生了“我持戒是如此的清净严格啊!”的念头、认知或者执著的时候,反而会造成持戒并不清净了。
因此,对于一个二地的菩萨来说,应当如同初地时候布施三轮体空一样地,对于持戒过程中的谁在持戒、针对哪个众生持戒、持的什么戒等三轮,恒常远离两种不正确的心态或者说是执著:执著实法的心态,以及执著非实法的心态。
如果是对于一个声闻的修行者而言,假如他对于自己严格持戒的表现,产生了“我持戒真的非常严格啊!”的认识或者执著的时候,并不会有什么过失;但是对于一个菩萨而言,如果他产生了“我持戒是如此的清净严格啊!”的执著,就等于是犯戒了,持戒变得不清净了。如果因为自己持戒清净而产生了我慢心,同样也会导致戒律毁犯。

正文:布施而得享用在旁生,此乃戒律毁犯所导致,
      此种享用终究会耗尽,未来不会再有此享用。
讲解:在前面一章的时候,我们已经知道了“人们虽然都想得安乐,但是没有享用就不乐,了知享用来自于布施,因此能仁首先说布施”一切享用都是来自于布施的道理。
那么,对于有些众生,他因为往昔精进布施的善业,而得今生种种享用非常充足,但是却领受了旁生之身,既比如说马儿有充足的草料、猴子有充足的水果、 家庭宠物被主人悉心照料和喂养等。
这种情况是为什么会发生的呢?是因为他虽然前生布施做的很好,但是却没有守持好戒律的缘故,因此在得到充足的享用的同时,却领受了恶道之中的旁生之身。
换一句话说,如果只是很好地进行了布施,但是却没有很好地守持戒律的话,尽管可以得到很好的享用,但是却得不到善道的果报。
而且,尽管在旁生之中,有着丰富的享用,但是这些因为布施而得来的享用,终究还是会逐渐消耗完的;同时因为自己是旁生的身体,并不会再次进行布施,也不会进行其他十种波罗蜜多的修持;因此在未来生,不但还会在恶道中受生,类似此生的丰富享用,却是再也不会出现的了。
相反,如果能够在布施的同时,很好的守持戒律,不但可以得到享用充足的果报;更可以得到人天等善道的身体,凭借这个身体,自己还是可以继续布施、持戒,修行十种波罗蜜多。这样下去,人天善道的享用就是无穷无尽的了,甚至最终,自己还可以证得最圆满的佛陀果位呢!
所以说,持戒波罗蜜多是非常重要的修行方式。

正文:就在顺缘具足自主时,如果不能守护好自己,
      堕落深渊完全无自主,此后如何能够得出离?
讲解:就在自己现在还是有自主的时候,就在自己现在具有暇满人身、并且已经见到贤善的上师教授自己正法的时候,如果不能很好地守护好戒律,一旦自己堕落进入了旁生等恶趣,到那个时候,时刻处于痛苦之中,根本就没有自主,又如何能够解脱恶趣而再次获得如此珍贵的人身呢?

正文:所以就在讲述布施后,佛陀接着讲述要持戒,
      持戒良田可增上功德,可得无尽善果之享用。
讲解:所以为了防范犯戒所导致的恶趣恶果的出现,因此佛就在一开始讲述了布施波罗蜜多的重要性之后,紧接着就讲述了持戒波罗蜜多的重要性。
并且,持戒波罗蜜多,就好像良田一样,可以让之前布施波罗蜜多的功德,不断地得到增上,可以让自己在未来拥有无尽的善果享用。

正文:各个凡夫以及声闻众,以及缘觉佛众具自性,
      诸位菩提萨埵更贤善,善趣之因持戒外更无。
讲解:正是因为上述的种种原因,不论是对于薄地凡夫而言,还是对于声闻缘觉等进入正法修行的行者的证悟而言,甚至就是对于一切修行菩萨行的菩提萨埵的更深奥证悟而言,种种暂时的人天善趣的根本因,以及究竟圆满佛陀果位的根本因,除了舍弃十种不善、修行十种善业的持戒波罗蜜多而外,再也就没有了。

正文:如同大海不会留尸体,如同吉祥不会伴霉运,
      严格持戒具大自性者,自然不会共犯戒人住。
讲解:当大海中出现一个尸体的时候,大海的波浪,最终会将尸体逐渐地推上岸边,好像大海就根本不喜欢和尸体在一起一样。
如果一个人正在行好运,那肯定他不会有霉运,因为好运的意思本身就是没有霉运嘛。
讲到这里的时候,宗喀巴大师将吉祥(藏文:扎西巴)和霉运(藏文:纳瑙玛)解释成为“这两个人住不到一起”的意思;对于这一点,果让巴大师则说:“这根本就不是两个人,大师你却解释成了两个人,可真是搞错了啊!”
为什么说这个地方不是两个人的意思呢?在月称菩萨自己对于本文这个地方的注解中说:一个是吉祥的意思,一个是霉运的意思。
但是,圣天菩萨所撰写的《中观四百颂》,共分成一十六章,每章二十五颂,前八章主要讲述世俗谛的法义,比如说无常、苦、空等等。在每一颂,或者说是每一个四句偈中,都会讲述一个故事,而月称菩萨也对此文进行了注解。在该文中,曾经出现过扎西巴和纳瑙玛的故事,但是在该文中,这两个人是形影不离,时刻都在一起的,用来说明我们的蕴身和遍行苦之间的关系是不可能分开的。这个意思和本文这个地方要说明的意思恰好是相反的,因此两个人的解释,并不能用在这个地方。
和大海不留尸、吉祥无霉运等比喻同样的道理,对于一个能够严格守持戒律的已经安住于菩萨二地的一个大修行人来说,他自然就不会和那些时刻违犯戒律之人共住,不会和他们为伴。

正文:谁持戒律、观谁、如何戒,如对如此三轮有所缘,
      即称世间持戒波罗蜜,三轮无著即为出世间。
讲解:和前面布施波罗蜜多一样,当一个修行的菩萨,在观待哪个众生、守持什么戒律、谁在守持戒律等三轮方面,如果还存在着所缘的话,那这种持戒,就只能是称作世间持戒波罗蜜多了;而一旦这个菩萨,能够三轮体空地毫无所缘地守持着戒律,那就可以称作出世间的持戒波罗蜜多了。

正文:佛子非真三有中称雄,犹如月亮之光无垢染,
      秋天夜空清凉月光般,清除众生心中之热恼。
讲解:对于持戒非常严净的已经处于二地的菩萨而言,轮回三有已经不能在实际上约束他了,对他而言,整个的轮回三有就好像不真实的一样;虽然如此,这个菩萨因为自己修行所获得的功德,却让他能够在三有轮回之中成为最尊胜之人。
因为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犯戒的错误,因此第二地也就称作是离垢地了。
这个处于离垢地的菩萨,就好像秋天无云夜晚皎洁的月光一样,可以将轮回中一切众生心中的烦恼热恼全部清除。

《入中观论》之第二章发心二地章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