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利美言教 > 大师传记 >
第一世蒋扬钦哲旺波仁波切
时间:2008-12-24 21:12来源:未知 作者:大幻化网编辑 点击:
图片1 [生平、事业简介] 萨迦派宗萨寺第一世蒋扬钦哲旺波仁波切(18201892),又名贝玛和些多鸦宁巴,是大圆满传承祖师贝玛那密渣、与藏王赤松德真二者的化身,西藏王子德敦刚巴的第十世转世。广学、持有西藏八个主要教派的一切密法,同时也被宁玛派尊为第五

图片1

[生平、事业简介]
萨迦派宗萨寺第一世蒋扬钦哲旺波仁波切(1820—1892),又名贝玛和些多鸦宁巴,是大圆满传承祖师贝玛那密渣、与藏王赤松德真二者的化身,西藏王子德敦刚巴的第十世转世。广学、持有西藏八个主要教派的一切密法,同时也被宁玛派尊为第五位岩传导王。这位近代西藏最伟大的大师,也就是在那西藏佛法渐趋衰微、派系倾斗时代,发起“利美——不分宗派运动”的核心人物。
蒋扬钦哲旺波是于藏历第十四曜轮(1820、庚辰年)六月初五日,出生于西康德格德龙殿窝村附近的遮育聪青渣。父亲为骆族人,名叫钟青宁青江渣,是德格土司的秘书,母亲名为舒渣殊囊楚。蒋扬钦哲出生时就有许多瑞相显现,如:胎盘有如比丘的法衣,并有两根吉祥草交叉地与他一起生下来等等。他在三、四岁时,便能自然地念出许多莲花生大士为二十五大弟子灌顶时,所传的秘密心咒,并背颂出许多经文;大部分经典只要过目一次,就能够领悟其意义;而且只要他念头稍微动一下,六臂大黑天、一发母等护法便前来拥护。
蒋扬七岁的时候,有一天忽然听见天空一声巨响而亲见了大师蒋贝西丁,从此他未经学习就能够识字,而他过去生中,发生在藏王赤松德真时代等等宿世的事情,就恍如昨日发生般地清晰涌现于其心中。过去当他每天早上到外面的巨石附近小解时,都可以亲见莲师,结果竟在这块石中寻获一尊珍贵的莲师像。钦哲仁波切八岁时,曾经一度健康情形不佳,后来经过莲师与依喜措嘉佛母的示现,在普巴金刚坛城内给予加持、灌顶、为他除障,方才痊愈。
十五岁时,他在定中到达了印度金刚座的一个九层岩洞内,从最下面的一层开始向上爬,爬到第八层时,教主蒋巴舍宁以班智达的形象显现,左右两旁放满了各种经卷,钦哲仁波切一见到教主就生起了极大的信心,并对教主顶礼。教主蒋巴舍宁从左边取出般若经,说:“此经是一切法之形相,圆满传教之事。”又从右边取出一卷经卷对他说:“这是‘共’的金刚乘密法,与‘不共’的大圆满身语意三部密法,其内容是一切圆满者。”又说:“这是大圆满‘金刚萨埵心镜密续’。”诸如此类的预言授记甚多;说完,教主化成光蕴溶入蒋扬钦哲旺波身中入定,蒋扬于定中看见门前有大火炽亮,不由自主地投入大火之中,色身遂毁,变成光蕴之体,并观想自己与贝玛那密渣尊者无二差别。
蒋扬钦哲旺波后来又于梦中见到大成就者—荡通贾波,领受其加持与教诲;并蒙其许可将此教法记录下来,这就是“圆满次地六根本法”、“五种修法”、“赫鲁迦善逝总集”等成就心法的由来。钦哲仁波切还曾面见赤麦干布父子,接受了特别殊胜的仪轨教授,经整理后,就是名为“车雍珍渣里”等诸法要。像这样于身语意定中明显之清净法要,也称作三根周遍法,蒋扬钦哲旺波曾取出许多;并对于前后许多授记,均极力保密。因为莲师曾经预言:“宣泄授记足以破坏岩藏之导师。”蒋扬深知保密的重要性,所以绝不提有关授记之事,也不喜欢别人谈论。
十六岁那年的十月初十日,钦哲仁波切于黎明时刻在定中到达了雅饶莲花光法界,见到莲花生大士显现在云中,并有空行母围绕,如此地得到了莲师意的加持、与“表示传承”之灌顶、与七种教诫的许可。莲师并对钦哲仁波切说:“自性是无所取境,以能取之心寻思亦无,赤裸裸了知空性,此即一切诸佛之意。”说毕,莲师与诸眷属融入蒋扬钦哲旺波的身内,因此其意便与莲师无所分别,从此便得自性本来清净见地之坚定。钦哲仁波切随即以极大的欢喜心祈祷,因此得到新旧经续教传、岩传的成熟解脱法要,及一些很少流传的稀有之法。此后,蒋扬钦哲仁波切精进修持,并将此法开示、弘扬。
蒋扬钦哲旺波二十岁时,在渣玛宁桑一地,蒙智慧空行母现前,并献上一个箱子给他,上面有“大悲意修法类”及二十一位梵志修行者的舍利。在登梳迎钟一地,则有地神宁青汤哈献予“上师四身修法类”及莲师之牙舍利。并从诗俄育楚,得到“三根本之幻化网类”;而德龙之贝玛舍呢的空行母神变请法时,呈献给钦哲仁波切“三根本共同集类”的教法。象这样的法要很多,都属于地上的岩藏法要。
蒋扬钦哲旺波在已未年禅定中,看见莲师变成岩传大导师—生遮林巴之形相,给他经卷之加持,开启其智慧心意之岩门;所以钦哲仁波切对于岩传导师之历史、与所有岩藏法要,均能非常了解,并得到教诫之许可。其中大部分皆是以前岩传诸导师分别取出后,复又置于岩藏的一切黄纸;后因智慧空行母的请求,而呈献于蒋扬钦哲之手上。在此期间现前的莲师、与莲师所化现的各种岩传导师形象,赐予了钦哲仁波切成熟解脱之圆满成就。
蒋扬钦哲旺波小时候就有出家修行的念头,深具大乘之种姓;及长,在德格地区二十五间萨迦寺院中的第二大寺出家,师承萨迦哦巴支派桑巴南巴钦音大师的化身—桑巴贡噶天津,在这位大师座下领受比丘戒;后来又到宁玛派第一大寺—乌金敏珠林寺,从堪布荣增生波再次受戒。从萨迦巴多杰林青大师学习教证修行之法;从他遮堪布兄弟二人,接受上乐金刚与喜金刚大灌顶;从万林慈青、爵密生遮贡噶处,听受舒派大吉祥赫鲁迦和持明心要;从史青的朱图球能渣,接受静忿幻化网灌顶等教授,并领受了密宗根本戒。钦哲仁波切以大精进之精神,在前后藏、西康三地区,所皈依之上师、圣士、十明通达之学者和喇嘛共有一百五十余位之多。
蒋扬钦哲旺波对于律藏、论藏、中观、瑜珈及般若等经典,均能究竟受持;并将萨迦巴本派、与茶巴、哦巴、种巴等支派诸法要,以及宁玛岩传派,噶当巴,格鲁派,噶举派之噶玛、竹巴止贡等上一代之教规,都学的相当通达完备、如法修持而成熟解脱。对于大、小五明都学的很完备;幻化网心要、时轮金刚、胜乐金刚、密集金刚、喜金刚等密续及其释论无不精博;甘珠尔、丹珠尔、“宁玛十万续”之传流,和西藏各派之论著均无分别地听闻。如此精进学法,总计他所领受过之经典多达七百余卷之多。
蒋扬钦哲旺波在十三年的精进闻法中,凡是听受佛法各种经典义理后,必定加以研究、详思各派见地之纲要、与修持之善巧方便,所以都能够彻底领悟。至于开示方面,如大圆满等十种口传承,蒋扬也都曾听受。所以在当世之上、中、下三种根器之补特迦罗,均无人能比得上他。而且钦哲仁波切对自己所闻受之显经、密续、论典,及成熟、解脱诸法要,均曾不遗余力地多次开示;对于前来求法的人,不分贫富贵贱,均平等地以法布施、满足他们的愿求。
在西藏地区,有名为修行八大乘(八殊胜尊者)之传承,即:堪(莲花生大士)、洛(教主史华楚尊者)、卓(贝玛那密渣尊者)三人功德,所传下来之旧派宁玛巴教规。阿底峡尊者之教规,亦即具七种法之噶当巴。大成就者毗瓦巴与昆族父子所传“道果”之萨迦巴。玛尔巴、密勒日巴、达波冈波巴三者,所定之噶举教传四大八小派。康朱松波之舍楚巴丁森巴教传之“一切续王”。时轮金刚传承之出大圆满金刚瑜珈类六种支分。大成就者邓巴生遮之教规,“殊胜深法除苦安静”之根本之分等;以及多杰遵摩传给乌金巴之“三金刚承事”,等以前有不间断传承者。
蒋扬钦哲旺波对于各派不共传承之法要及教规,均非常尊敬;而且在对每一个根本来源上师,请求成熟解脱之灌顶后,均认真地思惟、断除疑惑,所以得到很大的证悟。在前后十三年的求法之中,钦哲仁波切所实修之新旧密法本尊甚多,例如他对“主母殊胜解脱法”一百种导引法,均有详细研究,而所许下之誓句,修之亦得其究竟。
蒋扬还常于定中和梦中,亲见印度、西藏的学者、成就者与静忿本尊;并得到三界的空行母,以身语意密加持之,近传教诲,亦都无遗传授给他,蒋扬于定中一刹那间所见,实为无量无边。对于自己主要领悟的八大乘第二次第论,钦哲仁波切可以无碍地开示、辩论、著述,并摄受具福者为其弟子,诸如此类的事迹,只是他生平中的一小部分而已。蒋扬对七种教诫,能得自在,而从事于利益众生之事业,在“金刚授记”和“三部大圆满授记”中均有记载,尤其是在大成就者荡通贾波“金刚授记”内说:
与我无二瑜珈者  具足五自性之人
从此到七百年时  龙年在多康诞生
为骆族贾之儿子  具金行勇士相者
莲花王予以加持  具七教诫多鸦宁
贝玛那尊者加被  光明化身之金刚
妙吉祥化身王者  加被法之善士者
降生一如幻胜土
蒋扬钦哲仁波切二十九岁,时年戊申年,在前往前藏的途中,到达蒋竹叽渣一地,恰好遇上初十会供,得到莲师的现前加持。在笙野扬达楚芝多杰的像前做供养时,笙野扬达楚芝多杰大师也现前加持,并给予教诲,蒋扬因此取得“上师意修”三种类的“密修海生(莲师)心要法类”。
钦哲仁波切三十五岁的甲寅年十二月,造写“无死如意轮之承事”修法,结果本尊现前加持;后来更得无死成就之三位教主所加被,因此取得“圣母法要类”和“成就心要类”。上述之法,是与密续无二之珍贵“金刚言句”,为钦哲仁波切过去之境,甚深之意岩法。
蒋扬钦哲旺波到西藏山乌穴时,想起前生为吉尊青波时,化虹光身飞升的地方与时辰,于是抉择了吉尊(青波)心要法。钦哲仁波切又曾随念其前生曾为兰  佐君忠大师,因此抉择述出“寿修”(长寿修法)、“毗鲁遮那心要”、与“白狮面母精华”等法要。
此外,蒋扬还曾于清净明显之定中得到“无死心要”之“车雍珍渣里教训”、“广大心要上修明点之经卷”、“卓林上修”、“三身部集”等法要。
蒋扬钦哲在仲素善逝结集大圣地,于禅定中,到达作乐积累塔前,该塔的四方四角,都布满了莲师八大名号,中央则是一切总集之莲师,这一切排列,钦哲仁波切都清晰看到。于是获得“大修八教”、“幻化网静忿成熟解脱心要”等表示耳传之教授。
当时的另一位岩传大师—第一世蒋贡康慈,视钦哲仁波切为其主要弟子,两人互为师徒。钦哲仁波切曾在定中,见到蒋贡康慈现持明成就者—空遮迦雅得形相,而从之领受了三根意集的灌顶、导引、口诀等等,蒋扬因此对于一切岩藏黄纸均能领悟。
蒋扬五十三岁时,与另一位岩藏大师—时年二十五岁的秋吉林巴,第一次见面,后来他俩与蒋贡康慈大师共同取出了许多伟大的岩藏法要。当蒋贡促成他们首次见面时,蒋扬即说:“秋林(指秋吉林巴)与莲师没有分别”、“你我在十三次转世中情同父子”,并传给秋林萨迦派传承的央桑菩提和普巴金刚大灌顶,因此清除了秋林的一切内外密障碍。后来在《仰兑如意宝》灌顶中,秋林见到蒋扬上师变现成贝玛那密渣尊者;受一发母护法法要时,大地震动,一发母亲自现前给予授记说:“三年后,你们师徒二人将有大成就;这是‘大圆满三法’出现之预兆。”依此预示,他俩与蒋贡康慈终于顺利地在德格,一处名为美修之地的一个山谷,取出了莲师法袍卷着的藏宝箱,其中便有“大圆满三法”(佐千德孙)、师利星哈加持过的甘露及圣药,还有一些依喜措嘉佛母及毗鲁遮那大译师的头发。
蒋扬五十五岁,给予秋林大吉祥赫鲁迦(扬塔克金刚—光明极净尊)九尊大灌顶时,自己化成本尊从秋林头顶上进入其心中,故而使得秋林中脉心轮之结得能解脱,而无碍地唱出自性金刚歌,以前对“意修除障法”未能了解处,如今也均能了知无碍。而秋林所持有的意修无碍法,与蒋扬取出之“甚深岩传法—意修善逝结集”,在内容与教理文义上完全相同,只不过在来源上,秋林所持有的系来自地库之岩藏,而蒋扬的“突独得谢都帕”是来自其心之意岩;从此这两部法合而为一,成为两人共有之法。
蒋扬与秋林这两位岩藏大导师,互为师徒,有如中天之日月,曾有一次两人共同修岩藏法时,莲师与佛母依喜措嘉现前,给予许多岩藏灌顶。而蒋扬也向秋林领受新岩传派成熟解脱之甘露。秋林也见到蒋扬与莲师没有分别,并按照蒋扬之授记,从诺布喷桑一地取出“意修如意宝”、七个表记字、和一尊赤松德真修法用的龙树雕像。如今这些雕像、岩藏箱子及表记字均仍保存在锡金。
蒋扬、秋林和蒋贡三人在八蚌寺后方,一处名为扎利宝岩的地方,共同修了“拉玛功度”的短期闭关法之后,秋林好几次在正观中,见一发母向众人指示莲师与依喜措嘉的修习山洞。并因而从山洞中取出许多岩藏,其中主要的有《桑替扣孙》(普巴金刚、金刚萨埵……)大法。
有次秋林受邀到德格的宗萨,然后又到隆觅,在那里秋林和蒋扬邀请了蒋贡康慈、德格土司及其臣子,一行人来到卡玛塔桑镇,在镇尾边上找到了一个莲师曾经示现忿怒相—多杰搓罗的大岩洞。秋吉林巴不由自主地唱了许多赞颂,并说:“我将要取出岩藏了,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将可藉此而为西藏的有情众生做很多事。”于是大家一起持颂莲师心咒,及三世诸佛祈请文,秋林并说:“如果蒋扬、蒋贡我们三人合作,必定有一番作为。”说着、说着,秋吉林巴走到了藏有岩藏的大石头旁边,将大石头打开,取出了一支普巴杵、莲师二十五弟子的圣药和一个宝箱,后来从箱内取出的就是《拉令移西宁波》法要;如今这支普巴杵仍妥藏于宗萨钦哲仁波切在锡金的宝盒之中。在大家彻夜的持咒后,蒋扬钦哲旺波一行人来到了青玉狮湖,由秋吉林巴跳到爬满蝎子的冰湖中,取出了一块大小如同羊腹的黄金,另一位主修的喇嘛卡波扎丘则得到了一个银碗,后来用来做食子时,水一倒入碗中立刻变成了黄金。而蒋扬钦哲旺波忽然好像发疯一样拿起石块到处打人,凡是当时被他打中的人,业障便立刻清净而不堕三恶道,可惜许多人不了解而躲开了。
钦哲仁波切后来因其正观之所见,建议秋吉林巴前往不丹,并说:“如果你能在把洛的卡波大取得“康多功度”,你就能即身成就无死虹光身。”但秋林并未能达到目的地,而在1890年,也就是四十二岁,在病中入定回到诸佛法界。蒋扬钦哲在定中,见到秋林前往西方极乐世界,证莲花芽菩萨位。


图片2 蒋杨钦哲汪波灵塔


两年后,在蒋扬七十三岁,也就是壬辰年(1892)二月初六至初十中的晚上,蒋扬钦哲旺波在抛献花朵,念完圆满吉祥颂后,于定中圆寂,其意融入到汉地五台山的贝玛那密渣尊者的意法界中。依照授记所说:蒋扬之根本化身就在五台山。并将有五种殊胜化身一同示现,以造弘法利生之事业,此预言后来果然实现。
[资料来源]
黄英杰编著《佛所行处——萨迦派上师略传》,全佛文化出版社,1995年4月

 

  蔣揚欽哲汪波外、內傳
                       鄔金多傑仁波切講述


图片1


 第一世蔣揚欽哲旺波可說是西藏八個教派的主要領導者,利美運動可說除了他之外沒有其他人了。西藏地區可分為西藏本身、青海、西康三個部份,而蔣揚欽哲旺波之出生地就是在西康,而西康又可分為許多小國,其中德格是最大的一個,蔣揚欽哲旺波即為德格王秘書的兒子,家中非常富有,權勢亦非常地大,可說是有財有勢之家族,他在出生時有許多瑞相產生,如出生時從母體出來之胎盤有如比丘所穿的法衣,並且出生時有兩根吉祥草交叉與他一起降生下來。
在他三、四歲時就能唸誦在許多蓮師為二十五大弟子灌頂時所傳之咒語,和背誦出許多經文,而四臂大黑天和一髮母經常在護衛他,在他七歲時忽聞天空一聲巨響,他親見蔣貝西丁,從此他根本不必學習就可以認識一切文字,從那以後,藏王赤松德貞時代的事情就恍如昨日一般清晰地在其心中湧現。 每天早上當他到外面巨石上小解時都可以親見蓮師,後來於此岩石中尋獲一尊蓮師像,可知他每天都可見到蓮師是因為有這一尊蓮師像之故。 他稍微大一點時,由薩迦派的蒙巴支派之桑巴貢噶天津來教導,這是因為他是蒙巴支派之桑巴南巴.欽音之化身,而薩迦派又可分為薩迦、蒙巴、差巴等支派。所以他首先接受的是薩迦派的傳承。 在過去西藏有一習俗,即是每一個家中都要有一個人出家,沿接這個習俗,就由蔣揚欽哲旺波代表出家,而德格境內共有二十五間薩迦派的寺院,其中欽哲旺波所住的即為其中的第二大廟。
在仁波切出家十四年後他生了一場大病,差一點就圓寂了,在七天之內他根本不吃飯,眼睛也不睜開,更不說話,這樣的事情之所以發生是因為他在薩迦派出家的緣起很不好。在七天之後他慢慢地甦醒過來,反而變成另外一個人了,智力已經減損,醒來時他只認得他媽媽一個人,其它的事都要重新告訴他、再教他,否則他都不認識。由於原本就在薩迦派出家,他就到薩迦派的一個很大的寺院莫宮去接受灌頂及戒律。再次依止桑巴貢噶天津受比丘戒,後來又到了寧瑪派明珠林寺院再次受戒。
在西藏修行者可分為在家眾與出家眾,而蔣揚欽哲旺波是示現出家相之修行者。蔣揚欽哲旺波每一年所做的事情無法一一說完,以上是蔣揚欽哲旺波之內傳。
 再下來講述蔣揚欽哲旺波之外傳,欽哲旺波一共有一百五十多位根本上師,而且這些根本上師並非僅是結緣之上師而已,而是授予灌頂、囗傳、講授法本之上師,其中有四位是最為重要之根本上師,桑巴貢噶天津是其中有如珠寶般重要的根本上師,另一位是桑巴貢噶天津的姪子一夏中.天津.寧瑪;在噶居派中他最重要的根本上師是蔣貢康楚,另一位是寧瑪派上師丘吉林巴。而格魯派也有他的根本上師一林康崔西,在噶居派中除蔣貢康楚外還有第十四世大寶法王和錫杜仁波切都是其根本上師(第十四世大寶法王為聽確多傑),還有頂巴拉傑(達桑仁波切之第一世)、竹枝千哇也是其根本上師。在寧瑪派有明珠朗結多傑、明兜林立和其女兒明珠巴龍以及曼加拉也是其根本上師,在八大派**有一百五十位上師,在十三年之間他向各個上師求法接受灌頂、口傳、開示,共有七百多種不同的法,其中有許多持誦過二至三遍。 我們在學習釋迦牟尼佛之教法時,必須經過聞、思、修的過程,在聞的階段蔣揚欽哲旺波就依止了一百五十多位上師,聽聞了十三年之久的開示,其中包括了七百多種教法。 在他下半生之時間中可說根本足不出戶,完全是在閉關實修,由其傳記中可知他徹底地接受八個教派之教法,看其傳記,也可瞭解已經沒有他未受灌頂的教法或開示,並且曾閉關二十年之久,像喜金剛或普巴金剛等較大部之本尊法,他修了四至五次之多,他曾說過,所接受過的教法他必會如法持誦修行、或閉關、或畫唐卡,不管怎麼說只要是他所受的教法,他一定會和此教法保持相應,決不會在受法後把法拋棄掉。
蔣揚欽哲旺波六十七歲時,其一百五十位上師僅剩下蔣貢康楚仁波切仍在世間,其它皆已圓寂,他就同蔣貢康楚上師說:「我總共有一百五十位根本上師,其中有四位是我最重要之根本上師,這四位中僅剩您在世間,現在我要向您稟告我的修證及境界,請您聽我說..」當蔣貢康楚聽完蔣揚欽哲之報告後就說:「像妳這樣的修證和功德可說與貝瑪那密雜和蓮師一樣已達到究竟之佛果。」這一段開示在蔣貢康楚之傳記中也有記錄。
蔣揚欽哲旺波完全了悟過去生中九百九十萬世以來的事,他的功德是來自於聽聞一百五十位根本上師十三年教法之後,再加上他自己閉關二十年的修證結果。他所接受的七百多種教法有些曾傳給弟子一次,有的傳給弟子二至三次。他所傳的灌頂光是寶瓶就用破了三個,由此可看出他給灌頂的次數之多,幾乎可以說在西藏的所有的上師都是蔣揚欽哲旺波之弟子,在其弟子中有五位大尋寶者,如丘吉林巴、袞的切望等五位;除此之外另有二十五位地位非常崇高之上師。接受其開示觀修菩提心,並實際去利益眾生的弟子有二百五十位之多,另有七位弟子是國王,而有師生關係的弟子有三萬人之多。 當時若是格魯派之學生來向他請求灌頂和開示,他就戴起格魯派的帽子,完全依照格魯派傳承來教導格魯派弟子,宛如格魯派之上師。如果是寧瑪派之弟子向他求法,他就按照寧瑪派的方法傳授弟子,與寧瑪派之上師一模一樣。 同樣地無論是噶居派或薩迦派之弟子來求法,他都能非常純淨地將各教派的教法傳給他,在當時他可以說是最頂尖的上師,他能給予弟子不同教派的純淨教法,現在寧瑪派給予灌頂時,像大寶伏藏這一部岩藏教法,在唸誦歷代祖師時一定有蔣揚欽哲旺波,他一定位於傳承上師之中,像薩迦派法王在灌"朗桔"這個法時,其傳承上師中一定有蔣揚欽哲旺波,像噶居派馬爾巴上師從印度帶至西藏的那洛六法中也有蔣揚欽哲旺波的名字,如果沒有也是不行的;噶居巴之傳承祖師中也必須有他的名字才能將傳承續下去。 又如格魯巴中"朗日"這個教法,也必定有蔣揚欽哲旺波的名字出現於歷代祖師之中,蔣貢康楚寫過偈子讚嘆蔣揚欽哲旺波:「欽哲旺波是位如金色山一般之格西」。什麼叫做有如金色山之格西呢?在格魯派中最高見地不是大手印,亦非大圓滿而是中觀,而欽哲旺波已證到了中觀見。
在修行時,由於格魯派皆為出家眾之行者,而蔣揚欽哲旺波亦是出家人,而且在般若經典上的研究也相當淵博,他無所不知,並且在卡當巴之傳統土來說蔣揚欽哲旺波是一位大菩薩,所以蔣揚欽哲旺波是一位有如金山一般的格西。
在薩迦派來說欽哲旺波一生一直在給予「道果」的開示,並且一直給予喜金剛的灌頂,他是薩迦派教法之支持者,他不止自己依照薩迦派教法修持,同時也將教法教給弟子,所以他可以說是薩迦派中最頂尖的一位上師。
在噶居派中,對上師的虔誠、恭敬心就有如我們的頭,而出離心有如我們的雙腳;大手印有如我們的身體,此三者具足的話,就達到佛的果位,而大手印最後是達到無修之境界,根據欽哲旺波傳記中所載,他已達到最高之境界;所以我們稱他為噶派所有大成就者之王,除了對於噶居派、格魯派、薩迦派、寧瑪派之教法完全清楚之外、還有覺朗派、施身法之教派等等,他都瞭解得很透徹,在當時對於各教派瞭解詳細之上師,除了他之外別無第二人。
在蓮師座下有一百一十六位岩藏之發掘者曾在世上出現,並且發掘出許多蓮師岩藏;蓮師曾為蔣揚欽哲旺波命名為貝瑪偉瑟董瑪林巴,並為貝瑪納米雜命名為偉瑟突貝多傑;蔣揚欽哲旺波曾尋獲七種從未被尋寶者所挖掘之寶藏,而其傳統總共有七個,每一個傳統可說是寬廣無邊。丘吉林巴亦尋獲七種不同於其他尋寶者研尋獲之寶藏,而且這七種也不同於蔣揚欽哲旺波所尋獲的七種,因為內容只有一點點而已。
他是所有教派的主宰,有的人稱他為所有佛陀教法的領導者、主宰。傳記中記載他所住的地方非常小,但由他所出資興建、重整之寺廟有十三間之多,他所塑造的大小金、銀、銅佛像有二千尊之多,大約有十九、二十英吋之高,也有非常小的。他在德格曾塑造一座純金的塔,在他廟裏則塑造了宗薩塔,其它大大小小的塔,有二百多座。他親自寫的法本有兩千多冊,當然其中也有用印刷的或以各式珠寶、金、銀所寫成之法本。
弟子供養他的財物,他都轉贈出去,布施給別人,這些財物若以裝茶葉的布袋計算就有二萬個布袋之多。他一生之中,不管是國王、上師或任何一位弟子來訪,他都是以非常謙卑之態度來見他們,他從未擺出大上師的架勢來接見弟子。當他成為偉大的上師之後,從未為他的房子加過一磚一瓦。他從未有增加自己財富的念頭,也從沒想過這個問題,不僅在白晝沒想過,晚上睡覺也未做過這樣的夢,他從未替自己的利益著想。 不管是乞丐或是國王,他都一視同仁,一定盡其所能給予開示或灌頂,他所給的是相等的待遇,絕對不會有任何差別。他的所作所為完全是如理如法,從沒有做過逢迎巴結或巧言令色等不如法的事情。 當時來見他請求教法的人非常地多,而求教者自然會獻給他財寶,這些財寶他都完全用於法上,不曾用在其他用途。只要與法有關的金錢 ,他一定再用到法上。他所擁有的金銀珠寶--這些來自人或非人之弟子所供養的財寶,都完全用在助人或用於弘法和供佛,也從未替自己積聚財寶。 他沒有毀謗過任何人或任何教派,他所說的完全都是在利益他人,只要對人有助益的他都會宣說,而且從未以嫉妒我慢之心來批評任何人或教派,所以跟在他身邊的侍者未曾聽過一句惡語。 這都是他在傳記中親自下來的,這就是他的外傳。
 蔣揚欽哲旺波受到一切上師、本尊、空行之攝受加持,過去從來沒有一位上師有過如此的情形。首先他接受文殊菩薩之攝受,在洞穴中修行文殊法。有一天早上天空中出現彩虹,在彩虹中現出文殊菩薩之像,文殊菩薩手中拿的花放出光,當光進入蔣揚欽哲旺波心中時,他的妄念全部止息,一切洞然了知。每一個教派都可舉一個例子來說,譬如他曾親自到格魯派祖師宗喀巴出生地「噶顛」,這地方有宗喀巴的塔。他一到達當地便向宗喀巴祈請,因而親見宗喀巴,得到了宗喀巴的加持。當他親見到宗喀巴時,宗喀巴就將次第道的教法完全傳授給他。
有一次他到蕊金寺(阿底峽尊者最主要的弟子總頓巴約寺廟),寺廟裡有一幅加持力很大、很重要的阿底峽尊者像的唐卡,唐卡是在阿底峽尊者在世時所繪製的。阿底峽尊者曾問這唐卡,你跟我一樣嗎?相像嗎?這張唐卡回答說:「一樣!」它說話時,頭也是歪著一邊,所以說這唐卡的加持力非常大,當欽哲旺波向這唐卡祈請時,他親見阿底峽尊者,同時尊者心問出現了觀世音菩薩,而這時他得到了尊者與總頓巴兩位的加持,也因此,他得到了卡當巴所有教法的傳承。


图片3蒋杨钦哲汪波著作


他也曾親見印度的大成就者菩阿巴多次,菩阿巴將這薩迦派的教法完全教給他。薩迦派有五位非常重要的上師他也都一一親見了,還親見到薩班智達多次,薩班智達的心中現出文殊菩薩,薩班智達並抬予灌頂。
       至於在噶居巴方面他曾到馬爾巴住的地方去,當他向馬爾巴祈請時,他親見到馬爾巴上師以及馬爾巴上師的本尊喜金剛,還有喜金剛裡面九個本尊,且瑪爾巴上師也給予他灌頂。他也曾親見岡波巴大師,岡波巴大師曾經為他授記,在未來的另外一劫中他將會成佛,並告訴他成佛的名號。他也多次親見大寶法王,尤其是朗俊多傑還給予他灌頂。他也到噶居派八小派所有祖師的居所,也都親見到每一位祖師。譬如說,他到了八小派裡的久旺,他向這個教派的祖師祈請,也是親見了這教派的祖師且得到了加持與灌頂。同樣地,在其他各小派,他都親自見到上師且得到加持與灌頂,因此,他都能將這些傳承傳下來。
 欽哲旺波所尋獲的七個教法各有本尊,而且他都親見到本尊。例如,有一天早上,他聽到天空中有女孩子在唸著蓮師的心咒,當他望著天空看,結果他看到蓮師呈坐姿雙手握著寶石,而蓮師的周圍遍滿了本尊聖眾,這時蓮師握著寶石給他灌頂,因此他就得到蓮師的傳承,蓮師並傳他大圓滿,講完之後,蓮師就融入到他的身上,當蓮師融入到他的身上時,所有蓮師在過去埋於西藏的寶藏,有如一張紙寫在面前一目了然。
他到了龍欽巴所住的山洞去,山洞裡有龍欽巴的塑像,當他向這塑像祈請時,龍欽巴像就講:「善男子!」連續三次,他就回答:「是的!」因此他得到了龍欽巴的所有加持。
 他也親見到寧瑪派一位非常重要的上師「樹也些旺豎」他夢見到了一間房子,房子裡有一老者在打鼓,這時欽哲旺波問:「您是誰?」老人家並沒有回答,第二次再問,仍然沒有回答,當他問第三次時,老人家就開口說了:「我在鼓菩薩心的鼓,叫三百位男女出來工作。」當老人家用力敲這個鼓時,就真的從旁邊一幅小壇城面出來了三百位男女,這三百位男女就將欽哲旺波撕成碎片,然後這老人家(樹也些旺豎)就將他一口吃了下去,接著,欽哲旺波的靈識就由老人家的密處出來,現出一吽字,這吽字就放在壇城的上面,而這時樹也些旺豎傳他一部在寧瑪派非常重要的教法之灌頂,他因此得到了這個法的傳承。 這一切都是欽哲旺波的內傳。 蔣揚欽哲旺波在七十三歲圓寂,他曾經得到貝瑪那密雜的授記,貝瑪那密雜說他圓寂之後會融入到五台山貝瑪那密雜的心中,然後他為了利益眾生在西藏會有五位化身。 在他圓寂前幾天,他就將一些沒有用的字條用火燒掉,並且上到屋頂去撒花撒米頌吉祥,終於在元月二十一日那天向他的弟子說:「你看!貝瑪納密雜就在前面。」當他坐下來之後便融入到貝瑪那密雜之中,即刻就圓寂了。

 

顶一下
(263)
10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