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事师五十颂》-马明菩萨造颂--之七

《事师五十颂》-马明菩萨造颂--之七

事师五十颂讲义--之七



23.   大慧当以欢喜心 精进听受师教令
      若因己力不堪能 于上师前俱白陈


    “大慧当以欢喜心”,如果具足真正大智慧的弟子应该非常高兴地以欢喜心,“精进听受师教令”,应该非常勇毅精进地听受上师所有教导,上师对我们有什么安排,让我们做些什么等,都要听受奉行。

    “若因己力不堪能”,虽然上师让我们这样做,可是因为自己的力量达不到,不能够完成,“于上师前俱白陈”,应该在上师跟前说明白。比如上师说,你应该放弃一切到山里去修行。你说我是拐子、瘸子,我不行,去不了。那也没办法。如果上师说你到山里去,你说我现在吃药呢,胃疼!的确做不到……。不管怎么样,把自己的具体情况向上师反映出来,也就是实话实说,和上师直接“俱白陈”,“俱”就是全部的意思,全部把它说出来,告诉上师,能不能做到,你要说明白了,是这样的。  

24.   悉地善趣安乐等 获得皆由上师尊
      是故当以大精进 不违上师诸教令


    大家要获得成就也好,获得善趣的安乐也好,“善趣安乐”就是人天修罗等等所享的快乐吧:天界的快乐成为天王,修罗界中比如说成为大修罗王,或在人间具足各种安乐,没有任何痛苦的善果,这些安乐全部在上师面前都能够得到,因为自己供养上师或对上师有信心,这样的福报就完全可以藉此而获得。

    “是故当以大精进,不违上师诸教令。”因为这个缘故,我们应该精进地听受上师的教令,而不是违背上师的教令。上师让你做这个,你去做就对了。如果做不到,你就明说,明说了也没什么过失。但是就怕什么呢?做不到也不跟上师说,躲起来做另一件事情了。要是这样违背上师教令,那么就会像刚才说的那样,堕入地狱,受诸痛苦,得传染病、瘟疫,遇到盗匪等等各种不吉祥不顺利的事就会产生。所以说,我们应该不违背上师的教令。


25.   于上师物如己命 师所喜者如师同
      待师眷属如亲朋 如是恒常记于心


    我们怎么样来依止上师?刚才说了不违背上师的教令,而且对于上师的东西就像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惜,要珍惜上师的东西。有些人不是这样的,一看上师的东西多得很,就拿上师的东西用呗!一看上师这儿,这么多人给上师的油盐酱醋,咱们用吧,咕咚咕咚地倒,反正是上师的,多得很!一看上师这儿纸很多,随便在纸上写两个大字,“嚓!”扔了,又写,“嚓!”又扔了,反正上师的东西多得很,一点儿都不爱惜。这样做,自己就造下了不善的因果。为什么呢?是大家不爱惜上师的这些东西。即使是一般人的东西,大家要是不爱惜,都会造下相应的因果,更不要说是上师的了。比如说还可以用的东西,大家不用把它扔掉,会损坏自己的福报,伤害自己的福德。这样,修行中就会产生违缘。所以说,对于上师的东西应该像对自己的性命一样去爱惜,一点儿都不要浪费。

    “师所喜者如师同”,上师所喜欢的人或物,应该看作如同上师一样。

    上师出现于世间,不是偶然的,他周围所出现的一切都是他的一种共业,就是上师的愿力和众生的业力相合而出现的。上师的眷属(大家可以这样思维,出现在上师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是上师的眷属)出现在大家周围的时候,不管他们展示习气也好,展现功德也好,那都是上师的誓愿加持所显现的,大家务必要产生净相。要是在这当中产生分别的话,只会给自己带来麻烦,只会造成不善的因果。所以我们要不断调伏自己的心念,这样才对。

    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别人如何想如何做,我们根本就管不着,我们只需要观察自己的心,“自净其意,勿扰他心”。我们怎么能够去观察别人和要求别人呢?我们有什么权力要求别人对我们怎么样呢?既然我们是依止上师的,只要通过依止上师而获得了依止的利益,我们能有解脱的把握,这就够了,我们不要去要求别的事情,这是最简单的道理。所以说,对上师所喜欢的,要像对上师一样去看待,这是至关重要的。

    “待师眷属如亲朋”,对上师的眷属,哪怕不是上师所喜欢的,只要是上师周围的人,一定要像对待自己的亲朋好友一样,比如说慈爱、真诚、坦荡,互相谅解,互相帮助,我们一定要这样做。但是,大家如果对上师的眷属横挑鼻子竖挑眼,这样肯定是不对的了,这样会有违上师的意密,会造成很大的违缘。

    “如是恒常记于心”,这些事你们要经常记在心里,不要疏忽了。哪怕上师跟前的眷属们示现出来违缘或狂躁的时候,你也顶多这么想:噢,他是在上师身边的,他所示现的这些,应该和上师某些方面是相合的,他所有的不善行为,不是提醒我不要做这种行为,就是来加持我,让我消灭分别心。总之,要善巧地调伏自心,修正自己的错误心行才对。

26.   坐于床座师前行 或将发髻束于顶
      置足垫上叉腰等 乃至摸搓皆非应


什么样的事是我们不该做的呢?比如说“坐于床座”,如果上师在跟前坐着,你就坐在床上,或者坐在和上师一样高的地方,或者坐在看上去比较显赫的地方,这都是不应该的,都是对上师不恭敬的行为。

“师前行”,即:要走路的时候,上师还没走,你就在上师前面大摇大摆地走了,这也是不可以的。

“或将发髻束于顶”,指的是不管是女行者还是密咒士,上师在的时候,不能将头发缠在头顶上,如果头发缠在头顶上,这就是有所顶戴。为什么呢?上师是无上的,我们要把上师作为自己的顶严,经常把上师观在顶间。如果我们束发髻、戴个帽子或者拿个东西放在头顶上,那就是说这个东西比上师还重要,无意间便造作了对上师的不恭敬。

因此,上师在的时候,我们头顶上不应该有任何东西,应该把头发披散下来,也不能戴帽子,应该如此地尊重上师。就好像我们见世间的领导一样,领导人来了,我们怎么可能帽子还戴得严严的?大家都会把帽子摘下来,这是表示尊重的行为,这个大家是要知道的。

    “置足垫上叉腰等”,本来上师这样坐着,你把脚“噌”地从垫上伸出去。或者在上师跟前双手叉腰,这是什么行为?是蔑视上师呢,还是在冷眼观瞧呢?还是纯粹不把上师放在眼里、想在心里呢?这样不好。

    大家知道,老百姓吵架的时候喜欢这样,或者是觉得自己累了这么支撑一下,在上师跟前,我们不应该表现出任何这样的行为,这样显得特别轻狂,不应在上师面前显露。

    在上师面前应该具足恭敬和欢喜,或者端身正坐,或者恭敬合掌,应该这样。

    “乃至摩搓皆非应”,比如上师坐在这儿,你没事搓脚、搓手,要不揉膝盖,要不这样敲着,像这些行为,都是不应该的。我们换一个正规的场合来讲,比如在商业谈判的时候,大家能这样吗?我们就不说是商业谈判了,哪怕是有一个贵宾、一个好的朋友到我们这里做客,大家能对着他没事搓搓这儿、弄弄那儿吗?这是一个人的基本修养,因此在上师跟前不能这么做。并不是说你这么做,上师就怎么了,而是说我们作为一个具有修养和具有良好人格的人,就不应该这样做。这些皆非应做。

我们应该做的是什么呢?

27.   若上师尊起立等 卧及安坐悉非应
      恒于如是诸所作 悉皆圆满作奉行


    如果上师站起来的时候,弟子还在那儿躺着或者坐着,这是不应该的,因为这是不尊重的。比如说两国会谈,大家都坐着说话,如果人家要走,站起来了,你还在那儿坐着说:“你慢点儿走啊,”这样是很不礼貌的行为。正确的行为应该是站起来相送。在世间法上,我们遵循的规则都是“礼尚往来”,更何况对自己的具恩上师?所以,在上师站起身的时候,弟子坐着或躺着,都是没有礼貌的行为,是不应该的。

    “恒于如是诸所作,悉皆圆满作奉行”,在上师面前应该奉持的行为,你要恒常圆满地行持。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要自己说:“哎,这些太多余了,这么多细支末节,这个也要做,那个也要做,太罗嗦。”实际上罗嗦吗?大家想一想,如果我们为了吃饭,是不是得把菜洗好切好,然后倒油倒盐又倒调料,炒半天,火候还要正好,炒好后端出来,再一口一口地吃?我们毕竟要经过一道道繁琐的手续,才能完成吃饭的行为。绝不可能自己饿了,米也不用水煮,直接从口袋里抓过米来就吃。既然世间法都是如此,那么为什么我们到了上师跟前,做这些事的时候,反而就觉得罗嗦了呢?这一点儿都不罗嗦,因为这些事本来就是一个基本的礼节。世间都有世间的规矩,在世间上我们和人交往的时候,都会依照世间的规矩去做的。比如说一些大的宾馆,你进去的时候一定要衣冠整齐,要是衣冠不整就不让你进去。所以,为了进这个宾馆你得穿得整整齐齐的。部队里的纪律也是这样的,规定三更起,不得到四更,哪能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呢?吃饭的时候,规定两分钟时间,每人吃多少算多少,这样,大家就得拼命快吃,过了两分钟就不给吃了,你饿肚子活该!谁让你吃这么慢。部队里就有部队的规矩,行止全部听指挥,就是这样的。

    我们为了出离轮回而依止上师,既然上师是善知识,是具有修行解脱经验的人,是知道如何调伏我们的人,我们却在上师跟前不听话,还自以为是地说:“哎,太麻烦、太罗嗦了。”究竟是大家在自己调伏自己,还是上师在调伏大家?如果弟子那么有本事,还要上师干什么呢?所以大家好好琢磨一下,上师的一切言教,是应该全部奉行的。既然弟子接受这个上师,信任这个上师,就要按他安排的去做,并圆满地做好。  

    还有什么不该做的放逸行为呢?就比如说:

28.   唾弃口水涕吐等 于坐垫上将腿伸
      踱步口中作争论 于上师前皆非应


    比如当着上师的面,吐痰或者吐口水是不行的。还是那句话,不要说当着上师面儿,即使当着一般人的面这样行吗?这显得既不尊重,也很没人格,所以在上师面前时,也不可以这样做。还有“涕”,当上师坐着跟人说话,你拧出鼻涕一大滩,然后在膝盖上蹭两下,有的还在头顶上摸两摸,这样做,那真是不可理喻。还有别人正吃着饭呢,有人“啊嚏”一声,得,满桌子都是从他口里出来的飞沫,大家还怎么吃饭?

    前面已经讲了许多如何依止善知识,如何观察怎样是真正的善知识,善知识观察什么是真正的弟子,弟子应该如何修行和学习,现在我们讲后边的颂词。  

29.   摩擦肢体舞蹈等 歌及音乐皆不应
      口中夹杂诸言论 师能闻处皆不应


    在上师在的地方,搓手、弹指,或者是听到音乐自己的身体随其扭一扭,这样的行为都是不应该有的。那么,应该如何依止善知识呢?要“如面帝王”,也就是说就像在帝王面前,具足威仪和恭敬。因为这样能够得到利益。在世间法中,不要说帝王,就是咱们现在见一个县长、村长,在他们跟前,大家都得显得毕恭毕敬的,稍微有点不尊敬,就可能出现麻烦。当然,那是他们个人修养、道德的问题。从世间上来讲,对比自己身份尊贵的人只要稍有不敬,都会带来不快,带来很多不顺的事,更何况对于善知识?那在善知识面前没事老这样动一动,没完没了的弹指,然后一听见音乐就扭一扭,要不就是自己哼哼歌,或者是嘴里胡说八道、乱说话,这样显然是不合适的。所以出于礼貌而言,也是“师能闻处皆不应”,在上师能听得到的地方不应该发出各种杂乱的声音,应该保持宁静。

(未完待续)

TOP