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利美言教 > 大师传记 >
蒋贡康楚仁波切传
时间:2008-12-24 19:46来源:未知 作者:大幻化网编辑 点击:
蒋贡康楚仁波切传 第一世蒋贡康楚罗卓他耶传记 卢冠志 编写 南摩萨尔哇佳那玛哈班智达蒋贡康楚罗卓他耶 皈依遍智大班智达文殊怙主康楚智无边尊 授记 释迦牟尼佛曾在《禅定王经》上说: 谁人掌握殊胜禅定者 如名闻无边弥勒菩萨 从事利益众生之胜事 我来授记此

蒋贡康楚仁波切传

 

第一世蒋贡康楚罗卓他耶传记

卢冠志 编写

 

南摩萨尔哇佳那玛哈班智达蒋贡康楚罗卓他耶

皈依遍智大班智达文殊怙主康楚智无边尊

授记

释迦牟尼佛曾在《禅定王经》上说:

谁人掌握殊胜禅定者 如名闻无边弥勒菩萨

从事利益众生之胜事 我来授记此罗卓他耶

乌金法王也在许多新旧岩藏中给予清楚的授记。

出生

    罗卓在西元一八一三年,藏历十月初十的太阳初升时,诞生于龙佳的隐密山谷中。许多异相均显示他将成为住持法教的伟人。儿时游戏间,常示现灌顶、传法和持咒的行为。五岁启蒙,过目即可通达,与莲师合一之心自然生起,在禅修与梦中,都曾显出清净的觉观。十岁时,罗卓唤起过去生记忆,因此下定决心,深入正法。他学习工巧明、医方明等,稍观便能胜解。禀性温和正直,持戒清净,因此学识智慧无限增长,清楚的显出圣人的特质。

出家

    他的父亲苏南贝是苯教喇嘛,自小给予罗卓严格训练,后因受地方政争牵连被捕入狱。罗卓母亲认为不能继承此种家誉,遂送他去宁玛巴的寺出家,一八三二年受戒。次年,由于罗卓的做事能力受肯定,加上政治理由,遂受召入八蚌寺,并由第九世锡杜贝玛宁借汪波重予授戒,取名拿旺雍登嘉措。二十五岁左右,罗卓即已成为著名的教师,并且在第十四世噶玛巴迭丘多杰东游康地时,担任语言老师的工作。三十岁时,锡杜巴为了避免罗卓再度受政治影响,被高层人士征召转往他处,因而援用“转世喇嘛(祖古)可以豁免”的规定,认证罗卓为转世的祖古,赐予“康楚”之名,意为康波来的祖(楚)古。同年,康楚得锡杜巴之允,在他俩共同发现的古老关房进行三年的传统关闭修行。康楚一直认为这三年为一生中收获最丰硕的时期,很想持续下去,但鉴于对后进喇嘛的教导工作,不得不出关肩负起他在八蚌寺的责任。

从学

    康楚从许多学者和成就者处学习,得以精通十种共明。在不共的内明,主要学的有中观、般若、律藏、论藏和弥勒的法教等等。他也学了极不共的新旧教传和岩传的所有大续部。由于学识和智慧广博如虚空,因此,博得了“萨尔哇佳那玛哈班智达”(遍智大学者)的美称。

    康楚视尊贵的锡杜贝玛宁借汪波为其根本上师,因为就是这一位锡杜仁波切以三律仪的甘露为他开显启发了究竟实密、具生觉性与无上大乐。在众多的恩师中,尤以文殊化身的蒋扬钦哲汪波(一八二O-一八九二)为最重要。他们互为师徒,康楚从他领受了藏密八成就传承的一切法教,以及所有圆满解脱教示的甚深精要。他对于一切法要都精进修行,直到达成如法典所揭示的标志为止。在继承岩传方面,康楚十五岁时在清净正观中亲见莲师,并蒙受加持,同时得到许多净观和岩传的法教。但由于当时康楚以平等舍视之,不以为意,以致一时缘起错倒,内呈空行母纷扰,外现重病的徵兆。他的神识脱离肉体,无法分别真幻,乃朝见莲师父母,与之对谈甚久。最后,他们劝他重取化身,因而又回肉身。受此梦兆,他启建了恩德佛母之祈请供养法会,在无云晴空中,出现极为灿烂的彩虹光蕴,身体因而康复。当康楚修习上师意集法时,梦中莲师赐以四灌的加持和明咒,并说:“这会消除你这一年的障碍与不吉。几年后,你将和我真正相遇,并得甚多我的法教。”

至友

    一八五二年康楚四十岁时,初遇“利美运动”另一位大师――岩藏取者德千秋吉林巴。当时秋吉林巴二十四岁,他们一见如故。有天,秋吉林巴告诉康楚,他想朝见住在德格宗萨的钦哲仁波切。但唯恐钦哲位高难被引见,便要求康楚写信介绍。康楚在信上写著:“正如您是通达三世者,您一定知道,卡苏(秋吉林巴本姓)德童(注:岩藏取者)在此地坚持他是一位德童。我认为他是真的,他已开启贝玛祖陀的岩藏,其意义和文字都很完美。只是他没学多少东西,连信也不会写。”带着信,秋林见到了钦哲。钦哲立刻欢迎他,并说:“秋林和莲师无分别。我们如父子般相连已有十三世之久。”当钦哲结予秋林“喇嘛杨提”的灌顶时,秋林见钦哲即是大圆满祖师贝玛拉密札(无垢友)本人。秋林声名大噪后,在前往玉树建庙和启藏途中探访康楚,并诉说他与钦哲之间所发生的事。康楚很高兴的说:“我早预料你会如此。现在,你必须给我灌顶,如我福浅不足以接受灌顶,请起码为我加持。”秋林说:“你已是我的根本上师,将来是我的法教的第二位持有者。您是一位毗卢遮那的真实化身。身为我的根本上师,我不能在您提出要求前给予您灌顶了。”秋林因此给予康楚灌顶。有一天,他们三人决定赛马。结果,秋林骑著斑纹的马首先抵达终点,接著是骑深蓝色马的钦哲,康楚在后。抵达后,康楚像小孩子般哭了起来:“我是如此的不幸!”有人笑说:“康楚平常是大喇嘛,赛马输了却在哭。”也有人答:“那是因为他最老的关系!”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他们在比赛看谁会先到铜色山。(注:莲师净土)

取藏

    一八五五年在基达蒲(意为心之密洞),康楚被安坐在以大石竖起的法座上。钦哲与秋林同说:“您是毗卢遮那的化身,也是德童。莲师已赐予您奇美添尼永仲林巴的德童名字。未来,您将开启许多岩藏宝藏。”他们举行了隆重的升座仪式,并祈求康楚长寿。钦哲与丘林请求康楚恢复已式微的岩传法,并使佛法长住。依钦哲预言,康楚将获得兰多布摩的岩藏纲要,并生起殊胜的净观。五十八岁时,康楚从兰多布摩取出三根本意集法;从昆口德千洞取出三根意集所依法与吽卡啦之密袍;从贝玛拉孜的优利杰尊洞取出莲师像、莲师长寿丸、藏王赤松德真的腰带等等;从玛容楚固札西迭宗取出三根本意集空行所依法、生命之源成就法;从容卡雪卓欧宗取出长寿佛与马头明王成就法、莲师佛母曼达拉瓦的长寿丸;从仓柔札西策宗取出八大菩萨成就法;从参渣仁千乍的依希措嘉佛母密洞内取出最密父续母续传承教诫成就法、十三位无死持明尊之长寿丸等等。另有无数法教、法器和法药。然仍有一些康楚已知的岩藏,由于时间和环境的关系无法取得,钦哲因此对岩藏护法发出告令,由岩位导师利拉林巴与丘林各取出部分,全交付康楚手中。如同这样,开始时,两位蒋贡(蒋贡意为“文殊怙主”,此处指钦哲与康楚)依授记的纲要共同修法除障,一旦康楚取得殊妙的岩藏宝藏便交给钦哲鉴定,而钦哲亦于事先及事后举行荟供,尤其当三根本意集取出时,钦哲做了极丰盛的供养。之后,渐渐的密咒护法一髻母曾两次在净观中清楚的阐释了隐喻体文的岩藏法稿以及取出的时间等等。那段期间,只要康楚心起念,都能毫不造作,如水到渠成般开启,并出现空行母云集以及许多殊胜的吉兆。

亦师亦徒

    有次,在一个二十九日的晚上,钦哲仁波切在清净正观中,见其上师康楚化现持明成就尊吽卡啦,在他清明的觉受中接受康楚三根本意集的灌顶、教导和口传。由于此事,岩藏密法的整个意义与重要清晰的涌现于钦哲心中。另在一次黎明时的禅定净观中,康楚看见一座严饰的坛城。中间坐着莲师,外相显现的却是尊贵的钦哲仁波切,其空色不二的光身显示法无定相。康楚虔诚的顶礼,随钦哲复诵持明尊日修相应法的皈依、发菩提心与七支佛事供养。钦哲在修习生起本尊,祈求加持后,将宝瓶置于康楚头上,赐予菩提心的密灌。在智慧灌顶时,钦哲授与以佛母为代表的觉性,然后,从其心中射出水晶,展示康楚说:“万法本空,究竟明净,如水晶放光,任运成就。”如此揭示之后便消失不见,继之化现忿怒尊,即刻召唤岩藏护法,引起骚动,宛如在前。康楚为钦哲最重要的根本上师之一。康楚七十四岁时,钦哲向他说:“我总共有一百五十位上师,其中四位是最重要的,而这四位中仅剩您在世间,因此,我现在要向您禀告我的修证和境界,请您听我诉说。”当康楚听完钦哲的报告后说:“像您这样的修证和功德,可说已如贝玛拉密扎和莲师一样,达到究竟的佛果了。”(另见篇后补记(一))

宗教复兴

    十九世纪的西藏,教派主义盛行,门户歧见之深,污毁了精神生活,并造成分化,引起宗教论争和迫害,连带一些传承也几乎湮没失传。康楚接受了一百三十五位以上不同传承上师的法教后,与钦哲、秋林共同发起了佛教的复兴运动,称为“利美运动”。“利美”意为无偏见,其目的并不是要建立一个新的宗派或组织,而是将各宗丰富的内涵搜集起来,使对每个人都有利益,对于开放的心态,以及舍弃教派藩篱的观念有很大的启发。他们主张遵循自己的传承努力修行,同时承认其他的教派和传承具有同等价值而给予尊重;不贬人褒己,也不贱他尊我。参加此运动的人不限于宗教学者和行者,还有许多有才华的艺术家、诗人、医生,乃至科学家,如米畔仁波切。第十四世大宝法王迭求多杰影响了这个运动,同时也受其影响。他将传承之教法授与康楚与钦哲,又将一些不共教法授与康楚。当时,宗教上还存在著另外一个矛盾,就是精神的物质主义盛行。一些寺庙的方丈和教师关心为庙宇建造金顶和巨佛,远甚于佛法上的实修,因此,渐和法教失去相连。康楚因此大力提倡实修的重要性,为自己的开悟,亲身去体验法教。重新弘扬实修传承也是当时的复兴重点之一。

五巨宝藏

    康楚编写了一套西藏佛教的重要巨著,称为五巨宝藏,包含五部共九十余册,内容为(一)仁青特佐(Kichen Terdzo)即岩藏宝藏,共六十三册,包含历代德童(岩取者)所取的珍贵法教。(二)噶举那佐(Kagyud Ngak Zod)即教传密藏,共三册三卷论文,包含了玛尔巴的噶举传承所有密续和精义。(三)雪佳佐(Sheja Zod)即全知宝藏,共三册,涵盖了西藏宗教、文化和历史的所有层面。(四)嘉千卡佐(Gyacchen Kazod)即文集宝藏,共十二册,包含了康楚所有的杂著和文章。(五)旦那佐(Dam Ngak Zod)即心密藏,共十册,包含了八大传承的修持法。五巨宝藏无分别地延续了各大传承垂危的生命,并赋以活力。它是部划时代的巨著,也是首要且最圆满的“利美”运动的表现。

影响

    康楚所建立的灌顶和口传的法教弘扬甚广,它利益了包括宁玛的噶陀、白玉、歇钦与佐钦等殊胜传承的持有者,以及萨迦、格鲁、止贡、达龙和噶玛噶举的弟子。经由他的慈悲及所作的佛行事业,直接、间接利益了各方众生;他的教化为有缘者开启了真义的大门。他在灌顶、修法、荟供时,奇异吉兆如甘露沸腾外溢,香味远处可闻等,皆为众人所知。此外,他可穿墙无碍,在石头上留下手足印痕,此乃因他已证入空性,不执万法为实有故。康楚在圆寂前预言,他将以身、口、意、功德、事业等五种化身转世,而意的化身将登坐主床于八蚌寺。西元一八九九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康楚八十七岁,在许多稀有殊胜的神变幻化中离开了身宅,融入法界。康楚一生的事迹,以五巨宝藏九十余册来看,似乎毕生精力都投入著书造论的工作。以他无分别地弘扬新旧经续的法教来看,似乎毕生精力又都投入了传扬佛法的工作。以前行的积聚资粮净化,到正行的生起、圆满次第,并伴随无数不可思议曼达的修行来看,似乎毕生精力也都投入了泥封关房中的修行。以修复旧寺,兴建新庙,到启建一百五十座以上的盛大法会来看,似乎他毕生又投入了十波罗密的事业。无怪乎西方学者珍史密斯称誉他为西藏的达文西。“利美”三大师――钦哲、秋林和康楚三位至友互为师徒,共同开启岩藏,振衰起蔽,弘法利生,正如一千年前将佛教传入西藏,弘扬大圆满法教的三胜尊――贝玛拉密扎、莲花生大士和毗卢遮那大译师,只是时间、剧本不同而已。康楚从语和意的弟子,人数之多无法想像。从前、后藏到康,三地的学者、班智达、成就者,以至大、小圣士无不是其弟子,其中最主要者即为钦哲。两位蒋贡(文殊怙主)―怙主)――钦哲和康楚的善妙名声,在康藏各地,从渊博学者到纯朴牧人,如风行草偃,无人不知,以至于今。总而言之,康楚的佛行应验了佛陀在《楞伽经》上的授记:如此在于当来时 救度者其名罗卓五种所知导师者 降临成为大勇士蒋贡康楚千诺!

本文以敦珠法王的著作《西藏古代佛教史》的英文版与中文版为主干,并参考以下书目:

1、“Vajradhat Sun”一九八九年八、九、十、十一月分刊物“The Life of Jamgon Kongtrul The Great”

2、《了义炬》,郑振煌先生 译

3、《密乘解脱之道》徐进夫先生译

4、“Densal”Vol.11No4“Jamgon Kongtrul the Great”

5、“The Life and Teaching of Chokgyur Linpa”Orgyen Tobgyal 著

6、《敦珠宁波车降生传记》,香港金刚乘学会出版

7、“The Journey Without Goal”Chogyam Trungpa Rinpoche著

8、《三乘杂志》第十期

9、《西藏佛教论集》,法尊法师著

10、西藏十六世噶玛巴的历史 孙一居士译

本文编译者:卢冠志,医学院毕业,现任公职。

补记(一)

    另外一个超越时空的师徒关系是康楚与大宝法王噶玛巴。从第十四噶玛巴开始至今,在历代的转世中,两者均互为师徒。第十四世噶玛巴在康地旅游时,康楚即曾与之同行担任工作。一八六O年,噶玛巴在八蚌寺为第十世锡杜举行坐床期间,继续不断教导康楚,返回祖普后,康楚亦追随至祖普受教。一八六八年噶玛巴圆寂前,将传承交付给他。第十五世噶玛巴卡确多杰由康楚与钦哲正式认证,并在祖普寺为他举行升座大典。一八八六年,卡确多杰到八蚌寺见康楚,这位年长的学者将自己“五巨宝藏”和时轮金刚法的灌顶、教授和口传全部授与他,并再为他授菩萨戒。一八八八年,卡确多杰回来继续受教于康楚,包括梵文、星相、医学、艺术、中观、般若、毗那耶、阿毗达磨和弥勒五论。接著,他走访宗萨寺,由钦哲处得到萨迦传承的成就法选集灌顶,之后再回八蚌寺接受康楚香巴噶举的教法。二、三年后,卡确多杰再回八蚌寺接受康楚“喇嘛贡都”的灌顶、教法和口传,并印制康楚的《岩藏宝藏集》六十三卷。第二世蒋贡康楚钦哲欧泽生为卡确多杰的儿子,也是他的心子之一。第十六世噶玛巴让炯立佩多杰由第十一世锡杜与第二世蒋贡康楚处接受沙弥戒,后来并由蒋贡康楚授与仁钦特佐、大手印和那洛巴六瑜伽的教法。一九五六年左右让炯立佩多杰认出了当时甫一岁半的第三世蒋贡康楚,三年后,在锡金隆德寺为他举行坐床典礼。从此直到一九八一年噶玛巴圆寂前,一直如影相随,不曾分离。

补记(二)

    有关历代蒋贡康楚金刚幻化舞的转世中所扮演的角色,根据第十四世大宝法王应钦哲的请求所写下的文中,在印度有佛陀的侍者,也是结集佛经的启教尊者阿难;香巴拉的第一位国王月贤(Dawa Sanpo);亲受金刚萨多灌顶以及阿努瑜伽与玛哈瑜伽续部祖师的沙珂那国王乍(King dza);龙树菩萨的高徒提婆(圣天Arya Dewa);弘扬中观的月称(Chankrakirti)。时空舞台转入西藏后,有松真干布王的宰相,也是创造藏文文字的图明三博达(Tumin Sanboda);西藏第一译师,得大圆满心要“陇”部传承,并证虹光身之藏族第一人――大译师毗卢遮那;香巴噶举的祖师琼波那久;噶举传承祖师密勒日巴的如月心子惹琼巴;萨迦四祖,如佛陀相好的萨迦班智达;宁玛巴八大林巴之一的岩导王多杰林巴;敏多林寺的启建者德达林巴;觉囊巴传承的持有者多罗那塔……等等共四十二位。就这样,一位菩萨道的力行者,以其文殊圣智,源于观音大悲,无有疲厌地开演普贤广行。

补记(三)

    另在《敦珠仁波切降生传记》注(五五)有如下记载:

    第十九世金刚尖锐(敦珠法王之传承)以尊贵种姓,为香巴拉国王子,手握政权。香巴拉国之握政权王子,传说颇有多人,如:(一)班禅,为无量光佛化身。(二)康楚,远为毗卢毗那佛化身,近为阿难尊者化身,与金刚尖锐为三人。若以密意说之,则为一人也。在不净之众生眼光观之,犹如以绳贯珠,一个接著一个不能紊乱。而净业菩萨,则一可化三千,三千亦能合一,亦如千江有水,则千江皆可现月。故何地需要,则菩萨随时均可化现焉。


图片1
顶一下
(270)
10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