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佛学词典 >
中文大藏经
时间:2008-12-25 18:13来源: 作者: 点击:



 指以汉文翻译或撰述之佛典所集成之丛书。日本人称为汉译大藏经。其刊行地域不限于我国,如朝鲜、日本等深受中华文化影响,而成为汉文系统之地区,皆刊行之;亦即凡以汉文刊行之三藏,均属中文大藏经。以汉文所译之典籍,后汉以后逐渐增加,此种趋向可见诸译经目录,而知其概略,如左表所示。

 元代后,汉译经典已甚少增加。佛典之多,浩如烟海,而其分类方法,自古即有。开元释教录以后之译经目录,至北宋以后之开板大藏经目录,可说皆以开元释教录之分类为标准。然日本现代之缩刷大藏经与大正新修大藏经,则另有其分类法。以下为开元释教录之分类法及其部数卷数:

 将佛典编入大藏经,在我国称为‘入藏’。敕撰之目录中另有入藏录者,以隋代之历代三宝纪为最早。入藏时须有天子之认可。此方撰集(此土撰述),即中国人之著作正式入藏者,最早见于开元释教录,其时所选为一般佛教学之基础典籍,至于宗派典籍之入藏则起于五代之后。以下就各版藏经之系统及年代之先后,简述历代中文大藏经之雕版(板)情形:

 (一)开宝藏:又称北宋敕版大藏经、敕版、蜀版、蜀本。即宋太祖敕刊,于开宝四年(971)在蜀之益州(成都)开雕之木版印刷大藏经,至太宗太平兴国八年(983),于太平兴国寺内之蛹(常盘大定,哲学杂志第二十八、第二十九)]

 (三)金藏:金版大藏经之简称。又称赵城藏本、金刻藏经。指金代雕印之大藏经。由山西潞州出身之崔法珍倡成,约自金熙宗皇统八年(1148)山西解州天宁寺开雕大藏经版会募刻,至世宗大定十三年(1173)完成。乃完全由山西民间自资兴刻之大藏经。本藏计六八二函,六千九百余卷,仍承袭北宋敕版大藏经系谱之卷子本形式,每行十四字,每面二十三行,在最前空白之处有经论名,‘第□卷’、‘第□张’、‘□字号’等之细字刊记,具有与北宋版完全相同之形式。大定十八年,崔法珍将新雕之印本大藏经一藏进献金廷,此新雕藏经之版木,不久移至燕京之弘法寺接管,元太祖至世祖之际,补刻四分之一。

 本藏久已散佚,民国二十三年(1934)于山西赵城县之霍山广胜寺弥勒殿内发现四九五七卷,为卷子本,殿内之发现物中,同时亦含有弘法寺之折本。民国二十四年,上海影印宋碛砂版大藏经会曾集金藏中宋版所无之古逸章疏、史传、经录等,题为宋藏遗珍行世,共一二○册。[中国大藏经翻译刻印史(道安)、中国大藏经雕刻史话(道安)]

 (四)崇宁万寿藏:又称福州东禅寺本、东禅寺本、福州本、闽本、越本。属私版。宋神宗元丰三年(1080),由福州东禅寺住持冲真等人所募刻,至徽宗崇宁二年(1103)完成四八○函,敕赐‘崇宁万寿大藏’。后陆续增刻开元以后入藏诸经,至徽宗政和二年(1112)已完成崇宁万寿大藏一副,共五六四函。南宋高宗绍兴二十六年(1156),慧明加以修补,孝宗乾道八年(1172)及淳熙三年(1176)均有增刻,共增刻三十一函。总计五九五函,六四三四卷。为梵夹本,每面六行,每行十七字,每版三十行,每函附音释一帖。在卷首之三行至四行,例刻藏经题记,其题记之内容,依年代而有所不同,最早之年代为元丰三年。然大般若经六百卷,卷头无题记,卷末则刊有都劝首住持慧空大师冲真与请主参知政事元绛之名号。此后各藏版式及编次多仿此。本藏今仅存零本。[中国大藏经翻译刻印史(道安)、中国大藏经雕刻史话(道安)](参阅‘宋板大藏经’2861)

 (五)毗卢藏:又称福州开元寺本、福州藏。属私版。系宋徽宗政和二年(1112,一说政和五年),于福州开元寺,由本明、本悟、行崇、法超、帷冲、了一等人募刻开雕之大藏经。至高宗绍兴二十四年(1154,一说绍兴二十年),刻成五六四函。至孝宗干道八年(1172),绍玉又追刻禅宗部三函。总计五六七函,六一一七卷,为梵夹本。其卷首之题记或卷尾题号下之千字文,及其折帖、装帧等,全与福州东禅等觉院本相同,唯版面较小,亦欠缺字函音释。此版藏经于南宋末度宗咸淳四年(1268),住持文迪曾予补刻版木,其印刷活动直迄元代成宗大德年间(1297~1307)。现存于日本之福州版,往往将东禅寺、开元寺二本混合成为一藏。[福州开元寺板大般若经卷二十之刊记、中国大藏经翻译刻印史(道安)、中国大藏经雕刻史话(道安)](参阅‘宋板大藏经’2861)

 (六)思溪圆觉藏:又称湖州本、湖州版。为湖州思溪圆觉院所刻之私版。即南宋高宗绍兴二年(1132)湖州(浙江吴兴)思溪王永从,及大慈院净梵、圆觉院怀深等募刻之大藏经。自来,日本称此版大藏经为南宋版一切经,但自知有福州版之后,将南宋版改称为湖州版或思溪藏,此即前思溪藏,盖始于北宋末年而成于南渡之初。本藏计五四八函,五四八○卷,一四二一部(一说一四五三部),为梵夹本,版式与崇宁万寿藏相同,其特色在经论之首末均无题记与刊记,仅在全藏中之一、二处,有二页大小之绍兴二年四月之刻藏题记附注,又经论各帖之末尾均有字音释注记。此藏与资福藏合称思溪本。日本第一部大藏经天海本,即依据思溪本。此外,日本缩刷藏经所对校之宋本即指湖州本。目前日本东京增上寺存有全藏。[思溪藏履字函长阿含经卷二十二之题首、思溪藏凤字函妙法莲华经卷七之题首、中国大藏经翻译刻印史(道安)、中国大藏经雕刻史话(道安)](参阅‘宋板大藏经’2861)

 (七)思溪资福藏:为安吉州(浙江吴兴)思溪资福禅寺所刊之私版。凡五九九函,一四六四部(一说一四五九部)。日本京都南禅寺所藏华严合论,题有淳熙二年(1175),系为后思溪藏,为梵夹本,版式与崇宁万寿藏相同。王国维疑资福藏即就圆觉藏所刊,加以增补,未必别有一藏。又依道安所著中国大藏经雕刻史话载,安吉州之地名,乃于南宋理宗宝庆元年(1225)由湖州吴兴而改名者,思溪圆觉禅院并获赐匾额,升格为‘法宝资福禅寺’,故思溪藏蛹(常盘大定,哲学杂志第二十八、第二十九)](参阅‘元藏’1231)

 (十一)弘法藏:即元世祖至元十四年(1277)敕令于北平(或浙西)弘法寺开雕,迄至元三十一年完成之大藏经。全藏计七一八二卷,一六五四部,每面五行,每行约十七字,为梵夹本。其内容、体裁均与江南之宋版及元版不同。目录为‘至元法宝勘同总录’,此目录之特点,系将汉译藏经与西藏大藏经之出入、有无等作一对照,后代学者研究各版藏经目录时多用之。一说本藏即据金藏改编者。金藏即赵城藏。今本藏已全佚。[至元法宝勘同总录、中国大藏经翻译刻印史(道安)、中国大藏经雕刻史话(道安)]

 (十二)南藏:(一)洪武南藏。即明太祖洪武五年(1372)敕令在金陵(南京)蒋山寺开雕之大藏经,至成祖永乐元年(1403)刻成,版存金陵报恩寺。又至宪宗成化(1465~ 1487)及神宗万历(1573~1619)年间均有刻本。全藏计有七千余卷,一六二五部(或说一六一二部),为梵夹本。

 (二)永乐南藏。成祖永乐十年至十五年于南京刻印,为洪武南藏之再刻本,然略作更动。依大明三藏圣教南藏目录所载,本藏共分大乘经、小乘经、宋元入藏诸大小乘经、西土圣贤撰集、大乘律、小乘律、大乘论、小乘论、续入藏诸论、此方撰述等十部,全藏计收佛典六三六函,一六二五部,六三三一卷。其版木有五七一六○片。版式为一纸三十行,每行十七字,而以五行为数之折帖本。版木用八分厚之梨木,两面雕造六十行,共刻一○二○字。通常所称之南藏即指永乐南藏。[英文大明三藏圣教目录、中国大藏经雕刻史话(道安)](参阅‘明藏’3287)

 (十三)北藏:即明成祖永乐八年(1410)敕令在北京开雕之大藏经,但真正着手施印约在永乐十七年时,至英宗正统五年(1440)始告完成,历时三十年。本藏自大乘般若经至大明三藏法数,计收六三六函,六三六一卷,一六一五部。版式采十册成一帙之折帖式,每面五行,每行十七字,每版二十五行。在经帙第一册之卷首,附有英宗正统五年之御制大藏经序和御制赞牌,及佛说法相之扉画一纸。每帙末册之卷尾,印有护法神韦驮天之立像一尊。又每册天地所划粗细之母子线,由本藏开始而至清龙藏传承之。其与南藏虽同为奉旨印造,南藏得允一般请经者印经,唯本藏因更具敕版之权威性,下赐藏经不易,一旦获赐,则创建藏经楼奉纳珍藏,并竖立获赐藏经碑文,视为无上之光荣。神宗万历十二年(1584)补雕续藏经,依神宗御制新刊续入藏经序,由华严悬谈会玄记至第一希有大功德经止,共雕造四十一函,四一○卷,为梵夹本。此为圣母慈圣宣文明肃皇太后之发愿而雕造,故又增添圣母印施佛藏经序、赞。全藏共计六七八函,六七七一卷。今南通狼山广教寺,及镇江超岸、广教、定慧等寺,均存有全藏。[大明三藏圣教北藏目录、大明续入藏目录、中国大藏经雕刻史话(道安)](参阅‘明藏’3287)

 (十四)武林藏:又称昭庆藏。即明世宗嘉靖年间(1522~1566)刻于浙江武林(即今之杭州)昭庆寺之大藏经。续藏华严疏钞会本,即据本藏。本藏之特点为首次将梵夹本改为方册本。唯本藏今已全佚,其出版原由不详。[中国大藏经翻译刻印史(道安)、中国大藏经雕刻史话(道安)](参阅‘明藏’3287)

 (十五)楞严寺版:又称嘉兴藏本万历方册本、万历本、径山藏。即由密藏道开等发愿,于万历末年在嘉禾(今浙江嘉兴)楞严寺所刻之私版大藏经。明神宗万历十年(1582),密藏道开发愿刊刻藏经,十四年春于长安与居士十人商募缘事。自定北、南、旧三藏对校之则。初与幻予在五台山紫霞谷妙德庵开始,真可、德清及诸居士援助之。继而道开示寂,幻予代之,不久幻予亦示寂,后继其事者交迭相代,遂南迁于嘉禾楞严寺,至万历末年刻成,总有二一○函,版式为每纸二十行,每行二十字之线装方册本。其目录称为‘藏经板直画一目录’。其函号虽依北藏,系以北藏为主,参校南藏,时有取舍,又补入南藏所录而北藏未收之本,故与北藏不同。后至清圣祖康熙五年(1666),开版‘续藏经’九十函,二三七部。复加‘又续藏经’四十三函,一八九部,至康熙十五年全藏始告完成。据道安之中国大藏经雕刻史话载,全藏总计一六一八部,七三三四卷。北平嘉兴寺、洞西山显庆寺等,均存有本藏,但正续往往不齐。日本黄檗山之铁眼道光一切经之开版,即依此方册本覆刻者。又日本之缩刷藏、大正藏所用以校勘之‘明本’即是指本藏。[嘉兴藏刻藏缘起、中国大藏经翻译刻印史(道安)](参阅‘明藏’3287)

 (十六)龙藏:即清世宗雍正十三年(1735)敕令于北京开雕之大藏经。至高宗乾隆三年(1738)完成。全藏共计七一八函,一六六二部(另有一六六九部、一六六○部之说),七一六八卷。版式由原来之单面刻字而进入表里双面刻字,在天地两端均有母子界线。每面五行,每行十七字,每版二十五行,为折帖式,于中央空间处,以细字刻记千字文、帖数和纸数。御制序谓北藏版本讹舛,因以北藏为底本而重新校刊,是为本藏开雕之缘起。本藏各地现存尚多。清末,慈禧太后寄赠日本西本愿寺之龙藏,全藏完备,为我国历代各版钦定大藏经中部帙最大之一部,现珍藏于京都龙谷大学图书馆。[大清三藏圣教目录、大清重刻龙藏汇记、中国大藏经翻译刻印史(道安)、中国大藏经雕刻史话(道安)](参阅‘清藏’4675)

 (十七)百衲藏:又称百衲本。清穆宗同治五年(1866)杨仁山(文会)于金陵发起刻经,会同各寺分刻全藏。因集合北平、天津、金陵、江北、扬州、毗陵、苏州、杭州诸刻经本而成,故称百衲本。民国二十五年(1936)北平刻经处曾发起百衲藏本预约,并募集补刻方册大藏缘起,较龙藏仅缺经部十八种、论部二十九种,版式多从径山本,惟迄今仍未出齐。[中国大藏经翻译刻印史(道安)、中国大藏经雕刻史话(道安)](参阅‘清藏’4675)

 (十八)频伽藏:又称频伽版大藏经、频伽精舍校刊大藏经。即清宣统三年(1911)上海频伽精舍用活字排印之大藏经。至民国九年(1920)完成。全藏共计四十函,四一四册,一九一六部,八四一六卷。每面二十行,每行四十五字,为方册本。系依日本弘教书院之弘教本为主,参以径山藏、龙藏及单行刻本编印而成,分类方法因袭缩刷藏经,经律论三藏均以大乘居先,小乘居后,大乘佛经以华严、方等、般若、法华、涅槃五部分类。日本弘教藏之菁华在校勘记,而本藏则删除该校勘记,乃失去学术上之价值。有总目一册,在总目之各个题目上,编有宋、元、明、清、高丽五版藏经之帙函编号。[中国大藏经翻译刻印史(道安)、中国大藏经雕刻史话(道安)](参阅‘清藏’4675)

 (十九)普慧藏:又称民国增修大藏经。民国三十三年(1944),于上海法藏寺成立‘普慧大藏经刊行会’,主事者有蒋维乔、黄士复等人。至四十四年为止,陆续刊行线装本一百三十余册,距离‘广收历来各藏经典’之宗旨甚远,盖因共产政权下经书印行困难所致。本藏所根据之底本,各经皆不同,而用以对校之版本极多,其校勘注有置于经文中之‘夹注’者,亦有置于每卷之末者,体例颇不一致。版面每页十六行,每行四十一字。就已出版部分而言,本藏收录不少中土久佚或新近发现者,如唐代义楚之释氏六帖二十四卷、清代为霖道霈之华严经疏论纂要一二○卷等,另包括民国初年江炼百、芝峰、夏丏尊、范古农等人所译之南传巴利文经典。至今,本藏于海内外已甚为罕见,其后广定所刊行之‘佛教大藏经’将之全部收入续藏第一辑。

 (廿)中华大藏经:又称中华藏。民国四十五年(1956),为屈映光(文六)与赵恒惕等人筹组之‘修订中华大藏经会’所倡印。主编为蔡念生(运辰)。原议揭橥选藏、续藏、译藏、总目录等四大法类。选藏部分拟汇集各种大藏经之内容,去其重复,分四辑刊行,第一辑收碛砂全藏及宋藏遗珍,第二辑收嘉兴正续藏之不见于第一辑者,第三辑收卍字正续藏之不见于前二辑者,第四辑则汇合各藏之不见于前三辑者。续藏部分拟收历来未曾入藏之佛典,译藏部分拟收译成西文而散于海内外之佛典。然自倡议之年始,历时二十余年陆续刊行,迄今选藏部分尚未完成。

 (廿一)佛教大藏经:广定编修。台湾佛教出版社印行。自民国六十六年至七十二年(1977~1983)完成。全藏分正、续藏,收辑经律论及重要注疏等,凡二六四三部,一一○五二卷,共计一六二册,另有目录索引一册。正藏以频伽藏为底本,由大正藏、碛砂藏、嘉兴藏、卍正、续藏等诸部大藏经补入所缺,并搜辑由藏文、巴利文译出之经典。续藏以民国增修大藏经(普慧大藏经)为底本,并收绝版之经论注疏等。

 (廿二)佛光大藏经:民国六十六年(1977),佛光山星云等成立之‘佛光大藏经编修委员会’编修。佛光山宗务委员会印行。全藏拟分类为:(一)阿含藏,(二)般若藏,(三)禅藏,(四)净土藏,(五)法华藏,(六)华严藏,(七)唯识藏,(八)秘密藏,(九)小乘藏,(十)律藏,(十一)本缘藏,(十二)史传藏,(十三)图像藏,(十四)仪志藏,(十五)文艺藏,(十六)杂藏。计划以各版藏经作全经考订、文字校勘,并以经文分段、逐句标点、名相释义、经题解说、诸家专文及各部类之索引等,为此藏最大之特色,以期突破历来各藏之传统窠臼,而达经典大众化与现代化之理想。于民国七十六年完成出版者为阿含藏十六册,系以高丽本为底本,对勘明本(径山藏)、频伽藏、日本卍正藏、大正本等各版大藏经,互补遗缺,采用大正本对各种古版藏经之校勘部分,并列举南传巴利本、北传异译本或相关经典之对照经或参阅经。

 (廿三)天海版:又作宽永寺版、东睿山版、倭藏。指日本江户宽永寺之开山天海发愿刻印,自宽永十四年至庆安元年(1637~1648)所开版之大藏经。以南宋版思溪本大藏经为定本,以元版之大普宁寺本为补充。全藏共计一四五三部,六三二三卷,六六五函。版式为一面六行,一行十七字之折帖本。其印刷乃使用木活字版,因发行部数极少,传至今日者,仅限于日本之名山古刹。乃日本自身出版第一部完整之大藏经。最初所用木活字之部分现存于宽永寺,正保(1644~1648)以后改用整版印刷。[大日本校订缩刻大藏经缘起、佛教圣典概论、中国大藏经雕刻史话(道安)]

 (廿四)黄檗版藏经:又作铁眼版。日本黄檗宗铁眼道光以宇治黄檗山万福寺为根据地,自宽文九年(1669)至天和元年(1681)所开版之大藏经。凡一六一八部,七三三四卷。此版据万历板(明本)覆刻,加训点,并加入日本铁眼及宝洲语录。字体式样与明本相同,然错误脱落甚多,后据高丽版数度核校,改正误谬。版木共有四八二七五片,今藏于日本黄檗山万福寺宝藏院内。[缘山三大藏经缘起、大日本校订缩刻大藏经缘起、佛教圣典概论、中国大藏经雕刻史话(道安)]

 (廿五)缩刷藏经:大日本校订缩刻大藏经之略称。又称缩刻藏、缩藏、弘教本、弘教藏。欧美称为 Tokyo Edition。为日本最早使用活字印刷之大藏经。明治十三年至十八年(1880~1885),由岛田蕃根、福田行诫等人着手编校,东京芝公园地弘教书院出版。缩刷藏经系以东京增上寺所藏高丽藏为底本,与宋(湖州本)、元、明藏对校,增补日本刊行之密教经轨、日本诸宗开祖之著作,而采用明朝智旭所撰阅藏知津之分类方式编纂而成,分类为经、律、论、秘密、杂等五部二十五门。全藏共计一九一八部(目录另计),八五三九卷,版式为菊版五号活字一段组,一页二十行,每行四十五字,上栏注明文字之异同出入。共分四十帙,四一八册,和装仕立(日本式之线装书),目录另集一册。又另有大日本校订大藏经正误十一卷。本藏校正严谨,然亦间有手民之误,遂有后来之昭和再订本。清朝宣统三年至民国九年(1911~1920),上海频伽精舍删除缩刷藏经上栏之考异校勘与日本撰述部分,而以四号活字出版,称频伽藏。[缩刷大藏经の开版に就て(足利宣正,龙谷大学论丛第二四二号)、中国大藏经雕刻史话(道安)]

 (廿六)卍字正续藏经:日本明治三十五年(1902),京都藏经书院以僧忍澄校订之黄檗本,用四号活字印行,至明治三十八年完成,称为卍字大藏经,又称大日本校订训点大藏经。本藏大体以黄檗藏与高丽本对校,改从丽本,互异处以圈为记。丽本题记、音释皆保存。其编次仍依黄檗本,致丽本特有典籍多移入续藏。附有训点(句读)。共收一六二五部(一说一六二二部),七○八二卷。版式每面分上下栏,每栏二十行,每行二十二字,为方册本。然在大正藏出版后,卍字藏遂少为人所用。明治三十八年至大正元年间(1905~1912),藏经书院又刊行卍字续藏经,又作大日本续藏经,所收为卍字正藏中所未收者。颇多我国古代大德之著述,为研究中国佛教不可或缺之丛书。近年以来,多别于卍字正藏,而以续藏经之名刊行。全书共一五○套,七五○册,收九百五十余人之著作,一七五六部,七一四四卷(另有说一六五九部,或一六六○部,六九五七卷者)。版式每面分上下栏,每栏十八行,各栏上方留校记地位,每行二十字,为方册本。编目分印度撰述(经、律、论;经分大小乘,大乘按华严、方等、般若、法华、涅槃次序),中国撰述(大小乘释经、释律、释论、诸宗著述、史传等)。其中不少著作在我国早已佚失。民国十二年(1923),上海涵芬楼影印续藏经本,略为缩小。台湾流通之影印本改为精装一五○册。本藏之初版,于分类编排上不尽符理想,故日本佛学界曾于再版时加以修订。[中国大藏经翻译刻印史(道安)、中国大藏经雕刻史话(道安)]

 (廿七)日本大藏经:日本大正八年至十年(1919~1921),由日本大藏经编纂会刊行,中野达慧主编。所收系有关日本撰述(亦有少部分中国撰述)之经律论注释书及诸宗宗典之丛书,凡七五三部。全部分为四大类:(一)经藏部,包括华严部、方等部、理趣经释、般若部、法华部、密教部等一四三部章疏。(二)律藏部,包括大乘律、小乘律等二十三部章疏。(三)论藏部,包括大乘起信论、真言密教论、诸大乘论、三论、掌珍智度宗轮论、唯识论、金七十论、胜宗十句义论、六离合释等五十七部章疏。(四)宗典部,包含三论宗、法相宗、戒律宗、华严宗、天台宗显教、天台宗密教、真言宗事相、曹洞宗、修验道等五三○部各宗典籍之章疏。共四十八册,另有解题二册。此一丛书后作为大日本续藏经之日本撰述部而刊行之。[中国大藏经雕刻史话(道安)]

 (廿八)大正新修大藏经:又作大正藏、大正本、正藏。为日本大正十三年至昭和九年(1924~1934),由高楠顺次郎、渡边海旭、小野玄妙等人成立之东京大正一切经刊行会(后称大藏出版株式会社)编辑出版。全藏共一百册,正篇五十五册、续篇三十册、别卷十五册(图像十二册、法宝总目录三册)。正篇以经律论及我国撰述者为主,并有韩国等历代大德之作,计二一八四部,新分类为阿含部、本缘部等二十四部。续篇以日本撰述为主(最后一卷为敦煌本等古逸、疑伪书),计七三六部,分类成续经疏部等七部。别卷以图像为主,日本撰述之图像关系共有三六三部,法宝总目录有大正藏目录、勘同目录、着译目录与我国、日本等之古版大藏经诸目录等七十七部。其中,经律论三藏及我国撰述之部分,主要以东京增上寺所藏之高丽本为底本,对校同寺所藏宋、元、明三本,另参照正仓院藏经、敦煌古本及巴利文、梵文经典。我国撰述之余部及日本撰述,主要以作者自写本、古写本或古刊本等为底本,对校其余之写本、刊本等,其主要者乃附加训点。全藏共收佛书三三六○部,一说三四九三部,一三五二○卷。版式每页分上中下三栏,每栏二十九行,每行约十七字,以从前方册本形式之和装本为特制本,其他皆为洋装本。此一藏经,所收异本最多,佛书之分类亦较合理,且有不同版本之校勘,主要术语常能注以梵文、巴利文。故为目前各种中文藏经中,版本最佳、流通最广者。[中国大藏经翻译刻印史(道安)、中国大藏经雕刻史话(道安)]

 (廿九)昭和再订缩刷藏:日本昭和十年(1935),缩刷大藏经刊行会铃木灵真等创刊。题为‘昭和再订大日本大藏经’。其版式与弘教藏相同,为方册本。以此藏系影印弘教本,加以订正,故凡依弘教藏校勘者,宜参校本藏改正之。[中国大藏经翻译刻印史(道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