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利美言教 > 大师传记 >
秋吉林巴略传
时间:2008-12-24 20:04来源:未知 作者:大幻化网编辑 点击:
图片1 秋吉林巴略传 佛法在藏王拉托托里的引进下进入西藏,并在松赞干布时代得以弘扬,其后有赤松德贞迎请诸大成就者如莲师、贝玛拉密扎等入藏弘法,使得佛教在藏地广为流传。 赤松德贞有子三人,次子名:拉些洛扎哇,又名慕儒天波,其后曾十三次转世为德童

图片1

秋吉林巴略传

 

     佛法在藏王拉托托里的引进下进入西藏,并在松赞干布时代得以弘扬,其后有赤松德贞迎请诸大成就者如莲师、贝玛拉密扎等入藏弘法,使得佛教在藏地广为流传。

    赤松德贞有子三人,次子名:拉些洛扎哇,又名慕儒天波,其后曾十三次转世为德童(岩藏发现者),第十一次的转世就是伟大的德童--秋吉林巴。

    秋吉林巴是牛年出生在西康的南欠,他所投生家族名为卡苏,父名叫贝玛旺秋、母亲名叫册仁扬措,他出生时天空显现诸多祥兆,父母给他取名叫诺布天津。

    他小时侯帮着放牛,一天在一个叫玛尼卡的地方他遇到一名印度僧侣,僧人问他:“你叫什么名字?”他回答:“我叫诺布天津”僧人又问:“这地方叫什么名字?”他回答:“这里叫玛尼卡”僧人再问:“这个山谷又叫什么名字?”他回答:“叫啊那娘”僧人于是授记:“善哉!善哉!你将闻名于世界。”其实这位僧人就是莲师。

    秋吉林巴年轻时,从他的舅舅那里学习读书写字,但仅略通文墨,有一天他捡了一座小的土舍利塔,并将之放入口袋中,当他经过一座大宅院时,许多狗跑出来咬他!旁人见了赶过来看他是否被咬伤,当人们解开他的腰带时,小土舍利塔掉出来摔在石头上,而露出了藏在里面的纸片,原来上面写着秋吉林巴他此生所要取出的岩藏藏宝地点。

    后来秋吉林巴就来到了莲卡宗穹,取得了他的第一个岩藏,中有一只小金刚杵,他曾是赤松德贞的次子拉些所有的,这只杵目前由在拜耳的丘林祖古持有,在该岩藏中尚有一面小镜子及一块水晶,乃是修嘎拉多杰(忿怒莲师)之法器,另外就是二十种他独自修行并持有的不共法门仪轨。

    秋吉林巴依照传统在帕密贡巴寺出家为僧,由他遇见的第一位上师莲龙玛楚喇嘛为他授见习僧(沙弥)戒,后来在第八世帕渥仁波切楚列秋吉嘉波处领受了由桑杰林巴发现的一个岩藏法喇嘛贡杜的灌顶。帕幄仁波切说:“修此法门对你非常重要”。秋吉林巴留在这座止贡嘎举的帕密寺相当长的时间,后来依照当地法令的规定,地方的家族每一家都要有一个男子出家为僧,卡苏家也是地方望族,当然也不会例外,于是他搬到南欠王的南欠嘎寺去,这是一座属于竹巴嘎举派的寺院,在此他发现了许多岩藏,并依戒律保密,只让另一位德童秋吉多杰知道。

    在南欠嘎寺,秋吉林巴学到了完整的金刚乘传承,对金刚舞(喇嘛舞)非常内行,并担任舞蹈首席,其中有一只经常表演的普巴舞,称为普巴茶千,至今仍在印度扎西宗康楚仁波切的寺里保留下来。有一次他领头跳舞时,看见了莲师领二十五大弟子正在跳着另一种舞而他自己也在其中跟着起舞,使得跟着他跳舞的人跳错了原先设计的舞步,大家惊慌失措,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指导师因此揍了他一顿,并把他赶出寺院。

    于是他来到德格,蒋贡康楚仁波切的地方,当他在寺里宣称自己是德童,是出家人,小名叫贾德也就是贾苏家族的德童,但是没有人相信他。因为莲师早就授记说他的德童身份在二十五岁之前不会被认定。

    当他二十五岁那年遇到了八蚌寺的太锡度仁波切--贝玛宁切旺波--莲师授记亲身之化现者,莲师曾对他说:“遇见此人时要虔敬领受教诲,得令一切顺利圆满”。秋吉林巴在神奇之月--阴历正月见到了贝玛宁切,向他供养了一只普巴杵,并呈现他取出的岩藏,贝玛宁切说:“现在干旱缺水,如你祈雨有灵便能证实你的身份。”他圆满的降下了甘露,贝玛宁切说:“这样就可以确定你是一位真的得童,如果一个人冒充德童,也不过是一个吹牛德童而已,然而就算是德童也只是莲师的侍护,你还有许多的岩藏要取出,但是更要护持守密,如同心脏一般,不得公开。”另外再送给秋吉林巴一尊由桑杰林巴发现的莲师像,并告诉他:“好好的护持就如同护守慈悲心一样”,并请秋吉林巴为他修了长寿法,当时在德格有人开玩笑的让秋吉林巴骑牛到家里做法会,但也有人对他非常有信心。

    有一天,秋吉林巴告诉蒋贡康楚他想见蒋扬钦哲汪波并且要在德格的宗萨定居,因为蒋扬钦哲家事显赫,同时又是当时的一代大师,秋吉林巴请康楚仁波切写一封介绍信以便引进,蒋贡康楚于是写道:“阁下是知三世者,您应该也知道卡苏德童坚持自称是德童的事,我认为他是真正的德童,他曾经发现一座岩藏法叫做〈贝玛楚托〉,文意非常精妙,但是他本人不通文墨,因此不能亲笔给您写信。”秋吉林巴于是带着介绍信前往拜访蒋扬钦哲,他受到了欢迎,蒋扬钦哲并说:“秋吉林巴与莲师没有分别”“你我在十三次转世中情同父子。”

    蒋扬钦哲传给秋吉林巴出自萨迦传承的央桑菩崔及普巴金刚,并给他喇嘛央提的灌顶,此时秋吉林巴见到蒋扬钦哲即是贝拉纳米扎大成就者,当时大地震动,许多吉兆出现,他们同时也见到一发母授记曰:“三年内他会有大成就”,意思是他们发现了〈大圆满三法〉--佐钦德桑。

    二十七岁那年,秋吉林巴自蒋扬钦哲处领受扬塔克嘿努噶灌顶,见到蒋扬钦哲变成黑努噶从自己头顶进入到心中,如此的解开了他中脉心轮的脉结,从此他便能无碍的唱出自性金刚歌来,秋吉林巴向蒋扬钦哲示出了载有〈突竹巴切昆些〉的黄色羊皮卷及〈些顿宁将〉和其他的岩藏法时,蒋扬钦哲说:“我也有一个岩藏法名叫〈突竹得谢都帕〉文意跟这部相同,我的法出自意岩,你的法是出自地库!我们应该把这两部分合而为一,就更加殊胜了。”

    从此这两部就合而为一,成为两人共有之法,蒋扬钦哲要求秋吉林巴发愿写下所发现但仍未付诸记载的岩藏法,从此蒋扬钦哲成为秋吉林巴的秘书,抄写秋吉林巴所发现的胜妙岩藏,这也就是为什么蒋扬钦哲曾经写下那么多秋吉林巴岩藏法的原因。

    有一次他们两人在修岩藏的法门时面见了莲师及佛母依喜措嘉,他们两个人互相信任对方,蒋扬钦哲仁波切从秋吉林巴处领受了全部岩藏法的传授及灌顶,并认定秋吉林巴与莲师没有分别,他们两人成为如日月一般著名的德童,此时秋吉林巴自第一世达桑仁波切天巴拉杰处受菩萨戒,斋戒三年,且足了视三世众生如父母的悲心。

    成名之后,秋吉林巴在前往南欠去建寺、及掘取一些岩藏法宝的途中,顺道去探望蒋贡康楚,当他诉说了在蒋扬钦哲那里所发生的一切后,康楚说:“就象我当时所认定的一样,现在请务必为我灌顶,如果我的福德不具不堪受灌,至少也请您给我加持。”秋吉林巴回答说:“您本来就是我的根本上师,同时也是我一切法门的持有者,我没有为您灌过顶,是因为您未曾开口请法的缘故啊。”接着他马上就供养灌顶给蒋贡康楚。

    蒋贡康楚一直为过去世的业力而受着类似麻风病的宿疾所苦,秋吉林巴就告诉他说:“莲师特别为您的情形藏下了多杰北千法,您修几次就会痊愈的。”

    秋吉林巴现在已是大名鼎鼎了,当他到了南欠时在那里取出了蒋贡康楚及蒋扬钦哲都感到惊讶的六十三处岩藏,在此地的给拉还依莲师的指示建了两个驻锡寺院。在这时,丘秋德千见到蒋扬钦哲与莲师无二无别,从他的双眼放光出来照着给拉的诺布喷桑地方的一块岩石,显出巨大的莲师像及七个表记字,同时,蒋扬钦哲也见到莲师指着给拉地方的一块岩石,于是他就派人带话给秋吉林巴,要他去找那块岩石并取出岩藏送去给他自己,这座岩藏就是〈突竹桑帕朗卓--(莲师上师相应法)〉,其中并有一尊与莲师无二无别的龙树雕像,名为嘎竹帕巴,是赤松德赞修法所用的雕像,据说即使曾造无间罪的人,若能亲见此雕像也能即刻解脱,秋吉林巴接着就把岩藏送给了他们原来的主人--蒋扬钦哲,

    并包括他自七个表记字所写出的突竹依喜诺布的《桑帕朗卓--(上师相应法)》,这七个表记字中的六个字乃是无穷尽的岩藏法的源头,而这些雕像,岩藏的箱子及这些表记字如今仍然完好的保存在锡金。

    在岩藏贝玛初妥圣体的代表处,秋吉林巴发现了一尊由佛母依喜措嘉的骨,刻成些尼那后形象的卡萨巴尼观音立像,该雕像后为十六世大法王所持有,另外他又发现了一项具见悟力量的莲师冠,取出时的大小只能带在拇指上,经过多次岩藏法的修法后已经越来越大,这项宝冠现存尼泊尔,为第三世大桑仁波切持有。

    秋吉林巴发现了刹顿普巴的经过如下:他在一块小石头上挖了一个小孔,从中可看见七十五支放射火花的普巴杵,他是由天珠石所造,其节上绑了写着普巴法的羊皮卷,该杵为大宝法王所有,达桑仁波切持有另一支普巴杵,而萨秋仁波切则持有佛母普巴忤,象这样奇妙的岩藏取出无数,使秋吉林巴名扬四海而有许多弟子跑来追随他。

    依就年南开作是秋吉林巴发现最特殊岩藏的地方,那是一座白雪封顶的山,山坡上白色的石头遍布,山脚下森林茂密,高大的松树延坡矗立,处处飞瀑景色宜人,在这圣地有多处莲师、依喜措嘉及二十五弟子潜修七年的山洞,莲师的洞府在最高处,到处可见神通的遗迹:如剥开一半的石头等,羚羊、鹿、红色的熊、豹等徘徊其间,地方的居民对这圣地非常尊敬,并做绕行礼拜,山中有药泉,大量的喝直到呕吐可以治病,对癌症特别有效,各地的人们如汉人等,均不辞千里来喝此泉水,并且带回去给重病的人喝,山的南坡有一处在瀑布后面的山洞,每当阳光射入则充满彩虹,洞外遍地花草、洞内是绿松石色的岩壁、称做尤巴达巴意为荣耀的绿松石或玉光洞,秋吉林巴在此取出了圣体的表徽叫做贾哦介巴,意即荣耀的彩虹眩光及巨大加持力的大圆满教法--《昆桑突提》。此圣体表徽与另一也在玉光洞取出的《达桑得谢昆度》法教同存于秋吉林巴祖古在印度得拜而寺中。

    在这山峰旁边另外还有一座莲师潜修的山洞,宽度约一人可走,洞深行走几天才走的完,向上走到山顶处,洞内有莲师的石座,秋吉林巴在山洞入口的洞顶取出了载有《突竹贡巴昆都》的黄色羊皮卷和一口大型宝石所造的箱子,藏有二十五尊莲师以圣药亲手装饰的小雕像,秋吉林巴取出了其中一尊后,将箱子封回石壁中,这个胜迹到今天还保存着,而雕像则保存在给拉的寺中,但不知是否在文革中损毁。

    离开依就南开作秋吉林巴接着来到德格,他遇到蒋贡康慈就供养他读诵法会奇柯昆达--曼达至尊,康慈向他顶礼赞叹秋吉林巴与莲师无二无别,如莲师亲临。

    钦哲、秋吉林巴和康慈决定在德格一起做一些事业,在德格德美修地方有一座石山,山上有萨迦派的宗萨大寺,蒋扬钦哲汪波有坐宅子在此名为不坏成就吉祥苑,从山谷往上可到一个叫宗南的地方,那里有块上长松树的巨石,秋吉林巴在此取得了许多岩藏法要所在位置的单子,他们三人在此传法的石座到现在仍然保存着。

    这座山谷有白崖环绕,形状像盛开的白莲,山脚草原森林密布,四季花开处处飞泉瀑布,山谷中间也就是莲花中心处有白色巨岩,岩上有洞名贝玛些帕意为水晶莲洞,内外四周雪白一片,洞中有多处自然生出的雕像、字迹、左边另有依喜措喜潜修的洞府,其中窗户也是自然天成,其精细处如人工雕凿一般,岩顶上尚有比卢遮那及师利星哈修行的洞府,中有自然生出的石座贝玛些帕,这地方人称鬼洞,平常没有人敢走近,据说靠近的人会被鬼吃掉,有人还见过独眼女鬼,也有人看到骑羊的光头壮汉,当秋吉林巴、蒋扬钦哲及蒋贡康楚来到了这个藏有(佐饮得桑--大圆满三法)的地方时,当地就有人说:“今天卡德(秋吉林巴)要去取岩藏一定会被鬼吃掉的。”也有人说:“有钦哲及康楚坐镇应该很有希望取得岩藏才对”。

    于是大伙儿就跟着去看热闹,当人群到达目的地时,天空中出现了许多彩虹,众人齐修大火供,康楚供养了色锵(红茶)给护法聚众,钦哲则持金刚杵唱着拉桑当达之歌来号令地神,看热闹的居民见到这光景就说:“祖古仁波切出手了,今天一定有好戏看。”接着众人就依照指示持颂金刚上师咒(莲师心咒),并向莲师祈求,然后三位大师和几位居民就进入看来窄小的山洞,就在大伙持颂金刚上师咒及祈求文的时候,秋吉林巴感觉到自身的冲动,他向上飞起直到洞穴的顶上,从石天蓬取出了用莲师法袍所卷着的藏宝箱,其中包括了《佐饮得桑--(大圆满三法)》及师利星哈加持过甘露及圣药,还有一些依喜措嘉及毗卢遮那的头发,丘林于是以这口宝箱加持了钦哲、康楚及在场的人们,这时候大家终于了解他是真正的德童,丘林说:“今天在这里的人都是大福报的,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还有许多事要继续,莲师和佛母的慈悲是不可思议的。”蒋扬钦哲接着说:“丘林是一位不出世的伟大德童,他的岩藏法教更是无上殊胜,这圣地也是同样殊胜,大家应该绕行礼拜供养,我们三人今天打开了这圣地大门,我保证当你们死后都能往生铜色山莲师净土。”

    接着他们前往锡度仁波切的法座所在地--八蚌寺,在寺里他们修了综合的竹欠:(短期闭关)有(巴切昆桑)(桑帕龙竹依喜龙卓莲师上师相应法),在此秋吉林巴由正观中,悟出了许多新的金刚舞,当时正好贝玛宁切汪波的转世叫贝玛昆桑也在寺里,丘林供养他许多灌顶及长寿法会,为他清净这一世的障碍。离开八蚌寺,一行三人来到蒋贡康楚法座所在的寺院中,它位于八蚌寺后方,各为刹利宝岩,有无数神奇呈现如嘿噜嘎像一般的石块,他们在这里修了(喇嘛功杜)法要的短期闭关,蒋贡康楚对丘林说:“请您对照查封一下您的岩藏指引,真地方一定是圣地。”丘林回答说:“我不用查就可知道,岩藏就在这里,我们直接就可以抄写下来。”篆写完毕,他们打开圣地,召集众人宣说了圣地的地理龙脉,此地东南西北各有一条河流四向而流,河水是金刚萨陲的甘露,有四处湖泊由四条大龙盘踞,四条山脉经此高中低三层环绕,丘林在这里好几次在正观中见到一发母,并且向众人指出莲师和依喜措嘉的修行山洞,他也取出了许多岩藏、主要的有《桑替措就》,(内有普巴金刚、金刚萨陲等法),蒋贡康楚则用大量的土和宝石来塑像,有成千的人前来瞻仰。

    蒋贡康楚曾在寄他桑扑设了一座很大的石座椅,钦哲和丘林说:“您是比卢遮那化身的一位德童,莲师曾授记您以清昧天匿永敦林巴名号为德童,以后您一定会取出许多岩藏。”于是他们就举行了隆重的升座典礼。有一天,三位大师决定要来个赛马,丘林骑一匹花斑马首先抵达终点,钦哲骑了一匹深蓝色的马跑第二,康楚殿后而哭得像小孩一样还喃喃念着:“我真命苦啊!”因为三人他最年长,旁人就说:“蒋贡康楚平日是威仪俱足的大喇嘛,怎么输了赛马也是一样哭啊!”但大家都不知究竟,三人的比赛是预兆何人先到铜色山啊!

    早先第十四世大宝法王德秋多杰在往康的途中与丘林相遇,并接受了许多灌顶,法王曾邀请他到西藏中部去,现在正好蒋扬钦哲及康楚叫丘林到拉萨去,因此他就一路前来,在拉萨他收了许多弟子而聚成大野营区。

    在到拉萨的途中,他经过一个叫桑天康萨的地方,这是一大片的沙漠,中有大山,山高得在好几天的旅程之外就看的见,一行人在这沙漠上遇到了一连十八天不停的大雪,随行的骡、马都冻死了,因为没有柴火,他们只好拆掉装茶叶的箱子来烧热水,后来就连马鞍及一切可烧的都烧光了,丘林终于发火了说道:“如果我今天再不对桑天康萨有所行动的话,还有得麻烦的。”于是吩咐主修师准备食子,在修梭卡护法祈求文,同时要颂师唱颂切多回向文,当颂师开始唱切多回向颂的时候,丘林就把食子放在火上烤,直到食子的尖端的奶油融化而向下层流下来,他的弟子卡美堪布知道他烤食子的原因,就告诉他把食子扔掉,但丘林只以生气的口气回答:“啊!”,卡美堪布就不再说什么了。

    当天晚上天气就放晴了,丘林说:“今天晚上我们作点瑜珈运动一下,天气这么坏一定要运动。”于是大家就依照米优瓦(不动明王)教法的瑜珈来做!其中有一首叫康鹫的歌意为雪歌,他们做了一晚上瑜珈--整整做了三次,首先他们作北穹,接着做北欠,第三次则作多卑直到破晓,丘林接着取出一条大宝法王在西康送他的围巾泡了水并围到身上,当场有六十五个帐篷周围作瑜珈的人,都看到了丘林的身体就像失火一样放出火光,同时冒着大量蒸气。日出之时已是晴空万里,丘林就下令:“我们向前再走一段路,”因为牲口都冻死了,他们只好步行前进,山上的雪在夜里都已融化了,大量的雪水奔流而下,在这时正冲向他们原来扎营的地方。

    有个人身着镶黑边的白衣,骑马直奔营地,他系了马后,就在众目之时进了丘林的帐篷向丘林三顶礼,大家都感到诧异,来人与丘林仁波切对谈了一会儿,丘林仁波切的表情看来很生气,而来人却面露恐惧,当他离开时,丘林仁波切叫人看看他的去向,而竟没有一个人看到,丘林说:“他就是桑天康萨的地神。”原来康萨来抗议说:“你到拉萨的一路上对内千汤嘎等山神都做了清净的供养,可是我却一无所得,我也是很有地位的,这场大雪是我下的,内千汤嘎是喜玛拉雅山神,跟我是同等地位,同样都是莲师指派的”。丘林应道:“你不一样,要我现在把内千汤嗄找来吗?”那人回答说:“请不要这样讲,你昨天晚上把我烧惨了。”结果这座山的山顶直到今天仍然是焦黑的。

    接着,他们又遇到土匪,因为丘林他们一行人全是僧众,土匪们说:“他们看来像大肥羊,我们来抢吧。”于是土匪们待着晚上好下手,但是接连几天都没有成功,因为丘林把他的三戟几放在帐蓬后面,土匪们都看到了熊熊的光芒四射,因而不敢下手。可是他们终于下定了决心说:“他们白天看起来都是多金的喇嘛、瑜珈士,今晚无论如何一定要动手。”大伙说静待夜幕降临。

    当天晚上丘林宣布说:“今天晚上我们会有点麻烦,大家来修嗄布吧。”嘎布是一种类似与护法讲话的法,丘林要求卡美堪布在修护法供养之后来修嘎布,另外又叫两个人来吹人骨喇叭,又说:“那千桑介吹另一种法器,要吹整个晚上。”教了他们吹奏方法之后就要他们吹给他听一遍,在吹奏的同时他指示主修师挥舞着护法的黑丝绸,直到今天人们在野营时,都还依照这个传统来吹奏人骨喇叭;夜里,土匪们来了,他们发现营外围全是狼群,根本就进不去,有一两个自恃勇猛的土匪,冲上去就被狼给吃掉了,然而在营区里的人却看不到这些狼群。

    丘吉林巴一行人慢慢的往前走,一路上的延误,到达祖普寺时大宝法王德秋多杰已经圆寂,法王早已染病,因无法在适当的时间与丘林会面而至无法多驻世几年。

    丘林在祖普修了杨塔克金刚及普巴金刚的短期关闭后,又给了竹千仁波切、嘉察仁波切、帕渥仁波切及噶举的喇嘛们许多的灌顶,并表演了许多舞蹈,目前在锡金的隆德寺还保持着这些舞蹈的传承。

    丘林来到拉萨在觉悟佛(释迦佛报身)像前做了许多供养,并首次念颂了一篇岩藏的弘法祈祷文、开头是“丘去布希.......”是由依嘉措嘉写在昆卢遮那的袈裟上传下来的,丘林接着又拜访了几处圣地。在桑耶的地方他面见了莲师,并自岩藏中取出了很多有名的上师_那千桑依嘉的拇指环;嘉玻贝哈及济玛拉两位护法,进入两位桑耶的僧人身体来向丘大顶礼请他在嘿坡利山顶来修(拉桑当达),并且说;“我们要修很多的法来护持佛法,使其能在西蒇长久流传。”丘林于是答应了他们的要求,碰巧这时西藏政府也派代表来向他请求为政府修法,这可说因缘殊胜了。丘林在秋大里以及内千金佩两地修了(拉孙担大)洒净圣地。

    此后因敏林崔津法王之请,丘林来到了敏珠林寺,并举行了姑楚希托灌顶,依业缘而显现慈悲及忿怒之相,他给了许多岩藏之灌顶及《姑雅嘎巴密续》的口授,他在多杰扎寺传了许多岩藏之灌顶及口授给转世的喇嘛多大利真知波,并参访了许多圣地及寺院。

    丘吉林巴接着就向着西康而去,当他来到嗄地方,在班千寺给转世的桑杰年巴灌顶及口传,而后又到创古寺传法给踏雷锵功及寺僧,并教他们白长寿佛舞,这一世(第五世)的创古仁波切对这件事知道得很详细。丘林也参访了许多萨迦寺院遍洒岩藏法雨,特别是大众修习的<突竹巴切昆些>。接着丘吉林巴也来到了类乌齐亦大施法雨,并在附近的也就南卡乍建了内天的寺称作天秋惊鹫昧林寺,意即不易无上妙法之宫,以为驻锡地。此寺建时白天由人施工,晚上则由鬼神接着作、他在这里住持,并将自己住的地方取名桑阿破浪“密咒殿”。

    月半十五之日丘吉林巴来到了过哇村庄的一座小寺院,原来打算待五天以传法及作法会,当他一进寺里入了座,茶刚刚奉上时他却从座位跳起来,一路冲下楼梯,卡美堪面随着他,马匹刚好系在门边,马鞍尚未除下,他一跃上了马背,马儿似乎早知道是怎么回事似的,已将马头转向外面并向外跑去,但缰绳仍系在柱上,卡美堪布立刻抽刀割断缰绳,人马飞驰而去,丘林一路来到了河边,这时他的弟子们都跟上来瞧热闹,此时已值夏天,河水高涨,丘林驱马直跃河中,快走到河心时已经没顶,大约五分钟后人在对岸出现,原来在小寺院里依喜措嘉向他授记,水中的水怪嘴里咬着羊皮卷,它在正午就会合口,如果错过今日此时就得再等一甲子,在此羊皮卷中载有许多忿怒尊的法门。

    丘林再次来到德格,现在他已经是大喇嘛了,大家都认定他就是莲师,他也带给众生许多利益。这次他受邀到德格的宗萨,然后又到隆觅,在隆觅一地,钦哲和丘林传话中康楚来这里,丘林对钦哲说:“在这里要取一座殊胜的岩藏,您去德格的土司来这里。”钦哲仁波切于是写信请来了德格的土司及他的臣子们,一行人来到了卡玛塔桑,在镇尾边上找到了一名为多杰措落,丘林唱了许个大岩洞,莲师曾在这里示现忿怒之相_名为多杰措落,丘林唱了许多首颂,并说:“我要取出岩藏了,如果一切吉祥顺利的话我将为西藏做很多的事”,连钦哲仁波切都赞叹其歌颂,丘林叫大家持颂莲师心咒及三世佛祈求文,他说:“如果我们三人合作一定能有所作为的”,来到岩藏处,丘林仁波切在松树上绑了一个结,如此地知会护法神将岩藏献给他,然后来到一块大石旁,丘林打开大石,取出一支杵,令它的一端露出石头外面,打开宝箱让大家用头碰一下,箱内藏的就是《拉令依喜宁波》,而这支杵现藏于锡金二切宗萨钦哲的宝盒之一。

    “事情还没有结束”丘林说着,他取出了部分十五弟子的圣药,并对众人说:“今天晚上大家都别睡觉,要持颂莲师心咒向莲师祈求。”于是大家整夜持咒不断,丘林又叫德格土司及大臣们歌舞,第二天早上众人来到大石群间的小山上,群山之中有一湖名为欣给优措意思是青玉狮湖,湖面已经冰封,于是叫众人向冰上仍石块,有力气大的就搬大石头来丢,在一声巨响后,冰应声而破,他要大家再接再励。

    此时,康楚仁波切说:“手脚轻一点别惹恼了龙神。”钦哲仁波切笑着说:“哈哈,哪有什么龙神,没听过龙即是空的说法吗?如果真有龙我就把它吵醒,如果真的有也不过是野兽罢了,有什么可怕的?”顺手又丢了几块石头,丘林脱下瑜珈衣绑上腰巾投到湖中,拉回来时什么也没有,可是他的念珠却散落满地,他就说:“虽然没有取得岩藏,可别让念珠也搞丢了”就叫大家帮忙找念珠子,一会儿就把念珠找齐了,他再一次把衣服投入水中,又是毫无所获,而湖中到处都出现了蝎子,丘林略感胆怯退了回来,蒋扬钦哲于是给了他一巴掌说:“你是莲师的代表,有什么可怕的,再投!”丘林再投衣入水,这次取回了一块如羊腹部一般大的黄金,主修喇嘛卡波札丘则得到一口银碗,想拿来作食子时用,但是水一倒水碗中立刻变成黄金。

    忽然间,蒋扬钦钦哲像疯子一样拿着石块到处打人,大家都逃了开去,后来有人说当时被石头打到的人,必定不会堕落下三途,但是德格土司躲得太远了,石头扔不到,据说如果当时他被投中的庆话佛法就会长存德格了,接着众人扎营在山谷之上,钦仁波切也恢复正常,营地有自生嘛呢咒曼,梵音自然唱出,彻夜不停,丘林与大家谈论,这嘛呢咒的“嗡”,下边是否有“阿”,“倚”卡米堪布说:“没有”,蒋扬钦哲说:“有,它必需具足五智”就在这谈论之中,蒋扬钦哲又莫名其妙地发起脾气到处乱扔石头,有好几次打中了卡美堪布,但是他并没有逃开,这样他的诸大罪业都被清净,他到了老年双目失明时曾说:“我不会死,不会生病,这都是钦哲仁波切丢石头所赐予的啊!”

    蒋贡康楚对六壁玛哈嗄拉具大信心,丘林说:“我曾在一处叫寒森的藏骨地取出一座六臂大黑天的岩藏,其中有一尊龙树用黑石所造的雕相,我将把雕相送给您,蒋贡康楚为这件事兴奋得两、三天睡不着觉,这尊雕相至今仍留在德格。

    在蒋扬钦哲的住锡处,有一处尊度母三度对丘吉林巴说:“妙哉!妙哉!宝童子”对此有一部大的论藏中有所记载。

    此后丘吉林巴去到佐钦寺在佐钦康铎山取出许多岩藏法,当他在佐钦寺闭短期关时,巴楚仁波切来看他,于是秋林他就供养了几座岩藏法,而巴楚仁波切也以《入菩萨行论》的开示回报,有一天当丘林给长寿法灌顶及美诧天珍口传时,巴楚仁波切在人群中站起来宣布说:“丘吉林巴与桑杰林巴没有分别,领受这个法的传授与直接从桑杰林巴处受法一样,如果发愿,今天不断持颂莲师心咒,一定能往生莲师净土。

    丘林又到西钦寺并闭了杨塔克金刚的关,也收受了许多供养,他受邀到卡脱去取得了许多岩藏,并表演了这秋的喇嘛舞,这是莲师八变之一,在舞蹈中丘林手持金刚杵,他看见大多数的西藏护法前来归顺,丘林指示一切护法圣众要服从莲师法旨,圣众回答说:“您的命令跟莲师一样,但您也要给人道有情相同的命令,如果人道众生没有作为,我们也无能为力。”丘林也到了白玉寺并给了嘉楚仁波切许多岩藏法,在白玉寺及噶陀寺他着手编著都通_纪念莲师入西藏的剧本,离开白玉寺后他前拄果洛在德格的玉隆地方,他建了许多了小寺院,德格土司家庭迎请他到德格首府的德格寺在此地他与康楚仁波切及随从修了卡白的闭关,当时德格上司也就是赤松德真细子的转世,丘林在此发现了王子服饰,他也参访了宗秀得谢都帕的宫殿,并发现了许多岩藏,也修了多次闭关,在帕悟汪欠后的打港汪扑,也发现了许多岩藏,在不莫踏更发现了包括阿难尊者法衣及依喜措嘉内衣的岩藏。

    由正观所见,蒋场钦哲建议丘林去不丹,“如果你能在把洛的卡波大取得《康卓切杜》你就能成就虹光身。”为了未来设想,丘林传蒋贡康楚一些特别的灌顶,例如《新基侧达》和《秋用功杜》并且将所有保密中的藏法托付给你,丘吉林巴缓缓向不丹而去,但因他的侍从自作主张使他无法到达目的,而来到了卡美寺、苏曼寺,然后在到达内天寺时染患了疾病,他的弟子作了许多法会,但他仍在五月的第一天圆寂了。时天降花雨,山河震动,蒋扬钦哲请示遗蜕如何处置、他说:“不要火化,安厝舍利塔可也。”丘吉林巴的遗体穿上了他曾用来投湖中的白色瑜珈衣及他所有的袍服,头戴莲师冠,安置于由黄金打造的塔腹部位,并用白银及他所取得之岩藏宝石庄严起来,这座塔保存在他位于可拉的本寺中,一九六九年遭破坏,有僧众火化了他的遣蜕,得舍利子无数。

 

顶一下
(263)
10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