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利美言教 > 大师传记 >
全知噶玛多吉尊者略传(蒋杨罗松华丹仁波切根本上师)
时间:2010-09-26 09:48来源:未知 作者:大幻化网编辑 点击:
全知噶玛多吉尊者略传 图片1 顶礼具德大恩上师! (全知噶玛多吉尊者前几世的传记,已有相关的文字记载,鉴于篇幅所限,此处不予赘述,只着笔于尊者今生之人间显化。) 一、乘愿再来 尊者降生 四川省甘孜州白玉县赠科乡帮宗寺洛嘉护法殿附近有一户人家,男女

全知噶玛多吉尊者略传


图片1
全知噶玛多杰尊者法相



顶礼具德大恩上师!

(全知噶玛多尊者前几世的传记,已有相关的文字记载,鉴于篇幅所限,此处不予赘述,只着笔于尊者今生之人间显化。)

一、乘愿再来  尊者降生

    四川省甘孜州白玉县赠科乡帮宗寺洛嘉护法殿附近有一户人家,男女主人分别叫做阿杰和刚措。藏历土马年六月初十(西历1917年),他们的长子在夫妇俩外出谋生地甘孜县伴着稀有吉相出生了。此婴生而胞衣裹覆,破衣而出时即口念“嗡 吽”三字。是时,天空展现五彩霓虹等瑞相。众皆惊喜,都认为他定将成为一位利济大众的圣者。当地的扎嘎活佛更连呼:众生怙主!众生怙主!为其取名为噶玛多吉(噶玛,梵文“事业”意;多吉,藏文“金刚”意)。

尊者三岁时,由父母带回白玉县老家,其大伯父阿措即开始了对他的启蒙教育。尊者从小就天赋聪颖,智力超群,显示出诸多与众不同,如五岁时即精通藏文的读写;曾因顽皮从三层楼跳下竟毫发无损等等。

二、闻思修行   弘法利生

     尊者六岁时,善知识切让塔耶为皈依师并受梵行居士戒。十岁时,对萨迦派的各种传统仪轨完全精熟,其超凡慧力令人惊叹。十一岁时,即掌握了五明之一的工巧明;十二岁至十五岁,被当地的一施主请至家中念诵《甘珠尔》和《丹珠尔》(即《佛语部》和《注疏部》)。善知识切让塔耶对尊者十分欣赏,意味深长地称其为佛之化现。

    早年藏地各派对于出家有相应的规定,如萨迦派规定必须到日喀则地区的俄尔寺剃度后方可出家。十六岁那年,尊者遵师嘱前往拉萨地区朝拜并到俄尔寺,在大堪布阿旺亚登嘉措前受戒,得法名阿旺切让僧格(“语自在智慧之狮”意),并听受了萨迦派深法宝训道果等诸多法要。后又至萨迦寺,于萨迦法王座下领受了萨迦十三金法等法典。归途路过拉萨色拉寺又去听受了摄类学(因明学的启蒙课程)。善知识切让塔耶对尊者此行中表现出来的于法敏学、于物无贪之心深感满意,回来后即尊者在寺中按惯例闭关修喜金刚。

    十八岁时,善知识切让塔耶指示尊者到宗萨寺五明佛学院求学。尊者到佛学院先行拜见第二蒋扬钦哲确吉罗卓仁波切,请教于此处是否能学有所成。令人惊喜的是,他得到了这样的回答:你是全知索南僧格(萨迦六庄严之一)的转世,一定会有成就的!随即尊者在其导师仁钦多杰堪布安排下,开始了他长达八年的学院生活。这期间,三年后即尊者二十一岁时,已精通十明,当上了学院的师。教学的同时,他亦于蒋扬钦哲仁波切处得到了藏密四大教派的各经续部的传承。尤为值得一提的是,期间,藏区各个教派经常在宗萨寺佛学院举行辨经大赛, 尊者在比赛中屡屡智辩无敌,脱颖而出,显示了无碍的辩才。理塘法王(当时黄教的一位辨经高手)欣喜地感叹:“这里出了一位全知!”尊者冠以“全知”的称号即由此开始。

    二十六岁时,尊者学成归来拜见善知识切让塔耶。老人家虽年事已高但身体健朗,得知弟子于外求学圆满又带回了“全知”的称号,善知识切让塔耶感到非常满意,随即命人给尊者造了一张具有藏地草原特色的土床。于是,师徒二人开始在寺庙附近的观音山上(此山曾被认证为观音菩萨的道场)一起闭关。期间,善知识切让塔耶请尊者坐在床上为自己传授十三部大论,并说:“我今生没有多少时间了,来生将主要以传讲这十三部大论为己任。”随后又将自己的课诵集转交给了尊者。在后来共修日子里的一天,两人心中同时现出了理塘贡嘎将参活佛,并追忆起他曾是尊者若干世前的上师。善知识切让塔耶即令尊者去理塘拜师,不久他于此关房在一次从容地表演完金刚舞后不可思议地坐化了。

    前往理塘的途中,尊者路过离家乡不远的阿宗寺(昂藏寺)。于此求宿的那天,恰遇以前认识的一位大德 堪布曲培。尊者很惊异地问他:“您这样的高僧大德,来这里能学些什么呢?”堪布回答说:“修行成就与否不在学问高低,况且这里的阿宗甲色仁波切是真正的无垢光尊者。”闻听此话,尊者也想借机拜会。于是,次日向仁波切请教了许多问题,这些问题都一一得到了圆满的回答。但因有计划在先,尊者还是毅然前往理塘拜师。

    与贡嘎将参活佛相见的那一刻,累世师徒之缘的微妙殊胜令二人均不由得心生感动。尊者于是在此根本上师前求法并如法修习。三年之后,活佛告谕尊者:你于萨迦派的各种法要都已掌握,无需在此久留,回去后先闭关修玛哈嘎拉(密法中无上瑜伽部的一位本尊),再去找阿宗甲色仁波切求得宁玛派的大圆满传承,以此为缘起积极为将来弘法利生做铺垫

                              图片2

    尊者修玛哈嘎拉修得功德圆满,期间出现了许多成就之相,如:得以面见本尊;曾得白度母、空行等示现;别人见其变成了本尊玛哈嘎拉;于干枯草皮上令清泉汩汩而出;在石壁上留下深深手印等诸多胜迹。另外在修此法时曾受到宁玛派鹿王护法的指示,告知他应去打莫寺(紧邻帮宗寺的另一个宁玛派寺庙)当堪布。尊者出关后如约在打莫寺执教两年。在这期间,上师贡嘎将参活佛曾来到帮宗寺的洛嘉护法殿供护法(护法殿与帮宗寺相隔一段距离,内供玛哈嘎拉像。当年为萨迦班智达和嘎托寺的嘎万益西崩依神力所建,许多著名的高僧大德如全知麦彭仁波切等都曾莅临过此殿),并广供僧众。送别的路上,在半天的旅途及一夜安顿的时间里,尊者又向活佛求教窍诀和法要。求法时还出现过这样一幕,尊者的经书突然被风吹得四处飞扬。活佛见之立刻展颜授记,这成为尊者将密法传承发扬光大的一个殊胜缘起。分手时活佛明示尊者,这次传法将成为师徒二人此生相伴的最后日子。果真活佛回去之后不久就圆寂了,尊者成为传承活佛衣钵的两个最优秀的弟子之一。

    此后尊者依恩师所嘱来到阿宗甲色仁波切处求受大圆满的传承,并专心修行。期间,尊者曾于休假时回帮宗寺探望,当时寺里的僧众一致请求尊者留下来当住持而不要再回阿宗寺了。尊者答曰:我不能中断大圆满传承的修习,应该遵照上师之意将其修学完整。如此,尊者在阿宗寺安住了九年。

    九年后,即尊者四十一岁时,萨迦法王来到宗萨寺,特邀尊者过去一起议事。鉴于当时的政治环境,法王请尊者一起前往印度,到那里尊者正适合做法王儿子们的具德上师。当时尊者没有立刻答应,而是要求先请示阿宗甲色上师。阿宗甲色上师做了如是回答:“因果显现时无需躲避。”于是尊者便留下来随上师一起教化康藏地区百姓。

    之后,果然风云突变。时逢西藏解放运动,尊者与他的上师等许多人都被抓到白玉县的多科寺受审。但经过审察,尊者不久后即被释放。临走时尊者边祈祷边从大殿经架上摸了本书随身带上。(此书即《米拉日巴尊者传》,后来成为尊者及其传承弟子修行及弘法的一本重要指导书。)

    尊者先回到家里,但即于当夜梦中得到了玛哈嘎拉的指点,随即躲入山中。因尊者曾当过堪布,当地政府有理由将他再度收监。在之后的六日六夜里,尊者唯以禅定为食。这时候有一只慈乌鸟及时地飞来(一种吉祥的老鸦),回答了他心中所想,即如何设法与金刚兄弟彭措挪布取得联系。尊者如示而行,在彭措挪布的侍佑下,来到本乡洛巴附近一个安全的山洞里,进而又拿到了所需的全套《大藏经》。尊者为祈求汉藏和平,将《大藏经》念诵了三遍(念诵一遍需百余天)。

    以前面提到的《米拉日巴尊者传》为契机,尊者潜心追随圣者行旅,在其后长达十二年的时间里,辗转于洛巴村周围的十多个山洞闭关修行。这期间发生了一些尊者神通示现普渡众生的趣事。如尊者能洞悉周围人的想法,能于施主到来之前就先行帮助超度了他家的新亡,还有人经常见到山羊等动物跪拜其前听经的情景等等。

    帮宗寺的长老蒋扬唐凯圆寂前写信嘱托尊者,请他务必将来担当帮宗寺住持以复兴道场。尊者此时已完全修学圆满,为感谢前面两位深恩大德上师的教诲,尊者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这个请求。但当见到随信送来的一双鞋子时,以此缘起,尊者预言自己不久将会有牢狱之灾。

    果然于其后的一天,尊者的弟子们想接他到山下讲法。当天晚上尊者即得到空行母授意:此次下山将会被抓,但会对众生有益。于是,尊者毫无畏惧如约前往。结果不出所料,讲经结束的同时,抓捕之人即至,大家不由得陷入恐慌。这时尊者慈祥地宽慰大家:“昨晚我曾梦见观音山上升起彩虹,这表示我一定会回来的”。

    其后长达十年被关押的日子里,尊者从未间断过弘法利生。他在劳动改造的同时向周围的信众宣讲佛法,引导众生断恶修善,指示究竟解脱之道。后又经蒙圣士指点(居北俱卢洲住持佛教的巴沽拉尊者曾予开示),尊者对于出狱后如何开展弘法利生事业也有了明确的打算。

    文革过后,年近花甲的尊者终于重获自由。尊者摄受了一大批善根深厚的出家和在家弟子,传授佛法法要。他还带领大家顺利地修复了被毁坏殆尽的洛嘉护法殿,复建整顿了帮宗寺和其它两处建在山里的道场。有趣的是,在复建的过程中还发生了许多神奇故事。比如,一次大家正为弄不到绘画用的毛笔而发愁时,一只黄鼠狼突然窜了进来,随着尊者大喝一声“啪”,它正好落在尊者面前。在场众人分明看到它紧接着起身逃走时滴血未流、毫发不损,而一条光鲜的长毛尾巴却留了下来,刚好够做所有彩绘的毛笔之用。真是德感天地,诸佛加被!

    此后,尊者在这几处道场精勤无断地讲经传法,尤以广转大圆满修行引导之法轮,一时教化了无数信众。尊者因其博学及证悟功德、以及能任运宣讲四大教派的各种法要而声名远播,吸引了各方各教派僧俗修学者前来求法。尊者的亲近弟子更是常随师学,闻思修证而有成就者众多。有些弟子已成为具德金刚上师在全国乃至世界各地弘扬佛法。在尊者已圆寂的弟子中,有众多成就之相:如遗体荼毗出五彩舍利,遗骨显现佛像,天呈五色霞光等等。其中一位从西藏昌都贡觉县来的弟子扎西惹德早年曾一度跟随尊者住在山洞,最终圆满获得了虹光身成就。

尊者当年在山洞闭关期间曾做过《现观庄严论》、《入中论》等经论的注释,更与米拉日巴尊者相仿,写就了大量精深而优美的道歌,可惜的是这些珍贵文稿均在文革期间被烧毁。所幸尊者所著的关于“大圆满”及“轮涅无别”的三本窍诀集得以保留,成为他及传承弟子们弘法的重要指导教材。

 

三.示现涅槃  恩德永驻

    尊者此生在人间的寿命,尊者早在狱中即已知晓。当时有一天深夜,尊者见到从铜色吉祥山来的两位护法告知尊者,他于七十六岁时将去往莲师的邬金刹土。

果然于那一年的年底,尊者示现法体欠安。在为众弟子慈悲宣讲《金刚亥母》法完毕后,尊者语重心长地说:“近来我的健康状况不尽如人意,今天是我最后一次的讲授了,此后你们可要更加如法精进修习啊!”接着又说:“年后的正月十四是米拉日巴尊者的祭日,可算是个殊胜的日子”。当时已隐隐流露出即将圆寂之意,但弟子们却不曾领会。

    转年的正月初十,尊者在弟子们做完会供后,自称此次的病恐怕不会好转了。此前尊者曾于定中见到观音山上满是莲花生大师的经书,这些经书随后变成一座白塔,而他自己悄然融入了塔中。所以,尊者嘱咐弟子们将来可将他的舍利塔修在此山上。正月十三日那天,尊者还饶有兴致地邀请弟子们一起到房顶上转了一圈。十四日正午时分,尊者示意弟子们退下,又嘱七日后方可开门,而后呈右侧吉祥卧,安然回归光明法界。

    一代大恩怙主 释佛时佛教十六尊者之一巴沽拉、米拉日巴大师的心子之一雁总顿巴、全知索南僧格等大成就者的化身和转世 全知噶玛多吉尊者就这样圆满了这一生的弘法利生事业,究竟安稳地示寂西去了

 

后记:尊者的法体遵照阿宗珠巴法王的指示,在寺内安放了两年后于观音山荼毗(当时的遗体仍肌肤柔软有弹性),当日亦出现彩虹贯空、五色舍利等祥瑞之相。尊者的法骨在帮宗寺镀金觉沃佛像等多个佛像中供奉。曾包裹尊者法体的法布,绘上了尊者圣像及萨迦派深宝法训道果诸传承上师像,成为可供后人瞻仰的唐卡。观音山半山上尊者的舍利塔及许多山洞中的佛像如理建成,具信徒众供奉的层层叠叠的经幡,今日仍漫山起伏,迎风飘展。

 

此传记由尊者的弟子根据目见耳闻的事实整理记录,仅记述了尊者在人间显化的部分事迹。然而依尊者修证功德,其在非人间广度众生的事迹,实非博地凡夫的笔者所能如实了知的。未尽之处敬请诸佛菩萨上师及读者宽恕。

    

(此中文稿经汉地信众多次祈请,尊者当年长随弟子蒋扬罗松华丹仁波切口述,由仁波切之沐恩弟子益西拉姆整理于北京回龙观之净寂道场。 公历2006年春)

 

生生世世不离师  恒时享用圣法乐  圆满地道功德已  唯愿速得金刚持

此福已得一切智  摧伏一切过患敌  生老病死如波涛  愿度苦海诸有情



   
图片3
噶玛多杰尊者在观音山石头上留下的手印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