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事师五十颂》-马明菩萨造颂--之九

《事师五十颂》-马明菩萨造颂--之九

事师五十颂讲义--之九



34.   师前请受教诫等 当说如教而奉行
      双手合掌不散乱 上师所教皆善听


    那么在上师面前,我们要想请授一些教言,比如说,有事情想请教,或者有问题不懂,那么应该向上师请教:“我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不懂,请上师赐予我教诫,或者教言。”上师回答说:“是这样的,需要如此如此。”听了之后,你明白了:“噢,是这样的,好啊,我一定这样去做,如教奉行。”按上师所说的去做。

    在上师讲法的时候,应当恭敬地双手合掌,不散乱地听闻。当然,如果我们要是一讲几个小时,大家要是一直这样双手合掌,不能坚持那么长的时间,至少应该是恭恭敬敬地去听闻。比如说,两手交叉放在自己胸前、腿上,或者是具足威仪地放在膝盖上,认认真真地听受教法,这是挺好的。上师所讲的任何言教弟子都应该认真听受,“噢,是需要这样的。”这样来如理思维,如理作意,并且好好地修习。

    依止善知识,是需要自己发自内心来依止的。直接生起发自于内心的信心是很难的,那么我们就通过世俗的方式来培养自己的信心。世俗的培养方式也有很多种。依止善知识的时候,具足威仪,这也是产生信心的一种标志。比如说,所有亲近善知识的人,大家都能具足威仪,那么我们也会产生一种稀有的心或者很庄重的心,在修法上也会认认真真地修行。比如说展示一个国家国威的形式是什么呢?是仪仗队。如果仪仗队的士兵一出来,一个个瘸子、拐子,歪瓜劣枣的,挤着眼、吐着舌头就出来了,那么这个国家不会受到别人的尊重。如果这个仪仗队的士兵个个往那儿一站,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腰杆站得呗儿直的,仪容整齐,枪也挎得好好的,步伐整整齐齐的,人们一看,军威赫赫,就会对这个国家产生尊重之心。一个国家如此,我们修行也是如此,具足威仪可以依之而产生欢喜心,产生福德,产生加持,产生顺缘等等。在善知识面前做了任何恭敬的行为,都能得到不可思议的善的果报。比如说佛陀有兜罗绵掌、无见顶相、眉间白毫、广长舌……都是因为善说、善解、恭敬善知识,如法依止善知识等,依这样的法行而得来的善的果报。所以,我们真正依止善知识的时候,是需要这样的。

可是,在这个时代,人们的傲慢心比较重一些,尤其受到一些所谓平等思想的影响(不应该说它不好),跑到上师跟前去要“公平”。上师们对弟子是很公平的,但有的时候是弟子自己不公平,因为自己心不平,就把自己内心的不公平扣到善知识的头上,认为这样做、那样要求是不平等的。

其实真正地说来,一个上师在调伏弟子的时候,没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弟子能不能解脱,是上师所负担的事,而解脱是弟子所希求的事,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比如说,我们要是内脏有了问题,需要外科手术,我们说大夫应该尊重我们,不应该在我们肚子上来一刀,但是为了我们生命的安全,给我们手术是必要的。我们脑袋有问题了,那就要开颅,不能说是医生不尊重我们,医生倒是想尊重我们,我们要是没病,大家见了都可以“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但我们要是有病的时候,被推到手术台上,医生就得给我们开颅,这和尊重不尊重没有关系,只是和我们的目的有关系。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要求,认为自己就是病死也不准开颅,那也是可以的,医生会尊重我们的选择,那我们就真的会病死了,所以说这个和尊重没有任何关系。

    佛经上一再说:“我们要把善知识当成救病的良医想,要把自己当成病入膏肓的病人想,把善知识的教言当成甘露妙药想,把修行当成受用甘露妙药想,”如果我们不断地这样思维,就不会劲儿劲儿地和上师要“公平”了,就不会这样执拗倔强了。在善知识面前,或者在上师面前一个劲儿地耍个性,这样只能够把自己的前程耽误了。因为善知识他们多生累劫以来修行忍辱、布施、持戒等等的法行,他把大家恭敬为上师都是可以的。《佛子行》上这么说:“哪怕对于一个恶人都可以恭敬顶礼是为佛子行。”他们都可以对恶人恭敬顶礼,对我们修行佛法的人有什么不可以恭敬的呢?把大家当成真正的上师一样恭恭敬敬也没有问题,只不过我们成了他修行忍辱的对象而已。所以无论如何,这个不是我们所要考虑的,这绝不是问题,最大的问题就是能不能够把法修好,能不能真正解脱,不是说跟善知识来讨价还价的。

有很多人依止善知识的时候,要去讲交情。本来讲交情是好的,我记得九七年在年龙寺出了一档子事,几位有钱有地位的居士来看年龙上师,他们在上师的屋里横七竖八地躺着。上师对他们特别好,又给吃的又给喝的,而我们这些弟子在上师房间的下面被烟熏烤着,住住不好,睡睡不好,吃吃不好,心里特别烦。那天,我心里就觉得特别不平衡,半夜十二点多,便带了几个人去找上师。

我对上师说:“上师,您应该给我们做个好样子看呀,您这样对待那些居士,也是让我们这样嫌贫爱富吗?”

上师听了我说的话,看着我们:“哎,你们上来啦。”

我见上师不直接回答,便接着说:“我们心里觉得这样好像不对,为什么他们可以呆在您的房间,我们却要住在下面?”

“他们是来做客的,而你们是来求法的。如果你们也想做客的话,那就请过来。”听了上师的话,我们很惭愧,马上下去了(笑)。

上师的话说得很直接,很不给面子,但是说得很在理。所以,我明白了应该怎样去除我执心垢的道理。我不在乎上师对谁怎么好,上师是不是理不理我。如果上师不理我,那是对我的调伏,那肯定是我的我慢心很重;如果上师对我好的话,那也是上师对我的调伏,因为上师肯定觉得我比较脆弱,受不了那种逆加持的调伏,所以安慰安慰我。

无论如何,大家要经常让自己警觉:不断地去要求上师对我好点儿,要上师对我经常刮目相看,这样不是很好的。上师就是根据我们的具体情况,用各种不同的方式调伏我们,使我们心垢不断剥除,最终获得解脱,获得成就。

当年我依止上师,在闭关修法寻求最终智慧的那个时候,出现了最大的误区,对上师、对教法产生极大邪见,满心都是委屈,对上师特别抱怨,就写信给上师,说:“为什么不让我看到解脱的希望?”

我等着上师回答,而上师更厉害,一下子病了半个多月没理我。我听说上师病了,便没辙了:总不能要求一个病人答复一个健康人的要求吧?等过了一段日子,上师就给我回了一封信:“你不要有太多想法,我所告诉你的都是真实的,安住在当下。”就这一句话,我妄念顿歇,突然之间涌现智慧,所以这个时候才真正了解上师的苦心。这种调伏叫什么呢?这叫“软磨硬蹭法”,把我们的妄想全部磨蹭没了,我们也就真正地灵光了。

一个真正的善知识,他不一定非得安慰我们,也不一定非得骂我们,他可能理也不理我们就把我们调伏了。

当然我们不能理解的时候,总觉得心里难受,会委屈、会抱怨。但是,我因为经历了这些,所以衷心地希望你们在依止任何一个善知识的时候,都不要产生这样的抱怨。如果你认为和这个善知识有缘,就信任他,把自己交给他。我一再强调的是,你们千万要在找到一个真正的善知识的时候,才这么做,才把自己交给他,不要冒失。因为现在假的太多了,所以你们只要注意到这些,我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了。

发自内心地依止上师,接受他的调伏,就像接受医生的治疗一样。只要接受了医生的治疗,我们任何的病痛都有可能完全地治愈,使自己身体健康起来。如果不接受治疗,哪怕是一个小病,也许都会使我们送命。

因此在依止善知识这件事上,大家都应该保持一个冷静的、清醒的,并且是坦诚的、开放的态度,去好好面对上师的言教,千万不要从外表上去观察。

一旦依止善知识,教言上这么说,“所作悉见善妙大虔敬,愿师加持无余入我心。”

“所作悉见善妙”这一点是很重要的,上师的任何行为,我们都要以净观去思维。如他去杀生,我们就马上翻译成“上师在超度”,他去打人,我们说:“这是消业”,他去偷盗,我们说,“这是代人布施”,这样,我们就完全能够产生净相。

就像那若巴依止帝洛巴的时候,帝洛巴把他领到一个破庙,没有吃的了,帝洛巴就到河边去钓鱼,钓了很多的鱼,在旁边拿个木叉叉鱼烧着吃,那若巴在旁边看,帝洛巴吃鱼的时候,问他:“你饿不饿,想不想吃?”那若巴开始不吃,后来帝洛巴扔给他,你爱吃不吃。他饿了七八天,实在饿得不行了,然后就拿起鱼吃了。帝洛巴吃完之后,把鱼骨头堆成一堆儿,放在那儿。帝洛巴说:“好吧,现在吃完饭可以走啦。”然后把鱼刺拿起来全部扔到河里,鱼刺弹指之倾又变成鱼,游走了;那若巴一看高兴坏了,把自己的鱼刺也拿起来扔到河里,但鱼刺都沉底了,这就是差别。所以,有的时候大家不要去看善知识的外表,善知识真是非常不可思议的。

    所以我们一再强调,想要依止真正的善知识,大家就要通过各种方式,通过其他的善知识作证明,通过授记作证明,通过修证作证明,通过观察作证明,除了在传承和历史上,他是真正的有出处、有来源,得到了公认的善知识之外,那么他必须是和我们有缘的,比如说他能够调伏我们,向我们宣说教言,我们能够听懂他的开示,并且能够按他说的去做,对此没有怀疑,认为这和佛法是不相违背的。有了这样的前提条件之后,我们再把自己交给他,这才是合适的,不然,冒昧地依止,一定会产生很大的过失。

    我们虽然讲了许多依止善知识的法行,大家还是要比较小心一些,对真正的上师应该像《事师五十颂》中所说的那样去依止,也希望你们从心里对有缘的善知识产生真正清净无垢的信心,也希望在修行当中遣除所有的违缘,并且顺利成就无上菩提,能再倒驾慈航,利益所有的如母众生。

35.   若逢笑及咳喘等 以手将口作遮隐
      所作诸事完毕已 以柔和语禀师尊


    在上师面前,“若逢笑及咳喘等”,上师说了一个事,你觉得特别可笑,或者遇到了让你发笑的事,还有比如说要咳嗽啦、哮喘啦,碰到这种时候呢,“以手将口作遮隐”,用手遮口,一定要遮着点儿。

    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我们笑的时候有几个问题,我们笑的时候会很难看;还有就是自己没刷牙,有口臭;还有自己笑的时候会有一些唾沫星子飞出来等等。在上师跟前这些都是散漫的行为,所以应该是用手遮起来的。还有“咳嗽”,一定要遮起来,要不然我们对着上师的面这样:“啊嚏,”大家想连上师的影子,这种附带的东西要是跨越它都有罪业,我们如果以自己的污浊之气加持上师身相,可想而知要获罪多少?大家会推理得知。

不应该当着上师面,或与上师正对面的时候呼吃呼吃大喘气,不要以呼吸正对上师。这不仅是规矩的问题,比如说我们有口臭,跟人说话的时候呲着牙,那肯定是特别不礼貌的,更何况是对待上师呢?这是需要注意的。

我见到萨迦法王面前的那些弟子,不管多大的上师,在萨迦法王跟前要说话的时候,绝对不会用嘴对着上师的脸部说话,他们不敢,他们都是把自己的袈裟或者衣服的一角挡在嘴前跟上师说话。因为这样挡着,臭气自己留着,跟上师说话,只要上师能听到就行了,这样一来就不会冒犯到上师。更何况我们也许有很多的疾病,可以通过唾液传染,我们要是直接对着上师呼嗤呼嗤的说话,这哪儿能行呢?!

    “所作诸事完毕已,以柔和语禀师尊。”上师要我们做的事已经干完了之后,应该慢慢地以柔和之语跟上师说:“上师,您让我做的事,已经作好了,还有别的事吗?”而不是这样和上师说话:“哎,我干完了。”这是跟谁“哎”呢?比如说大臣们做完事的时候,都会这样地说:“启禀圣上,诸事已毕,圣上可有其他差遣?”一般情况下,我们对单位领导会说:“某某某某(领导姓后加官衔儿),我这个事办完了。”如果一般人请你帮忙的事,你做完了,也会告诉他:“你那件事我办好了啊。”大家都会这样的,以柔和语来说。跟上师说的时候,一上来就横着出来,这样是非常不礼貌的,也是不应该的。所以用柔和语跟上师说话,这一点很重要。


(未完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