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事师五十颂》-马明菩萨造颂--之三

《事师五十颂》-马明菩萨造颂--之三

事师五十颂讲义--之三



3.   若师居家或戒晚 为除世间讥谤等
    师前放置经函竟 威仪致心礼师尊

   
    如果你所礼敬的这个上师是个在家人,而你是个比丘,是个出家人;或者你是个老比丘,而上师是个新出家的人,那就会遇到问题。因为显宗的佛经上都说,末法时代会有白衣上坐、比丘下坐的情况,这是末法的标志。因此有的人见到你作为一个比丘,而礼敬在家的上师,或你作为一个老比丘而礼敬新出家的上师,就会有产生“你们这些僧人为什么礼拜一些在家人呢?”或者说,“你们是不是一群互相恭维的人呢?”诸如此类的怀疑和诽谤。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避免人们的怀疑和诽谤,应在上师的面前放置经函或佛像,这显得像在拜经书、佛像一样。

    “威仪致心礼师尊”,你具足威仪地恭恭敬敬地来顶礼上师,就是说你心里顶礼上师,但是对于旁人来看就好像在礼拜经书、佛像一样,这是为了避免讥嫌。

    在这个问题上,有两种说法。按照其它宗派的说法,是不应该当着这些可能会心存疑谤的人的面顶礼上师的。但是在我们传承当中不是这样的,在我们实修派各宗的传承中,包括宁玛派、嘎举派、萨迦派等等,都认为对于自己的上师应该是具足威仪和恭敬的,哪怕是为了避免世间的嫌疑,也不应该在上师跟前有太多的做作,而应该真诚地敬礼上师。旁人说什么,或者他怎么想,这个并不是很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自己的威仪。你的威仪能引起世间人对你上师、对你自己的敬信。比如那若巴依止帝洛巴时,那若巴不仅是一个比丘,而且是一个精通法义的比丘,是大班智达,是所有国王的上师,国王都对他非常恭敬。但是帝洛巴却是一个像疯子一样的乞丐,在乞丐堆里头,做一些疯人一样的法行。但是那若巴却对他恭敬地顶礼,到他跟前说:“善知识,请摄受我。”就是能这样——直到最后他获得究竟的成就。再比如薄瓦巴,他是萨迦派的印度传承初祖。薄瓦巴过去是一个比丘,他成就了之后,为了特殊的缘起舍了戒,从寺院飞出来,喝酒吃肉,到四处调伏了很多的众生。最后他把道果教授等等教法咐嘱于萨钦,成为许多大德和国王的恭敬供养之处。这些全部都是说,哪怕他是一个在家人,哪怕他的行为非常的颠狂,只要他是一个真正的成就者,就应该至心对他顶礼。所以,在这方面应该没有什么区别的。我的至尊上师年龙上师,还有许多其他的上师都有这样的说法。

但是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我们自己也要善做取舍。比如说,“我们这样做,会不会引起大多数的僧人对教法的怀疑?”等等,这当中就有抉择。如果我们认为这个上师能以无上的威德调伏别人的邪见,或者示现各种神变来调伏众生,那么,我们的确可以不去顾及;但是如果上师不是这样示现的人,我们也不是有这样神通示现的人,那么最好在适当的情况下,做一定的收敛也是有必要的。不然,大家都不避世间讥谤,在大街上看见上师走过来了,大家呼啦啦趴下一大片,这样会引起国家、管理人员或其它路人的不放心或者是不满,也会引起别人的一种怀疑或诽谤,怀疑这是不是邪教,是不是盲目崇拜,迷信等等。

为了避免这些情况发生,我们在大街上或者在其它不适宜的地方不要这样做,这个也是很重要的。过去有一位上师在法座上给他弟子讲法,他的弟子都是很有声望的人,他在讲法的时候,他的上师来了,他的上师就像个乞丐一样,走到他跟前看他,他假装没看到,接着给人讲。等人们都走了之后,他从法座上下来给上师顶礼,上师说:“你刚才怎么不顶礼?”他说:“刚才我没看到。”结果两个眼珠子“梆”就掉在地上了。他赶紧忏悔,说:“上师,我是因为怕这些人们对我起了邪见,以后大家信心就不能够凝聚起来,所以希望上师能够原谅。”他非常真诚,于是上师说:“我听你忏悔。”然后他眼睛又恢复如故。在过去有很多类似的故事。比如大黑行等大成就者,也有类似的经历,因为对自己的上师有轻慢的行为,为了面子或者其他的事,而遭到一些因果报应,但是后来上师允许他的忏悔后就恢复了。

    这些事例都是说明一个问题,就是说他们是在一个完全可以顶礼上师的环境中,为了维护自己的脸面,而不去顶礼自己的上师,却假装不认识,或者假装看不到,这是非常不合适的,是会有果报的;但如果是为了保护更多人的心念,是允许的。所以在这一点上是有差别的,需要仔细地分辨。总之,是为了保护更多人的心念,还是为了保护自己的面子,其果报是有差别的。这个大家自己心里都要弄清楚,在这里就不需要详细地讲了。这是顶礼上师所应具足的信心。

4.   叠铺坐垫起身迎 成办诸事以亲近
    具禁行者皆当行 礼及下事悉非应


    我们应该如何细致地承事上师呢?

    “叠铺坐垫起身迎”上师要坐下的时候,要为上师铺好坐垫;如果上师起来的时候,要为上师收拾好。只要上师走过来,或者上师站起身来,我们就要马上起身相迎。

    “成办诸事以亲近”,上师让你做什么,你就去做,上师说你去把地扫一下,你就去扫;把草除一下,你就去除。像这些琐碎的事情,都应该依上师的嘱咐而去做的。

    “具禁行者皆当行”,“具足禁行的人”即是具足戒律的人。这里是说哪怕你是个具足戒律的人,也应该完成上师嘱咐你的事情。

    “礼及下事悉非应”,在一些特殊的情况下,比如说向上师顶礼,或者做“下事”——也就是给上师洗下身,像这一类事情,在一些不适当的情况下是不可以做的。比如说,如果上师是个居家的人,而你是一个僧人,在一些不适当的场合,不应做上述那类事情,因为这样做会使人们产生怀疑、诽谤。对于出家人来讲,这些问题是要注意的。

5.   上师与诸弟子众 不察同成毁誓故
    最初勇士阿阇黎 摄授弟子当观察


    “上师与诸弟子众,不察同成毁誓故。”我们要这样恭敬上师,可是真正具德的上师也要观察弟子。如果具德的上师不观察弟子是不是一个具足了密乘行人条件的法器,就给他传法,这样很可能就把这个人毁了。如果是弟子不观察上师,万一你是一个好的弟子,但这个上师不具足上师法相,那就等于你的信心白费了,这些都成了没有意义的事情了。莲花生大师在《空行教授》里这么说:有一个骗子跟你说,我是国王,我现在封你作什么什么大臣。如果你听信他的谎言,去那儿上任试一试,那里的人会把你当疯子,没人理你。因为什么呢?连国王都是假的,你受的封赏哪儿能会是真的呢?!所以如果上师是假的,你说得到这样的法或是那样的法,从那里获得加持也是不可能的。因此一定是要依止真正的上师,才能得到真正的加持。但是如果上师和弟子互相不观察,上师是不是真正的上师、弟子是不是具足法器的弟子,那么上师和弟子两个都会犯戒。“毁誓”就是犯了根本的戒律。

    “最初勇士阿阇黎,摄授弟子当观察。”在自己当下一念间,或者本来法界中已经成就了的勇士,他就是“阿阇黎”。这里是说于自性中已经获得了觉悟的上师,在摄受弟子时,是应该谨慎地观察的。

6.   具慧弟子见上师 易怒粗鲁无悲心
    不摄贪欲极骄矜 喜炫耀等不当依


    “具慧弟子见上师”,真正有智慧的弟子也应该观察一个上师是否具有这样缺点:“易怒粗鲁无悲心,不摄贪欲极骄矜,喜炫耀等不当依。”如果这个上师是这样,大家是不应该依止的。

    “易怒粗鲁”,比如说非常容易发火,你还没等干什么他就生气了,特别易怒,而且特别粗鲁,动不动就打打骂骂,嘴里说一些脏话;“无悲心”,毫无悲心,对所有的事情他都漠不关心,特别自私;“不摄贪欲”,自己对自己的贪欲不加摄持,贪心特别炽盛,看到什么好的都想要;“极骄矜”,就是自己非常的骄傲,目中无人,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喜炫耀”,喜欢在别人跟前自我夸赞、炫耀:“哎,你看我这块表,这个表可是一百多万呢,这可是瑞士绝版钟表”;“你看看这个水晶数珠,这不是一般的水晶喔,这一颗就得一百多万呢,别人供养我的”;“你看这个茶杯怎么怎么的”。跟人这么吹牛;或者说“你知道我这衣服哪来的吗,我这衣服可是某某大成就者给我的,他亲自供养我的。”如此这般,特别喜欢吹牛。具足这样过失的上师,是不应该依止的。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讲,也有一些疯行的瑜伽士,比如说像玛尔巴这样成就者,他就属于这类的。你从表面上看他动不动就生气,但是他和我们所观察的上师是不同的。为什么呢?我们前面所说的,只是说一位上师未显露特殊功德的情况下,我们就可以以常人的角度来观察他,如果他具有上述的这种过失,是不应该依止的。但是,如果像玛尔巴这种已经示现了现量成就的人,你就不能这样去观察他。比如说,他让米拉日巴去受苦的时候,他让米拉日巴背石头,让他的后背都差不多磨穿了,然后就给他的背上垫个垫子,说:“骡马都是这么干活的,接着干吧。” 好像显得没有悲心。而且他在骂人的时候特别粗鲁,动不动就打人。但是当米拉日巴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玛尔巴弹指之倾变化出很多的卫兵来保护他,示现了如此的神变,弟子是可以亲眼看到的。这种能示现种种方便调伏弟子的上师,就是真正的佛陀。他所示现的粗鲁和凶暴,是为了消灭弟子的业障、消灭弟子的违缘,对其进行调伏的法行。像这样的上师,示现这样法行,我们就不应该这么表面地去观察了。

    因此,如果我们知道,作为一个真正的上师,第一,他有清净的传承而且被传承上师认可;第二,他能够展现出无碍神变,哪怕具足了这些看上去是过失的事,那么也都不成其为过失。对此我们是要知道的,对成就者也进行这样的观察是不对的。

    如果他是成就者,并且这样示现了,但是你心里还是不能接受,你可以不依止他,但是你不可以诽谤他。

    可是如果是一个不曾示现功德、也没有什么神通示现的人,随便一个凡人,坐在这个地方,就骂骂咧咧的,还要说“玛尔巴就是这么骂人的。”是啊,玛尔巴还示现神通呢,模仿别人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就像济公一样,济公他一辈子也是疯疯颠颠的,但是济公到临终的时候,他说:“学我者入地狱。”因为模仿来的不是你自己证悟的功德,如果你有证悟的功德,你怎么做都是自性中流露出来的法行,即使你杀盗淫妄全部都做了,那你也是佛,你所有的行为都是有意义的。但是如果你没有达到这种境界,哪怕你恭恭敬敬地这样坐着,毕恭毕敬地说句谎话,都有很大的罪过。因此我们要直心而论,要这样地观察。

    所以,对于没有清净的传承,而且我们看不到他任何功德、神通示现的上师,如果又容易发怒,又非常粗鲁,没有悲心,不能收摄贪欲,而且特别骄傲,又喜欢夸张和吹牛的这些人,是不应该依止的,依止这样的人肯定是有错误的。虽然真正的上师不一定会示现神通,也未必肯定有神通,但清净的传承和决定的证量是能否让弟子解脱的保障。


(未完待续)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