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利美言教 > 利美教言 >
非常珍贵的开示
时间:2009-01-17 20:30来源:未知 作者:大幻化网编辑 点击:
最近看到了几张康卓慈玲球珑不同时期的照片以及很多高僧大德拜见她的一个短片,内心的震撼无法诉说,用世间所有最优美的词语来赞叹这位最伟大女性上师都不为过。 索甲仁波切在《西藏生死之书》中说:顶果钦哲仁波切尊她为「精神上的母亲」,经常说他感到非常

 


图片1

图片2

 最近看到了几张康卓慈玲球珑不同时期的照片以及很多高僧大德拜见她的一个短片,内心的震撼无法诉说,用世间所有最优美的词语来赞叹这位最伟大女性上师都不为过。      

索甲仁波切在《西藏生死之书》中说:顶果钦哲仁波切尊她为「精神上的母亲」,经常说他感到非常荣幸,因为在所有喇嘛中,她最尊敬和喜爱他。每当他看见康卓慈玲球珑时,都会拉起她的手,温柔地抚摸,然后慢慢地把她的手放到自己的头上;他知道那是唯一能得到康卓慈玲球珑加持的方式。,

以下转自改版前台湾悉达多本愿会网站关于康卓慈玲球珑简介:

    康卓慈玲球珑(Sang-yum Kusho Khandro Tsering Chodron原文逐译是圣母及圣同伴、伟大的佛母、永恒的法炬)是位灵性圆满的瑜伽女。她是已故的第二世宗萨蒋扬钦哲?确吉罗卓仁波切的妻子。第二世宗萨蒋扬钦哲确吉罗卓仁波切是位颇富盛名的利美上师,他一九五九年圆寂,是第一世蒋扬钦哲旺波的事业化身,他是《西藏生死之书》作者索甲仁波切的根本上师。  

     康卓慈玲球珑的家族传承-拉卡藏(Lakar  Tsang)是相当古老的。格鲁派的创始者宗喀巴(Tsongkhapa)曾经来到这个家族请求布施,得到慷慨供养的长袍(僧袍)-是白色的(Kar)毛织品(la),这就是这家族得名的由来。宗喀巴深觉这是一个吉兆,又预言这家族将会兴隆,将会成为西藏所有佛教宗派的主要护持者。自从宗喀巴赐福后,关于这个家族的预言完全实现,其家宅也成为安多人朝圣之处。

    十九、二十世纪之间,拉卡藏家族和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建立了非常亲密的情谊,其家宅也成为许多利美上师的避暑圣地,有巴竹仁波切、米旁仁波切、第一世蒋贡康楚仁波切及钦哲旺波仁波切。康卓慈玲球珑佛母的家族目前和林格萨(Gesar of Ling)的情谊也很亲近。

     第二世宗萨蒋扬钦哲哲?确吉罗卓仁波切在四十多岁时生了一场重病,弟子们都请求他给予开示,但均无所获。直到他的私人秘书在清理其卧室时,在地毯下发现了一件记载有一连串预言的卷轴。秘书将卷轴呈给第十一代锡杜仁波切,他是第十六代大宝法王的老师,也是第二世宗萨蒋扬钦哲哲?确吉罗卓仁波切的挚友。预言中显示第二世宗萨蒋扬钦哲?确吉罗卓仁波切将与康卓慈玲球珑佛母结婚。

康卓慈玲球珑成为第二世宗萨蒋扬钦哲哲确吉罗卓仁波切伟大的灵性之源。她专注于修法、研读、以及成为一位开悟的女瑜伽士。顶果钦哲仁波切是第二世宗萨蒋扬钦哲哲?确吉罗卓仁波切的大弟子之一(另一位是德松仁波切),他定期前往锡金探访康卓慈玲球珑并接受加持。

    康卓慈玲球珑目前不公开传法,事实上,在惯常性法会中,她也很难得传法于亲近的弟子们。然而,自从她的丈夫圆寂后,她就成为注目的焦点,是第二世宗萨钦哲哲?确吉罗卓仁波切弟子们的伟大灵性之源、加持之源。

    康卓慈玲球珑佛母如同萨雍旺姆(Sakyong Wangmo 女性的大地守护神),创巴仁波切回想起第二世宗萨蒋扬钦哲哲?确吉罗卓仁波切圆寂的那份失落伤感,如同他回想起第十六代大宝法王圆寂时的感伤。他说:「真是非常适时的。康卓慈玲球珑佛母是来启发我们的灵性,如同包裹我们伤口的绷带。虽然有许多喇嘛来访,她是我们接待过的唯一”伟大佛母”。」

康卓慈玲球珑的珍贵开示

她--康卓慈玲球珑,是西藏佛教最受尊重的女上师,也是第二世宗萨仁波切--蒋扬钦哲.秋吉罗卓的夫人。

    因为她一直隐居在锡金,近几年旅居法国,平时很少见人,一直隐修。关于她的照片、录像、开示很少,因此非常珍贵。

    她是我最尊重的一位女性上师,记得7年前,我去宗萨寺旅游,在一位藏人的家中做客,发现一张女性的照片被供在佛龛上,我觉得很特别,走过去看时,心几乎停住,照片中的她散发着自然、温暖、安详的气息,我第一次知道有一种美可以那么自然的从内透出。

    去年5月,白雅仁波切从法国回来,带回一盘有她、白雅仁波切以及索甲仁波切共同念经的十分钟的录像带,还有一些关于法国之行的照片,片子中的她含蓄的微笑,优美的打着手印,明亮的眼中闪着智慧的光芒,让我真实的感受到度母在人间。

    今天无意中看到关于佛母的这篇开示,它刊登在几年前台湾悉达多本愿会的网站上,我的心再一次缩

紧、停住,我知道这就是智者力量。

    以下是从悉达多本愿会网站上转载的佛母开示全文:

    “本篇为那洛巴学院院长茱蒂丝.李福(Mrs. Judith Lief)访问慈玲佛母之会谈记录。时间为一九八一年十二月,当时佛母正访问美国科罗拉多州的博德市(Boulder)。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茱蒂丝.李福:首先,非常感谢你能和我们一起访问此地,我了解你每天花相当多的时间在修持方面,你能谈谈一些关于你的每日修持吗?

慈玲球珑佛母:传统上,我们不谈论这件事。正确的说法是,我们不说:「我」做这个,「我」做那个。

 

茱:这次你首次访问西方世界,旅程中你有那些观察?你访问过那些地方?

佛母:到处看看是很有趣的。佛法中心似乎很兴盛,值得去看看。我访问过伦敦、巴黎、大宝法王驻锡地、敦珠仁波切驻锡地、法国的道敦闭关中心,也去过丹麦的大宝法王中心,目前由天噶仁波切驻守。

塔萨祖古仁波切是已故之钦哲仁波切(第二世宗萨钦哲确吉罗卓仁波切)的弟子,他邀请我前往访问。由于,我们远道而来,也将去访问他,何况如今他的住处就在附近,更应该趁此机会前往。在伦敦,我会见了创巴仁波切,他邀请我们访问博德,因此我们来此地停留一星期。

对于访问过的国家,风景是最吸引我的。黄金泉(Eldorado Springs)附近风景很像我住的地方、像西藏的乡野,那裡的岩石就像紧靠我住屋的岩石。

在伦敦,有一天早晨见到雪景,就回忆起西藏的往事种种,很是伤感。在巴黎,我们住宿处靠近圣.日耳曼.德布雷教堂,每天早晨。我习惯走到卢森堡花园,所有的人都脸上显示着焦虑、愠怒及漠然!我想:为什么他们有如此多的困扰?一定是因为他们被教导成想的太多、想一些困难的问题。从人们呼吸的方式,你就能说的出那些人有某些心理的困扰。

 

茱:传统上,如何教导孩童修习佛法?

佛母:首先,有位专任教师教导读书写字,然后,就教导佛法,开始是教态度,教生活中修法的正确方式-也就是说,修法的价值观。如果你使孩童受此感染,以此扶养他们长大,他们就发展出佛性。

茱:此地,对此项工作很难有助益的文化。创巴仁波切许多弟子都有家庭,以某个观点而言,是处于反佛法的文化中。

佛母:如果小孩自年幼时被教导一种思考方式,是以一种不同方式的思考,那么以后就很难解除它。当孩子幼小时,你教给他们什么,这是非常重要的,这就像一枝嫩枝,如果你响曲它....

茱:就像细枝弯曲,树木也就弯着生长。

佛母:正是如此。最好的方法就是从孩童时期就教导佛法的价值观,不论在美国现实情况下,那会有多困难。你以信心、善意、毅力慢慢地教导孩子。他们被训练以此种方式、「弯曲」以此种方式,这都将有助益的。

茱:有没有女性祖古的传承?那洛巴学院很注重祖古传承,但是关于女祖古却很少听闻。

佛母:事实有许多女祖古,通称为「尊者(Jetsun)」。此传承始于益西措嘉(Yeshe Tsogyal),然后,当然是有玛吉拉准( Machik Lapdron)。

茱:在西藏,你认识创巴仁波切吗?

佛母:是的.我们受教于同一位老师,我们一起接受已故的钦哲仁波切(第二世宗萨钦哲确吉罗卓仁波切)的开示。就是如此,没有特别的逸事趣闻。

茱:从那时候到现在,你觉得他有任何改变吗?

佛母:他已脱下僧袍了!但对我而言,他一点也没改变。

 

茱:对于博德噶玛宗社区有何印象?

佛母:这里的方式,我很熟悉,因为它是传统的。我感到仪轨与纪律的原理传授适宜。金刚上师在此也得到应有的尊敬。我深觉这是一个好地方。

茱:最近几年来,有许多上师来到西方,是很惊奇的事。最近大宝法王在西方世界圆寂了,很令人悲恸,但也是一种的加持。

佛母:已故的钦哲(第二世宗萨钦哲确吉罗卓仁波切)给予我一些个人的开示及指导,因我到西方之后已得实践。我同意你的话,大宝法王在此地圆寂,是对此地的加持。

茱:你曾去过日本吗?

佛母:尚未,但是。我到过锡兰去参观佛牙。在一九六0年代,当地举行佛教徒大会,我以锡金代表前往,这只是旅游锡兰的一个藉口,我夹杂在人群中以凑足锡金的代表人数。能够参观许多圣地,是很受益的。

茱:你会去洛杉矶佛法中心吗?

佛母:此次不行。

茱:如果你能去.那有多好。

佛母:将来或许有一天会有机缘。

茱:那洛巴的学生若能在乡间和你共度一个月,将会很兴奋。

佛母:也许会有机会,以后我们再谈。

茱:顶果钦哲仁波切今年春天访问博德,然后,今年夏天大司徒仁波切访问我们。

佛母:今年夏天,我和锡杜仁波切在伦敦相处一段长的时间,你们真是幸运。

顶果钦哲是已故钦哲仁汲切(第二世宗萨钦哲确吉罗卓仁波切)的首席弟子,听到他近来的说法实令我感动,我想:这就是表示着当我们说:「愿喇嘛的加持进入我身。」

茱:今年那洛巴研究院再度主办基督教与佛教思想家大会。去年这两个宗教团体的与会代表有伊多老师(Eido Roshi)、大卫.史丹惹斯牧师(David Steindl- Rast)、及一位基督教卡美来派修道女德莎比勒克,她的一生几乎都过着蜇居隐遁的生活。

佛母:在西藏,也有尼师从事「终身闭关」的修持。

茱:我想我们学院的学生在戒律方面可能不及传统的西藏僧伽学生。

佛母:这仅是开始,而且你们正进行的很好。

茱:西藏四大佛教宗派之间主要的差异是什么?

佛母:都是可信的佛陀教化,都是为了解心灵的本性。宗派的差异仅是表现在外的法门而已,它们都朝向开悟本性,若能开悟,成就都是相同的。例如宁玛派和噶居派视虹身(Rainbow Body)为殊胜境地,诸如此类说法。然而,在西康,我知道有几位格鲁派喇嘛圆寂时现出虹身。当我们精进修持自己的传承时,也应该认识其它宗派的特质。

 

茱:在西藏你曾听说过香巴拉(Shambhala)吗?

佛母:是的,但是我不适合讨论这件事,你应该向创巴仁波切请教我们的谈话最好不要超越访问内容。我觉得你们已经有创巴仁波切为上师,你们所需要修习的都能从他那儿学习到。

钦哲曾经交待我:「永不传法。」以我的立场,传法将会引起误解。关于佛法修持,我能提供的一些经验是-如果你有感恩之心,那么你的一切将吉祥圆满;相对的,如果你有疑念,障碍就会随之升起。就像如此,是不是?

选自 白玛康卓的博客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