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弟子心声 >
我皈依上师(蒋杨罗松华丹仁波切)的因缘
时间:2009-04-10 20:50来源:未知 作者:瞿昙尼 点击:
图片1 我在没有遇到上师蒋扬罗松华丹仁波切之前,对密宗没有特别好乐过,也没有排斥过。没有特别好乐密法是因为我于显宗的修学很满足,觉得师长给予的言传身教已足以让我在佛法的摇篮里健康成长。我从小修学显教,已适应它,也受益于它。因此,我没有想远求

  

  


图片1

我在没有遇到上师——蒋扬罗松华丹仁波切之前,对密宗没有特别好乐过,也没有排斥过。没有特别好乐密法是因为我于显宗的修学很满足,觉得师长给予的言传身教已足以让我在佛法的摇篮里健康成长。我从小修学显教,已适应它,也受益于它。因此,我没有想远求藏密的欲望。我不排斥密法,是因为我认为显密教法都是佛法,应该彼此尊重。所以每当看到来汉地传法的上师,我都很尊重地去恭敬顶礼。
和往常一样,我被同学叫到客堂,说有上师来了,要去顶礼。当时我刚吃了感冒药,实在想睡,可是闻到同学的叫声又不能不给予回答,于是我勉强地到了客堂。
    这位上师很特别,不受出家人的供养,哪怕是一包糖果。我没有多想,顶礼过后想转身离开,可是被一位师父拉住了,指着椅子让我坐下。她说:“上师很慈悲,你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请教。”我没学密法,觉得没什么可问的。药力使我想嗑睡,于是再次转身要离开。可那位师父还是让我问问题。出于礼节,我坐下了,想起暑假期间遇到一些修密法或排斥密法者当中的一些极端现象,我都列为问题来向上师请教。有些问题很幼稚,有些问题带有几分调侃。但慈悲的上师始终面带憨笑,用他那不太流利的汉语耐心地为我回答每个问题。
    上师的慈悲、安祥,让我起敬。上师的憨笑让我消除了隔阂与距离。在上师身边,就像在自己慈父的身旁,敢无所顾忌地倾诉心里想说的每问话。上师也如慈父般,耐心地倾听着每位幼子说着孩童天真心灵里对世间的陌生与迷茫。并一一解答着幼子对世间每一样无知而好奇的询问。
    上师的法语开导让我感到面前的上师是一位慈悲的禅师在为众弟子开示如何参悟心性,找回本有的自我。让我感受到了显密法只是修行的下手处,方法不同,其目的都是为破众生的我法二执,令众生转染成净,破迷成觉。两者在义理上没有任何的矛盾与冲突。因此,我又冒然地说:“上师说的,和我们显宗师长教的是一样的。”上师微笑说:“都是佛法当然一样,诸佛法身的本质只有一个,所有法门目的也是一个,都是为了对治众生的烦恼。就像饭桌上有很多种菜,有的人只吃一种,有的人吃好几种,目的都是为了吃饱。”
    上师的开示,有直叙,有比喻,消除了幼子成长路上的茫然。渐渐的,我不想离开他的身旁,也不再昏睡。我知道,我是被上师的慈悲慑服了。在他身边我只感到欢喜而没有疲厌。对这位慈父般的上师,心里由衷生起敬仰与信赖。觉得这位大人的心中藏有佛法大海,足以容纳每个众生在他的心海中遨游。能令每颗干枯的菩提心芽得到滋润,得到复苏。我很希望潜入他的法海中遨游,却不敢直下承担。于是又幼稚地问道:“上师,我觉得显宗很好,听上师开示后,觉得密宗也很殊胜,所以也很想学习和了解密法。如果我想主修显宗,兼修密法,用这种心可以皈依吗?”上师听后,哈哈大笑:“你刚才说的还挺好的,现在又说得不好了。刚才都说显密是一样的,还有什么主修与兼学之别呢?”
中午饭后,我已经编不出什么问题可问了,但还是想到上师身边坐着听上师为其他弟子开示。这时,有位同学穿衣袍来请上师为作皈依。我心里很激动,也希望当上师的弟子。于是向上师请示:“我可以当您的弟子吗?”上师又是一笑:“为什么不可以呢?”“不是说要择师,择弟子吗?我怕不够格。”上师仍是一脸憨笑:“可以呀”
   得到上师的允许,我欢天喜地跑回宿舍穿好衣袍,尾随上师到大殿。上师为我们作了皈依并传加行法。为我取名“彭措桌玛”,汉义为“圆满度母”。就此因缘,我皈依了上师,当了慈悲上师的弟子。
   有位朋友对我说,生命中遇到谁都是一种奇迹,应该好好珍惜。我觉得,生命中遇到谁都是一种宿缘成就,一定要好好珍惜。愿这次殊胜的因缘,使我的修学在上师三宝的引导下福慧圆满,将来能像上师和诸佛一样,以悲智双运,善利一切如母诸有情,同成佛果。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佛友评论更多评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