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利美言教 > 大师传记 >
密主--蒋扬洛德旺波仁波切
时间:2008-12-26 09:18来源:未知 作者:索达吉堪布等 点击:
密主--蒋扬洛德旺波仁波切 第一世钦哲汪波心子---蒋杨洛德汪波仁波切法相 密主蒋扬洛德旺波仁波切是近代藏传佛教非常杰出的一位佛学大师,乃文殊菩萨的化身,是第一世利美法王(蒋扬钦哲旺波)的心子,也是第二世利美法王的根本上师。他无教派无偏执地将各派

密主--蒋扬洛德旺波仁波切
          


第一世钦哲汪波心子---蒋杨洛德汪波仁波切法相

    
密主•蒋扬洛德旺波仁波切是近代藏传佛教非常杰出的一位佛学大师,乃文殊菩萨的化身,是第一世利美法王(蒋扬钦哲旺波)的心子,也是第二世利美法王的根本上师。他无教派无偏执地将各派传续的各种由印度传入的各种灌顶的修法、注释等整理编写成了《续部总集》,被各大教派广为推崇。在他的一生中依止的上师无数,接受了许多珍贵教法,并按要求严格修持,且将这些法要传续给了许多具缘弟子,利益无边教众……
蒋扬洛德旺波仁波切的父亲名叫巴桑罗布,母亲名叫策仁西,他是康区木雅•维色土司王的后裔,于藏历第15胜生周火羊年11月3日朝阳初生之时,伴随各种殊胜瑞相,出生于后藏也如桑珠啧(汉意为乐成就顶)。仁波切从小就以各种非凡的特质令身边的人不禁意想他的前世是一位尊贵的修得圆满的修行者。仁波切从六岁开始学习藏文知识,九岁时近入萨迦祖寺之一的俄•艾旺曲登寺,依止塔哲大堪布•香巴根呷登真受持圆满居土戒,从学习、背诵《四小续》到各派主修的七大经籍等,他都体现出超乎常人的智慧,被师友们赞叹不已。
据说,在他背诵《大树经》时,曾在梦中清晰地见到萨迦祖师卓巴坚赞,并要求仁波切传续他的教法。后来适年时,由塔哲大堪布•香巴根呷登碧加称为“堪布”,班洛•囊卡加称为“业教师”受持近圆戒,出家戒,及不同传续的“菩萨戒”,并依缘喜金刚彩砂坛城获得密法灌顶、得授“三戒”,从此如护眼般守持戒,并得赐名:“蒋扬洛德旺波”、“罗追曲吉尼玛”。据传15岁时,蒋扬洛德旺波于大堪布塔哲•香巴根呷登碧加称座前历时六个闻受《道果弟子释》。在闻受“前行”时便断除了此生之执着;在闻受“三续引导”时便真实了悟“轮涅无别”的见地,无论在禅定中或在平时,这种见地都未曾与他的心性分离。此后,结束气脉法的学习,他为了牢固此“心续”,便以8个月闭关修持《喜金刚》、《大日如来》、伏魔四臂金刚手菩萨、怙主•卓宗玛、红色三尊等,并持双日斋上百次,在后来到康区后,又于宗萨、呷虎山谷、呷磨叨仓等地闭修;卓宗玛内外密三续、《续部总集》,灌顶前行、不动佛、成就王续长寿法,行部、事部、瑜伽部、无上瑜伽部等各续部的诸多法要……,在闭修《成就法总集》中的部分本尊时,得度母亲现加持。23岁时,他被奉为俄•艾旺曲登寺的金刚上师,对本寺的各方面进行了大力的“建设”与“完善”,并新创“夏聚法会”为常驻近处的僧众传法等,同时也使周围百姓的经济、生活等得到了巨大推动。
28岁时,被奉为塔哲宫的沙布隆(藏文“夏仲” ),后在德格土司王邀请下前往康区,沿途在各寺院设立“三事仪轨”法会制度,并宣讲法要。
在去德格之前,大堪布•香巴根呷登碧加称曾诏见蒋扬洛德旺波仁波切,把他从《木马八部》中整理出的一本目录——《百法灌顶宝蔓》交给了仁波切,要求按此目录整编出一部概括关于各续部中的各种法的灌顶的诠释及修法,仪轨的典籍,并明示要依止如同蒋扬钦哲旺波一般的上师。
到德格不久,蒋扬洛德旺波仁波切便前往宗萨寺拜见蒋扬钦哲旺波大师,大师以长寿三尊灌顶开启了他们师徒的殊缘。从此,便获得各种法要的诸多传承、灌顶、引导、诀窍……
后来,蒋扬钦哲旺波又要求蒋扬洛德旺波整理俄派七大坛城灌顶法,使其回想起大堪布的法旨,于是立即答应,并把《百法灌顶宝蔓》献于大师过目,得法诣,要求整编《续部总集》。蒋扬钦哲旺波仁波切还根据目录,为蒋扬洛德旺波仁波切传授了其中一些未曾得过的灌顶,又令其于蒋贡•康楚仁波切处闻受由玛巴、欧巴、觉囊而传续的传承及灌顶等。
在波宗寺由法王八思巴修塑的玛哈噶拉像前卜卦,得三次上好卦相,定能无碍完成此书,便于铁巴年在土登雷黑仁波切的协助及蒋扬钦哲旺波和蒋贡康楚两位大师的指导下历时5年完成《续部总集》的整编,兑现了圣者的诺言。蒋扬钦哲旺波仁波切.蒋贡洛珠泰那等人集结金刚乘甚深教法精要并汇编成《成就全集》、《大宝伏藏》、《教诫全集》和《道果》、《道果弟子释》等书。后又经十年之久,花费藏银五仟余两,将其雕刻成版,花费1500余两造相关坛城图315幅以及必须的各种法器,铁兔年前往山谷圣地圆满闭修部分相关未完成的修持。水龙年元月回到宗萨,正逢蒋扬钦哲旺波仁波切大病,虽请住世亦无转机,于21日圆寂。于是,蒋扬洛德旺波担任金刚上师为钦哲旺波仁波切举行了荼毗大典。25日,便为德格、昌都、呷丹、察雅、理塘、庶豪等地的萨迦派寺院的普巴喇嘛及僧众讲授《续部部集》中的300余灌顶及《喜金刚续》,后以长寿三尊的灌顶,于9月22日(佛天降日)引导圆满此次传法。
之后,他又依止俄•蒋扬仁青多吉闻受了未从钦哲仁波切处闻受的《瑜伽部》的法要。
在一生中,蒋扬洛德旺波仁波切依止过的主要上师有塔哲大堪布•香巴根呷登碧加称、大堪布•香巴•登直、康拿•黑绕加措、晋美巴登、蒋贡康林•颜登加措、蒋贡康楚•罗珠它耶、大绕堪布•米旁森格绕杰、土登曲宗卓巴、米旁仁波切、蒋扬钦哲旺波仁波切等四十余位上师,闻受的法主要有:新译及旧译的续部灌顶315,以《道果法》弟子释、会众释为主的各种“大引导”25,《觉囊引导百集》等150引导、《甘珠尔》、《丹珠尔》及各种显密经典、吾集等的言传280部,以《成就法总集》的灌顶为主的上千余灌顶,《大宝伏藏宝库》完整的言传灌顶,《时轮金刚续》,《喜金刚二品续》等密秘言传……并且,通过对这些法的闻、思、修获得了殊胜无上的修证成就,被信众传说是密主金刚手菩萨的化身。具有非凡超众的神通与咒力。
有一次,在阿木拉山上,他住札的帐篷被雷击中,而他却毫发无伤,且在迦裟中捧着滚烫的“雷液”让侍者倒掉,令众人不禁生信。
又有一说,理塘地区的——德贡•安江仁波切是一位众所周知的活佛,实名贡呷坚赞活佛,曾在山上闭修玛哈噶拉时,打开窗户探日头,见从对面的山林中走来一队人马,心存猜疑。不一会儿,这些人启门而入。活佛知晓是察雅恶鬼,为首的是一个走火入魔的僧人,坐在活佛修法的桌上,欲伏活佛,活佛转念将其观想为自己的根本上师噶•拿旺累巴仁波切、把蒋扬洛德旺波上师观想于头顶,俯首顶礼,恶鬼随即消逝。后来,活佛常向众人提及此事,说蒋扬洛德旺波仁波切不愧是密主的化身,他所具持的咒力神通却实非凡……
蒋扬洛德旺波仁波切于68岁圆寂,圆寂前微笑不语禅定2天,11月30日神奇香味弥漫周遭、彩虹映照天空、大师示现圆寂。五天后,法体自然缩小,小到可以放在小盆里,在没有任何燃烧物时突然自己燃烧荼毗……
蒋扬洛德旺波仁波切,在伟大殊胜的一生中为了使利益无边众生的伟大教法无碍传续、不仅著编了《续部总集》还将《道果》释要等依蒋扬钦哲旺波的旨意,整编成册。著有诸多典籍,并长期多次为众多弟子传授《续部总集》、《成部集》、《道果法》等众多法要、引导的弟子许多都走向了解脱的光明国度。

 


蒋阳洛德汪波尊者传

索达吉堪布 著
   蒋阳洛德汪波尊者是极为著名之大成就者、大智者,他降生于火羊年(1847年)的一个殊胜吉祥佳日,父名巴诺尔,母名云吉。其父乃众多智者之种姓,其母则秉性善良,且对三宝极具信心。在他出生的时候,大地上现出众多瑞相;天空中则飘浮着朵朵呈现出八吉祥及僧幢等图案的白云;而母亲在整个生产过程中一丝一毫的痛苦都未曾感受。降生之后,他那婴儿的小脸就似月亮一般洁白、可爱,众人见之个个心生极大欢喜。
    三岁时,他的所作所为就已经与同龄孩童迥然有别:小小年纪的他不仅对三宝深具信心,对那些可怜的众生也能自然而然心生悲悯。同时,他所说的话语非常真实;心相续亦调柔平和,从不生嗔恨。每当看到贫穷者时,只要手中有东西,他马上就会倾囊相送;若值遇出家众或佛塔、佛经、佛像等三宝所依,他立刻就会以青稞等粮食以及鲜花等物恭敬供养。平日里,他还常常作出种种举行灌顶、开光、传法等活动时所经常用到及摆出的手势、姿态,诸如此类的行为在在处处都显露出一个本性高贵、智慧超人者的天赋特点。其叔父乃一通达佛法之大上师,见闻目睹侄子的各种表现后就说:“我的这个侄子将来在弘法利生方面必大有发展。”
    长至五岁,叔父又对他作了特殊加持:给他头上戴上一顶黄帽子,脖子上则系了一条红色金刚带。叔父并且要求这个聪颖的孩子一定要以出家的方式进行闻思修行等活动,并最终证道;而他的父亲则答应了这些要求。
    等他长到六岁时,一边继续享受孩童游戏,一边就开始了文字等共同学问的学习。此时,他的各方面表现都与一般凡俗儿童截然两样,其境界、信心都令众人羡慕、赞叹不已。
     九岁时,母亲云吉过世,在将家产供养给三宝以广行善事后,他与父亲一道舍俗出家,于艾汪寺正式削发为僧。他首先在香巴更嘎上师前受了居士戒,得名慈诚江措;后又在更嘎丹增上师前受了沙弥戒,得名蒋阳洛德汪波。接着,他于索南彭措上师前听受相关灌顶,并学习仪轨、手器等方面的知识与使用方法,终将细微以上的学处全部从传承上师处得到并通达。他还曾跟随晋美华丹上师学习文法、声明、诗学、历算、天文等学问,在他十岁时,又来到具三恩德之上师塔色堪布面前听闻佛法,并将有关显宗的诸多经论之传承圆满得到。其后,蒋阳洛德汪波又在雪域大班智达全知麦彭仁波切座前听受了《集量论》、《释量论》、《定量论》等印、藏大德所造的关于因明理论的著作,然后他就开始为《量理宝藏论》作注——这就是在如今的萨迦派、宁玛巴等各大宗派的佛学院中被广泛使用的《量理宝藏论释》一书。同时,他还将《辨三戒论》等教言、论著闻思圆满。在学习《入菩萨行论》、《入中论》时,他的相续中生起了真实无伪的菩提心;而像以《现观庄严论》为主的所谓五部大论,他则在多位上师前闻听过数次。尊者后来自己感叹道:“那些有闻思经验的老修行真令人倍感希奇!而一般刚刚开始闻思之人则很容易就陷入迷惑的境地。我的一位上师虽已年逾八十,但他讲经说法时却连丝毫的疲劳感都不会产生。”
    从十一岁开始,尊者四十年中一直都依止大班智达蒋阳希日江措上师,并从上师那里享受到了数不尽的妙法甘露美味。在这期间,他从未中断过闻思修行的步伐。有一次他曾如是说过:“我年轻时,除了在闻思修及念诵经典上花费时间以外 ,基本上未浪费时光于别的琐事。”他身边的人则评价说:“从小时候开始,他晚上就很少睡觉,因而腰带也不曾解开过。只是到了中夜时分才会略微小睡片刻,天不亮时就又起来思维法义并开始背诵了。”
    在他背诵《如意宝树》时,每当公鸡刚开始啼鸣,他就点亮油灯并全神贯注地背诵起来。结果某次在背诵过程中,于面前的虚空中忽然显现出一位坐在庄严坐垫上、面带微笑、身着白衣、顶有发髻、相貌威严的上师,尊者一见立刻对其生起不共的恭敬心。那位上师则说道:“善男子,你生生世世中依止的善知识就是我!将来请到我面前来!此后不久,请前往东方,此行必有重大意义。在此过程中,不会出现任何违缘。”尊者当时的境界中即现出了这般景象。刹那间,他心中的一切能执、所执之桎梏尽皆消散,与此同时,远离戏论之光明智慧也遽然现前。
    他日夜修持十种法行,诸上师见之皆心生欢喜。一次,更嘎江参上师让他上前裁他上前并给予其黄文殊、妙音天女灌顶,还谆谆鼓励他说:“种姓成熟之智者,你将来必会对众生有所利益。”言罢又赐予了他种种圆满法器。从此之后,尊者的修行愈发精进努力,其智慧等功德则空前增上。上师见状遂及时鼓励道:“你此前的显密经论背诵业已圆满究竟,从今往后,应再上层楼、继续不辍修行。等修行取得一定的感应与验相、有了些成就及证悟后,应以智者讲、辩、著这三大方式去弘法利生。”
     十五岁时,当某位全知大堪布开始宣讲显密教言时,他则来到其前恭敬听闻教授。在上师传法的六个月当中,每天他都要用三座的修法时间力图将大法融入自心。从前行一直到正行,他终于打下了密宗的稳固根基,且将正行修行圆满。其后,为在上师面前积累起广大资粮,他又将全部财产悉数供养。
    每当看到那些可怜的众生时,他都会生起无法遏抑的难忍悲心;而以观音仪轨行持的八关斋戒亦被他受持了二百多次;平日里只要遇见可堪悲悯的困苦有情,别说直面他们的悲惨境遇,就是听闻到一些有关他们凄苦经历的事情,尊者也是于心不忍并要难过、哀伤半天;他尚经常对一些非人、饿鬼给予回向,每日还不间断念诵观音心咒两千遍,并及尊胜佛母心咒、普贤行愿品若干,且以之普皆回向;为忏清自他罪业,他每日还要不断念诵《三十五佛忏悔文》、百字明及修习上师瑜伽等,并以之为日常功课……
    二十三岁时,尊者于艾汪寺众多僧众面前获得金刚阿阇梨称号。从此后,在五年左右的时间里,遵循传统沿袭,他一直按照上师所应行持的轨范要求,将指导僧众念诵、注重自他威仪等日常修为一一严加落实,乃至细节以上的微小部分亦恪遵律令、谨持不犯。作为金刚上师,他要求每一位修行人都要牢牢关闭非法恶行之门,务必使僧团成为引发众人生信的殊胜对境。不论何时何地,他都能够做到戒律清净;佛制的安居等行持规定,他均完全、彻底地遵照执行。不仅如此,每年他尚要为成百上千的沙弥、比丘传戒。
    二十七岁时,他的一位金刚上师要求他将散佚、零散的续部典籍重新整理、结集一番,上师的意图是想让他把所有散失的续部全部结集完毕。接受了上师的指他坚定、沉稳地发愿道:“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一定会精进不懈地进行结集!恳请诸传承上师慈悲加持我的相续!”经他结集之续部(也即通常所谓之《续部集》)后来陆续在德格印经院排版印行,此举对佛法的弘传流通实可谓贡献巨大。
     二十八岁时,尊者依止文殊菩萨之化身——蒋阳钦哲汪波——的时机因缘业已成熟。当时他获得了一秘密空行之授记,告诉他应立即前往康区:“善男子,若即刻动身便可面见上师尊颜,你心中所想关乎佛法之一切事业皆可得以成办。”之后,他即择一吉祥日动身前往康区,途中尽管遭遇了强盗侵扰等违缘,但他最终还是如愿以偿地见到并依止了蒋阳钦哲汪波仁波切,而上师也慈悲摄受了他。
尊者一生当中最重视为弟子讲经说法,他前后宣讲的佛教经论主要有:《毗奈耶经》、《大乘阿毗达磨》、《俱舍论》、《中论》、《中观四百论》、《入中论》、《弥勒五论》、《入菩萨行论》、《嘎当弟子请问书》、《七修心》等。后来他经常对门下眷属教诫说:“如果要诚心修法的话,就一定要把有关修心的法门及人身难得、寿命无常、轮回痛苦、因果不虚等修法修行究竟。基础打不好,再修炼高深大法也没用,因此说学好基础法门实为至关重要!我们都应数数思维:人与法有无脱离?故而说修行好坏纯以基础法门之修证程度为区分、判别标准。”
他还曾在土登丘扎仁波切座前听受过全部《大藏经》之传承,闻法圆满后他深有感触地说:“我们真是太有福报了!大恩上师用心传授的,我们以稳固不变之信心专心致志地完整听闻了,能拥有如此的福报,这在当今时代确实罕有见闻。”    在大成就者班玛多杰面前,他还将以《大幻化网续》为主的一切寂、忿续部之灌顶、传承全部圆满得到。据有关传记中云:尊者前后依止过的上师多达一百余位;其中的密宗上师就有四十多位。前后译派的续部、教法,他基本上全都听受过;一生当中总共获得过二百九十多个灌顶、一百一十七个修法及引导文;全套《甘珠尔》、《丹珠尔》以及藏地当时所有的一切传承,他几乎全都一一接受过并拥有;雪域藏地各大教派的教法他亦几乎全部闻受过……总之,他听闻过的经论有数百函之多,以他闻法的精神及成果来看,实在堪令当今时代那些听闻了一两部论典就沾沾自喜之徒汗颜。
    不仅广闻博学,尊者还对因明、《入中论》、《现观庄严论》、《俱舍论》以及众多续部经论作过注解。他原本想对印、藏诸大德之大论广作注疏,但因上师托以结集续部散佚典籍之重任,故他将大部分精力都转入到搜集失散篇章、刻写及筹集费用等事项上来。前后历时多年,他终将极其珍贵可惜散落多年的零散续部文献全部搜集、集聚起来,并将这些非常难得的大约三十多部的续部典籍,统编为现在的人们十分熟识的《续部集》。这种真正堪称续佛慧命之举的行为,对佛教的贡献实在无法言喻。
    他平日经常说:“如今,我们有这么好的上师,再不励力修行,日后一定会后悔不迭。从今日始,即便霹雳从天而降、铁水从座下涌出,大众也应坚定信念,万勿退转信心、懈怠修行。自己所发誓言应恪守不变,永不更改!”
    他不惟精通显密教典,同时亦特别看重闻思修行与讲经说法。作为一名当之无愧的大成就者,于外在显现上,尊者也自有其与众不同之处。只不过因他本人素喜隐藏自己的功德,故一般人很难知道他的行迹而已。
    某次在德格仪陇地方,正当他与眷属呆在一起时,天空中突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迅即便下起了冰雹,而雷声则滚滚传来。他的衣服旋即被一团雷火击中,但他却丝毫不为之所动,反而安然地将雷火攥在手中。随即尊者便结定印,把雷火置于掌中,如此入定了很长时间。最后,他则三喊“啪”字并从定中出定,然后就微笑着对大家说:“这种状况确实善妙非常。”一些侍者刚才在打雷时被震得晕了过去,此时他便令后,对他们做一些加持,结果这些人马上就全都清醒了过来。他当时还说道:“我结集续部招来了很多鬼神的不满,但因三宝加持,因此违缘不会大量出现。况且我已遣除了很多违缘,故此次结集必会圆满功成。”
    另有一次,一位叫衮甲的修行人于自己家中着魔,精神变得有些癫狂错乱。他经常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诸如:“我今天早上从印度赶来。”或者:“我来自汉地。”有时又云:“我从远方来到这里。”等等等等。他的行为也千奇百怪,有时哈哈大笑,有时大喊大叫。力气大者也奈何他不得,要想抓住并制服他实在是非常困难。很多上师都为他念过经,医生也对他进行过治疗,但都无甚收效。后来有人把蒋阳洛德汪波上师的一件旧衣服披在他的身上,结果他马上就变得听话驯顺。众人随后就把他带到上师那里,上师遂开始作猛修火供,而那位病人则喃喃自语道:“我身不由己地就要跳到火坑里去。”火供进行当中,病人又大叫说:“我全身都被烧烂了。”当时,有五六个人试图按压住他,但怎么按也按不住。当上师猛厉地喊“啪”字时,病人竟当场晕倒。过了很长时间,他依然昏迷不醒,当时在场的众人都认为他已经死了,家属也痛苦万分。而当火供结束、上师收坐以后,对病人的身体又作了沐浴加持,接着就大喊他的名字,并呼唤他醒来。刚喊了一遍,他就像从梦中惊醒一样从地上站了起来……
    诸如此类的事情实在举不胜举,但凡着魔之人,经过上师的加持后,个个都得痊愈,此乃众人亲睹之事实。
    四十二岁时,蒋阳钦哲汪波仁波切某日对他说道:“你自己凭借无比坚定之信心,终于将零散续部结集完毕且已刻板印行,此举对佛法特别是金刚密乘佛法带来的利益将永不会损耗。”仁波切即如是对他撒下赞叹之鲜花,并奏出赞颂之妙音。后来,他又来到嘎莫达仓寂静圣地开始了远离一切散乱愦闹的精进实修。这块名为嘎莫达仓的地方,具足一切圣地所应具备之特点,诸如鲜花盛开、森林茂密等,非常适合苦行者闭关实修。在尊者四十六岁那年,他的一位七十三岁的上师已临近圆寂,那时,他才离开这块宝地前往宗萨寺,一者为探望上师,一者想祈请上师长久住世。
    尽管尊者非常想见上师,但由于某些位高权重之人从中作梗,故他一直也未能在恩师圆寂之前再亲见他老人家一眼。事后,他无限感伤地慨叹道:“悲哉佛法明日落西山,此处已为暗夜所笼罩,病入膏肓者无人医治,遭医生舍弃徒叹可怜。”当时,他就这样在极度痛苦的心情中默默等待,几天中滴水未进、粒米未尝。不久,上师示现涅槃、离开人间,为圆满其意趣,他便开始广作各种法供养。
四十七岁时,他再次来到嘎莫达仓,当其时,德格国王与大臣正因内讧而打得不可开交,众多僧人与信众也自觉不自觉地卷入其中。耳闻目睹此情此景,他便离开实修静地,投入到救护有情免遭生命、财产受到威胁、损害的行动中。为了忏清众人在争斗过程中所造下的恶业,他广泛发动人们念诵金刚萨埵百字明,以千百万遍的数目力求忏净罪业。
    一直到五十一岁之前,他基本上都是呆在一处名为楞则斋的静地刻苦修行。五十一岁时,西藏、安多、康区等地的很多大智者纷纷来到尊者面前求教,他则向他们一一传授了众多续部及《俱舍论》等自己作过注释的经论,以及嘎当派教法、本师传等佛法内容。从那以后,十二年中他都安住在楞则斋静地足不出户地一门专修,其精进程度实在令人感佩不已。远离了人世间的一切繁华与喧闹后,他将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显密教法的修证上。
    总而言之,尊者用一生的光阴将自身的闻思修行彻底究竟圆满;而他利益众生的主要方式则是讲、辩、著这智者所为的三大事业;同时,他所摄受的弟子也有无量数之多。他全部的生命都是在弘法利生及讲经说法中度过的,的确堪称为诸佛菩萨现的高僧大德之典范。
    有一年,他发心建造了一尊非常精美的弥勒菩萨铜像,将之放置在艾汪寺的大殿中后,他对僧众们说:“此佛像对整个佛教事业的兴盛会带来非常不错的缘起,同时它也是我这一生中修造的最后一尊佛像。希望有缘信众能不间断地在此像前长年供灯,别的供养品也最好能长备不断。面对如此殊胜的对境,大家还应多多祈祷、发愿。”
    木虎年(1914年)尊者六十八岁时,他开始示现身体有病之症状,当时有很多人都在为他大作佛事。也就在那一年,于智慧境界中,他得知一位当年死去的人因享用信财及诽谤上师等恶业感召,以致在中阴身阶段中感受了无量痛苦,最终又堕入恶趣继续感受无边苦痛。知悉了此种情况后,他便向众人毫无隐瞒地讲述了自己智慧境界中的种种见闻。他的一名亲戚恰好也于那一年不幸死去,而且死后直堕恶趣,尊者了知后就对身边人说:“我要亲自前去救度他们,除此以外再无更好的办法。”亲友及对他深具信心者闻听之后都竭力劝请他万勿如此行事,千万不要示现涅槃。尽管他们苦苦哀求,但尊者却并未答应,他并且说:“堕入恶趣者中有些人曾在我面前听过法,他们若长时间深陷恶趣而不得出,那就太可怜了。现在我应前往他们所在的世界,否则就帮不了他们任何忙。虽说我的寿数尚未穷尽,但现在已是不得不离开的时候了。”众人听罢个个泪流满面,当他们一次次哽咽难言地再三祈祷上师不要离开自己、不要离开人间时,他依然予以了断然拒绝。他还趁此机会开示众人道:“积际必尽,合久必分,堆际必倒,生际必死,此乃决定不变之定律!诸位应对此生起强烈的厌离心,这一点至关重要。我死之后,五天或七天之内不要妄动我的肉身。”言毕,他即开始入定,一句话也不再说,脸上则呈现出淡淡的一丝笑意。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两天。
    当年的二月三十日,蒋阳洛德汪波尊者以身体如如不动之态势安然入定,并最终安详圆寂。当时,大地上散发出浓浓的奇异妙香;天空则被彩虹所环绕。人们遵守尊者的遗言不敢触动他的身体,结果五天以后,他的躯体就缩小到能被放置在一只小盘子中,这是成千上万人所共同目睹的事实。等到举行荼毗大典时,木料全都自然燃烧起来,而彩云也遍满举行典礼之地的上空。有些人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这些彩云,当然也有一些人就在近旁却视而不见。当他的色身融入法界以后,许多受过法恩、得到过法益的弟子都难过得潸然泪下;而有些富有远见之人当时就忧心忡忡地说:“佛教的日头已落入西山了,属于鬼神的猫头鹰们会不会发出狂喜的鸣叫呢?”
    尊者圆寂之后,一些智者将他留给世人的宝典当作后人值得依止的怙主,并因而大量刻板印行,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现在。因此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虽然这位大善知识已离开我们多年,但他从悲心中发散出的智慧光芒将永远闪烁在众生的浩茫心海中。

著者作于色达喇荣
公元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八日
÷÷÷÷÷÷÷÷÷÷÷÷÷÷÷÷÷÷÷÷÷÷÷÷÷÷÷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